第四百一十章 番外 云深归处(十四)

   她刷牙的时候,有反胃的感觉。

  或许是酒喝多了,胃不舒服。她这样猜测。

  不过,同时心里也在推算,这个月例假就在这两天,如果例假来了,万事大吉,如果没有来……她就需要买验孕纸测测看了……

  朱雀坐在汽车后座,整个身体靠在柔软的椅背上,纤细的手指揉了揉太阳穴。

  她的脸色不太好,苍白,没有血色。

  北堂深就坐在她身边,转头看她,语气淡淡,“不舒服?”

  她闭着眼,“嗯”了一声,“头有点痛。”

  她突然感觉一只手贴在了她的额头上,凉凉的,很舒服,他不急不缓道,“体温正常,或许是你昨晚没有睡好。路还很远,先睡一觉。”

  他收回了手,凉凉的触感消失了,她竟觉得有些怅然,在心里狠狠鄙视了一下这样的自己,侧过身体,将自己缩在角落里。

  一只手臂揽住她的腰,将她拉到了他的身边,他强制性地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肩膀上,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靠在这里。”

  他用另一只手取过一条毯子,盖在了她的身上。

  她心底涌起一种酸酸涩涩的味道,长长的睫毛颤抖了几下,似乎想要睁开,最终还是紧紧合上,她很想问,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她还想说,既然不能给她爱情,就不要再对她这么好,就不要再让她产生幻想。

  北堂深拥着她,低头看着她的睡颜,眸光幽深。

  流星透过后视镜看到这一幕,眼中涌起了笑意,心里对北堂远佩服得五体投地,看来二少爷这一招,真的起到了积极作用,大少爷和朱雀之间的关系,已经突飞猛进了。

  或许是他的肩膀很宽阔,给她一种很安心的感觉,或许是她太累了,朱雀很快就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已经靠在了他的胸膛上,耳畔,他的心脏有力地跳动,鼻端,闻到他身上特有的淡淡的清香。

  她稍微一动,北堂深便睁开了双眼,放在她腰间的手掌,微微紧了紧,低声道,“醒了?头还痛不痛?”

  朱雀从他怀中爬了起来,抚了抚弄乱的头发,“好多了,谢谢。”

  北海道三人行组合,终于在札幌的飞机场会合了。

  北堂远穿着白体恤,牛仔裤,戴着一顶遮阳帽,俊美的脸上堆满了笑容,像讨人欢心的小狗狗,使劲摇动着身后不存在的尾巴,“哥,无忧,你们总算平安回来了!”

  北堂深板着脸哼了一声,“拜你所赐,我们还没有迷失在山谷里面。”

  “哥哥,不要这么小气嘛,我也是为了你们好。”阿远欢天喜地地跟在他们身后,拽了拽朱雀的手臂,笑米米地问,“无忧,你不会怪我吧?”

  朱雀停下脚步,抬手敲了敲他的额头,没好气地说道,“差点被你气死,不过看在你好心一场的面子上,饶过你了。”

  阿远眼泪汪汪卖萌,“你真是大人有大量,太感激了。”

  北堂深好笑地摇了摇头。

  北海道之行结束,他们回到了东京。

  阿远敏锐的发现,大哥和朱雀之间的关系改善了许多,虽然表面上他们还是没有多少交流,但不再剑拔弩张,横眉冷对,看来他做的那些事情,还是很有效果的。

  阿远有了继续下去的动力,欧耶!。

  朱雀发现事情似乎有些大条了,例假周期已经超过半个月,但还是没有到来的迹象,她瞒着所有人,到超市里面买了验孕棒。

  测验过后,她足足呆坐在马桶上半个多小时。

  该死的,竟然怀孕了,她明明吃了事后药的!

  她单手扶着额头,头疼不已,心乱如麻。

  仆人在敲她的房门,请她下楼吃晚餐。

  朱雀深呼吸,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随手将验孕棒扔进垃圾桶,洗干净手,整理好情绪,缓缓下楼。

  她有心事,胃口便不好,筷子有一搭没一搭地夹菜,甚至连自己都不清楚塞了什么东西到嘴巴里面。

  牙齿轻轻咬了下去,嘴里溢满了鱼腥味,心底泛起恶心的感觉,胃里抑制不住地翻腾,她扔下筷子,捂着嘴巴匆匆跑向楼下的洗手间。

  “无忧,你怎么了?”阿远连忙放下筷子,站了起来,刚想追出去,想起什么,顿下脚步,转头看北堂深,“哥哥,无忧好像不舒服,你要不要去看看她?”

  北堂深幽深的目光从朱雀跑远的背影上收回,悠悠地落在她的碗里,那是一块咬了一半的炸鱼。

  朱雀趴在马桶上,吐得昏天暗地,眼里溢满了因呕吐而涌出的泪光。

  北堂深双手抱臂,依靠在洗手间的门口,看她瘦弱的肩膀因为呕吐微微颤抖,沉默片刻,最终走上前,替她拍抚着后背。

  又过了一会儿,她止住了呕吐,重重地喘气。

  他沉声道,“好点没有?”

  她点了点头,不敢抬头让他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你先出去,我整理一下。”

  他离开了,顺手带上了洗手间的门。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苍白的脸,凌乱的头发,眼中带着怕被人识破的慌乱,陌生得简直就不像她自己了。

  她叹了口气,漱了漱口,又用冷水拍了拍面部,湿漉漉的抬起头,看着镜中的自己,决定瞒着所有人,解决掉这件事情。

  医院妇产科的走廊上,坐满了大肚子的妇人,还有几个跟朱雀一样,腹部看不出迹象,但是神情都很紧张,应该是来医院检查,确认自己是否怀有身孕。

  座样测朱。朱雀本来还抱有一丝期望,幻想自己买的验孕棒有问题,做出的测试是错误的,但是医生检查过后,直接给她宣判了死刑。

  “林小姐,恭喜你,你已经怀孕六周了。”

  朱雀身体一僵,手指紧紧握成拳头,指甲掐入掌心,过了许久,她才说道,“医生,我不想要这个孩子。”

  医生微微一怔,眉头蹙了起来,“林小姐,堕胎在我们国家是违法的。”

  朱雀微微一笑,“我知道,但是这条法律显然没有什么约束力,日本的堕胎率还是很高。我没有能力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我不能生下她,医生,请你帮帮我。”

  医生叹了口气,“你已经想好了?”

  朱雀点了点头,“是的,我已经想好了。”

  另一边,北堂深正在与部下召开会议。

  江岛悄然推门而入,走到他的身边,凑到他耳边,低声说道,“老大,别墅里面的女仆打来电话,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向您汇报。”

  北堂深让他将电话转接到会议室,女仆声音激动,断断续续地说道,“大少爷,我,我刚才在朱雀小姐房间里面打扫卫生,发现,发现一个验孕棒,她,她怀孕了!”

  北堂深手指倏然握紧电话,眼眸里骤然聚起风暴,脑中飞快地闪过昨晚那一幕,朱雀对鱼腥味敏感,呕吐了很久……当时他只是怀疑,所以特意让女仆多加留意朱雀,没想到,她真的怀孕了!

  他砰地一声挂断电话,脸色阴沉得可怕,会议室所有人都低下头,不敢直视他那双迸射着寒气的双眼。

  北堂深握了握拳,沉声道,“朱雀人在哪里?把她给我叫到办公室!”

  江岛低了低头,“朱雀今天请假了,好像说身体不舒服,去一趟医院……”

  他话音刚落,北堂深已经箭步往外走,沉声道,“会议到此结束,江岛,备车!”

  “是!”

  北堂深面无表情,浑身释放出强大的威严气场,健步而行,所过之处,所有员工纷纷低头鞠躬,大气都不敢出。

  江岛紧随其后,吩咐司机将汽车开到公司门口。

  上车之后,北堂深拨打朱雀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距离公司最近的是第一医院,朱雀很有可能去了那里,他命令司机将汽车开往第一医院,手指将手机紧紧握住,心底,交织着复杂的情绪,她竟然怀孕了,脑海中不由闪过他和她曾经有关孩子的谈话,她那般骄傲又决绝的一个人,一定不会食言,肯定会打掉孩子。

  打掉孩子,那是他想要的结果,可是为什么,他的心里并没有一丝欣喜,只有难以言喻的类似慌乱的东西。

  他确实没有做好当父亲的准备,但是也没有残忍到杀死自己的孩子。

  一旦明白了自己的内心,北堂深的眼中透出坚定的光芒,沉声道,“速度快一点!”

  朱雀躺在手术床上,安静地望着天花板,心里默默念着,“对不起”,这些对不起,都是说给来不及出生的孩子听的,她不是一名负责任的好母亲。

  护士将麻醉药缓缓注入她的体内,她的意识开始不清,眼皮重如千钧,好想睡一觉。

  她感觉到有人扳开了她的的双腿,还有温和的女性的声音安慰她,让她不要害怕。

  她很想说,她不怕,她只是觉得很抱歉。

  在她眼睛闭上的那一刻,手术室的门被人用力撞开了,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朱雀最后的意识,停留在北堂深的那一声厉声呵斥,“住手!”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