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番外 云深归处(十三)

   “下一次再有汽车经过,我来拦吧。”朱雀将背包放在脚边,脱掉衬衫,系在腰间,她里面穿着黑色的工字背心,头发高高挽了起来,露出优美的脖颈和纤瘦的手臂。

  午后的阳光照射在她身上,泛着明艳的光泽。

  她就像一株木芙蓉,亭亭玉立,纯白傲然,即使在喧嚣的人群,她也能保持沉静淡漠的品质,让人一眼就记住她。

  一辆汽车远远驶来。

  朱雀坦然地将背心领口拉低,深深的沟壑若隐若现,她跑向马路,举起了右手,唇边带着和婉的笑容,“先生,请你停车——”

  “吱——”汽车轮胎与沥青路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一个中年男人摇下了车窗,目光贪婪地盯着朱雀的胸口。

  朱雀淡淡笑,“先生,麻烦你载我一程。”

  男人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没问题,上来吧。”

  “等我一下。”朱雀跑向路边,拿起自己的背包,一把抓住北堂深的手臂,拖着他,“走吧——”

  司机看到朱雀和北堂深走过来,心里的如意算盘落空了,立刻变了一副脸孔,不等两人打开车门,一脚踩上油门,狂飙而出。

  尾气喷了两人一脸。

  “靠!”朱雀气得差点吐血,将行李包狠狠扔到地上,冲着汽车远去的方向竖起了中指。

  反观北堂深,他倒是一脸云淡风轻,双肩还不可抑制地微微抖动了起来,眼中泛起了浓浓的笑意。

  朱雀瞪了他一眼,恶狠狠道,“别憋着了,想笑就笑吧,气死我了!”

  北堂深丝毫不让她失望,放声大笑起来,愉悦的笑声回荡在空寂的马路上。

  他笑起来很好看,性感的唇角微微扬着,眉眼间满是笑意,冷俊的面部线条变得柔和,多了几分儒雅的味道。

  他的笑声低沉醇厚,就如窖藏多年的葡萄酒,透着迷人的芬芳。

  听着他的笑声,朱雀暴躁的心竟然缓缓沉静了下来,她定定地看着他,漂亮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她发现,这个男人对她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了,这样不好,很不好。。

  她用力摇了摇头,猛然转过身,背对着他,强迫自己从那些胡思乱想中抽离。

  北堂深收敛了笑意,看着她曼妙的背影,眼中还带着没有散去的暖意。

  朱雀头上一重,一顶男士遮阳帽落在她的头上,刚好遮挡住了刺眼的阳光,视线移了移,只见北堂深已经站在了她的身边,他薄唇微抿,目光平静地直视着前方,完美的侧脸在阳光下显得越加迷人。

  “谢谢。”她声音极轻。

  “不客气。”他声音冷清。

  最后,他们还是没能拦到一辆汽车。

  或许是在荒郊野岭,人们的戒备心理都很重,不会冒险载两个陌生人。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一辆白色的货车驶了过来。

  北堂深站在路中央,张开了手臂,面色沉冷地盯着货车里面的司机,浑身透着凛然的气势,看他的样子不像是搭便车,更像是拦路抢劫。

  司机慌乱地踩下刹车。

  坐在副驾位置的中年妇女从窗户探出脑袋,对着北堂深嚷道,“你干什么?不要命了!”

  “对不起,大姐,”朱雀连忙上前,讪笑着解释,“大姐,我们想去县城,但是一直都没有遇见汽车,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所以我老公就着急了,惊吓到你们,我很抱歉。”

  中年妇女怀疑的目光在朱雀和北堂深之间来回油走,似乎在考虑他们说的话是否可信。

  朱雀连忙拉了拉北堂深的手臂,柔声道,“老公,快跟大姐道歉。”

  北堂深神情微微缓和,语气温和,“我很抱歉,我老婆怀孕了,所以我很担心她和宝宝。”

  中年妇女没发话,她旁边的司机插话道,“老婆,既然是这样,就让他们上车吧。”

  女人想了想,说道,“好吧,不过我们的货车前面没有位置了,你们要是不介意,就到后面车厢委屈一下。”

  “不介意,不介意,谢谢大哥大嫂。”朱雀笑着道谢,轻轻拽了拽北堂深的手臂。

  北堂深微微一笑,“谢谢。”

  司机从货车里面跳下来,将后面车厢的门打开,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鼻而来。

  司机憨厚地笑,“这里面装了几十笼鸡,味道有点重。”

  女人也从货车里面下来,手里拿着几本杂志,递到朱雀面前,“用这个垫在车厢里,可以坐一坐,怀孕的女人可不能久站。”

  “好的,谢谢你们。”朱雀笑着接过杂志,就像什么都没有闻到一样,神情坦然地爬进了车厢。

  车厢里面很黑,黑暗里传来鸡咕咕的叫声,她摸索着走了几步,在靠近车壁的地方停了下来,从行李包里面掏出一支小手电,打开手电,替北堂深照明。

  北堂深站在地面,眉头微微蹙着,似是难以忍受里面刺鼻的味道。

  朱雀唇角翘了翘,柔声道,“老公,快上来吧,这里面很宽敞。”

  北堂深发誓,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女人,他绝对不会强迫自己爬上那辆臭烘烘的货车。

  十分钟后,货车已经启动,他们两人已经坐在杂志铺好的车厢上面,捏着鼻子忍受难闻的味道,北堂深还在思考这个严肃的问题。

  他为什么会听从朱雀的意见,爬上这辆车。

  因为拦不到其他车?

  很显然不是,大不了强行拦住车辆,用暴力手段胁迫司机载他们。

  那是因为什么?

  他蹙着眉,还在思索,突然肩头一重,朱雀的脑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上,柔软的身体紧贴着他的,耳畔响起她平稳的呼吸声。

  他耸了耸肩膀,她的下巴随之动了两动,但是并没有收回身体。

  北堂深嘴角抽了抽,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她居然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朱雀缓缓睁开双眼,一片漆黑,她的腰间环着一只手臂,宽大的手掌紧紧按着她的腰,以保持她的身体平衡,而她的头部靠在某人宽阔的肩膀上,她猛然一惊,赶紧收回脑袋,直起身体,“对不起,我睡着了。”

  北堂深缓缓收回放在她腰间的手,淡淡道,“你还真能睡,在这种地方都能睡着。”

  她咳嗽了一下,语气带着不易察觉的讪然,“比这更恶劣的坏境,我都能睡着,抱歉。”

  黑暗中,看不清楚对方的模样和神情,全靠语言分析对方的情绪,所以北堂深能够听出她此时的窘迫,甚至不由自主地想象她冷冰冰的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是怎样的情形。

  他唇角缓缓勾了勾,“你好像从来没有提过过去的事情。”

  她淡淡道,“没什么好提的,不过就是经历训练,被人培养成杀手,很简单。”

  她口上说得轻巧,但是北堂深知道那些意味着什么,没日没夜的训练,汗水混合着鲜血,包括柔体的摧残和精神的折磨,冷酷无情的杀手培训,等于人间炼狱。

  他沉默了片刻,缓缓道,“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不再做杀手?”

  她轻嘲,“除了做杀手,我还能做什么?从我杀了第一个人开始,就没有回头路可走。”

  “我可以放你自由。”这句话说出口,北堂深自己都震惊了。

  朱雀怔了怔,“为什么?”

  他应该是冷酷无情的,老谋深算城府极深,不可能做出有损他自己利益的事情,而她,对他还有利用价值,他不应该这么轻易放弃她。

  北堂深眉头蹙了起来,语气不佳,“没有为什么,难道放你自由,你还不愿意?”

  她沉默半晌,轻声笑起来,“那就感谢你了,不过,你不能再以林院长威胁我。”

  他眉头蹙得更紧,“你们都自由了。”

  “谢谢。”

  她语气带着轻松和欢悦,让他心情有些烦躁。

  她突然道,“口说无凭,回家之后,我们签署协议。”

  “我反悔了,你已经失去了自由。”北堂深声音冷冷的,根本不像是开玩笑。

  朱雀自嘲地笑了笑,“算了,反正我也不抱期望了。”就知道他不会突然这么好心。

  货车停了下来。

  很快,车厢的门打开,淡淡的光线照射进来,司机的声音传来,“到县城了,你们下来吧。”

  两人站在路边,目送货车远去,北堂深嫌恶地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好像上面沾染了许多看不见的病菌。

  照脱衬手。朱雀看了看天边的太阳,说道,“现在我们要怎么办?”

  “先找一家旅馆,然后通知流星过来接我们。”北堂深有洁癖,不能忍受自己身上带着一身鸡粪的臭味。

  “我们已经没有钱了。”朱雀觉得有必要提醒他。

  他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我也有手表。”而且,他的手表还很值钱。

  两人找到一家干净整洁的旅馆,将手表抵押给老板,又拨打了电话,通知留在北海道的流星到这里来接他们。

  两个小时后,流星驾着一辆高级汽车风尘仆仆的赶来,北堂深和朱雀二人已经换洗一新,还在旅馆里面享用了老板娘亲手做的美味晚餐。

  天色已经不早了,北堂深决定住一晚上再走。

  次日清晨,朱雀觉得自己的身体有点不对劲。

  (最后一更五六点左右)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