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番外 云深归处(十二)

   “哥哥,无忧,我很抱歉做了这样的事情,不过我一点都不会后悔。我知道你们之间存在一些误会,在没有第三人存在的情况下,将你们之间的误会解开吧。我会在北海道的机场等你们。一定要平安归来哟。——阿远”

  北堂深嘴角抽了抽,将阿远留给他们的纸条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袋里面。

  “看来,我们只有用双腿走出这里了。”朱雀正在检查山地车的轮胎,确定在现有的条件下,没有办法修补。

  北堂深看了一眼蹲在山地车前面的朱雀,翻开地图,“从这里到山外的公路,有二十四公里,我们可以在马路上搭乘汽车回县城。”

  朱雀突然抬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老板,你带钱了吗?”

  北堂深脸色一黑,眼中带着不悦,“别再那样叫我,和以前一样,叫我北堂深。”

  她站了起来,耸了耸肩,“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发现我的钱包被阿远拿走了。”

  北堂深眸光微动,翻了翻行李箱,里面的钱包果然也不见了。他又好气又好笑,“臭小子,计划得还挺周密。”

  “现在我们身无分文,就算走出这个山谷,也没有办法搭乘汽车,购买食物。”朱雀在了解如今的状况有多么严峻之后,并没有动怒,也没有烦躁,而是很平静地收拾自己的行李。

  北堂深看了她一眼,淡淡道,“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先走出这里,其他问题总有办法解决。精简行李,不必要的东西都扔掉。”

  两人将帐篷睡袋之类的东西都扔到了一个山洞里,这样就不至于污染环境了,反正他们今天之内就能回到县城,也不再需要这些东西。

  经过整顿,回去时的行李变得很轻。

  两人背上行李包,踏上了旅程。

  林中鸟语花香,他们走在小路上,谁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走了将近一个多小时,走在前面的北堂深发现一处山泉,停下脚步,转头看着朱雀,运动过后,她的脸带着健康的红晕,就像漂亮的苹果。

  他淡淡道,“渴不渴?前面有泉水。”

  山里的泉水干净清澈,而且带有丝丝甜味,这些天,他们饮用的都是山泉。

  朱雀将背包放下来,从包里掏出一个不锈钢水杯,“老板,你等一下,我去打水。”

  北堂深目光一沉,“我说过,不要再叫我老板。”

  她定定地看着他,淡淡地笑,“可是,你就是我的老板,你说过,从我们签订协议开始,我就是你的下属。”

  被她用自己说过的话攻击自己,北堂深心里有有些烦躁,但是很快,心情就平静下来,他伸手从她手中夺过水杯,淡淡道,“现在心里舒服了?”

  这女人,还挺会记仇的。

  朱雀微微一怔,看着他转身,拿着水杯走到泉水那边,接了满满一杯泉水,又走回她面前,将水杯递给她。

  他长身玉立,虽然背着背包,穿着休闲的衣服,也丝毫不损他的英俊霸气,他手臂抬得很直,修长的手指将水杯握得很紧,神情坦然,就像本应如此。

  “愣着做什么?拿着呀。”她迟迟不接杯子,北堂深索性将水杯塞到她手中。

  她捧着水杯,并没有喝,抿了抿干渴的唇瓣,又将杯子递到他面前,“你先喝吧。”

  他眉头扬了扬,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不叫老板了?”

  她咬了咬唇,略带恼意地瞪了他一眼,“你先喝。”

  他并不接水杯,一本正经道,“你先喝,我不会嫌弃你。”

  朱雀被他这句话噎住,脸上泛起微微的绯色,她侧过头,一口气喝了半杯,然后将杯子里的水倒掉,抛下一句“你等我一下”,拿着水杯跑回山泉旁边,重新接了泉水递给他。

  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接过水,咕噜咕噜全部喝了下去。

  两人休息了一会儿,继续前行,临行前又接了一杯水以备不时之需。

  很快到了中午,不是很累,毕竟他们两人都是体力超强型,但是却饿了。

  这里距离公路大概还有两公里,山坡上种满了果树,苹果和梨子都已经成熟了,一颗颗诱人的果实挂在树梢上,透着芬芳的香味。

  朱雀和北堂深同时将视线落在了水果园内。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神交流间传递着一种信息。

  水果园没人……

  朱雀咳嗽了一下,“你去还是我去?”

  北堂深缓缓道,“当然是你去,如果我被抓住,很丢人。”

  朱雀嘴角抽了抽,“如果我被抓住,也很丢人。”

  他认真地看着她,“我是男人,总要顾忌脸面。”

  “……”不想去就是不想去,还找那么多理由。

  朱雀腹诽着,将背包从背上放下来,搁在他的脚边,“帮我看着东西……”

  她穿着格子衬衫加牛仔裤,为了行动方便,她将衬衫下摆系了起来,显得她的腰部线条特别明显。

  她挽起衣袖,刚想从一米多高的篱笆外面跳进去,北堂深突然一把拉住她的手腕,薄唇微微一抿,“还是我去吧。”

  朱雀有些诧异,搞不懂他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他以潇洒俊逸的动作跳入苹果园,在园内挑选有红又大的苹果。

  突然,一阵狗吠声传来。

  黑色的狼狗迅猛地朝着北堂深那边扑去,狼狗身后还跟着一名扛着农具的老农民。

  朱雀听到狗叫,心脏已经提到嗓子眼,垫着脚尖观望了几秒钟,突然看到北堂深跟一位农民伯伯走了过来,他手里拿着几个苹果,身后还跟着一条大狼狗。

  朱雀知道他被果园主人抓住了,单手扶额,想着对策,眼眸低垂间看到自己手腕上的手表,连忙摘了下来。

  北堂深一脸谦逊,向老伯伯鞠躬,“对不起,请您原谅我的行为,我会赔偿您。”

  老伯伯一脸不悦,“你们这些年轻人,一点都不体谅我们这些果农的辛苦……”

  北堂深再次鞠躬,“对不起,我很抱歉。”

  朱雀拉住他的手臂,将他拽了起来,对着老人笑了笑,说道,“老伯,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这段时间喜欢吃酸的,看到苹果就……对不起,是我让他这么做的,我们身上没有现金,我把这只手表送给您作为补偿可以吗?”

  她双手捧着手表,送到老人面前。

  老人神色稍微缓和,叹了口气,说道,“我也不是舍不得那几个水果,只是最近被偷盗得太厉害了,只是几个苹果而已,你们拿着吧,补偿就不用了……”

  朱雀连忙鞠躬,笑着道谢。

  老人像是想起什么,上下打量了她几眼,说道,“姑娘,你这段时间喜欢吃酸的?”

  朱雀点头,“是啊,也不知道怎么了……以前我最讨厌吃酸的……”

  老人笑逐颜开,“我家老婆子当年怀我儿子的时候,也喜欢吃酸的,我估计,你们是要当爸爸妈妈了。”

  北堂深眼眸倏然一紧,手指悄然握成拳头。

  朱雀惊诧地瞪大眼,支支吾吾道,“不,不是吧……”

  老人哈哈大笑,“你们这些年轻人,可真够粗心大意的……”

  朱雀似是震惊了半晌,尴尬地笑了笑,“难怪,我这段时间食量好像也变大了……”

  老人一脸正色,“可不能饿着孩子,你们吃饭了没有?不嫌弃的话,就去我家吃午饭。”。

  朱雀感激地说道,“老伯,真是太感激你了,老公,我们有饭吃了。”

  北堂深浑身一僵,虽然知道她是在做戏,但是她那声“老公”还是让他有种特别的感觉。

  老人的妻子已经做好了午饭,家里突然添了两个客人,她又赶紧下厨炒了两盘菜,热情得让朱雀内疚,总觉得欺骗了善良的人。

  告别这对老夫妇的时候,朱雀趁他们不注意,将自己的手表放在了饭桌上。

  老人亲自将他们送上通往公路的小道上,叮嘱他们路上小心。

  放眼望去,田野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北堂深突然停下脚步,侧头直勾勾地盯着朱雀的眼睛,沉声道,“你方才说的事情,是真的吗?”

  朱雀顿了顿,“什么事?”

  北堂深语气加重,“怀孕的事!”

  她淡淡道,“当然是假的,我只是想给我们骗一顿饭而已。”

  他眼中布满怀疑,“你确定?”

  抽知你阿。她皱眉,“当然确定,我吃了事后药,保证不会给你惹麻烦。”

  他薄唇绷着,面无表情,“最好如此。”他还没有做好当父亲的准备,而且,如果孩子是在那种情况下怀上的,会不会在药物的影响下,有什么缺陷,谁也说不准……

  只可惜,他说完说一半,朱雀又误解了他的意思,还以为他根本不想让她怀孕。她眼神暗了暗,淡淡道,“不要谈论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了。”

  她径直从他身边越过,加快步伐朝前走,看似瘦弱的肩膀背负着一个大包,背脊挺得直直的,坦坦荡荡,透着一股不服输的傲气。

  公路上,车很少,将近十分钟才等到一辆私家车。

  北堂深举手示意,司机根本不搭理他,直接从他身边狂飙过去。

  他的脸黑沉沉的,就如烧了几十年的锅底一般。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