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番外 云深归处(九)

   北堂深沉着脸,明显拒绝回答。

  “哎呀呀,别这么冷淡嘛,就透露一点点——”

  北堂深脸色黑得更加逍魂,嘴角抽了抽,“半藏叔,你太闲了。”

  宫本半藏眼珠子一转,山羊胡子翘了翘,“你不愿意说没关系,我去问小雀好了!”

  北堂深捏了捏眉心,语气无奈,“我提出结婚,她拒绝了。”

  “诶,这是为什么?”宫本半藏摸着下巴,上下打量他,“你除了冷酷了一点,沉默寡言了一点,浑身都是闪光点,为什么小雀拒绝你的求婚呢。”

  北堂深面部肌肉不受控制地抽搐了几下。

  宫本半藏也没指望得到他的回答,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他,“阿深,女孩子是需要追求的,你要对小雀好一点,再用上几招追女孩的招数,一定可以手到擒来。”

  北堂深并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对于北堂深来说,娶朱雀只是一种责任,如果她真的不愿意,他也不会强求她。

  宫本半藏看着北堂深孤傲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胡子,看来,靠阿深这块木头拿下朱雀是没有希望了,还需要他老人家出手撮合才行哇。

  “嘿嘿,阿远~小远远~”宫本半藏笑得一脸猥琐地偷偷摸进北堂远的房间,在他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

  阿远惊了一下,“半藏叔叔,你怎么笑得这么奇怪?”

  “咦,奇怪吗?我不觉得啊,啊,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叔叔有事情拜托你……”。

  阿远请他坐下,“哦,有什么事?”

  宫本半藏眼巴巴地盯着阿远,“阿远,你觉得朱雀怎么样?”

  阿远认真说道,“很好啊!”

  宫本半藏笑得像一只老狐狸,“如果让她当你的大嫂,你有没有意见?”

  阿远瞪大了双眼,“你是说,把我哥哥和无忧,”他伸出左手大拇指,然后伸出右手大拇指,两个大拇指靠在一起,“把他们两人凑在一起?”

  “对啊!”宫本半藏激动地拍了拍大腿,“怎样,我的主意很棒吧!”

  “可是……他们好像对对方都没有那种意思呢?”阿远眉头纠结在一起,“会不会太奇怪?”

  本来他和无忧是好朋友,结果无忧变成了他的大嫂,好像有点奇怪的样子啊。

  “哪里奇怪了?”宫本半藏狐疑地盯着他,“难道,你喜欢朱雀?”

  他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我和无忧只是单纯的好朋友!”

  “那就对了,”宫本半藏拍了拍他的肩膀,循循善诱,“阿远,你想啊,你跟无忧是好朋友,如果无忧变成你的大嫂,她肯定不会介意你和阿深兄弟感情深厚,那她也就不会造成你们手足不合,但是,如果阿深娶了一个又丑又凶还很小气的女人,她肯定会介意阿深对你好,造成一堆家庭矛盾,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阿远眉头纠结得更厉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吧?”

  宫本半藏恨铁不成钢地敲了敲他的脑门,“怎么没有?很多电视剧都是这么写的,大哥对弟弟太好,总是接济弟弟,嫂子不满,大吵特吵,家庭失和等等等等……如果无忧成了你的大嫂,肯定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怎样怎样?考虑一下啦!”

  “阿远,小远远?”

  阿远受不了他的碎碎念,双手合十,叫道,“好啦,我知道了,半藏叔叔,我同意就是了!”

  “嗯,真是乖孩子。”宫本半藏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神秘地笑,“接下来,就需要你的帮助了。”

  晚饭之前,宫本半藏回自己家了,别墅里面,只剩下北堂深等三人。

  女仆将晚餐准备好之后,请他们三人下楼用餐,朱雀本来没什么胃口,不想吃饭,但是担心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会,仍换了衣服下楼。

  北堂深和北堂远都已经端坐在餐桌前面,她淡淡地打了一声招呼,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阿远笑米米地盛了一碗鸡汤,放在朱雀的面前,“无忧,你今天脸色不太好,可能是昨天太累了,多喝点鸡汤补一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北堂深眼眸动了动,握着筷子的手紧了紧,幽深的视线不偏不倚地落在朱雀身上。

  朱雀静静地垂下眼眸,笑了笑,“好,谢谢。”

  她轻轻搅动着鸡汤,舀了一勺,送入口中,娇艳的唇瓣微微勾了勾,抬头对着阿远笑,“很好喝。”

  “对吧对吧,这是我特意吩咐仆人熬给你的!”阿远眼中跳跃着欢快的光芒,就像将自己的糖果送给朋友讨朋友开心的纯真孩童。

  朱雀笑容更胜,眼中流光溢彩,“原来是这样,真是多谢你了。”

  阿远咧嘴笑。

  他又盛了一碗汤,放在北堂深面前,笑呵呵地说道,“哥哥,昨天你为了救我被坏蛋用针筒捅了一下,一定很疼,也要喝汤补一补!”

  北堂深不动声色地收回放在朱雀身上的视线,微微笑了笑,“好。”

  “无忧,吃这个,这个很好吃。”

  “无忧,我帮你剔鱼刺……”

  阿远笑容灿烂地为朱雀服务,朱雀礼尚往来,也替他夹菜盛汤,两人热情的互动全部落在了北堂深的眼中。

  阿远突然倾身靠近朱雀,漂亮的眼睛盯着她的嘴角。

  她怔了怔,“怎么了?”

  “没事,”他伸手在她唇角擦了擦,眯眼笑,“沾上东西了。”

  她微微一笑,“谢谢。”

  在她的心里,她跟阿远是好朋友,做出这种亲密的举动,本就没有什么。

  但是某人却不是这么想,在阿远还没有恢复正常之前,北堂深也不会多想,但是现在阿远神志清楚,他对她的好,对她的体贴,连傻瓜都看得出来。

  北堂深不禁猜测,阿远是否对朱雀有特别的感情,比如,喜欢她。

  想到有这个可能,他心里有点不舒服,毕竟他昨晚才跟她有了肌肤之亲,心情有点纠结,很难解释他的不爽来自于哪里。

  北堂深重重地放下筷子,一言不发地上楼了。

  朱雀随即放下筷子。

  阿远瞟了一眼北堂深离开的背影,又瞟了一眼身边的朱雀,眉头蹙了起来,叹了口气,“无忧,你说,我哥哥这是怎么了?”

  朱雀淡淡道,“他应该没事吧,看起来很正常。”

  阿远摇头,“不,不正常,他今晚一句话都没有说,”他眼眸一亮,神秘兮兮地盯着她,压低声音道,“无忧,我哥哥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吃醋?”朱雀诧异,“吃什么醋,吃谁的醋?”

  阿远摸了摸她的头发,叹气,“傻瓜,当然是吃你的醋啊,我猜,我哥一定喜欢你。”

  “阿远,你在说梦话吗?”朱雀忍不住大笑,她已经好久没有听到这么好笑的笑话了,北堂深会喜欢她?

  阿远鼓着腮帮,委屈地说道,“我说的是真的。”

  朱雀收敛笑意,拍了拍他的肩膀,认真地说道,“阿远,你哥哥心里有喜欢的人,以后不要再把我跟他联系在一起了。”

  阿远凝视着她的双眼,“无忧,你喜欢我哥哥吗?”

  朱雀浅笑,“不喜欢。”

  “你撒谎!”阿远不满地嚷,“我哥哥那么好,你为什么不喜欢他?”

  朱雀被他孩子气的话逗乐了,“阿远,你还太小了,不懂感情的事情,并不是因为某个人很好,我就非得喜欢他。”

  阿远一脸黑线,“我比你大一岁啊,啊啊啊!”

  “但是你的心智年龄比我小。”朱雀一点都不给他留情面。

  北堂深注意到,阿远和朱雀之间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他经常看到他们两人依偎在沙发上看动画片,两个人手里都抱着抱枕,笑得如同孩子般。

  他突然发现,朱雀笑起来很好看,她的眼睛本来就生的美丽,每当笑起来,就弯成月牙一般,纯真中又带着一分妩媚。

  她与阿远相处的时候,随意又开朗,但在他的面前,仍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这个认知,让他忍不住猜测,其实,她是喜欢阿远的。

  阿远喜欢她,她也喜欢阿远,两人俨然一对亲密的情侣,他的存在,似乎已经有点多余。

  但,他和朱雀发生的肌肤之亲,阿远并不知情,如果他知道了,会不会嫌弃她?会不会责怪他这个当兄长的?

  北堂深眉头锁成“川”字型,心里越加烦躁。

  问露点说。“哥哥——”阿远突然推开门,打断了他的思绪。

  “怎么了?”北堂深看到他手中抱着骷髅头,自从他恢复神智之后,很少见他抱着它了。

  阿远坐在他对面的布艺沙发上,手指摩挲着骷髅头,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咬了咬唇,说道,“我想让小晴入土为安。”

  只有这样,他才能真正放开。北堂深很替他高兴,唇角勾了起来,“好,我来安排。”

  他黑白分明的双眼亮晶晶的,咧嘴笑,“谢谢哥。”

  小晴的遗骸只剩下头颅,她也被安葬在青山灵园,北堂深和朱雀在与她的遗体告别之后,给阿远留下了私人空间。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到一株樱花树下,北堂深突然转身,幽深的目光注视着朱雀,沉声道,“你拒绝嫁给我,是不是因为阿远?”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