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番外 云深归处(七)

   门突然打开了,松田太平的手下佐助带进来六个男人,这几个男人都拥有相扑运动员的体格,至少有两百公斤以上,他们上身赤luo,下身用兜裆布挡着羞处,鼓鼓囊囊的一团,似乎随时都要从布料里面蹦出来。

  他们面色潮红,眼中情/欲泛滥,脸上带着淫/笑,迫不及待地迈着山一般的步伐往北堂深等人这边走来。

  北堂深目光一凛,显然已经猜到松田太平的用意,因为,他也曾令江岛用这招整治过老K。

  松田太平被眼前一座座肉山刺激,甚至忘记自己的小腿还被掌控在北堂深的手中,眼中冒出狂热的光芒,叫道,“为了让你们玩得更尽兴,我特意准备了一样礼物给你们兄弟两人。让你们兄弟,亲眼目睹对方在男人身下的淫/荡本性,一定很有趣!”

  那个叫佐助的家伙,手里拿着一支注射器,针筒里有半管药水,他缓缓走过来。

  不用说,针筒里面装的肯定是强力催/情药。

  松田太平突然想到什么,猥琐地笑了起来,“对了,如果这六个相扑满足不了你们,你们兄弟俩,还可以互相满足!”

  北堂深藏着刀片的手指猛然握紧,浑身迸发出暴戾之气,但是他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任由佐助将针管扎进了自己的手臂,冰凉的液体缓缓下压,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针筒上面的时候,包括松田太平。

  非常好,就在这一刻!

  北堂深抓着松田太平小腿的手猛然一拉。

  松田太平猝不及防,身体重重地跌向地面,手枪也落在了地上,北堂深以最快的速度将手枪踢到最远的地方,与此同时,另外一只手将刀片挥射了出去,狠狠割开了看守阿远的保镖的喉咙,鲜血流淌下来,保镖重重地扑到在地上。

  “快,把北堂深抓住!”松田太平狼狈地躺在地上大叫,匍匐着爬向落在远处的手枪。

  六个壮汉早已急不可耐,一拥而上。

  北堂深狠狠一脚将给自己注射药水的佐助踢开,一边拔掉手臂上的针筒,一边用冷厉的目光迅速扫过四周,飞身地挡到阿远身前。

  现在活着的敌人还有八个,除了松田太平被踢开的那把枪,佐助也有枪,当佐助从地上爬起来,从腰间拔出手枪的时候,北堂深飞快地拖过一把椅子,冲着他的头部狠狠砸去,他翻了个白眼,昏死了过去。

  满室的血腥味,那六个壮汉却恍若未见,他们已经欲/火焚身,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将北堂深两人扑倒在地。

  北堂深拉着阿远在几座肉山当中穿梭躲闪,别看那六个人肥肉横生,身手却敏捷得很,而且力气非常大,很快就将房间里的遮蔽物,例如桌椅等物全部砸碎,四处追捕着他们的猎物。

  北堂深的躲闪看似毫无章法,实际上他带着阿远在向手枪的位置靠近,在松田太平右手摸到手枪的瞬间,北堂深狠狠一脚踩在他的手腕上,从他手中抢过了手枪,抬手一枪打死了离他最近的壮汉。

  “砰砰——”这几声枪响来自于门口,朱雀和江岛穿着黑色的夜行衣,每人手中拿着两把手枪,瞬间解决掉了剩下几个壮汉。

  “老大,抱歉,我们来晚了。”江岛箭步走来,手枪指着松田太平的脑门,“老大,他怎么办?”

  “不要杀我,我不要杀我——”松田太平右手被北堂深踩在脚下,迫不得已趴在地上,狼狈极了。

  北堂深脚下加重了力度,重重地在他的手腕上碾了碾,只听到“咔嚓”一声,他的腕骨骨折了,他失声惨叫起来。

  北堂深冷漠地盯着他,淡淡道,“我曾经说过,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到阿远,如果有人胆敢伤害他,只剩下一个下场。江岛,交给你了,你处理干净,然后将他的双手给铃木千樱送过去,告诉她,如果再有下次,我不会再看小宝的面。”

  “明白了。”江岛将松田太平从地上拽了起来,不顾他求饶的声音,用手枪在他后脑勺狠狠一砸,将他打晕了过去,拖出了地下室。

  室内只剩下北堂深兄弟两人,以及朱雀。

  鲜血和枪声不断地刺激着阿远的神经,他已经神志不清,就像刚从地牢里面救出来那样痴傻,神情恍惚地缩在北堂深身后,不言也不语。

  朱雀看到他那副模样,心里骤然一痛,她紧握了握拳头,向他靠近,柔声叫他,“阿远,我是无忧,我带你回家。”

  阿远抬起头,茫然地盯着她,过了许久,他长长的睫毛微微眨了眨,眼中滚落晶莹的泪水,喃喃道,“无忧,她死了,小晴死了,是我害死了她。”

  小晴,就是那个和阿远相恋的哑巴女孩,打算报警救阿远他们,结果被保镖发现,苏慕容亲手枪杀了她,又让人将她的头颅砍下来,扔到了阿远的房间,当初,阿远目睹了这一切,所以他的精神崩溃了。时这都囊。

  今天的枪击现场,唤回了他所有的记忆。

  他记起了所有的悲惨往事,也记起了恋人的惨死,满脑子都是黑暗和污浊的记忆。

  他面色惨白,毫无生气,整个人失去了生命的活力。

  朱雀心痛得几乎不能呼吸,将他紧紧抱住,哑声道,“阿远,不是你的错,小晴是爱你的,她希望你快乐,阿远,振作起来,你可以的……”

  他瘦弱的肩膀剧烈地抽动着,他将头埋在她的胸前,像一只可怜的小兽,低声呜咽着,哀伤得不能自已。

  “阿远,不管发生什么事,你还有我,还有哥哥,我们会一直,一直陪在你的身边。”朱雀轻轻拍抚着他的后背,轻声道,“阿远,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约定吗?我们约好一起长大,一起去看外面的世界,我们可以一起去看富士山的樱花,听塞纳河畔的音乐,欣赏瑞士的湖光山色,感受撒哈拉的大漠风光……”

  她的声音略有些沙哑,用舒缓地语调描述着美丽的风光,她眼中盈着泪光,唇边却带着暖暖的笑意,她就像阳光,驱散了这间地下室的阴霾,熨帖了阿远冰冷绝望的心,也让北堂深看到了不一样的她。

  这一刻,她不是冷冰冰的杀手朱雀,她只是一个很普通,憧憬着未来的小女孩。

  不知不觉,阿远已经停止了抽泣,从她怀中抬起了泪痕未干的脸庞,他冲着她微微一笑。

  刹那间,满室芳华。

  北堂深刚想说什么,身体突然很不对劲,浑身变得滚烫,就如被高温灼烧了一般,小腹燃起一团熊熊火焰,向着某个部位喷涌而去。

  他紧紧蹙起眉头,看了一眼被他扔在地上的针管,里面的液体少了将近三分之一,可是丝毫不影响药性。

  “回去吧。”他一开口,就因自己充满情/欲的嗓音蹙紧了眉头。

  朱雀已经发现了他的异样,上前一步,“你怎么了?脸红得不正常!”

  胸腔里的心脏跳动得非常激烈,他的感官更加敏感,他甚至觉得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香味非常诱/人,她湿漉漉的大眼睛几乎要让他陷入其中,还有她略显沙哑的声音也迷人得要命,她玲珑有致的身形让他更加血脉喷张,她浑身都散发着致命的魅力……

  北堂深知道,那是药力的作用。

  他咬着牙,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靠近我,通知半藏叔,我被他们注射了催/情药。”。

  这间地下室出去,是松田太平的私人住宅,朱雀将江岛叫了进来,把北堂深扶到了楼上的房间,等待宫本半藏赶来。

  北堂深本以为靠自己的意志力能够支撑到宫本半藏赶来,但是没有料到这种药剂虽然起效时间晚,但是药效非常厉害。

  他的情况已经非常危险,整张脸都憋成了青紫色,他躺在浴缸里面,被冷水侵泡着,那个部位高高耸立着,上面的青筋跳动着,让人不敢直视。

  门外,朱雀压低了声音催促宫本半藏,“半藏叔,你还要多久才能到?”

  宫本半藏坐在汽车后座,脸上毫无焦急的神色,“唉,我说小雀,从我家到你们那边很远的,至少还需要半个小时。”

  朱雀忍不住翻白眼,咬牙道,“等你赶过来,只能替北堂深收尸了!”

  “那我也没办法,我已经让司机以开飞机的速度驾驶汽车了。说到飞机,我刚才真应该坐直升机过去,肯定会快很多,不过,问题是周围没有降落点呀……”

  朱雀脸部肌肉抽搐着,这个老头子,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唠叨,她忍着怒火打断他,“现在怎么办?除了冷水,还有没有缓解的法子?”

  “当然有!”宫本半藏脱口而出,“小雀啊,其实只要你牺牲一小下下,就可以挽救阿深了,我这个老人家也可以不必赶得这么辛苦。”

  朱雀微微一怔,倏尔满面怒火,怒吼道,“死老头子,你该不会打的就是这个主意,所以根本就没有拼命赶路吧?”

  (今天停了一天电,终于赶来了,泪奔)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