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 番外 云深归处(六)

   北堂深眸光一紧,乘坐地下铁需要通过安检,他只能放弃自己的手枪。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地下铁,乘坐两个站之后,对方又来电话了,“下车。在A出口等待。”

  北堂深在A出口等了将近两分钟,一辆黑色的本田汽车缓缓驶到他面前,从里面打开了车门。

  “上车。”车内的人用日语快速地说道。

  田弃己分。北堂深上车之后,坐在后座上的男人立刻用金属探测器探测他的全身,当探测器滑向他腰间的时候,传来“滴滴”的响声,男人沉声道,“把衣服掀开。”

  北堂深将衣服掀了起来,腰间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一条金属扣的皮带,男人不放心,在皮带周围摸了摸,确实没有找到匕首、手枪之类的武器,他又将探测器靠近皮带扣,“滴滴”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原来是皮带扣的问题,男人放心了,探测完之后,并没有从他身上找出什么武器,他收起了探测器,拿出一支注射器,说道,“现在,请你昏睡半个小时。”

  北堂深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挽起衣袖,将手臂伸到他面前。

  那人一边注射,一边说道,“你就不怕这里面是毒药?”

  北堂深冷笑,“我还有利用价值,你的主人,暂时不会杀我。”

  药水缓缓注入到他体内,一阵强烈的眩晕感袭来,他靠在椅背上,彻底失去了意识。

  “喂,醒一醒——”不知过了多久,有人用力拍打着北堂深的面部,他头还有些眩晕,缓缓睁开眼睛,刺眼的光线刺痛了他的双眼,他迅速闭上双眼,缓了两秒钟,再度睁开。

  这是一间潮湿的地下室,空气里弥散着霉烂的味道,头顶天花板,悬挂着一颗高亮度的白炽灯,洒下强烈的光线。

  此刻,他坐在一把椅子上,手脚能够自由活动,身旁站着一个手持手枪的保镖,枪口正对着他的脑袋。

  面前摆放着一张长桌,桌子对面坐着一个男人,北堂深对他并不陌生,唇角绷了绷,沉声道,“松田太平,我弟弟在哪里?”

  松田太平放声大笑,“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山口组当家还记得我这个无名之辈,我还真是受宠若惊呢。”

  北堂深眸光幽深,淡淡道,“你抓我的弟弟威胁我,不就是想要报复我么,想要我做什么,你直说就是。”

  松田太平英俊的脸因愤怒变得扭曲,他咬牙切齿地说道,“没错,我就是为了报复你,北堂深!你毁掉了我的梦想,还想毁掉松田组,我要你十倍奉还!”

  他拍了拍手,地下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男人手持武器胁迫北堂远缓缓走了进来。

  “哥哥——”北堂远看到北堂深激动异常,飞快地向他跑去。

  北堂深站起来,将飞扑到他怀中的阿远抱住,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阿远,不要害怕,有我在。”

  “哥哥,他们打我。”阿远眼泪汪汪地指了指自己的手臂。

  “让我看看。”北堂深仔细地将他的衣袖撩开,白希的皮肤上面,一道道鲜红的鞭痕异常刺眼,他眼眸猛然一缩,迸射出冷厉的光芒,“阿远,还有哪里受伤了?”

  “还有后背……”阿远往他身后躲了躲,“哥哥,我不想待在这里,他们都是坏人。”

  “别怕,有我在。”北堂深小心翼翼地将他的袖子放了下来,然后把他拉到自己身后,深邃的视线紧盯着松田太平,“我留在这里,放我弟弟离开。”

  松田太平脸上浮现狡诈的笑容,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为难地说道,“不行啊,看到你们兄弟情深,我深受感动,所以突然改变主意了,我要让你们一起下!地!狱!”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神冷酷无情。

  北堂深神色平静,“早知道你会出尔反尔,虽然铃木千樱那个女人很可恶,但如果松田组落到你这种卑鄙小人手里,反而更可悲。”

  “你给我闭嘴!”松田太平一脚踹翻了椅子,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瞄准了北堂深的脑袋,“你把我们松田组玩弄于鼓掌之间,你以为你很了不起对不对?那我今天就让你知道,我才是最厉害的人,我才适合出任松田组的帮主!”

  北堂深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唇角嘲讽地勾了起来,“我其实很好奇,绑架我弟弟,以此来威胁我,这到底是你的主意,还是铃木千樱的主意,你好像太过于听她的话了。”

  北堂深在干涉了松田组帮主选举之后,并没有放弃对他们的监视,他早已在帮内安插了自己的眼线,听说松田太平的帮主梦破碎之后,他非但没有与铃木千樱起罅隙,反而与她亲近起来,这让北堂深开始怀疑,松田太平是否被铃木千樱灌了**汤。

  “砰”子弹擦着北堂深的肩膀飞进了墙壁,松田太平愤怒地吼道,“我让你给我闭嘴,一切都是你的错,如果不是你想毁掉松田组,引起我和铃木千樱的矛盾,我怎么可能走到那一步?”如果五大长老没有给予他希望,他不会有勇气站出来跟铃木千樱抢夺帮主之位,也就不至于在帮中地位尴尬,落得依靠那个女人的下场!

  北堂深眼眸微微一动,若有所思地挑了挑眉,那颗擦肩而过的子弹显然没有对他起到威慑作用,不过对于阿远,情况就不一样了,他就像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瑟瑟发抖地缩在墙角,双手抱着头部,嘴里不停地叫着,“不要杀她,求你不要杀她,要杀就杀我,她是无辜的,她没有错,错的都是我……”

  “阿远——”

  北堂深刚碰到他的手臂,他就放声尖叫起来,手脚踢打着,阻止北堂深靠近自己,眼神涣散,疯狂地叫道,“你这个恶魔,你滚开,你杀了她,是你杀了她!”

  北堂深脑中飞快运转,很快他就得出结论,阿远很可能是被枪声刺激,回忆起苏慕容杀害哑巴女孩时候的情景。

  北堂深眉头紧蹙,担心刺激到他的情绪,蹲在离他一步远的地方,轻声安慰道,“阿远,你看看我,我是你哥哥,都过去了,不要怕……”

  他们俩兄弟,一个缩在角落,瑟瑟发抖,不让任何人靠近,一个蹲在地上,柔声安慰,就当松田太平等人都不存在一般。

  松田太平眼珠子转了转,冷笑道,“哟,我似乎发现了一些很好玩的事情呢……听说你弟弟在中国被人囚禁了十几年,像狗一样存活着,看来真是这么一回事……”

  北堂深对他的冷嘲热讽充耳不闻,全部注意力都放在阿远的身上,试图让他恢复平静。

  松田太平嗤笑了一声,“我倒是有一个办法治好他的疯病,你想不想听?”

  北堂深当他不存在,柔声道,“阿远,我是哥哥,我不会伤害你,不要害怕……”

  “他妈的,老子在跟你说话——”松田太平被他无视,恼羞成怒,以极快的速度向阿远踢去。

  一道凌厉的腿风袭来,北堂深双眸骤然一缩,猛然伸出手紧紧抓住了他的小腿,冷冷道,“信不信我捏断你的小腿骨?”

  “他妈的,赶紧放手,否则老子一枪崩了你弟弟的脑袋!”松田太平疼得脸色惨白,挥了挥手,示意保镖将枪口对准了阿远的头部。

  北堂深薄唇紧紧绷着,沉冷的眼眸紧盯着松田太平,阴森森地说道,“如果阿远有一点闪失,我会不计一切代价弄垮松田组,让所有人替我弟弟陪葬!你这个蠢货,被铃木千樱利用了,还如此沾沾自喜,当真可悲!”。

  “你,你什么意思?”松田太平顾不得腿部的疼痛,注意力已经被他的话所吸引。

  北堂深另一只手在衣服的掩盖下,悄然伸向自己的皮带,冷笑道,“我本来从没打算弄垮松田组,我的目标只是铃木千樱,五大长老也是我手中的棋子,我猜测那五个老家伙为了息事宁人,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我身上,对不对?”

  松田太平目光闪烁了一下,咬了咬牙,沉声道,“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你,不管怎样,都是你害得我失去了帮主之位!”

  北堂深嘲讽地勾了勾唇,“我可没有害你变成铃木千樱的走狗,对她唯命是从,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她根本不可能重用你,不过是利用你除掉我而已。”

  松田太平目光有了一丝松动,他心底已经对铃木千樱产生了怀疑,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下来,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现在已经走上这条路,就不得不走到底。

  他将自己手中的手枪抵在了北堂深的额头上,冷哼道,“现在你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你放心,我会让你和你弟弟在临死前好好享受一番。佐助,把他们带进来!”

  北堂深已经从金属皮带扣下面摸出了一枚两寸多长的刀片藏在手指之间,刀片非常薄,也非常锋利,足可以割破人的喉咙,他有把握在一秒之间抢过松田太平的手枪,并且将他的喉咙割开,但是,他不能保证同时阻止保镖伤害阿远,特别是在阿远还处于非正常状态的情况之下。

  北堂深只能另寻机会。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