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番外 云深归处(四)

   北堂远看到她,就忘记了自己的本来目的,指着她的头发,说道,“你头发还在滴水呢,无忧,我帮你吹头发吧。”

  朱雀笑了笑,“不用了,自己吹就好。”

  他不依不饶,“我要帮你吹,你都帮我吹过好多次,我只帮你吹这一次。”

  “那好吧。”她拗不过他,只好让步。

  北堂远和朱雀勾肩搭背哥俩好地往房间走,可怜的北堂深被他们两人彻底忽视了,他好像一点都不在意,一脸平静地走进朱雀的房间,关上房门,悠闲地坐在沙发上看阿远替朱雀吹头发。

  “怎么样?痛不痛?”北堂远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手上不敢用力,担心牵扯到她的头发,弄疼她,一脸小心翼翼地询问。

  “一点都不痛,很舒服。”朱雀很舒适地趴在他的膝盖上,他修长的手指温柔地在她的头发间穿梭。

  灯光下,他们两人身影很亲昵,也很温暖,北堂深远远地看着,有瞬间的失神,恍惚透过他们,看到了赫连城和齐夏。

  心情忽然有些不好,他猛然站了起来,一言不发地离开了房间,房门关上,发出砰的一声轻响。

  朱雀忍不住抬头看了看门口的方向。

  北堂远说道,“无忧,我哥哥是不是生气了?”

  朱雀不解,“为什么?”

  “因为我们只顾着自己聊天,把他忽略了。”他懊恼地皱起眉头。

  朱雀失声笑起来,“别担心,他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哦,也对。”烦恼只是一瞬间,他又开心地笑了起来,替她吹着头发。

  夜空闪烁着繁星。

  夜风带来阵阵花香。

  北堂深站在黑漆漆的阳台上,依靠着栏杆,遥望着这个城市璀璨的夜景。

  隔壁的隔壁传来玻璃门拉动的声音,朱雀穿着吊带睡裙,外面罩着一件披肩,走到了阳台边。

  在北堂深抬眼看她的时候,她也看到了他,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然后将视线放到了远方。

  两人就这样,隔着一个阳台,独自站在属于自己的阳台上,互不相扰地欣赏夜景。

  不知过了多久,朱雀突然开口,打破了宁静,“我想带阿远去看望林院长,林院长也一直惦记着阿远。”

  “好,明天我让流星安排。”

  “谢谢。”

  “夜深了,早点休息。”

  “好。”

  两人简单地道了一声晚安,各自回房。

  黑夜中,朱雀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心里有点烦躁,她觉得自己好像对北堂深生了不该生的心思。

  如果不是这样,她为何要关注他的喜好?

  如果不是这样,她在饭桌上被他发现偷看他,她为何要脸红?

  她已经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女孩,虽然身为杀手,她一直被教导不能动情,但是该明白的东西,她还是明白。

  她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告诫自己,这个男人不是她能掌控的,要赶紧断了那些心思,没错,就是这样!

  隔壁房间,北堂远已经进入梦乡。

  不过,他睡得并不安稳,他的眉头紧紧蹙在一起,额头冒出了汗水,他紧紧抱着双臂,将自己缩成一团,但还是冷得瑟瑟发抖,牙齿咬得嘎吱嘎吱响。他努力想要睁开眼却又被梦魇了一般,怎样也睁不开。

  脑海里有一层迷雾一样的东西,笼罩着他的记忆,他想要扒开看看后面藏着什么,可是怎么也办不到。

  突然,迷雾里面突然出现一双冰冷阴骘的眼睛,那双眼睛就像看猎物一般紧紧的盯着他,随即,一幕一幕奇怪的场景闪过眼前,他看见一具具残缺不全的尸体或者是人,浑身是血地向他扑来,腐烂干瘪的面部,空洞的眼眶,白骨森森的双手,仿佛来自地狱的十九层。

  一声声痛苦的哀嚎,女人用铁鞭鞭挞尸体的声音,魔音一般穿透他的大脑,他痛苦地摇晃着自己的脑袋,失声尖叫,“不要,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突然,场景一换,他看到一个一身白衣的少年站在一扇铁门前面,一个十几岁的年轻女孩将铁门打开,递给少年一个盛饭的快餐盒,然后,女孩对着少年腼腆地笑了笑……

  再然后……

  没有然后了,他被人叫醒了。

  北堂远愣怔地看着一脸急切的哥哥,还有站在他身边的,同样一脸急切的朱雀,呆呆地问,“哥哥,无忧,你们怎么在我的房间里?”

  “阿远,你,你吓死我了。”北堂深将脸上满是泪痕的弟弟紧紧抱在怀中,低声道,“你做噩梦了,叫得很大声。”他和朱雀听到尖叫声,第一时间冲进了房间,当他看到弟弟睡梦中泪流满面的脸,他心疼极了。

  “哦,对不起,打扰你们休息了。”北堂远乖顺极了。

  “傻小子,我是你哥哥。”北堂深勾了勾唇,揉着他的头发。

  北堂远抬起头,一脸期待地望着他,“哥哥,我害怕,我能不能跟无忧一起睡?”

  北堂深差点被他这句话噎到,顿了顿,说道,“那怎么行,朱雀是女孩子。”

  “可是我以前也跟她一起睡过。”他不甘心地向朱雀求证,“无忧,我说的对不对?”

  朱雀尴尬地咳嗽了一下,“阿远,那个时候,我们都是小孩子,现在已经长大了。”

  他像孩子一样耍赖,“不管不管,我不管,我就要跟无忧一起睡。”

  北堂深捏了捏眉心,试图说服他,“阿远,哥哥陪你一起睡。”

  阿远提着双腿撒泼,“不要,无忧抱起来软软的,哥哥胸膛硬邦邦的,不舒服。”

  他说这句话很自然,也很单纯,清澈的眼中不含一丝杂质,脸上全是耍赖的神色,但是却让北堂深和朱雀都觉得尴尬。

  北堂深颇为头疼,还想劝说他,朱雀抿了抿唇,说道,“我陪他吧。”

  北堂深满脸的不赞同,“这不合适。”

  “没关系,现在的阿远,只是一个小孩子。”朱雀笑了笑,阿远虽然比她大一岁,但此时的他,在她眼里就是小弟,需要她的疼爱。

  北堂深眉头微蹙,眼眸幽深不见底,唇角绷着,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朱雀笑着摇了摇头,“没事的,像我这样的人,什么事情没经历过,你去休息吧,有我陪着阿远。”

  北堂深眉头锁得更深,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看她柔声安慰阿远,“阿远,我回房间拿被子和枕头,很快就回来。”

  “好。”

  朱雀抱了被子和枕头走到房间门口,没想到北堂深站在走廊上,深邃的眼眸静静地盯着他,她抿了抿唇,轻笑,“怎么了?”

  他似乎挣扎了许久,才开口,“虽然阿远是我的弟弟,不过如果他欺负你,我给你教训他的权力。”

  朱雀正色道,“他不会。”

  他脸色很难看,声音沉冷,“我知道,我也相信阿远,我说的是万一。”他当然相信自己的弟弟,不会做出伤害她的事情,但是阿远现在神志有些问题,难保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她点了点头,“好,我明白了。”

  北堂深看着她坦然的神情,心情微微有些烦躁。

  床很大,阿远看到朱雀抱着被子和枕头走过来,立刻卷着自己的被子滚到靠边的位置,给她让出多半的位置,讨好地拍了拍空出来的地方,“无忧,你看,我给你让出很大一块地方哦。”

  “那真是谢谢你了。”朱雀笑着将枕头和被子铺好,躺到他身边。

  他转过身面对她,黑白分明的双眼好奇地看着她,“无忧,为什么我哥哥叫你朱雀?”

  她笑了笑,“因为朱雀是我的另外一个名字。”。

  他嘟着嘴,“我觉得还是无忧好听,无忧无虑,多好呀。”

  朱雀神色一窒,当初林院长给她取这个名字,就是这个寓意,可是院长万万没想到自己会走上杀手这条路。

  她迅速收敛心神,对他笑了笑,“阿远,你还记得林院长吗?晨曦孤儿院的林院长?”

  阿远秀气的眉头蹙了起来,很认真很认真地思索了片刻,说道,“是那个每个礼拜都会发巧克力糖给我们吃的林院长吗?”

  “嗯,就是她,林院长一直都很挂念你,明天我们去看望她好不好?”

  他开心地笑,“好,林院长是好人,我们明天去看望她!”

  她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柔声笑,“好了,夜深了,快睡吧。”

  俩你在和。“你唱歌给我听!”

  “你确定想听我唱歌?”

  他使劲点头。

  朱雀从小就是孤儿院著名的音痴,唱歌可以说是鬼哭狼嚎,有一次孤儿院举行大合唱,她一个人将所有人的调子都拉跑了,为此,整整被孩子们嘲笑了一个月。

  她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总算想起一首儿歌,轻轻哼给他听,“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

  阿远半个脑袋埋在被子里面,闭着眼睛昏昏欲睡,等她这首全然不在调上的儿歌轰炸完毕,他已经缩成一团,拱到她的身侧,呼呼睡着了。

  朱雀看了一眼他的睡姿,唇角扬了起来,伸手关掉了床头灯。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