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 番外 云深归处(三)

   北堂深双手合十,缓缓道,“父亲,母亲,我终于找到阿远了,你们若是泉下有知,请安息吧。”

  北堂远怔怔地看着墓碑上面的照片,呆呆地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北堂深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道,“阿远,跟爸妈说两句话。”

  他就像突然被惊醒了一般,尖叫了一声,扔掉了手中的白色玩具,双手抱着头部拔腿就跑。

  “阿远——”北堂深眉头紧蹙,箭步追出去。

  在不远处等候的朱雀,突然看到北堂远一脸痛苦地狂奔过来,北堂深在他身后急追,她眉头一紧,拦到路中间,挡在北堂远面前,柔声道,“阿远,别害怕,有我在。”

  “无忧,无忧……”北堂远扑到她怀中,哇地一声痛哭出来。

  林无忧,这是林院长以前给朱雀取得名字,她既激动又心疼地将阿远紧紧抱住,连声道,“阿远,是我,是我,你终于记起我了。”

  “无忧……”他在她怀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嘴里断断续续地呢喃,“他们吵架……好可怕……妈妈要带我走……我不想走……我要哥哥……”

  朱雀眼中泛起水雾,轻轻拍着他的后背,“不怕,不怕,有我在,你哥哥也在。”

  “哥哥?”北堂远抬起头,脸上满是泪痕,他茫然地盯着她,“哥哥呢?”

  “阿远——”北堂深就站在距离他们两步远的地方,双拳紧紧握着,低沉的声音极为克制。

  朱雀松开北堂远,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阿远,你看,哥哥就在那里。”

  “阿远,过来。”北堂深张开了双臂,深邃的眼眸里面涌动着闪烁的亮光,他唇角微微勾着,带着鼓励的笑意。

  北堂远怔怔地看了他许久,小心翼翼地迈出了一小步,然后停了下来,似乎在试探他,见他依旧站在原地,张开双臂一动不动,北堂远又迈出了一步,两人之间只剩下十多公分的距离,他终于投入北堂深的怀抱,抱着他嚎啕大哭。

  “哥哥,你怎么才来?妈妈死了,妈妈死了!”

  “对不起,阿远,都是哥哥的错,没事了,乖……”北堂深长睫微动,眼泪滚落下来,将他紧紧抱着。

  说若泉膀。“哥哥,我好怕,那里好冷,好黑,他们还打我……”他的泪水打湿了北堂深的衣服,他缩在他怀中,封闭在大脑里面的部分记忆解开了封印,涌了出来,恐惧让他忍不住浑身颤抖。

  “现在没事了,阿远,有哥哥在,哥哥不会再让人伤害你……”北堂深哽咽不已,眼中的泪水怎么也控制不住。

  不知何时,朱雀已经悄然离开。

  她躲在一颗大树后面,看着北堂深安抚了阿远激动的情绪,看到他揽着阿远的肩膀回到墓碑前面,看到他教阿远双手合十祭奠父母。

  她双手插在牛仔裤口袋里,缓慢地走在樱花道上,然后坐在一块石头上等他们兄弟。

  远远的,一黑一白两个身影走来。

  一身黑色西装的是北堂深,他已经恢复平素的冷静理智,但是在与北堂远交谈的时候,他的脸上总会带着柔和的笑意。

  一身白色休闲服的是北堂远,经过刚才那一番情绪迸发,他看起来已经正常了许多,甚至会露出仔细凝听的表情,时而还会露出腼腆的微笑,就如一个害羞的大男孩。

  北堂远看到坐在石头上等待他们的朱雀,雀跃地挥了挥手,笑容灿烂,“无忧——”

  朱雀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微微一笑,“阿远。”

  北堂远很自然地牵住她的手,撅了撅嘴,“无忧,你离开好久了,为什么不来找我?”

  朱雀眼眸暗了暗,紧紧握了握他的手,“阿远,对不起。”。

  他咧嘴笑,“没关系,我原谅你了。”

  她也笑,“阿远,我今晚做菜给你吃,好不好?”

  “好啊,无忧做菜最好吃了,哥哥,你一定要尝一尝!”他扭头看北堂深。

  北堂深还有些不太习惯他恢复得这么快,但更多的是欣慰,他揉了揉他的头发,柔和地笑,“好,都听阿远的。”

  北堂深是第一次看到朱雀做菜。

  开放式的厨房,将她做饭时的模样展/露/无遗。

  她确实很擅长,至少从动作和装扮上来看,是这样。

  她穿着简单的t恤,短裤,头发梳成丸子头扎在了头顶,整齐的刘海遮住了她光洁的额头,胸前围着一条围裙,手里拿着搅蛋器,垂着眼眸,很仔细地搅着鸡蛋。

  她每次跟他出任务,总是冷艳的打扮,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她邻家小妹妹的装扮。

  北堂深不由自主将她现在的形象与她杀人无情时的表情联系到一起,很诡异,也很好笑,他不由勾起了唇角。

  朱雀蓦然抬头,刚好与他似笑非笑的眼神撞到一处,她不自在地牵了牵唇角,淡淡道,“你很闲?”

  他双手环抱着肩膀,语气淡然,“确实没什么事。”

  她抬了抬下巴,用眼神示意,“既然没事,帮我把水槽里面的鱼杀了吧。”

  她本来是随口一说,以为像他这种霸道冷傲的男人,肯定会一口拒绝,却万万没想到,他优雅地挽起了衣袖,迈着潇洒的步伐走到厨房这边,俊美的脸上神情平静,随意地从刀架上抽出一把锋利的菜刀,单手按着鱼身,干净利落地将鱼头切了下来,娴熟地处理着鱼身上的鱼鳞。

  潇洒的休闲服衬得他玉树临风,面若冠玉,此时的他,少了平日的霸道冷厉,柔和的光线,将他冷俊的线条修饰得稍显温润,竟让她看得出了神。

  他已经将鱼处理干净,微微抬头,看了朱雀一眼,唇角微微勾了起来,“在想什么?鸡蛋已经搅好了。”

  她连忙收回视线,搅动了两下鸡蛋,掩饰自己的尴尬,“没想什么,阿远呢?”

  “在楼上看动画片。”北堂深仔细地将手洗干净,用毛巾擦了擦,“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朱雀将搅好的鸡蛋放到料理台上,“没有了,我一个人可以的,你上楼陪阿远吧。”

  “好,辛苦了。”他声音平静无波,缓缓从她身边走过。

  听到他上楼的声音,朱雀绷紧的神经骤然放松下来,缓缓吐出一口气,对自己莫名其妙的反应感到纳闷,他以前对她冷冰冰的,她从来没有觉得有压力,为何现在他偶尔对她客气,她反而觉得极有压迫性?

  她甩了甩头,将自己的胡思乱想抛开,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今晚的料理上面,她还记得阿远喜欢红烧鱼,她要为他做红烧鱼。

  对了,北堂深喜欢什么菜?

  她手中的动作顿了顿,她好像还不知道他的喜好。

  这个问题萦绕在她的脑海里,吃晚饭的时候,她不由自主地留意北堂深的筷子,看他将筷子伸向哪盘菜的次数多一些,看他的表情,留意他的眼神,猜测这些菜咸淡是否符合他的口味。

  朱雀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目光是多么的明目张胆。

  北堂深突然将筷子放下,看着她,缓缓道,“朱雀,你今晚已经看了我十多次了,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

  朱雀脸刷地一下红了,“没有。”

  北堂深眉头微微蹙了起来,“有事就直说。”

  北堂远偏着头,好奇地看着朱雀,“无忧,你怎么了?脸红红的诶。发烧了吗?”

  “没有——”朱雀放下筷子,霍然站了起来,“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她头也未回,以极快往楼上走。

  “无忧……”北堂远委屈地嘟囔,“哥哥,是不是我说错话了?”

  北堂深望了一眼朱雀的背影,转头安慰北堂远,“没有,跟你没关系,可能她心情不好。”

  北堂远好奇地眨了眨眼,“为什么心情不好?”

  这个问题难住北堂深了,他按了按太阳穴,语气有些无奈,“我也不知道。”

  北堂远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忽地咧开嘴笑,“没关系,我待会儿上楼问她,她什么话都会跟我说的。”

  北堂深微笑道,“好,先吃饭。”

  “恩恩!”他重重地点点头,用筷子夹了自己最喜欢的红烧鱼放到北堂深的盘子里,献宝般眯眼笑,“哥哥,吃鱼。”

  “真乖。”北堂深揉了揉他的头发。

  这是一栋独立的别墅,刚到日本的时候,北堂深就让人将朱雀的行李搬到了客房,她也没有提出异议,就这么非常自然的,开始了三人的同居生活。

  为了方便她照顾北堂远,她就住在他的隔壁,而北堂深住在北堂远房间的另一边。

  兄弟俩吃完饭,在客厅里休息了一会儿,然后一起上楼,北堂远拒绝回自己的房间,敲响了朱雀的房门。

  朱雀刚洗完澡,她身上裹着浴袍,头发湿漉漉的还在滴水,听到敲门声,连忙换上短袖短裤的居家服,用毛巾使劲擦了擦头发,才打开门。

  朱雀看到阿远站在前面,北堂深站在他的身后,不由想起自己刚才在饭厅丢人的一幕,咳嗽了一下,说道,“阿远,有事吗?”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