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 番外 云深归处(二)

   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到房间里面,朱雀揉着疼痛的脑袋,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记得昨晚跟北堂深拼酒,好像是她输了。

  居然任由自己在他面前醉得不省人事,她还真是信任他啊。她眉头皱了起来,对这样的自己有点不爽。

  她侧头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懊恼地叫,“糟糕,错过跟阿远吃早餐的时间了。”

  她居然一觉睡到了九点多,这对于习惯早起的她来说,简直不可思议。

  朱雀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风风火火地冲到浴室洗漱,刷牙刷到一半,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昨晚她是怎么回到房间的?难道是北堂深将她送回来的?

  朱雀穿戴整齐之后下楼,在客厅打扫卫生的女仆笑着向她打招呼,“朱雀小姐,早上好。”

  朱雀点了点头,淡淡道,“二少爷呢?”

  “大少爷陪二少爷在后花园下棋。”

  今天是周末,北堂深不需要去公司。

  朱雀随意吃了两口早餐,喝了一杯牛奶,端了两杯新鲜的橙汁,送到后花园。

  老远就看到北堂深兄弟俩坐在树荫下的吊椅上,树桩形状的木桌上摆放着一个五子棋的棋盘。

  北堂深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西裤,简单的装束却遮掩不住他俊逸的身姿,以及凛然天成的傲气,他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修长纤细的手指指着棋盘某个位置,笑着说着什么。

  北堂远穿着白色的t恤,浅色的休闲裤,俊美的脸上带着苦恼的神情,纷嫩的唇嘟着,漂亮的眼眸湿漉漉,似乎快要哭出来了。

  朱雀加快步伐走到他们身边,将两杯橙汁分别放到他们的手边,微笑道,“阿远,怎么了?”

  北堂远看到救星,紧紧抓住她的手,摇了摇,孩子般撒娇,朱雀笑了起来,安抚般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随即扫了一眼棋盘,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嗔怪地看着北堂深,“你怎么不让着阿远?”

  他的黑棋已经有两处凑够了三颗,不管阿远堵哪一边,他都要赢了,难怪阿远露出那种可怜巴巴的表情。

  朱雀本来五官极妩媚,平日她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让人不敢侵犯,但是她此刻柔和的微笑,嗔怪间无意流露出几分媚态,让北堂深微微一怔,随即,他笑了起来,“阿远,我们再下一次,哥哥让你,好不好?”

  北堂远用力摇头,白希的脸颊高高鼓着。

  “阿远生气了,都怪你。”朱雀没好气地瞪了北堂深一眼,拉起阿远的手,“阿远,我们去湖边看灰灰和小黄,好不好?”

  北堂远重重地点头,单手拉着朱雀的手,另外一只手抱着他的宝贝骷髅头,灿烂地笑。

  “走吧,我们去湖边。”面对他纯真澄澈的笑容,朱雀心底被满满的温暖填满。

  朱雀和北堂远走在前面,北堂远时不时低头踢着路上的小石子,每当石子砸中他预计的目标,他就快乐地跳两下,然后转头看着朱雀,眼巴巴地盯着她,就像讨父母夸奖的孩子。

  每当这种时候,朱雀就会摸摸他的头发,笑着夸奖他,“阿远真厉害。”

  两人离湖泊越来越近,朱雀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回头看着跟随他们一路的北堂深,挑了挑眉,“你怎么来了?”

  北堂深一脸严肃地说道,“我也去看灰灰和小黄。”

  朱雀唇角勾了勾,她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别扭的样子,有点……可爱……

  北堂远不会记仇,他很快就忘记了刚才下棋发生的不愉快,他松开朱雀的手,跑到北堂深身边,咧着嘴笑,然后指了指湖里面那群嬉耍的小野鸭,似乎在邀请自己的哥哥一起去看灰灰和小黄。

  北堂深揉了揉他的头发,微笑道,“好,哥哥跟阿远一起去看。”

  北堂远蹦蹦跳跳地走在最前面,北堂深和朱雀并肩走在他后面,朱雀咳嗽了一下,说道,“昨晚,谢谢你送我回房间。”

  北堂深侧头看她,“不客气,不过,你不要忘了,你还欠我一个问题。”

  朱雀看着北堂远的背影,淡淡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也不想瞒着你了。”

  沉默了几秒,她缓缓道,“我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在我五岁那年,孤儿院新来了一个小男孩,他叫梁远,据说,他的母亲去世了,他又没有其他的亲人,在街上流浪的时候,被林院长发现,带回了孤儿院。”

  “阿远刚来那会儿,一言不发,很沉默,从来不哭不闹,我不知道他遭遇了什么事情,会让一个六岁的孩子变得这么沉默。我那个时候,性格很开朗,总是逗他说话,逗他笑,或许我把他当成了一个很好的倾听对象,所以连自己的秘密都告诉了他……”

  北堂深忍不住问,“什么秘密?”

  朱雀轻笑,“我小时候害怕打雷。一个雷雨天,我躲在衣柜里面,大家到处找我,最后是阿远找到了我,我怕他嘲笑我,我说,我不是害怕打雷,我是在这里捉迷藏。没想到他居然笑了,那是他第一次对别人笑,他说,我知道你是勇敢的女孩。”

  她似乎陷入了过去的回忆当中,眼中带了淡淡的忧伤,“那以后,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直到八岁那年,我被一个老头子收养,其实,那是一个杀手组织,我就这样被培养成了杀手,等我长大,再回到孤儿院,寻找阿远的时候,林院长告诉我,阿远在放学的途中失踪了,我想,他应该是在那个时候被苏慕容囚禁的。”

  提起苏慕容,北堂深眼眸骤然一缩,浑身散发出冷厉的煞气。

  朱雀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我其实很好奇,为什么阿远会出现在中国?”。

  北堂深拳头紧紧握了起来,过了许久,他缓缓松开,沉声道,“在阿远五岁的时候,我母亲发现父亲在外面养了女人,她很生气,带着阿远回到了中国,后来,母亲发生车祸去世了,由于没有联系到亲人,警方将她安葬到公墓里,并且将阿远送到了一家福利院。听福利院的负责人说,阿远在里面待了一个月不到,就逃跑了。”

  说到这里,北堂深语气陡然一转,变得森冷,他的眼神也很可怕,“我一开始,不明白阿远为什么会逃跑,后来调查许久,才知道,阿远在福利院被人欺负了。再后来,我父亲,还有我,都找了阿远很多年,始终没有找到他的下落,我甚至以为,他已经去世了……”

  北堂深抬头看了一眼在湖边玩水的北堂远,语气低沉,“阿远以前很天真,很开朗,之所以到了你们孤儿院,变得沉默不语,是因为他失去了母亲,还被其他孩子欺负。”

  后来,阿远又被苏慕容囚禁,心爱的女孩被杀,他可怜的弟弟,为什么这一生充满了坎坷?

  朱雀从北堂深深邃的眼眸里读到了哀伤和仇恨,她心里也为阿远感到心疼,但同时,心底还有一种复杂的情绪。

  她不忍看到北堂深难过,她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一切都过去了,阿远会好起来的。”

  北堂深低头看了看自己肩膀上的手。

  “额,不好意思……”她迅速收回自己的手,咳嗽了一下,“我,我先过去陪阿远了。”

  北堂深站在原地,遥望着阿远和朱雀并肩坐在湖边的场景,他浑身的戾气渐渐收敛,冰冷的双眼有了一丝温度。

  苏慕容执行死刑那一天,北堂深又到楼顶喝酒,没想到已经有一个人比他先到,朱雀已经喝完一罐啤酒了。

  他走到她身边,淡淡道,“别喝太多,我不想再扛着你回房。”

  朱雀唇角勾了勾,“我很感激你,上次没有将我扔在这里过夜。”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我像那种男人?”

  她耸了耸肩,“确实蛮像的。”他除了对待齐夏,满腹柔情以外,对其他女人都冷冰冰的。

  他喝了一口酒,“那就是你看错了。”

  朱雀轻笑了一声,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

  真脑从醉。一罐啤酒喝光之后,北堂深淡淡道,“我要带阿远回日本,你如果想留在A市,我不会拦着你。”

  她毫不犹豫地说,“我也去日本。什么时候出发?”

  “一个礼拜之后。”

  他们花费了很多功夫才说服阿远在乘坐飞机之前放下手中的骷髅头,用一个白色的毛绒玩具代替。

  在机场与齐夏一家人告别的时候,阿远第一次开口说话,叫了小乖的名字,北堂深和朱雀都很高兴,他们坚信,阿远很快就会好起来。

  青山灵园,位于东京市中心,是东京最大的墓园之一,北堂深的父亲和母亲都葬在这里。

  灵园从高空望去,就如东京的绿岛,走过一条将近两公里的樱花道,在绿树掩映下,一座座墓碑赫然闯入眼帘。

  在樱花树的环绕下,两方墓碑并肩立在草坪上。

  北堂深将两束鲜花放到墓碑前面,拉着北堂远站到自己身边,说道,“阿远,这就是我们的父亲和母亲。”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