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 结局篇七

   苏慕容死死地盯着那条项链的吊坠,那是一枚精致小巧的钥匙,那是开她的私人保险箱的钥匙,是她当年送给上官敖的,因为保险箱里面,存放的都是上官敖写给她的情书,还有他们的照片,她想由两个人一起来保管那段回忆。

  北堂深在她痛苦、绝望的眼神下,缓缓收回了项链,放回自己口袋,淡淡道,“他也一直深爱着你,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还在叫着你和苏星辰的名字。”

  “不,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苏慕容双手抱着头部,疯狂地嘶喊,哭泣。

  北堂深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犹如精神病人一样捶打着自己的头部,歇斯底里地哭喊,他深邃的眼眸,没有一点温度,冷得瘆人。

  一个月后,苏慕容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此之后的半个月,苏慕容被执行死刑,结束了她罪恶的一生。。

  转眼已经是七月,骄阳似火。

  机场的大厅人来人往,上演着无数次离别与重逢。

  齐夏和赫连城领着孩子们,给北堂深兄弟两人送行。

  北堂远穿着白色的t恤,淡蓝色的牛仔裤,就像一个大男孩,他怀中抱着一个白色玩偶,神情怯懦地站在北堂深背后,受惊的小兔子一般,悄悄探出脑袋打量齐夏等人。

  朱雀就站在他的旁边,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温柔地安慰他,“阿远,别怕,他们都是你的朋友,不会伤害你的。”

  北堂深侧头看了一眼朱雀和北堂远,眼中泛起一抹笑意,转头对齐夏说道,“现在阿远很粘朱雀。”

  齐夏唇角勾了起来,柔声道,“朱雀这么有耐心,阿远一定会好起来的。”

  北堂深走上前,突然展开双臂,将她抱住,不顾赫连城冷得能冻死人的目光,低声道,“夏夏,我走了,好好照顾自己,照顾孩子们。”

  齐夏也抱了抱他,有些伤感,“深哥,你以后都不会回来了吗?”

  北堂深揉了揉她的头发,一脸宠溺,“傻瓜,当然不是,我只是想带阿远回家祭奠父母,让阿远在我们出生的地方慢慢疗养,过一段时间,我们还会回来的。”

  赫连城醋坛子老早打翻了,肚子里咕嘟咕嘟冒酸气,他伸手将齐夏从北堂深怀中拽了出来,打断了两人的“卿卿我我”,假惺惺地笑,“祝你们一路顺风。”

  北堂深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好好待夏夏,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赫连城扬了扬眉,微微一笑,“夏夏是我的老婆,我自然会好好待她。”

  回匙她两。“深叔叔,我们会很想你的。”小肥猫乖乖跑上前抱住北堂深的双腿,扬着粉嘟嘟的小脸儿,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扑闪着,“深叔叔,你也要想我们哦。”

  “好。”北堂深将她抱了起来,笑幂幂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小丫头占据了有利的地理位置,冲着躲在一旁好奇观望的北堂远挥了挥手,笑嘻嘻地说道,“远叔叔,我叫小乖,你要记住我哦。”

  北堂远惊奇地盯着纷嫩嫩的小女娃,他学着哥哥的样子,缓缓伸出手臂,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低声呢喃,“乖乖?”

  小乖拍着手欢快地笑了起来,“远叔叔好聪明,我说一次,你就记住我的名字了。”

  北堂远澄澈的眼眸动了动,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羞涩的笑意。

  北堂深激动在小乖的脸上亲了亲,“乖乖,你好厉害,阿远还是第一次主动跟人说话。”

  小乖偏着脑袋咯咯笑,离别的伤感一扫而光,所有人都沉浸在喜悦当中。

  登机的时间到了,北堂深兄弟,还有朱雀,三人在齐夏等人的注视下,一步步走向登机口。

  他们开始踏上了新的人生旅途,而齐夏和赫连城的婚姻也进入了新的篇章。

  小希希一岁的时候,齐夏回到魅力杂志上班,担任总监,因为独特的品味和办刊风格,在时尚界小有名气。工作虽然忙,但是她从来不会因为工作的事情忽略家庭,在她的心里,家庭才是首位。

  家庭工作双丰收,她是A市女性羡慕的对象,可是外人不知道,她也有烦恼。小希希已经两岁半了,还是不会说话,想当初小宝和小乖,在她这么大年纪的时候,已经可以自由造句了。

  齐夏还以为是自己当初染上毒瘾,给尚在母体的小希希造成了影响,特意带她到医院做了全身检查,医生表示希希很健康,虽然一般的孩子一岁半左右会说话,但是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特殊性,也有特殊的三岁才说话,长大也很正常。

  医生建议父母多给孩子语言环境刺激,尽量多和孩子说话、讲故事等。

  于是,只要有时间,齐夏和赫连城就抱着希希,指着房间里的东西教她,“这是电视机,这是沙发,这是狗狗……”

  小希希扭动着小身体,从父母怀中跳下去,蹬蹬蹬跑到他们所指的东西面前,东摸摸,西摸摸,一脸好奇的神情,或者咯咯大笑,可就是不愿意开口跟他们学说话。

  齐夏很无奈,赫连城揉了揉她的头发,“老婆,别着急,希希其实心里都明白,也听得懂我们说的话,或许,她只是不想说而已,等她想开口了,自然会开口。”

  “好吧,那我就再耐心一点。”齐夏抱住他的脖子,在他胸膛上蹭了蹭。

  以往她蹭他,他会借机做点偷香窃玉的事情,今天,他居然轻轻将她推开了一点。

  齐夏心头疑惑,想了想,两人好像有五六天没有亲热了,这可一点都不符合他的风格,她抬头吻了吻他光洁的下巴,凑到他的耳边低语,“老公,我们好像很久没有亲热了。”

  说完,她轻轻咬了咬他的耳垂,她知道,那是他的敏感点。

  果然,他身体猛然绷紧,然后将她紧紧抱住,低声道,“老婆,我这两天有点累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厌倦我了呢。”齐夏半真半假地说道。

  她仰着头看他,亮晶晶的眼眸,带着微微的笑意,他没好气地弹了弹她的额头,“尽说傻话,我怎么可能厌倦你。”

  “那就好。”齐夏满足地抱了抱他腰,然后从他怀中跳下来,跑到他背后,替他揉捏肩膀,“老公,你辛苦了,老婆帮你揉肩。”

  赫连城说自己劳累的事情,齐夏放在了心上。

  她特意请了一天假,在家里熬了一锅爱心鸡汤,又烹饪了几样他喜欢的菜肴,装在便当盒里面,打算送到办公室,给他一个小惊喜。

  中午休息时间,公司员工都去吃饭了,办公室里面空空的,就连秘书台那里也没有人。

  齐夏直接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房门,没有人,难道阿城也出去吃午饭了?她将便当盒放在办公桌上,拿出手机,打算给他打电话问问他在哪里,还没来得及拨出电话,她突然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好像是从休息室传来的。

  她收起手机,往休息室走去,手握住门把手,轻轻一转。

  推开房门,她整个人僵住了。

  休息室的床上,躺着一男一女,男的当然是她的老公,身上的西装外套胡乱地扔在地上,他的衬衫扣子也已经解开了两颗,他面色潮红,眼睛里面充满了情/欲。

  而那个女的,正是赫连城新聘请的秘书林薇,她衣衫不整,全身上下只是穿着性感的内衣裤,以骑/乘的姿势跨坐在赫连城的腰部,双手死死握着他的双臂。

  齐夏双手抱肩,平静地看着凌乱的大床,淡淡道,“看来,是我打扰你们了,请继续,不用顾忌我。”

  林薇眼中迅速闪过一抹懊恼,就在她失神的瞬间,赫连城突然抬起手臂,将她狠狠地摔到了地板上,双眼赤红地盯着她,“滚!”

  林薇狼狈地捡起地上的衣服,抱着衣服从齐夏身边冲出了休息室。

  齐夏仍旧双手抱肩,一动不动地靠在门口,平静地看着赫连城。

  赫连城沉重地喘息,胸膛剧烈地起伏,踉跄着从床上爬起,扑向她,“老婆,听我解释……”

  他整个身体全都依靠在她身上,额头上的汗水顺着发鬓滴落下来,身体绷得紧紧的,就像石头一般,沙哑的声音充满了欲/望,“老婆……”

  “嘘……”齐夏一手扶着他,一手捂住他的嘴巴,“既然难受,就别说话了,那个该死的女人,到底给你下了多少药?”

  她不是傻瓜,她只用了两秒,就判断他被人下药了,脸色红得那般不正常。

  赫连城提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他的身体滚烫得厉害,喉咙痒痒的,一股腥甜的味道涌到口里,他刚才完全是用意志力抵抗着催/情药强大的药性,而身体已经快趋于极限了,所以气血翻滚得特别厉害。

  齐夏很无奈,她其实很不想成为解药性的工具,可是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老公受苦,一边伸手解他的皮带,一边道,“你以后给我小心一点,再有下次,你自己憋死算了。”

  要不是她及时赶来,他说不定都要**了,一想到这一点,她就莫名火大。

  “sorry”他将她紧紧抱住,急切地吻着她的唇瓣,熟练而又急躁地脱着她身上的衣服。

  “唔……等一等……”

  在他想将她抱上床的时候,她紧紧抓住他的手臂,阻止了他的动作,以极快地速度将床上的被子和床单都掀到了地上,她才不想闻到别的女人的味道。

  两人滚烫的身体紧紧契合在一起,躺在了柔软的床垫上,炽热的呼吸交织在一起。

  赫连城用最后一丝理智控制着自己的动作,就算是迫不得已,他也不想粗鲁地伤害她。滚烫的唇瓣顺着她精巧的锁骨一路向下,含住了她的倍蕾,若获至宝般细细研磨。

  齐夏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白玉般的双足绷得紧紧的,低咽声从唇边溢了出来,双手不由自主地缠上他的脖子,将他拉近自己。

  他暗沉的眼眸望着身下的小女人,她美丽的脸颊染上娇嫩的粉红,水蒙蒙的眼眸微微眯着,让他紧绷的身体更难受了。

  “老公,可以了……”

  不忍让他再遭受折磨,齐夏主动握住他的灼热,他舒服地低吟一声,顺着她的动作缓缓进入。

  魅惑的低吟交织成一曲浓情蜜意的乐曲,满室旖旎,暧昧的气息在空气里弥散,久久不曾散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还不知疲倦地品尝她,她缩着身在他身/下轻声呜咽,“不要了……老公……快停下……”

  “宝贝儿,很快就好了……”某人挥汗如雨。

  “你,你每次都骗我……”每次都说快好了,实际上还要折磨她至少半个小时。

  “这次没骗你……”他狠狠地动了动,一股热流冲刷到她体内,然后将她紧紧抱在怀中,吻了吻她汗湿的脸颊。

  稍作休息,他伸手将他的外套捡起来,披到她的身上,爱怜地抚摸着她的头发,低声道,“老婆,谢谢你相信我。”

  齐夏已经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不满地嘟囔了两声,“如果不是我赶来,你就被人吃了。”

  他将她脸上的湿发抚到耳朵后面,“不会,就算你没有来,我也会将她赶出去,就算憋死,我也不会背叛你。”

  她努力睁开眼,“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是你一个人的,任何人都不能染指。”他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将她紧紧拥在怀中。

  齐夏唇边勾起一抹笑,心满意足地陷入梦乡。

  醒来,室内一片昏暗。

  齐夏皱了皱眉,缓缓清醒过来,随着视线渐渐恢复焦距,她才反应过来,自己躺在休息室的床上,身上很干爽,应该是赫连城帮她清洗身体了,他还帮她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下床的时候,双腿有点酸软,腰也很酸,她揉了揉后腰,穿着拖鞋从休息室里面出来。

  此时,赫连城坐在办公桌后面办公,他腰背挺得很直,柔和的灯光笼罩在他身上,将他的身形勾勒得完美无比,英俊的侧脸看起来迷人极了,薄唇微微抿着,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移动着,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她依靠在门口看他,唇角悄然勾了起来。

  (汗哒哒,计算失误,明天正文部分,还有最后一章,然后就开始番外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