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 结局篇六

   负责接待的警察早就得到过局长的授意,对赫连城夫妇的要求无条件满足,所以他领着他们到了北堂远暂时居住的疗养院。据他介绍,其他三位男子也住在这家疗养院。

  疗养院的护士对他们说道,“我们检查过后发现,病人身上有多处陈旧的伤痕,曾经遭受过虐待,他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处于一个自我封闭的世界,拒绝与外界沟通。”

  医生护士以及警察,都尝试过与北堂远沟通,但是纷纷失败。

  这是一间向阳的房间。

  偌大的窗户上面,挂着白色的窗帘,窗帘一半遮掩着窗户,一半拉开,温暖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倾泻在坐在地板上的少年身上。

  他其实已经二十八岁了,但是长期的囚禁生活,让他看起来好像才十八岁。

  他面向窗户而坐,全身都沐浴在阳光之中,披肩的长发已经被剪成了利落的短发,乌黑的头发在阳光下泛着健康的光泽。

  他怀中仍旧抱着那个骷髅头,眸光清澈,神情却很恍惚,嘴里轻声呢喃着什么,只可惜,没有人能听懂。

  齐夏蹲在他面前,看着这样的他,心里很难受,她还记得十几年前,母亲发生火灾,她被临时送到了晨曦孤儿院,那时,她在孤儿院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就是北堂远,不过那时候,他不叫北堂远,他跟他的母亲姓梁,叫梁远。

  北堂远和北堂深眉眼间有些相似,所以,六年前齐夏在巴厘岛第一次见到北堂深,会觉得他眼熟。

  “阿远……”齐夏踌躇许久,终是叫出他的名字,“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夏夏。”

  北堂远并没有看她,将全部注意力放在怀中的骷髅头上,他白希修长的手指缓缓摩挲着头骨,嘴里咿咿呀呀地哼着。

  “阿远……”她鼻子一酸,眼泪几乎掉下来。

  他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周遭的一切不闻不问。

  一行人站在楼下的草坪上,透过窗户看着房间里的北堂远,齐夏问道,“阿远为什么还抱着那个东西?”

  护士解释道,“我们试图从他手中拿走骷髅头,但是他情绪非常激动,对医护人员又踢又打,不得已,我们只能让他暂时保留那个东西。”

  陪同齐夏他们一起来的警官说道,“我们怀疑那个骷髅头是某位被害人的,原本打算化验检测,但是北堂远不肯放手,我们只能等他情绪稳定之后再继续那项工作。”

  “谢谢你们!”齐夏诚挚地向他们道谢,她很难想象,如果他们强行拿走骷髅头,会对北堂远造成多大的伤害,在那段惨无人道的拘禁日子里,大概骷髅头已经成为他的精神支柱了。

  夜里,赫连城拨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响了三声,被人接听起来,“赫连先生,我送给你的礼物,你已经收到了,可别忘记你的约定。”

  赫连城靠在沙发椅上,淡淡道,“我记得很清楚,苏慕容一定会得到她应有的下场。”

  沈然轻笑,“既然如此,你还找我做什么?”

  “你当初告诉我你的名字,不就是希望我能够找到你么?我猜测,你应该是第五间密室里面的男人。”

  沈然顿了顿,半晌,声音带着冷意,“你说得没错,我本来和他们一样,像狗一样被她囚禁在密室里面,但是我比他们聪明,我抛弃了自尊,我甘愿做她的性/奴,我想尽办法讨好她,所以我才能健全地走出那个地狱。”

  赫连城淡淡道,“我对你的过去不感兴趣,也不会去追究你的身份,我只想知道,另外四个人的情况,他们的名字,个人信息,以及,他们为何会被苏慕容囚禁。”

  沈然沉默了片刻,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必须向我保证,不会将我的事情抖露出去,我只想重新开始新的人生。”

  赫连城缓缓吐出三个字,“我保证。”

  “好,我相信你。”沈然沉声道,“说得煽情一点,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段血泪史。第一间密室里面那个男人,名叫陈昭,他现在37岁,已经被囚禁了十五年,他是苏慕容囚禁的第一个男人,据说,他的眼睛酷似苏慕容的初恋情人。他曾经尝试逃跑,结果被保镖打断了全身的骨头,像活死人一样瘫痪在床上。”

  “第二个男人,名叫肖临,35岁,被囚禁了十四年,他是因为鼻子和嘴巴酷似苏慕容的初恋情人,他也曾试图逃跑,但是失败了,被活生生切断了双腿。”

  “第三个男人,名叫李东浩,30岁,已经被囚禁了十年,他的下巴酷似苏慕容的初恋,他很要强,个性刚烈,不肯做苏慕容的性/奴,所以她想尽办法,用各种手段侮辱他,调/教他,最后将他变成了一只狗。”

  “第四个男人,名叫梁远,他是我们几个年纪当中最小的,才28岁,他十五岁就被囚禁了起来,他和我们不一样,并非因为长得像谁,而是因为他长得太美了。他是苏慕容最喜欢的玩物……”

  赫连城深邃的黑眸带着森冷寒意,“所以,苏慕容囚禁你们,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你们长得像她的爱人。”

  沈然苍凉地笑,“是,很好笑对不对,就因为一张脸,我们丧失了做人的基本权利。”

  “最后一个问题,梁远手中的骷髅头是怎么回事?”

  沈然叹了口气,“其实,那是他喜欢的女孩子的头颅。”

  赫连城瞳孔骤然一缩。

  “大概在他十八岁的时候,苏慕容换了一个年轻的女仆给我们送饭,女仆虽然是哑巴,但是长得很漂亮,她和阿远年龄相当,两人渐渐有了感情,她想帮我们逃出去,借故到外面去买东西,实际上是想去警察局报警,结果被暗中跟随的保镖发现了……”

  沈然顿了顿,再度开口的时候,声音已经沙哑,“苏慕容杀了她,砍掉了她的头颅,扔到了阿远的房间里面。原来,她早就知道女仆和阿远之间有了感情,她就是想用这种办法报复阿远。从那之后,阿远的精神就变得不正常了。”

  沈然声音里透着杀气和怒意,“苏慕容根本就不是人,她是畜生!”

  赫连城眼神幽深,暗沉,“我答应你的事,一定做到,苏慕容,她该死!”

  “谢谢。”

  除了北堂远有人认领,警察还没有查出其他三人的身份,就在他们的调查陷入僵局的时候,赫连城将自己从沈然那里了解到的信息,整理成文件,以匿名信的方式,快递到了警察局。

  警察知道了他们三人的姓名,又准确了解了他们失踪的年份,经过半个多月的追查,终于找到了陈昭等三人的家属。

  他们失踪的时候,还是二十出头的青年,现在的他们被折磨得形销骨立,枯瘦如柴,完全看不出年轻时帅气的模样,他们的家人都抱着他们哀声痛哭。

  这些家庭群情激奋,联合起来控告苏慕容,多次在媒体面前呼吁,寻求舆/论的帮助,誓要将苏慕容判处死刑。

  这一起丧尽天良的非法拘禁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激起了公愤,甚至有大学生在苏家别墅外面挂上了横幅示威,总之,对于苏慕容,人人喊杀。

  北堂深亲眼见到弟弟被折磨成那副摸样,同样对苏慕容心怀怨愤,他下令杀掉了已经被拐卖到非洲黑矿的教父,然后申请探监苏慕容。

  此时的苏慕容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光彩照人,她就像一株凋谢的玫瑰,显出了老态,但是仍用冷漠和高傲武装着自己。

  她冷眼看着玻璃对面的北堂深,淡淡道,“北堂深,你现在是来嘲笑我的处境的吗?”

  “苏慕容,你知不知道,被你囚禁十三年的梁远,是我的弟弟?”北堂深深邃的黑眸犹如一把利剑,狠狠刺在她的身上。

  苏慕容的律师已经跟她提起过这件事,所以她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她淡漠地抬了抬眼皮,“那真是遗憾,我应该早点弄死他。”

  北堂深恨得咬牙切齿,双手紧紧握成拳头,如果目光能杀死人,她已经死了千百遍了。

  他突然冷哼一声,冷冷道,“你囚禁他们,不就是因为他们长得像上官敖吗?你想不想知道,现在上官敖在哪里?”

  苏慕容浑身一颤,双眸迅速落在他的脸上,声音透着不易察觉的急切,“他失踪与你有关?”

  北堂深身体前倾,几乎贴上了玻璃,清晰地说道,“不是失踪,而是,死亡。”

  苏慕容双眸倏然睁大,伪装出来的冷静全部都坍塌了,她的手指搅在了一起,愤怒地瞪着他,“是你,是你害死了他!”

  “不,不是我,是你。”北堂深身体缓缓向后,淡淡道,“他本来不会死,因为阿远,所以他要替你做出补偿。”

  “轰”地一声,苏慕容脑袋都快炸掉了,她激动地叫道,“不,我不相信。”。

  道要无在。北堂深嘲讽地勾了勾唇,从口袋里掏出一条项链,用手举在半空,轻轻摇了摇,“还记得这个东西么?”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