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 竟然没烧死她

   夏玲神情冷漠,“为了你这种负心的男人自杀?我还没有那么笨,我更不可能抛下夏夏。”

  齐振声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嘴巴蠕动了两下,刚想说点什么,突然响起敲门声。

  夏玲看也没看齐振声,起身,一瘸一拐地去开门,齐振声看着她残废的右腿,心痛得几乎不能呼吸。

  当年的夏玲,是有名大美人,他们谈恋爱的时候,所有人都夸他们郎才女貌,可是世事难料,他们的幸福家庭都被苏慕容毁掉了。

  这一次,站在门口的是齐夏,她手里拎着一袋子水果。

  夏玲勉强笑了笑,“夏夏,你来了。”

  “妈,你怎么了?”齐夏敏锐的察觉到她的情绪不太对,一边换鞋,一边问她。

  夏玲抿了抿唇,说道,“齐振声来了。”

  齐夏换鞋的动作僵住,顿了片刻,她直起身,压低声音道,“他知道了?”

  夏玲点了点头,“他现在还在,你要是不想见他,就先避一避吧……”

  齐夏脸色不佳,“没事,反正做错事的又不是我。”她本来已经打算放下芥蒂,改善与齐振声的关系,但是每当想起母亲所受的苦,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夏夏——”齐振声看到齐夏冷着一张脸走过来,局促地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齐夏没有搭理他,径直走到厨房,将水果整理出来,放进冰箱,然后坐到了母亲身边。

  她淡淡地瞟了一眼齐振声,语气平平,“你在这里做什么?”

  齐振声嘴唇蠕动了几下,讷讷道,“我来和你妈妈谈谈。”

  “有什么好谈的,你们已经离婚很多年了。”齐夏的语气听起来冷漠极了,就像是面对一个陌生人。

  “夏夏……我……当年有苦衷的,苏慕容的父母逼我娶她,否则,他们就要伤害你和你妈妈,我是被逼无奈……”

  夏玲火气冒了出来,“不要把什么事情都推到我和夏夏身上,明明是你贪图富贵。”

  “阿玲,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我?”说来说去,事情又回到了原点,齐振声很无奈。

  夏玲道,“你不用再说了,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再相信,你走吧。”

  “那我先走了,你有什么困难就告诉我……”齐振声了解她的脾气,她个性倔强,再加上还在气头上,她没有拿扫把赶他出去,已经算好的了,还是先离开,等她气消一些再过来。

  齐振声走了之后,夏玲将他刚才说的那番话,又转述给齐夏,齐夏听了之后,第一反应和夏玲一样,觉得齐振声在说谎,但是,当她理性地思考了一番之后,又觉得有疑点。

  “妈,齐振声说他跟您离婚后,曾经来看望过我们,还被苏慕容知道,威胁他如果再来看望我们,就要对我们不利,后来你的小餐馆就被人砸了,再之后,你就发生了意外……如果齐振声说的是真的……”

  夏玲一惊,“你觉得餐馆被砸,还有我发生意外,都是苏慕容造成的?”

  齐夏眉头微蹙,“我只是怀疑,当然,前提条件是齐振声说的是真话。”

  夏玲不敢置信,摇了摇头,“不可能吧,齐振声已经跟我离婚了,就算他来看我,又能怎样?苏慕容需要做得那么绝么?我根本不会对她构成威胁。”

  齐夏叹了口气,“妈,你太不了解苏家的人了,能生出苏星辰那样的女儿,当妈的又怎么可能是善茬呢?我觉得这件事还有疑点,我一定要查清楚!”

  父母离婚的时候,齐夏还是六七岁的小女孩,对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都不太清楚,唯一记得最清楚的就是,母亲牵着她的手,在雨里追赶离家的齐振声,母亲不小心摔了一跤,跪在雨夜里嚎啕大哭,当时电闪雷鸣,小小的她好害怕,从此留下了害怕打雷的后遗症。

  当年的情况她不清楚,但是姨妈和姨父肯定还记得,所以齐夏告别母亲之后,就来到了姨妈家里。

  刚好,高明远没有课,也在家里。

  齐夏将来意说明,夏云和高明远神情都变得凝重。

  夏云说道,“当年,你爸妈感情本来很好,但是有一天,你爸爸突然把你妈妈约到一家小茶馆里面,同时出现的,还有苏慕容,你爸说,他喜欢上了苏慕容,要跟你妈离婚,你妈不答应,苏慕容就拿出一叠钱打发你妈。你妈觉得受了侮辱,打了苏慕容一巴掌,你爸真不是个东西,竟然反手打了你妈一巴掌……”

  她气愤不已,咬着牙说道,“你妈妈当时还想挽回你爸爸,甚至放下自尊下跪求他,但他还是坚决要离婚,你妈妈被他伤透了心,不得已跟他离了婚。”

  “当年的事情,基本上就是这样,我看齐振声很乐意娶苏慕容,根本看不出是被迫的。”说起那个男人,夏云脸上满是厌恶之色。

  高明远凝眉深思了片刻,说道,“其实,还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跟别人提起过。”

  夏云愣了愣,“关于齐振声的?”

  高明远正色道,“算是吧。老伴儿,你还记不记得,大姐饭馆被砸的时候,我刚好就在现场。”

  夏云点了点头,“我记得,你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

  “那天,一群混混莫名其妙地冲了进来,二话不说就砸了大姐的饭馆,砸完之后,撒腿就跑,我当时想着追上去,将他们送到派出所,结果我追到一条街上,发现带头的那个混混,从一个女人手里接过了一叠人民币,看起来,是那个女人收买了他们。”

  齐夏紧张地问,“那个女人是谁?”

  “我只看到她的侧面,她很快就坐上车跑掉了,我不能确定她的身份,不过我怀疑是苏慕容。”

  夏云脸色一变,急声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当时怎么不说?”

  高明远苦笑,“我当时报警的时候,跟派出所的人提过,他们说会调查,但是调查到最后就不了了之了。关于那个女人的身份,我也只是猜测,并没有证据,所以就没有跟你们提起过。”

  齐夏眉头蹙了起来,“如果苏慕容真的指使人砸了饭馆,那么那场火灾,也有可能是人为的。”

  夏云愤怒地说道,“如果火灾的事情也是苏慕容做的,我们不能放过她,一定要让她得到法律的制裁!”

  火灾毕竟过去那么多年,想要调查清楚,并非易事,好在有赫连城帮忙,能够从警察局调出当年案发情况,又拜托局长派最厉害的刑警追查这件事情。

  苏家。

  苏星辰已经出院了。

  经过将近一年的整容治疗,苏星辰整张脸看起来已经好了很多,不像以前那么恐怖,不过永远也不可能恢复到她以前的样貌。

  她现在对自己的脸充满了自卑感,就连在家里,都戴着口罩和帽子,只露出一双眼睛,她的房间,除了苏慕容之外,不许其他人进入,连齐振声也不行。

  只要仆人稍微看她一眼,她就大发雷霆,不管手边有什么东西,都会毫不犹豫地向别人砸过去,有一次,她把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甩到了一名女仆身上,当场将别人的胸膛上烫出了水泡。

  苏家的仆人在她面前唯唯诺诺,噤若寒蝉,其实内心都在默默祈祷,一个月赶紧过去,因为苏星辰只能在家里待一个月的时间,就要被送回监狱服刑。

  苏慕容一边要为女儿的事情操心,一边还要打理公司事务,头疼不已。

  她揉着眉头靠在沙发上,奉她的命令监视齐振声的女仆走到她身边,恭敬地说道,“夫人,今天先生又去了江南水岸小区。”

  苏慕容放下手,犀利的眼眸盯着女仆,“阿秀,你查出住在那里的人是谁了吗?”。

  地那笨门。“查出来了,是一对年老的夫妻,男的叫傅成海,女的叫夏玲。”

  苏慕容眼睛倏然睁大,“你说什么?夏玲?”

  “是的,那个女人脸上有一片疤痕,右腿带有残疾,我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齐夏去看望过他们,他们的关系好像很亲密。”

  亲密,当然亲密了!因为夏玲就是齐夏的母亲!

  那场大火,居然没有烧死她,那个女人还真是命硬,就跟她那个践人女儿一样!

  苏慕容脸色阴沉,修剪得光滑圆润的指尖狠狠掐进了自己的掌心,眼眸深邃,带着森森冷意,“你知道先生去江南水岸,做了什么吗?”

  阿秀摇了摇头,“不清楚,他只待了半个小时的样子,出来之后,情绪有些不对劲,似乎很难过。”

  苏慕容竖起手掌,冷声道,“好了,不要说他了!”

  “是。”阿秀恭敬地点了点头。

  苏慕容沉默了片刻,缓缓道,“阿秀,有没有教父的消息?”

  “还没有。”

  苏慕容单手撑着额头,疲倦地挥了挥手,“行了,你先下去吧,继续打探教父的消息。”

  阿秀出去后不久,苏星辰抱着一只枕头敲响了她的房门。

  “妈咪,我睡不着,可不可以和你一起睡?”

  苏慕容眉头舒展开,脸上露出笑容,“进来吧。”

  母女俩躺在同一张床上,苏星辰缩在苏慕容的怀中,扬着头,可怜巴巴地说道,“妈咪,其实有一件事情,我一直瞒着你。”

  (正文不久将结局,大家想看谁的番外,留言给我哟~~)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