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 苦衷

   咖啡馆。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戴墨镜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份报纸,坐在靠窗的位置,认真地阅读。

  齐振声在他对面坐下,低声问道,“有消息了?”

  男人将报纸放下,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照片,放在桌上,“夏云昨天去了江南水岸小区,你自己看看照片吧。”

  齐振声拿起那叠照片,仔细翻看,有夏云在超市购物的照片,还有她走进江南水岸小区的照片,然后,有几张是她敲开一家房门时,她和那个老妇人谈笑的照片。

  齐振声问道,“你有没有听到她们的谈话?”

  “听到了,我本来录了下来,不过距离太远,录出来的声音很嘈杂。”侦探喝了一口咖啡,说道,“只是很普通的谈话,夏云说‘姐,我来看看你’,另外一个女的,就笑着把她迎接进去了。”。

  齐振声激动地问道,“你听清楚了?她真的叫的是‘姐’?”

  “当然听清楚了,虽然距离远,但是楼道里很安静,说话的声音就显得特别清晰。”

  齐振声胸膛里的心脏激烈地跳动着,他控制不住地湿了眼眶,手指紧紧握着手掌心,肩膀急剧地抽动着,半晌没有说一个字。

  侦探皱了皱眉,“齐先生,你没事吧?”

  齐振声埋着头,挥了挥手,“没,我没事,夏云去的那里,具体地址多少?”

  “江南水岸小区,A栋三单元501房间。”

  拿着那叠照片从咖啡馆出来,齐振声坐进汽车发了好一会儿呆,他认真看着照片上夏玲,她脸上的疤痕是那么明显,还有她明显残疾的右腿,一定是火灾造成的,他心痛地闭上眼,不敢直视。

  搬到城里来之后,夏玲和傅成海夫妻过得非常舒心,虽然刚开始不太习惯,但齐夏天天过来看他们,带着他们去公园散步,让他们与公园里那些老大妈一起学跳舞,或者学唱戏,打发时间,再加上傅威总算开始踏踏实实工作,他们就更加开心了,觉得生活得很满意,但是,没有料到齐振声会突然出现,打破他们的平静生活。

  夏玲和傅成海正在客厅里看电视,突然听到敲门声,傅成海还以为是齐夏过来了,大声叫着“来了来了”,快步跑去开门。

  看清楚门外的人,傅成海愣住,整个人僵住。

  “老傅,是夏夏来了吗?怎么在门口站着?”夏玲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傅成海神情慌乱。

  齐振声听到夏玲说的那句话,越发肯定了她的身份。

  他勉强笑了笑,“你是傅大海吧?”

  傅成海脸色难看,“我不是,你认错人了。”

  他不由分说要关门,齐振声猛然抵住房门,说道,“大海,不要再瞒着我了,我知道是你,里面那位,就是夏玲,是夏夏的妈妈,对不对?”

  傅成海压低声音,“这里不欢迎你,你走吧!”

  他用力推着门,齐振声使劲全力与他抗衡,“大海,别这样,我想和夏玲谈谈!”

  傅成海眼中喷出怒火,压低声音道,“有什么好谈的,你们已经离婚了,现在她是我的老婆!”

  两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就在门口推来推去,咬着牙较量着。

  夏玲已经察觉到不对劲,疑惑道,“大海,是谁啊?”

  傅成海回答道,“是保险推销员。”

  夏玲想到自己儿子也是做销售的,心中一软,说道,“你让人家进来吧,喝杯茶也好。”

  齐振声高声道,“夏玲,是我,我想和你谈谈!”

  夏玲脑中轰地一声,这个声音,她熟悉至极,就是这个男人,伤透了她的心!

  她拖着残疾的腿,踉跄着走到门口,恨恨瞪着齐振声,“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谈的,你走!”

  “夏玲,算我求你,让我们好好谈一谈吧!”齐振声一脸祈求地看着她。

  “走走,你赶紧走,我不想见到你!”夏玲帮傅成海将齐振声推出门,砰然关上房门。

  齐振声不死心,使劲拍打着房门,大声叫道,“夏玲,你开门,我们谈一谈!”

  夏玲夫妻本来不想理睬他,任由他拍门,但是他叫得这么大声,要是被邻居听到,没准儿会说出什么闲话,无奈之下,夏玲只好将房门打开。云纸在叠。

  她面无表情地盯着他,“进来吧!”

  客厅里,齐振声坐在夏玲夫妻对面,面对两人冰冷的视线,他苦涩地扯了扯嘴角,“夏玲,我想单独跟你谈谈。”

  傅成海脸色一黑,就要发作,夏玲拍了拍他的手背,说道,“老傅,你先进房吧。”

  “可是他——”傅成海担心齐振声伤害夏玲。

  夏玲笑了笑,“没事,你先进去吧。”

  傅成海叹了口气,离开了客厅。

  “好了,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你想说什么,说吧。”夏玲一脸冷漠。

  齐振声一脸痛苦之色,“阿玲,你的脸和腿,是不是因为火灾?”

  夏玲冷笑,“怎么,是不是觉得可惜,为什么我没有被大火烧死?”

  “阿玲,你不要这么说,我,我知道你没有死,我真的很开心!”

  “你会开心?你巴不得我死了,才不会碍你的眼!”

  齐振声眼中充满了悲伤,“阿玲,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和夏夏,但是,我是有苦衷的。”

  夏玲怒道,“苦衷?你会有苦衷?你被富家小姐看上,为了钱和地位,抛妻弃女,你还有苦衷?齐振声,你说这话,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齐振声急忙道,“阿玲,我说的是真的,你听我解释!”

  夏玲冷冷看着他,“好,你说,我倒要看看你能编出什么花样来!”

  齐振声咬了咬牙,面色惨白,“当年,我和苏慕容在一个画展相识,她说她对我一见钟情,要和我交往……”

  夏玲厉声打断他,“够了,我不想知道你们是怎么勾搭上的,齐振声,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她愤怒地指着门口。

  “阿玲,你听我说,我拒绝了她,我真的拒绝了她,我告诉她我有妻子和女儿,但是她根本不听,还是缠着我,有一次,我和同事在餐厅里吃饭,她一个人喝得醉醺醺的,缠住我,让我送她回家,我看她一个女人,喝醉了在外面很危险,所以好心送她回家……后来,她家的仆人倒给我一杯水,我喝了之后就失去了知觉……”

  齐振声说到这里,脸上表情既痛苦,又尴尬,还有些愧疚,“后来,后来我在她的床上醒来,她的父母冲进来,说是我毁了她的清白,逼我娶她……”

  夏玲抬手在他脸上甩了一巴掌,愤怒地说道,“编,接着编!”

  “我没有编,我说的都是真的!”齐振声神情狼狈不堪,那段记忆是他人生的污点,他将它藏在心底,已经二十多年没有触及了,如今被他血淋淋翻开,痛彻心扉的是他自己。

  夏玲冷冷道,“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你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

  齐振声双手掩着脸,已经没有颜面面对她,“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而且,她的父母威胁我,必须娶她,如果我把这件事抖露出去,他们不光会告到学校,让我丢掉饭碗,还会伤害你和夏夏……阿玲,我丢了饭碗无所谓,我不想让他们伤害到你们母女……”

  泪水从他的手指间滚落下来,滴在了茶几上,晕开了一滩水迹。

  夏玲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这个狼狈的男人,“你当年清楚明白的告诉我,你爱的是苏慕容,她能给你地位和金钱,所以,我不相信你说的任何一句话,齐振声,你走吧,以后也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齐振声倏然放开双手,苍老的脸上布满了泪痕,痛苦地说道,“阿玲,我说的都是真的,当年我是迫不得已,才会对你撒谎!”

  夏玲冷笑,“你真的把我当笨蛋来骗啊,苏慕容一个千金大小姐,为什么要作践自己,用那种下贱的招数嫁给你?你不过是一个贫穷的老师,有什么值得她这么做的?”

  “我,我不知道……”这个问题,齐振声想了二十几年,都没有想通,因为通过这些年的相处,他看得出来,苏慕容并不是像她说的那样,对他一见钟情,非他不嫁。

  夏玲冷哼一声,“这就对了,这么不符合逻辑的谎话,也亏你编得出来!”

  “我说的都是真的,阿玲,你为什么不能相信我一次?”齐夏一脸灰败之色,“其实,在我们离婚之后,我还偷偷去看过你和女儿,后来被苏慕容知道了,她还跟我闹过,她还威胁我,如果我再去看你们,她就要对你们不利,所以我再也不敢去看你们,直到五年前,我遇见了夏夏,我才知道你放火自杀了,阿玲,我对不起你,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变成这样……”

  “打住——”夏玲伸手,说道,“别把你自己说得那么重要,我不是自杀,更不是因为你自杀,火灾只是意外。”

  齐振声怔了怔,“意外?”

  他从以前的街坊邻居那里打听来的消息是,夏玲因为忘不了被他抛弃的惨痛,小饭馆又被人砸掉,生活太过艰辛,所以抛下女儿,一把火将自己烧死了。

  (亲们,笑笑胃病犯了,上午一直在医院,今天只能更一章了,中药好苦,呜呜)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