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 癫狂

   立刻有女同学表态,“是啊,振声,我们女同学都喜欢听你唱歌,一起去吧,别让我们失望啊。”

  齐振声不顾大家的挽留,摇了摇头,“真的不行,我老婆有命令,每天晚上十点之前,必须回家。等下次吧,下次我请客。”

  “行了行了,大家别拦他了,让人家夫妻之间起了矛盾,那就是我们的不对了,振声,你可要记住刚才说的话,下次你做东啊!”班长拍了拍他的肩膀。

  齐振声笑了笑,“好,我记着呢。你们慢慢玩。”。

  他挥了挥手,从包厢里走了出来,关上了房门,但是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长长地叹了口气。

  包厢里面,老班长埋怨刚才大嘴巴的同学,“大头,你说说你,提什么不好,偏偏要提夏玲,他现在心里肯定不好受。”

  “我也不是故意的……”

  齐振声从酒店出来,开车回家的路上,满脑子都是大头说的那句话,“你负了夏玲”,这句话就像魔咒一样,萦绕在他脑海里,将他逼得快要发疯了。

  回家之后,整座别墅,除了客厅的灯亮着,其他房间全都黑漆漆一片。

  他颓丧地靠在沙发上,叫来家中的仆人,“夫人还没回来?”

  仆人回答,“夫人去城郊的别墅小住几天,最近都不在家,夫人临走前说,请你照顾好小姐。”

  苏星辰如今还住在医院里,脾气越发的古怪,除了苏慕容,对所有人都没有好态度。

  齐振声想起这个女儿就头疼。

  他疲惫地挥了挥手,示意仆人退下。

  空荡荡的房间里,没有一丝人气,冰冷得可怕。

  他从酒架上取下一瓶威士忌,拿了一只酒杯,拧到了卧室。

  不是他和苏慕容的卧室,是他单独的房间,他们已经分房很久了。

  自从六年前苏星辰发现他将夏玲母女的照片藏在书桌的隔层里面之后,他就再也不敢将照片放在书房,而是藏到了自己的卧室里。

  他从壁橱里,找出那张珍藏许多年的照片,紧紧捂在胸口,在酒杯里面倒了满满一杯酒,然后一口饮尽,苦涩辛辣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味觉,也刺激了他的鼻腔,眼中泛起了泪光。

  照片上的妻女,笑容恬淡,那时候的他们,多么幸福,如果没有苏慕容的出现,他们会一直幸福下去。

  齐振声怆然大笑,眼泪滚滚而下,左手捶打着自己的胸膛,嘴里不停地说着“对不起”。

  他永远不会忘记,二十年前的那场大火,那场火,不光烧死了夏玲,还将他整颗心都烧毁了。

  不知喝了多少杯酒,齐振声已经彻底醉掉了,抱着照片放声痛哭起来,几十年,他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如今,终于发泄了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他喝得烂醉如泥,以至于第二天早上,错过了闹钟,也错过了上午的课程。

  一觉睡到中午才醒来,宿醉让他头疼如裂。

  床上一片狼藉,地上还有呕吐的痕迹,空气里全是酒味和污秽物夹杂的扑鼻臭味。

  他差点又忍不住吐出来,赶紧推开窗户通气。

  叫仆人收拾房间之前,齐振声从床上找到夏玲母女的照片,打算将照片藏起来,他又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她们的脸,然后将照片放进了橱柜最下层的抽屉里面。

  在他站起身来,打算叫仆人清理房间的时候,他脑中突然闪过一双眼睛,一双充满了怨恨的眼睛,那是他当年和夏玲离婚,夏玲跪在他面前求他,他却义无反顾离开时,她看他的眼神。

  她充满怨恨的双眼,渐渐地与昨晚看到的那位老妇人的双眼重叠在一起。

  他身体倏然僵住,脸色苍白,心脏扑通扑通跳动,整个人就像痴傻了一般,嘴里喃喃自语,“不,不可能的,她明明已经被火烧死了,不,火里面没有找到她的尸体,如果不是她,为什么夏夏跟她那么亲近,那个男人又是谁?好眼熟,一定在哪里见过……”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她真的还没死吗?”齐振声已经快被脑子里冒出的想法逼疯了,双手捶打着头部,蹲在地上,一会儿笑,一会儿又呜呜地哭。

  上楼打扫卫生的仆人,看到他这副模样,吓了一跳,赶紧跑上来扶他,“先生,你怎么了?没事吧?”

  “你说,她到底有没有死?”齐振声猛然抓住仆人的手臂,双眼冒着疯狂的光芒,那副表情,既凶猛,又可怕。

  “先生,你清醒一点!”仆人吓得脸色惨白,尖声叫道,“来人啊,快来人啊,先生疯了!”

  齐振声被她的尖叫声刺激,脑袋渐渐恢复一丝清明,猛然推开她,自己跑进了浴室,紧紧关上门,用凉水浇着自己的脸和头部。

  “先生,先生,你要不要紧?”管家闻讯赶来,敲了敲浴室的门。客起吧须。

  齐振声看着镜子里面狼狈的自己,深深地吸了口气,说道,“我没事。”

  管家和仆人都松了口气。

  齐振声洗漱完毕,擦了擦脸,从浴室出来,沉声道,“我刚才只是做噩梦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好好,我们明白了。”其他人连忙点头。

  他满意地点点头,“你把房间打扫一下。”

  他并不知道,就在他离开,去书房之后,那名女仆就悄悄将他发狂的事情,报告给了远在城郊别墅的苏慕容。

  此时的苏慕容,穿着性/感的泳衣,躺在白色的躺椅上,舒服地晒着太阳,游泳池里面,一名年轻健壮的男子赤/裸着上身悠闲地游泳。

  苏慕容懒懒道,“他当时说了什么?”

  女仆低声道,“我只听清了一句话,他问我‘你说,她到底有没有死’。”

  苏慕容眼眸微微一紧,淡淡道,“他话中的她,指的是谁?”

  “先生没说,对了,夫人,最后先生告诫我们,说他只是做了噩梦。”

  “嗯,我知道了,有什么事情,你再汇报给我。”

  苏慕容切断通话,悠远的目光越过游泳池边的高大树木,投射到天边。“她到底有没有死”,她,指的是谁呢?

  游泳池里面的英俊男子从水里站了起来,水珠从他健硕的胸膛滑落,性感的喉结一上一下的滚动,别提多诱/人了。

  他将浴巾披在肩上,缓缓朝苏慕容走来,弯腰在她脸上吻了吻,深邃黑眸中带着笑意,声音低沉磁性,“宝贝儿,在想什么呢?”

  苏慕容双手勾着他的脖子,仔细打量他的脸,剑眉星目,鼻梁高蜓,五官与教父有三四分相似,在他笑的时候,相似度可以达到七八分。

  她唇角微勾,淡淡道,“没事。”

  男子俯身吻上她的唇,双手抚上她迷人的身材,她推了推他的胸膛,淡淡道,“沈然,我现在没兴致。”

  “好吧。”沈然语气带着一丝无奈,将她放开,坐到她身边的椅子上,侧头看她,“宝贝儿,你心情不好?”

  苏慕容单手撑着额头,迷人的凤眸闪现一抹黯然,“你说,我的婚姻,还有必要继续下去么?”

  沈然轻笑一声,“宝贝儿,你既然不想要那个没用的男人了,就甩掉他,投入我的怀抱好了,我可是想当你的老公想了好多年了。”

  苏慕容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不怕人家说你吃软饭?更何况,我比你大二十岁。”

  沈然唇角挂着轻佻的笑容,“那又怎样?真爱是不分年龄的,我本来就是吃软饭的,没必要担心别人说闲话。”

  苏慕容伸手拍了拍他年轻英俊的脸,眼神冷清,“你别忘了,我们之间除了柔体关系,是不谈感情的,感情那种东西,我早就没有了。”

  沈然神情一黯,自嘲地勾了勾唇,“我以为我是特别的。”

  她用手指描摹着他英俊的五官,语气淡漠,“你是特别的,因为在我心里,你是另外一个男人的替身。沈然,不要因为我特别宠你,就忘记自己的身份。”

  沈然苦笑,“好,我记住了。”

  苏慕容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脸颊,“好了,先进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沈然点了点头,站起身,肩上披着白色的浴巾,转身朝着别墅走去,黑亮的湿发遮挡在他额头,也掩住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阴霾。

  齐振声为自己惊人的发现而激动,全身血液都沸腾了,他想尽快查清楚真相,证实自己的想法。

  但是他不知道该从哪里着手调查,思索了许久,他决定雇一个私家侦探。

  齐振声知道赫连城很有势力,经常派保镖保护夏夏,如果私家侦探跟踪夏夏,说不定会被保镖发现,那就功亏一篑了,所以,他让私家侦探暗中监视夏云一家,他猜测,如果夏玲真的没死,肯定会跟她的妹妹夏云联系。

  转眼半个月过去了,私家侦探还是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焦灼不安等待的齐振声,也渐渐失去了信心,或许,是他搞错了,那个老妇人并不是夏玲,他的前妻,夏玲,早已经死在火灾里面了。

  就在他躁动不安的心恢复冰冷的时候,私家侦探突然联系他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