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 你妈已经死了!

   齐夏连忙道,“这是我的司机,大叔,给您二老添麻烦了。”

  “说哪里的话,快快,回家吧——”傅成海虽然上了年纪,腿脚却很麻利,健步如飞地往镇上走。

  老妇人放下手里的活计,站了起来,缓缓抬头看着齐夏,眼神有些复杂,带着看不懂的哀伤,她轻轻叹了口气,“走吧,我们回家。”

  院落不大,但是整理得很干净。

  院子里面种了一颗桂花树,浅黄的花瓣点缀在绿叶丛中,星星点点,犹如繁星,空气里弥散着芬芳的香味。

  那棵树,碗口粗细,看起来至少种了十年,齐夏神情不由恍惚起来,她记得,她小时候住的四合院,也有这样粗壮的一棵树,每逢桂花盛开的时节,母亲就会给她做桂花酒酿小圆子,抱着她坐在桂花树下,一勺一勺喂到她的嘴边。

  不知不觉,眼角有点湿润了。

  桂花依旧,但是那个抱着她的温暖怀抱却不在了。

  老妇人依靠在门口,看着齐夏呆呆地立在桂花树前,浑浊的眼中,迅速闪过一抹伤痛,又迅速地垂头,往房间里走去。

  几分钟之后,老妇人抱着一张小茶几走了出来,齐夏见状,连忙上前帮她。

  老妇人指了指桂花树,“放在树下吧,外面风景好。”

  “好。”齐夏将茶几放在桂花树下,又帮忙搬来小椅子。

  老妇人则进厨房,泡了一壶桂花茶,黄橙橙的茶水缓缓注入透明的玻璃杯里,香气四溢。

  三人围坐在茶几旁边。

  沉默。

  齐夏抬头看着桂花树,勾唇,微笑,“阿姨,您也喜欢桂花树?”

  老妇人语气淡然,“嗯,我家孩子喜欢桂花,小的时候,每逢桂花开,她就喜欢让我给她做桂花酒酿丸子。”

  抬哪话活。齐夏唇角笑容更胜,眼中蒙上一层水雾,“我小时候,也喜欢缠着母亲让她做桂花酒酿丸子。”

  老妇人唇角勾了勾,声音柔和,“你母亲一定很高兴,有你这么优秀的女儿。”

  齐夏视线被泪水模糊了,连对面的人影也看得不甚清楚,微微哽咽,“我母亲已经去世了,她没有看到我成人的一天,更没有享一天的福……”

  老妇人垂眸,端起茶杯,遮掩住眼中的伤悲,却遮不住她微微颤抖的手指。

  “老伴儿,我回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打破了院中的沉寂。

  傅成海推开院门进来,他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菜,脸上带着淳朴的笑容。

  齐夏抬头,莫名觉得这一幕有些熟悉,她不由凝眉深思起来。

  傅成海加快脚步往她们那边走,乐呵呵地说道,“你们坐着,我去做饭。”

  老妇人站了起来,“还是我去吧,你在这里,陪客人聊一会儿。”

  傅成海憨厚地摸了摸头,脸上皱纹舒展开来,笑道,“也是,我做饭不如你做的好吃,那你先进去吧,需要我帮忙,就叫我。”

  齐夏脑中突然闪过一道亮光,她倏然睁大了眼睛,紧紧盯着傅成海,声音颤抖着,“傅叔叔,是你吗?傅叔叔?”

  傅成海和老妇人同时僵住。

  齐夏猛然站了起来,抓住傅成海的双手,“傅叔叔,我是夏夏啊,齐夏,你还记得我吗?”

  傅成海脸色倏然变白,双手不知所措地将齐夏的手抚开,“这,这,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齐夏激动地说道,“傅叔叔,我记得你,你一定是傅叔叔,我们以前住在同一个四合院里面,您还经常帮我妈妈摆摊呢,我妈妈叫夏玲,你记起来了没有?”

  傅成海呆若木鸡地站着,嘴唇动了动,半晌没有说出一个字。

  “傅叔叔,你怎么了?”齐夏已经认定他就是二十年前的傅大海,虽然他现在容貌苍老,但是他眉眼间还有过去的影子,而且他的动作神态也和过去一模一样。

  傅成海僵硬地转头,看了一眼同样呆立当场的老妇人,在心里深深叹了口气,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故作惊讶地说道,“夏夏,原来是你啊,真是女大十八变,我还没有认出来呢。”

  齐夏笑了起来,“傅叔叔,没想到您改名了。好多年不见,您过得还好吧?”

  “好,好,挺好的。”傅成海忙不迭地应着,然后冲老妇人使了个眼色,“老伴儿,你赶紧去厨房忙吧,时间不早了。”

  齐夏连忙道,“阿姨,我帮您吧。”

  傅成海拦住她,“不用不用,让你阿姨做就行了,你今天是客人,好好坐着陪大叔聊两句。”

  老妇人拿起装菜的袋子,默不作声地往厨房走。

  齐夏给傅成海倒了一杯茶,说道,“傅叔叔,我看阿姨很面熟,她是不是以前也住在咱们胡同里?”

  傅成海额上直冒冷汗,不自在地笑了笑,“不是,她是我后来搬走之后,认识的。”

  齐夏问道,“对了,我还没问您,当年为什么要从四合院搬走,您不是住得好好的吗?”

  傅成海神情有些尴尬,支支吾吾道,“当年,当年我对你们母女好,很多人说闲话,所以我就,就搬走了。”

  当年,夏玲被齐振声抛弃,一个人带着女儿,千辛万苦地摆了一个小吃摊,傅成海看她们母女可怜,几乎每天都来帮忙,最后,夏玲租了门面开了小餐馆,他索性关了修车铺,到小餐馆帮她。

  那个时候,他们在同一个屋檐下工作,又住在同一个四合院,确实引来了许多非议,连年幼的齐夏都以为,他会成为自己的继父,可是就在那时,他突然搬离了四合院。

  不久之后,夏玲的餐馆就被人砸了,再过了不久,她就放了一把火,将自己烧死在了房间里面。

  从那以后,齐夏再也没有见过傅成海,没有想到,今天会看到他。

  她心情很复杂,既高兴,又有些伤感,因为看到傅大叔,总是让她不由自主地想到自己的母亲。

  傅成海咳嗽了一下,打断齐夏的回忆,“夏夏,你这些年,过得好不好?”

  齐夏笑了笑,“挺好的,我现在已经是四个孩子的母亲了,小翼他们三兄妹您已经见过了,还有一个小女儿,才几个月大。”

  傅成海欣慰地点了点头,又问,“你丈夫对你好不好?”

  齐夏眼中笑意更胜,“挺好的。”

  傅成海连声说“好”,甚是感慨,“时间过得真快,当年,你还只有这么高,”他伸手在空中比了比,“现在,居然也有孩子了。唉,我们也老了。”

  齐夏也是感慨万千,满腹疑问,“傅大叔,你怎么搬到这里来了?”。

  傅成海愣了愣,缓缓道,“当年,你妈妈去世,我在城里也没有工作,索性搬到农村,种种地,养养鸡,就这么平静地过日子,也不错。”

  两人不知不觉,聊了半个多小时,老妇人在厨房里叫了一声傅成海的名字。

  傅成海笑道,“你阿姨把饭做好了,你先做一下,我去帮忙摆碗筷。”

  吃饭的时候,傅成海热情地让她和冷雪多吃点,还帮她们盛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

  鸡汤味道很鲜美,咽下之后,唇齿间留着一点点甜丝丝的味道,如果不留意,根本感觉不到。

  齐夏却因此变了脸色。

  小时候,她母亲熬鸡汤,总喜欢加一点枸杞和大枣,熬出来的味道,就与这鸡汤一模一样,即使很多年没有喝过,她还是记得这种熟悉的味道。

  她手指颤抖,手中握着的汤匙掉进了碗里,心脏几乎快要停止跳动,一瞬不瞬地盯着老妇人那张脸,虽然苍老了许多,虽然脸上还带着疤痕,不过眉眼间,依稀与年轻时候的夏玲有几分相似。

  她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嘴巴微微张开着,想要说什么,但是喉咙就像是被棉花堵住了,怎么也说不出口。

  “夏夏,你怎么了?”傅成海看她脸色苍白得难看,表情也很怪异,担忧地问道。

  老妇人眼中也泛起一抹担忧。

  齐夏睫毛颤了颤,眼中迅速聚集起泪光,一颗眼泪,从眼中滑落,掉进了盛鸡汤的碗里,她张了张嘴,撕心裂肺地叫出一声,“妈——”

  老妇人身体猛然僵住,手中筷子啪嗒落在地上。

  齐夏扑到她身上,将她紧紧抱住,失声痛哭起来,“妈,您还活着,对不对?”

  老妇人任由她抱着,缓缓闭上了眼睛,声音沙哑,“我不是你妈,你认错人了。”

  “不,我没有认错人,你就是我妈,只有我妈知道我喜欢桂花酒酿丸子,只有我妈熬的鸡汤放枸杞和大枣……妈,你不要再瞒着我了,我是你的女儿啊,你怎么可以瞒着我?”齐夏哭得好伤心,她就像要将这些年所受的委屈全部都哭出来。

  两道泪痕从老妇人紧闭的双眼流淌下来,她摇着头,否认着,“我不是,你妈已经死了!”

  齐夏扶着她的肩膀,泪眼朦胧地盯着她,声嘶力竭地吼道,“当年发生火灾,根本就没有找到您的尸骨,您就不要再骗我了!为什么?为什么不承认,妈,您知不知道我有多难过,您为什么要抛弃我?”

  (第二更在中午时分,打滚求支持,么么~~)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