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二 起疑心

   “走吧,时间不早了。”齐夏拍了拍两个小孩的肩膀,仍没有搭理齐振声的意思。毕竟两人关系僵化了这么多年,即使她肯放下对他的恨,还是没有做好面对他的准备。

  齐振声神色一僵。

  赫连城唇角勾了勾,淡淡道,“岳父,我们先走了。”

  齐振声猛然一震,眼中迅速泛起喜色,连连点头,“好,你们先走,我陪陪你岳母。”

  齐夏脸色变了变,唇角紧紧绷着,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忍住了。

  老妇人握着拐杖的手指突然颤抖起来,身形站立不稳,晃了晃,齐夏连忙扶住她,“阿姨,你还好吧?”

  “我……我没事……”她的声音有点颤抖。

  齐夏以为她刚才犯病之后,还没有恢复过来,也顾不上跟齐振声置气了,扶着她往墓地外走。

  齐振声看着他们一行人离去的背影,最后,他将目光放在那位老妇人身上,眉头微微蹙了起来,那个瘦弱的身躯弓着背,就像背负了千斤重,浑身散发着哀婉和落寞的气息,将让他觉得心有戚戚然。

  老妇人似乎很避讳别人看到她的脸,一路上,她一直低垂着头,将自己缩在角落里,一句话也不说。

  赫连城将她送到车站,在车站,她可以搭乘中巴车回乡镇上,他们夫妻俩送她上车之后,中巴车还没有启动,齐夏看到车站周围有很多卖水果的摊贩,她对赫连城低声交待了几句,然后快步到水果摊买了一些水果。

  齐夏上了中巴车,打算将水果送给老妇人,她四处张望寻找,在倒数第二排看到一张苍老的容颜。

  那张脸,左边奥凸不平,带有可怖的伤疤,右边布满了皱纹,映衬着她花白的头发,看起来老态龙钟,她那双浑浊的眼睛此时溢满了惊讶,倏尔,她慌乱地低下头,避开齐夏的视线。

  司机已经在催促了,齐夏没有时间再思考,她快步走到老妇人身边,将水果袋塞到她手中,说道,“阿姨,这些水果您带着在路上吃,您路上小心一点。”

  老妇人枯树皮一样的双手,紧紧抓着水果袋,重重点了点头,声音带着一点哽咽,“好,再见。”

  “小姐,我要开车了,请你赶紧下去。”司机又在催促了。

  齐夏只来得及说了一声“再见”,就匆匆下车。

  回家的路上,齐夏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赫连城侧头看到她皱眉沉思的样子,轻笑了一声,“老婆,在想什么呢?”

  “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哪里怪怪的?”

  齐夏倏然转头看他,严肃地说道,“老公,那位阿姨,她住在离A市五六十公里远的地方,为什么要到这里扫墓?”

  赫连城扬了扬眉,“说不定墓地里的那位是她的朋友。”

  “好吧,假设你说的是正确的……我之前发现,墓前的苹果盘打翻了,苹果滚落一地,如果那是老阿姨朋友的墓,她为什么任由那些苹果滚在地上,却没有将它们捡回到盘子里?”

  “或许是事发突然,她忘记了。老婆,你是不是想太多了。”赫连城觉得老妇人就是一位很普通的老人,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或许吧,”齐夏眉头蹙了起来,“我之所以觉得她奇怪,是因为我送水果上车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她的脸,虽然布满了皱纹,还有伤疤,几乎看不出本来面目,但是,我总觉得,眉眼间有些熟悉……”

  听她这么一说,赫连城也有了一点想法,“她一路上都低着头,似乎并不想让我们看到她的脸。”

  齐夏脑中冒出一个想法,“老公,你说,老阿姨会不会是我以前认识的人?”

  赫连城唇角弯了弯,“老婆,不要太在意了,如果有缘,我们还会与她见面,到时候你再问清楚。”

  “嗯,你说得对!”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齐夏几乎将这件事忘记了,但是突然发生了一件事,让她再次注意到老妇人的奇怪之处。

  这一天,她接小翼三兄妹放学,将车停靠在离校门不远的地方,她每次都在这个地方等待孩子们,他们都已经知道具体位置,所以她也没有急着下车。

  她坐在车里等孩子们,无意间抬头,发现街对面站着一个苍老的身影,再定睛一看,居然是老妇人。

  她正在诧异,校门打开了,一群小孩陆陆续续涌了出来。

  老妇人急忙将自己的身体藏在柱子后面,微微探出头,看到出现在校门口的小翼三人,唇角扬了起来,眼中涌起了笑意。

  孩子们叽叽喳喳地朝着齐夏的宝马走过来。

  齐夏替他们打开车门,将他们迎上车,叮嘱了几句,然后下车,向着马路对面跑去。

  老妇人目光一直追随着孩子们,所以当她看到齐夏下车的时候,连忙缩回头,背靠在柱子后面,想等他们远去之后才出来,没有料到齐夏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畔,“阿姨——”

  老妇人僵硬地转过头,弓着背,掩藏着自己的脸。

  勾振意一。“阿姨,您怎么在这里?”齐夏心中满是疑问。

  老妇人头垂得更厉害,低声道,“我路过这里,随便看看。”

  “阿姨,请问,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

  老妇人语气带着一丝慌乱,“不,不认识。”。

  “可是,我觉得您有点面熟。”

  老妇人毫不犹豫开口,“你肯定是看错了!”

  齐夏犹豫了片刻,突然伸手扶着她的肩膀,试图让她抬起头面对自己,不过她固执得厉害,就是不肯抬头。

  “阿姨,我想看看您的脸——”

  “不,我的脸太可怕了,还是不要吓到你为好,这位太太,我应该走了,麻烦你放开我。”

  齐夏无奈,只好将她放开,“阿姨,您去哪里,我送您吧。”

  “不用了——”老妇人一刻都不想多待,拄着拐杖,快速往路口走,但是她腿脚不便,好几次差点绊倒,她的背影看起来既慌乱,又狼狈。

  齐夏莫名觉得有一丝心酸。她咬了咬唇,快步跑到老妇人身边,不由分说扶住她的手臂,“阿姨,就让我送您吧,我的车就停在那边。”

  “不用了,真的不用了——”老妇人挣扎了几下,但是齐夏将她手臂抓得紧紧的,几乎是硬拽着她往宝马那边走去,她不得不放弃挣扎。

  在齐夏看不到的角度,老妇人眼中噙满了泪水。

  齐夏扶着老妇人上车,三个小孩都有些惊讶,小乖惊喜地叫起来,“奶奶,您又来看望我们了吗?”

  又?

  这个字,可谓是含义深刻,耐人寻味。

  老妇人尴尬地搓了搓手,向齐夏解释,“前几天,我送草莓到市区,顺便来看了看三个孩子。”

  “原来是这样,有劳阿姨惦记了。”齐夏笑着点了点头,看来她今天也是特意来看望孩子们的,并非她刚才说的“随便看看”。

  为什么老妇人这么喜欢三个孩子呢?齐夏真是越来越好奇了。

  齐夏透过后视镜看到老妇人很亲昵地摸着小乖的头发,低声给孩子们讲着故事,咳嗽了一下,问道,“阿姨,您还要去哪里吗?还是直接送您到车站?”

  老妇人顿了顿,说道,“送我去车站吧,麻烦了。”

  齐夏将她送上中巴,看着汽车离开车站,然后带着孩子们回家,路上,她问道,“前几天老奶奶探望你们的事情,你们怎么不告诉我呀?”

  三只小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小宝举起手臂,回答,“报告老妈,当时老奶奶让我们不要告诉大人,她还说,她没有恶意,她担心你们知道之后不高兴,不许她来看望我们。”

  齐夏无语,瞪着镜子里面那三张天真可爱的小脸,“你们觉得我和你们爹地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吗?”

  三只齐刷刷摇头,声音甜腻,“不是~~”

  “那你们还瞒着我?”

  小乖可怜兮兮地嘟着小嘴,“因为老奶奶拜托我们很久,所以我们就答应了。”

  小翼认真地问,“妈咪,你现在是在生气吗?”

  齐夏很是挫败,“算了,我没有生气。”

  齐夏脑中冒出一个想法,她要查探老妇人的身份,虽然她也看出老妇人并没有恶意,但是她总觉得老妇人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当晚,她特地到小宝那里打听老妇人的住址,小宝干脆给她画了一张简易的地图,说道,“老妈,你真的要去老奶奶家?”

  “嗯,我总觉得老奶奶有事情瞒着我们,我想去查清楚。”

  “那好吧……老妈,你如果迷路了,随便找一个人问‘傅成海”家,就可以找到了。”

  “傅成海?”

  “嗯,那是老奶奶丈夫的名字。”

  “哦,对了,我一直没有问,老奶奶叫什么名字?”

  小宝懊恼地抓了抓头发,“我也不知道啊。”

  作为一个晚辈,在长辈面前,谁会张口就问长辈叫什么名字,那也太不礼貌了。

  齐夏好笑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关系,等我到了那里,随便找人问,就能问出来。”

  (第二更在中午时分,么么大家~~)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