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 清明时节

   回家之后,孩子们将老奶奶的事情讲给齐夏和赫连城听,他们都觉得那位老妇人是喜欢孩子,所以才特别照顾他们,并没有放在心上。

  这一次的春游,对孩子们的影响显而易见,一向挑食的小乖不但不挑食了,每餐饭还将碗里的食物吃得干干净净,丝毫不浪费。

  小翼和小宝都萌生了自己还不够强壮的想法,所以当赫连城宣布,请了教练叫他们武功的时候,他们都欢呼雀跃,激情高涨,期待着四月份的到来。

  在他们抻着脖子,“望穿秋水”的时候,四月携着暖暖的春风踏入人间。

  跆拳道和柔道教练也如期而至。

  每天早晨六点,三只小家伙就睡眼朦胧地被赫连城从床上拽了下来,拧到了练武房里面。

  刚开始,三只还不适应,软趴趴地站在空荡荡的练武房里面,嘴里还打着呵欠,慢慢的,习惯之后,他们不用人叫,自己到了时间就从床上爬起来,乖乖到练武场上等待教练。

  清明节前一天,赫连璧从美国回来探望小宝。

  下午飞机抵达A市,他走出机场之后,看了看手表,坐上家中司机来迎接他的汽车,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让出司机将汽车开到了帝皇幼稚园门口。

  汽车抵达幼稚园的时候,学校刚好放学。

  小宝三兄妹从校门口出来,一眼就看到赫连璧依靠在劳斯莱斯上,一向重视自己形象的他,看起来风尘仆仆。

  但是,这丝毫无损他俊美的外表和优雅的气质,他双手懒懒地抱着肩膀,俊美的脸上,带着和煦的笑意,端的是玉树临风,恣意潇洒,周围不少来接孩子的家长,都被他拔萃的身影吸引了目光。

  “二叔——”小翼和小乖兴奋地叫了起来,热情地朝他扑了过去。

  小宝粉色的唇瓣抿了抿,小脑袋微微垂着,慢悠悠地走在最后面。

  “小家伙们,有没有想二叔?”赫连璧在小翼头上呼噜了一把,又将小乖抱了起来,在她脸上亲了亲,最后将视线放在了慢吞吞向自己走来的小宝身上。

  春节后离开A市,小宝虽然在机场叫了他一声“爹地”,但后来每次打电话,他都拒绝再叫他,让赫连璧心情很是郁闷。

  这会,别扭孩子又慢吞吞的磨蹭着,半天才向他靠近。

  赫连璧将小乖放到地上,伸出手臂,将站在离自己一米开外的小宝拽了过来,用力揉了揉他的头发,轻笑道,“儿子,爹地回来了,不想给爹地一个热情的拥抱么?”

  小宝鼓着腮帮,别扭地侧了侧脸,“哦,欢迎回来。”

  “哟,你还真是冷淡呢,枉费我这些天加班加点,就是为了多挤出几天时间陪你。”赫连璧语气寂寥又萧索,活脱脱一个被人嫌弃的怨妇。

  小宝忍不住转头看他,这么近的距离,他发现他的眼睑下微微泛青,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好像很久没有睡过好觉了。

  小宝心里有种很复杂的感觉,明明当他不在的时候,自己会想念他,但是当他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又觉得无措,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总之,小宝接受了赫连璧是他父亲的现实,但是还没有习惯与他相处。

  他小眼神儿闪烁着,嘴唇动了动,干巴巴地说道,“你,你以后不要这么辛苦了。”

  赫连璧因为他这句看似关心的话,心花怒放,笑逐颜开地将他抱了起来,“儿子,我就当你是在关心我了,哈哈哈……”

  小宝纷嫩的小耳朵微微泛红。

  在他们父子交流感情的时候,小翼已经牵着小乖的手,悄悄撤退,钻进了汽车。

  “儿子,我不在的时候,你有没有想念过我?”赫连璧将小宝塞进劳斯莱斯,自己坐到他身边,笑米米地说道,“我可是很想念你的。”

  小宝闷声闷气地说道,“还好吧,不是很想。”

  赫连璧做西子捧心状,忧郁地说道,“儿子,你太伤我的心了。”

  小宝似乎已经习惯有这么一个厚脸皮的老爸,他居然没有了丢脸的感觉,反而心情有点那个愉悦……

  赫连璧这一次可以留在国内三天,他打算趁清明假期,带小宝出去游玩,以增进父子感情。

  清明节当天,齐夏和赫连城带着小翼和小乖,去母亲的墓前扫墓。

  似是为了映衬这个节日,天上下起了蒙蒙细雨,雨很小,不需要打伞,沾染在人身上,顶多有些湿气。

  小翼和小乖怀中都抱了一束百合花,一家四口走在林荫路上。食他觉显。

  路上不少和他们一样,扫墓的人,三三两两,神情肃穆或哀伤。

  齐夏没料到会在这里碰见苏希雅的父母。

  苏柏林扶着苏夫人的腰,两人踽踽而行,神情凄切,苏夫人眼眶还泛着红。

  “伯父,伯母。”赫连城礼貌地打招呼。

  苏柏林夫妻二人怔了怔,随即点了点头,“你们也来扫墓?”

  赫连城侧头看了眼齐夏,“我们来看看岳母。”。

  气氛有些尴尬,自从苏希雅的事情曝光之后,两家人就彻底闹翻了,很久没有交集。

  苏柏林咳嗽了一下,说道,“那你们快去吧,别耽误了。”

  赫连城礼貌地点了点头。

  他们一家四口正要离开,苏柏林唇角绷了绷,突然道,“阿城——”

  赫连城回头,“伯父,还有事?”

  苏柏林眼中泛起愧疚之色,踌躇半晌,缓缓道,“一直没有机会向你和齐夏道歉,今天,我想代替希雅,向你们道歉,我也不奢望你们能够原谅她,只是希望你们不要恨她。”

  赫连城淡淡道,“伯父,以前的事,过去就过去了,以后也不要再提了。”

  恨一个人,其实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因为恨,所以一直记得恨的理由,记得别人对你的伤害,每回忆一次,就是对自己的凌迟。

  夏玲的墓碑前面,放着孩子们献给她的鲜花。

  齐夏上前,蹲在墓前,凝视着墓碑上那张小小的照片,柔声道,“妈妈,小乖的病治好了,我和阿城又给您添了一个小外孙,您高不高兴?”

  “妈妈,阿城对我很好,我们生活得很幸福,您在天上,也可以放心了……”

  每一次来探望母亲,齐夏心里都不好受,她为母亲不值,她觉得好遗憾,母亲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

  她鼻子泛酸,眼睛也湿润了。

  赫连城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注视着夏玲的照片,神情认真肃穆,“妈,您放心,我会照顾好夏夏和孩子们。”

  他们在这边缅怀着夏玲,并不知道,就在他们身后那一方墓碑后面,躲着一个瘦弱的身影,他们说的话,全部一字不漏地落在了她的耳中,她瘦削的肩膀微微抖动着,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老婆,我们走吧。”赫连城搂着齐夏的腰,招呼两个孩子跟上。

  那个身影忍不住直起身,视线越过墓碑,贪婪地想要将他们多看几眼。

  岂料她刚才蹲得太久,腿已经发麻,再加上她右腿本来就不灵便,身体前倾的过程中,踉跄了一下,撞到了墓碑前面放水果的磁盘,磁盘咣当一声打翻,里面的苹果咕噜咕噜滚了出去。

  “咦,好像有什么声音诶——”

  小乖和小翼手牵手走在后面,小耳朵贼尖,突然停下脚步,四处张望,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现,因为那个身影又迅速地缩到了墓碑后面。

  一个苹果咕噜咕噜滚到她的脚边。

  小乖盯着脚边那个有红又大的苹果,高声叫道,“妈咪,有苹果!好奇怪,哪里来的苹果?”

  “可能是祭祀的苹果,谁不小心弄掉了吧,”齐夏也四处张望,最后发现左后方的那方墓碑前面散落了好几个苹果,她指了指那边,说道,“应该是从那里滚过来的。”

  “那我把这个苹果送回去。”小乖弯腰捡起苹果,啪嗒啪嗒往左后方的墓碑跑去。

  躲在后面的人还没来得及闪避,就被她撞个正着。

  小乖惊喜地看着那个身影,露出甜甜的笑容,“老奶奶,你也在这里哦。”

  老妇人只好站了起来,背对着齐夏他们那边,压低声音道,“是啊,小乖,你赶紧过去吧,你爹地妈咪还在等你呢。”

  齐夏和赫连城看到老妇人的背影,都有些诧异,齐夏问小翼,“小翼,小乖认识那位老奶奶吗?”

  小翼已经认出了老妇人的背影,点了点头,“她就是我们在山村春游的时候遇到的那位老奶奶。”

  “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们要过去跟她打一声招呼,谢谢她那么照顾你们,老公,你说好不好?”

  赫连城没有意见。

  “老奶奶——”小翼跑在最前面,很亲热地跟老妇人打招呼。

  “小翼,你也在这里啊。”老妇人装出一副刚看到他的样子。

  “阿姨,您好——”说话的是齐夏。

  听到齐夏熟悉的声音,老妇人浑身猛然僵住,她低垂着头,根本不敢回头看她。

  齐夏见老妇人没有反应,只好绕到她的前面,礼貌地说道,“阿姨,我听孩子们说起,在他们春游的时候,您很照顾他们,我替孩子们感谢您。”

  老妇人仍旧垂着头,右手紧紧地握着拐杖,声音嘶哑地说道,“没关系,我很喜欢他们三个小孩。”

  赫连城打量着老妇人,她穿戴整洁,头发花白,右腿不灵便,手中拄着拐杖,或许是因为脸上有疤痕的原因,所以她一直低着头,不愿意抬头看他们,他也没有放在心上,微微笑了笑,“阿姨,这一段路不好打车,您如果不介意,我送您一程。”

  老妇人连连摇头,“不用了,不用麻烦你们了,我自己可以回去。”

  小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扑闪着,软糯糯地说道,“老奶奶,从这里回去,还有好远好远的路,您就坐我们家的车吧。”

  齐夏说道,“是啊,阿姨,您一个人坐车也不安全,就让我们把您送到车站吧。”

  老妇人低着头沉默了片刻,最后沙哑着声音说道,“那好吧,麻烦你们了。”

  齐夏笑道,“不麻烦,小翼,快扶着点奶奶,我们出发咯。”

  赫连城发现两个孩子跟老妇人还真是亲昵,特别是小乖,走在老妇人左手边,小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时不时说两句他听不懂的话,好像是老年人哄小孩子的故事,他猜测可能是老妇人以前讲给她听的。

  老妇人也很喜欢小乖,时而摸摸她的小脑袋,低声笑,一老一少笑成一团,真有点像祖孙俩。

  一行人走上林荫路,往墓地外走去。

  迎面走来一个男人。

  他头发花白,眼角布满了皱纹,手中抱着一束桔花。

  是齐振声。

  齐夏脚步顿住。

  赫连城放在她腰间的手紧了紧,安抚之意甚是明显。

  齐振声的脚步也顿住了,神情有些不自在,右手紧抓着桔花,“夏夏,阿城,你们也来了。”

  赫连城嘴唇动了动,刚想说话,后面传来小乖的惊呼声,“奶奶,您怎么了?”

  随即是小翼紧张的声音,“奶奶的哮喘病犯了,小乖,你看看奶奶的喷雾剂是不是放在那边的口袋?”

  赫连城和齐夏连忙回身帮忙,赫连城从小乖手里接过喷雾剂,在老妇人鼻子前面喷了几下,她急剧喘息的声音渐渐变弱,抽搐的身体缓缓平稳,就算是这样,她还是低垂着头,不愿意抬起。

  齐夏扶着她的手臂,担忧地说道,“阿姨,要不,您坐下休息一会儿?”

  她缓了缓气息,慢慢说道,“没事……我已经没事了……”

  齐振声愣怔地看着他们,显然没有弄明白他们这个组合是怎么回事。

  赫连城确认老夫人已经恢复之后,拍了拍小翼的小脑袋,说道,“小翼,小乖,怎么不叫人,快叫外公。”

  两个小孩第一反应就是看齐夏的脸色,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妈咪不喜欢外公。

  齐夏神情淡淡的,并没有流露出不喜。

  于是两个小孩放心了,笑幂幂地叫道,“外公好。”

  齐振声激动得差点落下泪来,连声说道,“好好,你们也好。”

  (笑笑很抱歉地通知大家,今天身体不舒服,要去看医生,只能更四千字了,打滚求谅解~)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