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 告上法庭

   很显然,他家二叔是喜欢上李多宝了,并且开始担心,如果自己是他的孩子,李多宝会不会因此而歧视他。

  小宝觉得自己好可怜。

  李多宝气呼呼地嘟着包子脸,招呼也没打,撇下赫连璧和小宝,没头没脑地往前冲。

  赫连璧也正在气头上,猛然抓住小宝的手臂,往相反的方向走,“走了,我们回家。”

  小宝回头看了一眼李多宝气冲冲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二叔,你真的不打算去追她吗?”

  “追什么追,有什么好追的!”赫连璧气得头顶都在冒烟,嫌弃小宝走得慢,索性将他抱了起来,疾步往前走。

  小宝越发无奈,拖长了声音,“二叔,你走错方向了,你的车停在那一边。”他伸出手指,指了指李多宝跑掉的方向。

  赫连璧脚步嘎然顿住,僵硬地转过身,嘴硬道,“我知道,我只是想考考你的方向感。”

  小宝不屑地撇嘴,“切~~”

  赫连璧将小宝塞到了副驾位置,一脚踩在油门上,飚了出去,驶出不远,看到李多宝独自走在街头,她穿着白色的大衣,戴着白色的毛线帽,看起来就像雪球一般。

  他脚下的速度不由慢了下来。

  小宝回头看了一眼那团距离越来越远的雪球,语气老成,“二叔,你确定不停下来吗?”

  赫连璧哼了两声,“大人的事情,小屁孩少管!”

  小宝撇嘴,“你也知道你是大人啊,比我这个小屁孩还幼稚,明明刚才就是你不对!”

  赫连璧顿了顿,“真的是我不对?”

  小宝翻白眼,“就是你的不对,不用怀疑。”

  赫连璧唇角绷得紧紧的,他突然加快速度,汽车冲了出去,眼看到了下一个路口,他又突然打方向盘,调转车头,往回开去。

  五分钟不到,法拉利就停在了李多宝的面前。

  李多宝听到尖锐的刹车声,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没想到赫连璧从汽车里面跳了出来。

  她咬了咬唇,假装没有看到他,转过身,继续蹭蹭蹭往前走。

  赫连璧小跑到她身后,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你干什么啊?”她没好气地回头,瞪了他一眼。

  赫连璧皱眉,“别闹了,上车。”

  她哼了一声,“你不是说不缠着我了吗?还管我这么多做什么?”

  他抓着她手臂的手猛然一紧,语气淡淡,“这里不好打车,作为一名绅士,我不会将女士抛在半路上。”

  李多宝气鼓鼓地说道,“这里是中国,不需要你执行那一套绅士理论,所以,你大可不必管我。放手!”

  “你——”赫连璧眉头一竖,又打算训斥她,但是看到她低着头,露出半截白希的脖子,那般柔软乖顺,心中的怒火也奇迹般的消散了不少,他尽量将语调放柔,“别闹了,外面冷,上车吧。”

  不知怎的,听到他柔声哄她,她心里涌起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她抬起头,蓦然闯入他深邃的视线,他唇角弯了弯,柔声道,“刚才是我不好,别生气了。”

  她的心,猛然一跳。

  他突然握住她的手,牵着她往汽车那边走。

  她忘记了挣扎,随着他的脚步往前,眼睛盯着他们交握在一起的手,心里有一点点慌乱,还有一点点甜蜜。

  车门突然打开,小宝从副驾跳了下来,笑呵呵地说道,“姐姐,你坐前面,我坐后面。”

  他扭着小屁股爬到后座。

  李多宝看了一眼赫连璧,抿了抿唇,将他的手推开,弯腰,也钻进了后座,坐在小宝的旁边。

  小宝养成了午睡的习惯,汽车启动没多久,他就犯困了,缩在座位上打盹,李多宝看他睡得那么辛苦,将他抱到自己怀里,小家伙不但没有惊醒,反而调整了睡姿,趴在她怀中呼呼大睡。

  李多宝低头看着紧贴在自己胸脯上的小脑袋,脸颊悄然泛红。

  赫连璧从后视镜看到后座的情形,突然有点嫉妒小宝……

  李多宝抬头,正好看到后视镜里面,赫连璧灼灼的视线,她脸红得更厉害,不自在地咳嗽了一下,打算说点什么打破尴尬。

  “那个,你好像,很怕鬼……额,算了,当我没有问……”她懊恼地皱眉,笨死了,她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啊。

  她的神情,取悦了赫连璧,他眼眸里面涌起笑意,唇角翘了起来,“我从小就很怕鬼。”

  没想到他会回答,李多宝眨了眨眼,“为什么,鬼都是假的……”

  赫连璧眼中笑意变淡,“说来话长,你既然看过有关我的八卦报道,那你应该知道,我是赫连家的私生子。”

  李多宝“唔”了一声,飞快地说道,“如果不方便说,就算了。”。

  他双眼注视着前方,声音平静,“在我五岁的时候,被抱回了赫连家,我一个人睡很大的房间,冷冰冰,阴森森的,我想我母亲,但是我不敢哭闹,因为会被家里人讨厌……”

  李多宝通过后视镜,看到他俊美的脸,脸上神情漠然,就像是在讲述别人的事情,她的心有些酸涩。

  他薄唇抿了抿,继续道,“有一天夜里,雨很大,家里没人,他们都去参加白家老爷子的生日宴会了,我一个人躲在被子里面,突然,我看到窗户边冒出一张恐怖的脸,刚好雷电闪过,我看到那张脸上布满了鲜血,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李多宝吓了一跳,“后来呢?”

  赫连璧双手紧紧握住方向盘,声音变了调,“后来听说那晚有人入侵,想要盗取值钱的东西,结果不慎跌落,摔破了头,所以脸上满是鲜血,他还不死心,又爬上了二楼,也就是我的窗户外面,结果被我发现……”

  她紧张地问,“你呢?你怎么样了?”

  他怔了怔,过了许久,声音再度恢复平静,“我当时吓得尖叫了起来,然后晕倒了过去,再后来,就害怕鬼怪之类的东西。”

  李多宝咬着唇,心里有些难受,五六岁的孩子,本来就是充满幻想的年纪,他一个人住在空荡荡的大房子里面,难免会胡思乱想,再加上家人对他的忽视,让他幼小的心灵更加敏感了,以至于看到一张布满血迹的脸,就误认为那是鬼怪,从此留下了心理阴影。

  她一时冲动,说道,“我不怕鬼,以后你害怕的时候,就找我。”

  他眼中融起暖意,唇角弯了弯,“如果我半夜害怕得睡不着怎么办?”

  她不假思索,“给我打电话,我讲笑话给你听。”

  他轻笑,“这可是你说的,别忘记了你的承诺。”

  她重重点头,“我从不食言。”

  他从后视镜看着她的双眼,她圆溜溜的眼睛里面满是坚定的色彩,心下不由一暖,几乎是下意识地,他低声问出口,“李多宝,你会接受有孩子的单身男人么?”

  李多宝一怔,“你指的是离婚带孩子的男人?”

  他薄唇紧紧抿着,眼神闪烁,“没有结婚,但是有孩子。”

  前果己连。“额……”她讪笑,摸了摸鼻子,“我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诶……”

  他眼中的光彩渐渐暗淡。

  她奇怪,“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他薄唇紧绷着,“没什么,随便问问。”

  “哦”

  两人一路无话。

  汽车停在李多宝的楼下,她低头看了眼趴在怀中睡得正香的小宝,不忍心叫醒他。她抬头看赫连璧,低声道,“要不我再坐会儿。”

  赫连璧“嗯”了一声,“麻烦你了。”

  两人沉默地坐在车里,小宝憨憨地睡着,大概又过了十多分钟,他才揉着惺忪的睡眼,从李多宝怀里爬起来。

  “你终于醒了。”李多宝笑呵呵地揉了揉他的头发。

  小宝看看窗外,伸着懒腰问,“姐姐,你到了吗?”

  “对呀,你们要不要上楼坐一坐?”

  “好呀。”小宝从她怀中跳下来。

  “改天吧,小宝,你不是还有事吗?”赫连璧目光灼灼地盯着小宝。

  小宝眼睛眨了眨,“哦哦,对啊,我忘记了,姐姐,我们还有事,要先回去了,下次有时间,再去你家玩啊。”

  “嗯,好啊。”李多宝很喜欢小宝,揉了揉他纷嫩的脸颊,“再见啦。”

  “姐姐再见。”小宝笑米米地挥手。

  “二叔,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不把握啊。”等李多宝的身影远去,小宝跳到副驾,捅了捅赫连璧的手臂。

  赫连璧在他头上呼噜了一把,“小孩子懂什么。”

  “我知道,你是在担心,如果我是你的儿子,人家会不会嫌弃你,对不对?”小宝拍开他的手,送给他一枚白眼,“你不是自诩大情圣吗?什么时候这么没有自信了。”

  赫连璧愣了愣,苦笑了一下,“你好像已经接受现状了。”

  小宝老成地叹了口气,“我哭也哭过,闹也闹过了,身世也已经注定了,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反正,我已经想通了。”

  赫连璧盯着他的眼睛,“没想到你年纪这么小,还这么看得开。”

  小宝看白痴一般看着他,“不然呢?伤心一辈子吗?那样受罪的是我自己,不是吗?”

  赫连璧嘴唇动了动,有句话,已经到了喉咙边,还是被他吞了下去。

  小宝盯着他,问道,“二叔,你去年,有没有去过我老爹的办公室?”

  赫连璧想了想,说道,“去年有一段时间,我在你老爹公司工作,去他办公室是家常便饭。”

  “你有没有在他的椅子上坐过?”

  他摸了摸下巴,“坐过,他的椅子很舒服。”

  小宝紧张地握着拳头,看来,已经**不离十了,他在办公室捡的头发,很有可能是赫连璧的!

  赫连璧并不知道他此刻心中所想,迟疑了片刻,说道,“小宝,如果,如果检查结果显示……你会不会恨我?”

  小宝漆黑的眼眸透着冷意,声音也冰冷了起来,“你和铃木千樱之间,是怎么回事?”

  赫连璧突然为以前的自己感到羞愧,他羞于启齿,但是面对小宝,他不想再隐瞒什么,咬了咬牙,说道,“我以前做过很多荒唐的事情,特别是在被送到美国之后,我吸毒,因为打架还坐过牢,我交过很多女朋友,铃木千樱也是其中一个。”

  小宝冷冷道,“你知道她怀孕的事情吗?”

  “不知道。”

  “如果你知道了,你会负起责任吗?”

  赫连璧眼中带着痛苦的神色,沉默许久,才道,“如果是六年前的我,不会。”

  小宝嗤笑,“现在的你,也不会。”

  赫连璧试图跟他讲道理,“现在的我,或许有很多缺点,但至少不会为了****,除非喜欢,否则不会碰她。既然是喜欢的人,我自然会负起责任。”

  小宝双手抱着肩膀,理智冷静得不可思议,“所以,就算现在铃木千樱找上门,你也不会对她负责,因为你不喜欢她,对么?”

  赫连璧在他面前,有种被剥光了所有伪装的感觉,虽然不愿意,但是他不得不承认,小宝的话,一阵见血。

  他动作僵硬地点了点头。

  小宝嘲讽地笑了一声,“在你们大人的眼里,小孩到底算什么?”

  “小宝——”

  “算了,现在说这些,都太早了,我们等鉴定结果出来再说吧。”小宝翻过身,背对着他,在他们两人之间筑起一道无形的屏障。

  他们做亲子鉴定这件事,没有告诉任何人。

  齐夏想从小宝口中问出他们今天的去向,但是小宝嘴巴很紧,硬是不松口,她也没有办法,想了许久,还是不放心,打电话给北堂深,拜托他查一查铃木千樱的底细,她觉得这个女人看起来不简单,担心她搞出什么花招。

  第二天,赫连家接到铃木千樱的律师函,她的律师表示,铃木千樱已经向法庭提起诉讼,打算通过法律途径争取小宝的抚养权。

  赫连家的人非常气愤,老夫人背着小宝,将铃木千樱大骂了一通。

  赫连城高价聘请了A市最有名的律师,请他来打这场官司。

  赫连璧心中也是火冒三丈,不过他并没有冲动,他在等待,等待亲子鉴定结果出来。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