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 我会负责养你

   齐夏不知道该怎么跟赫连城坦白小宝的身世,只不过纠结犹豫了两天,他们就迎来了春节。

  老宅里一片喜庆,仆人们在别墅周围挂上了灯笼,大门口贴上了赫连雄亲手写下的对联。

  赫连璧千里迢迢从美国赶回来,与家人共聚团圆。

  豆豆对他最是亲热,差点他扑倒在地,拖着长舌头舔他的脸,舔得满脸口水。

  半年多未见,赫连城更加成熟了,潇洒优雅,风度翩翩,举手投足间多了稳重和温润的气质。

  他唇边含笑,细长的凤眸微挑,与家人一一拥抱,最后,他站在齐夏面前,眸中笑意变淡,“好久不见,大嫂。”

  齐夏伸出手,诚挚地笑,“欢迎回来,阿璧。”

  他伸手握住她的手,很用力,就像要将她抓在手心不放。

  齐夏使劲抽了抽手,没有抽出来,她灿烂的笑容变得不自然,不得不出言提醒,“阿璧……”

  赫连璧唇角微勾,缓缓放开她的手。

  赫连城不动声色地揽住齐夏的肩膀,微微一笑,“阿璧,听说你在美国的事业做得很好,恭喜你了。”

  赫连璧双手插在裤兜,眉梢轻挑,“唔,还算可以,今年夏天打算进军中国市场。”

  赫连城拍了拍齐夏的肩膀,示意她去照顾孩子们,他伸手邀请赫连璧坐到沙发上,“你做出了一番成就,爸也很开心。”

  “是吗?”赫连璧身体靠在沙发上,双腿交叠,眉宇间神色淡然,似若无意地瞟了一眼抱着希希上楼的齐夏。

  他们兄弟间并没有多少话题,很快两人就沉默下来,气氛有些尴尬。

  好在赫连静和小翼跑了过来,两人围着赫连璧左一句右一句地聊开了。

  吃团圆饭的时候,大家都很开心,赫连雄情绪高涨,突然心血来潮地给白锦绣夹菜,白锦绣抿唇笑了笑,脸颊有些发烫,虽然夫妻同桌吃饭几十年,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帮她夹菜。

  下结豫口。白锦绣也夹了赫连雄爱吃的菜放到他的碗里,两人相视微笑。

  他们两人之间的互动,全部都落在坐在对面的赫连璧的眼中,他微微垂下眼眸,掩住眼中的冰冷之色。

  老夫人也看到了这一幕,她满意地抿了抿唇,眼神扫了一圈,看到儿孙满堂,心中越发高兴,笑着道,“今天是咱们家团圆的好日子,除了小孩子们,大家都来喝一杯,庆祝一下。”

  平时老夫人管得很严,不许家里人喝酒,碰到喜庆日子才放松管制,允许大家喝上几杯。

  齐夏抬头看赫连城,眼中带着为难之色,她可是一喝就醉,万一喝醉了出丑怎么办?

  赫连城安抚般地握了握她的手,看向老夫人,“奶奶,夏夏身体不好,医生说不能饮酒,就让她用饮料代替吧。”

  老夫人点了点头,“好,夏夏就喝饮料吧。”

  仆人上前,给其他人斟了酒,给齐夏和三个孩子都斟了饮料。

  老夫人今天高兴,喝了两杯酒,吃完饭头就有些晕,被仆人扶上楼休息了。

  赫连雄有意做一名称职的父亲,特地和两个儿子多喝了两杯,三人围着壁炉谈心。

  齐夏抱着希希,陪着白锦绣看电视节目,三个孩子坐在厚厚的地毯上玩游戏,时不时响起欢笑声,整个家的气氛,都很温馨,让人迷醉。

  齐夏侧头看了一眼赫连城,火光映在他的脸上,将他的脸部线条勾勒得柔和无比,他似乎感受到了她的视线,突然转过头来,黑白分明的眼眸含着笑意。

  她的唇角不由翘了起来。

  外面爆竹声声,烟花璀璨,不知怎的,她突然想起铃木千樱说过的话,她要在春节之后带走小宝,心情忽地有些低落起来。

  悦耳的电话铃声,打断了齐夏的思绪,她听到赫连雄接听电话的声音,“我现在在家里,不能去了,你早点睡吧,嗯,阿璧回来了,我让他明天过去看你。”

  应该是柳潇潇打来的吧。

  齐夏注意到白锦绣手指动了动,唇角悄然扬了起来。

  赫连雄拍了拍赫连璧的肩膀,神情带了些许醉意,“阿璧,明天去看看你妈妈,她很想你。”

  赫连璧淡淡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爸,我有些醉了,先上楼休息了,您也早点休息。”

  “好,去吧。”赫连雄挥了挥手。

  赫连雄和赫连城又聊了几句,两人也散了,赫连城从齐夏怀中抱过希希,夫妻俩跟长辈道了晚安,然后招呼孩子们上楼休息。

  赫连雄坐到白锦绣身边,身体全部靠在沙发上,懒懒低语,“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了,要不要守岁?”

  白锦绣唇角微勾,看他醉眼朦胧的模样,淡淡道,“守什么岁,你都醉成这样了,明知道上了年纪,也不懂得节制一点。”

  以前听她说这种略带指责的话,赫连雄会觉得很不高兴,但是今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醉了的缘故,他竟然觉得这话听起来很顺耳,他突然伸出手臂,将正襟危坐的她搂了过来,手指放在她的唇上,笑,“你怎么就不知道说点好听的?”

  他突如其来的亲昵动作,让白锦绣很不适应,脸颊滚烫,推了推他,“赶紧放手,小心让孩子们看到。”

  “那我们回房,不让他们看到。”赫连雄忽地起身,将她从沙发上拽了起来,大力地将她抱在怀里,“走,我们回房。”

  白锦绣出身书香门第,从小养成了高贵优雅的举止,对于这种放浪形骸的行为,她一直都是不屑的,更何况,赫连雄从来没有这般对待过她,此刻被他强抱在怀里,又羞又恼,压低声音道,“赫连雄,你快放开我。”

  赫连雄定定地看着的脸,她平日保养得很好,皮肤上没有一条皱纹,细腻白希就如少女一般,此时羞恼交加,肌肤泛着淡淡的粉色,让他不禁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在酒意的驱使下,他突然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步伐虽然乱,但还不至于跌跌撞撞,她紧张地抓住他的衣服,低声道,“你这是做什么,快把我放下来!”

  他低沉地笑,“当然是抱你回房,别吵,小心被孩子们听见。”

  白锦绣咬着唇,愤愤地瞪着他。

  他们的房间在三楼,好在赫连雄平日注重锻炼身体,而白锦绣体重又很轻,他才能成功将她抱上楼去,在他们进入卧室,关上房门之后,赫连璧的身影从楼梯拐角处闪了出来。

  他目光深邃地盯着那扇房门,手中的电话握得紧紧的。

  “喂,阿璧,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电话传来柳潇潇的声音。

  他将电话放到耳边,沉声道,“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开赫连雄。”

  柳潇潇一愣,“阿璧,你怎么突然这么说?”

  赫连璧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以前在吃过团圆饭之后,你一个电话就能将赫连雄召唤过去,今晚却不行了,难道你还没有想过原因?”。

  柳潇潇沉默片刻,说道,“我知道,他最近已经很少到我这里来,但是,我已经跟他这么多年了,你让我怎么甘心放弃?”

  他唇角嘲讽的弧度越发明显,“这么多年了,你还在做着豪门贵妇的梦,你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

  “或许,一辈子都不会醒来了。”她的语气有些寂寥。

  她不应该是这样,她风情万种,她潇洒恣意,她善于阿谀逢迎,她非常精明地为自己谋划,这种语气,不适合她。

  赫连璧握着手机的手,手背上青筋跳动着,沉声道,“你爱他?”

  她没有回应,沉默代表了一切。

  他声音沉冷,“我以为,你从来没有爱过他。”

  柳潇潇自嘲地笑,“以前我也以为是为了钱和地位,后来,在他疏远我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已经沦陷了。”

  “你最好打消那种念头,现在脱身还来得及,他已经和他的老婆卿卿我我了,他们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了你这个第三者的位置。”

  他说的这番话,冷酷无情,狠狠地撕开了柳潇潇的伤疤。她沉默了许久,才道,“我知道。”

  赫连璧冷冷道,“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我是你的儿子,我会负责养你,不要再出卖自己了。”

  柳潇潇笑了起来,“阿璧,你长大了。”

  赫连璧冷着脸,“我要挂了。”

  “谢谢你,儿子。”

  最后那两个字,她发音很轻,但是他听清楚了,心尖颤了颤,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

  客厅里已经没有人,整栋别墅都静悄悄的,赫连璧依靠着栏杆,看着黑漆漆的天空,突然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容很冰冷,也很惨淡。

  豆豆趴在他的脚边,时不时支棱着耳朵,扬起头看他。

  赫连璧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自嘲地笑,“大家都成双成对,只剩下我们相依为命了。”

  遥远的地方,灯火辉煌,那是市区所在的位置,他突然觉得有些寂寞,想知道和他一样,在大年夜却毫无归属的人,到底有多少?

  他穿了外套,拿了车钥匙,开着他那辆骚包的法拉利,驶入夜色当中。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