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 我将带走我的儿子

   信息内容让她面色惨白,“我是小宝的亲生母亲。”

  齐夏咬着唇犹豫半晌,最后颤抖着手指拨通了那个陌生的号码。

  “嘟嘟……”手机里面传来等待接听的声音,她紧紧抓着手机,心里就像擂鼓一般,紧张得后背都冒出了细汗。

  “咔——”通话被拒绝接听了。

  齐夏颓然地坐在布艺沙发上,她不知道对方到底想要怎样!

  她编辑着短信,还没有选择发送,对方的短信已经发了过来,“春节之后,我将要回我的儿子。”

  看来,对方不愿意与她直接通话,只想以短信的方式交流。

  齐夏愤怒地捶了一拳沙发,删除已经输入的字,重新编辑短信,“我想和你见一面。”

  等了大概两分钟,对方才回复,“我现在不在中国,你做好准备,春节之后,我将带走我的儿子。”

  齐夏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飞快输入一段话,“这算什么?是你当初抛弃了小宝,现在又要将他要回去,你有没有考虑过小宝的感受?”

  十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对方始终没有回复。

  齐夏再打电话过去,对方已经关机了。

  “气死我了!”齐夏对着沙发狠狠砸了一拳,还是不解气,将抱枕当成沙包,一拳拳捶着它发泄。

  齐夏反复思考许久,觉得应该先确认对方是不是小宝的亲生母亲,她从一个秘密的记事本上,翻出了日本那边孤儿院的电话。

  她拨通国际长途之后,和孤儿院院长用日语交流了许久。

  院长说,“大概在一个礼拜之前,曾经有一名日本女人来到我们孤儿院,说是要寻找自己失落五年的孩子,我将五年来孤儿们的照片都拿了出来,那个女人翻看了许久,最后将注意力放在了小宝身上,她问了许多有关小宝的信息。”

  齐夏咬了咬牙,问道,“那个女人,有证据证明她是小宝的亲生母亲么?”

  张唇豫就。院长说道,“我当时看了她手中的出生证明,证实她曾经生过孩子,她还说自己儿子屁股上有一颗红色的小痣。”

  齐夏心凉了半截,小宝屁股上确实有一颗红色的小痣。看来,那个在孤儿院打听他消息的女人,就是他的亲生母亲了。

  “我当时将你的电话号码告诉了那个女人,也打算将这件事告诉你,但是我拨打了你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院长语气带着歉意,“如果这件事给你带来困扰,我非常抱歉。”

  齐夏无奈地揉了揉眉,“您所说的那段时期,我刚好在罗马,用的是国外的电话卡,所以错过了您打来的电话。能告诉我,她叫什么名字吗?”

  “她叫铃木千樱,其他的信息,我也不太清楚了。”

  “好的,谢谢您,院长。”

  结束通话之后,齐夏心乱如麻,拨打铃木千樱的电话,她还是处于关机状态,自从她说出自己的目的,好像就人间蒸发了,只等着春节过后再出现一样。

  咚咚的敲门声响起。

  齐夏深呼吸,然后缓缓呼出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面颊,跳下沙发去开门。

  “妈咪——”小乖笑米米地站在门口。

  “乖乖,怎么了?”齐夏弯腰将女儿抱起来,在她纷嫩的脸颊上亲了亲。

  “妈咪,现在都已经十点多了,我看你还没有下楼,以为你生病了,所以上来看看你。”

  齐夏笑了笑,“妈咪很好,只是在楼上有点事情,走吧,我们下楼去。”

  她抱着女儿下楼,发现楼下很安静,有些好奇,“乖乖,其他人呢?”

  小乖掰着胖乎乎的小手指,细声细气地说道,“希希妹妹在睡觉,曾奶奶和曾爷爷在书房里面,爷爷和爹地上班去了,静姑姑也上班去了,奶奶和其他奶奶有约会,所以出去玩了,哥哥和翼哥哥在外面堆雪人。”

  齐夏忍不住笑,揉了揉她漂亮的短发,“乖乖就像小喇叭一样,将所有人的情况都通报了一遍。”

  小乖扑闪着一双亮闪闪的大眼睛,咯咯笑了起来,“小喇叭声音很大,我的声音很温柔,幼稚园的小男生都喜欢我的声音……”

  “你就臭美吧,小淘气!”齐夏捏了捏她可爱的小鼻子,“走吧,我们去看看你两个小哥哥。”

  两人出门之前,裹上了厚厚的羽绒服,齐夏给小乖戴上了小绒帽和红色的围巾,然后牵着她的小手,往两个儿子堆雪人的后花园走去。

  昨晚下了一场大雪,整个世界都染成了白色,树木穿上了白色的外套,草坪也盖上了雪白的棉被,勤快的仆人已经将道路上的积雪都清理干净,走起路来,非常方便。

  小翼和小宝就在铺着积雪的草坪上堆雪人,两个小家伙都没有穿羽绒服,仅仅穿着厚毛衣外套,俊美的小脸红扑扑的,小鼻头也红红的,就像胡萝卜一样可爱。。

  他们挥舞着小雪铲,已经堆出了一个胖乎乎的雪人,大概有一米高,圆圆的头,粗壮的身体,还没有五官和手。

  “妈咪,我也要玩~”小乖摇晃着齐夏的手臂。

  “嗯,去吧。”齐夏轻轻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小姑娘欢笑着向两个哥哥跑去。

  小翼抬头,咧嘴笑,露出雪白的牙齿,“妈咪,你也过来,和我们一起玩啊。”

  小宝嘿嘿笑,“小翼,你不知道,老妈最怕冷了,她才不会过来。”

  “谁说我不会过来的,别看扁我了啊!”齐夏哼哼两声,踩着厚厚的积雪走到两个儿子身边。

  小翼和小宝捂着嘴偷笑。

  小乖偏着头打量雪人半晌,秀气的眉头微微一蹙,说道,“雪人还没有鼻子眼睛嘴巴呢,要用什么东西代替呢?”

  “乖乖,用这个做眼睛和嘴巴。”小翼慢吞吞地从裤袋里面掏出一样东西,将手伸到小乖面前。

  “嗯!”小乖高兴地点头,从他手中拿起两枚黑色的纽扣,“我要给雪人按眼睛了哦。”

  她垫着脚尖,拿起一枚纽扣往雪人的脸上按去。

  “纽扣往左边一点……”

  “再往下面一点……”

  孩子们兴高采烈地替雪人打扮,齐夏唇角翘了起来,走到不远处,从树上掰下两根树枝,插到雪人身体两侧,得意地挑了挑眉,“用这个做雪人的手臂,好不好看?”

  小宝盯着她头上的帽子,快速扑闪着一双大眼睛,露出可爱的笑容,“老妈,你冷不冷啊?”

  齐夏摇头,“不冷啊。”

  他指着她头上的帽子,继续眨眼睛,扮可爱,“那把你的帽子贡献给雪人呗。”

  “啊哈,还以为你关心我呢……”齐夏叽叽咕咕地抱怨,还是心甘情愿地将帽子贡献出来,戴在了雪人的头上。

  “还差一根围巾……”小宝继续眨眼睛。

  “好啦,都贡献出来!”齐夏又将围巾摘了下来,系到雪人的脖子上。

  “哇,好漂亮——”小乖尖叫着鼓掌。

  “还缺一个鼻子。”小翼摸了摸下巴,从另外一只裤袋里面,摸出一个手指粗细的胡萝卜,按在了雪人眼睛和嘴巴中间的部位。

  “现在就完美了。”他露齿一笑。

  “你们等一下,我要拍照留念!”齐夏灵机一动,快步跑起来,打算上楼拿照相机。

  跑到客厅门口,管家笑米米地捧着相机出现了,“少夫人,我来替你们照相。”

  “好啊,有劳了。”

  母子四人围着雪人摆出各种pose,老管家一个劲儿地按快门,将他们的欢声笑语记录下来。

  “我们来打雪仗吧——”小宝话音刚落,一个雪球飞到了他的脑门上,他条件反射地闭上眼睛,雪球“啪嗒”一声,顺着他的脸颊滚落,碎雪沾染在他脸上。

  “哈哈哈……”罪魁祸首小翼抱着小肚子放声大笑。

  “哇啊啊啊,我要报仇——”小宝愤怒地抹掉脸上的碎雪,迅速从地上抓了一把雪,揉捏成团,朝着小翼扔去,小翼灵敏地躲到齐夏的身后,于是雪球打在了齐夏的腹部。

  “小宝,你竟敢打我,我也要报仇!”齐夏佯装生气,弯腰从地上团了一个雪球,刚要攻击小宝,“啪嗒”一个雪球正好砸在了她的脸上,她擦了一把脸,看向罪魁祸首——小乖笑嘻嘻地吐了吐舌头,“妈咪,我不是故意的。”

  “哇啊啊,你们两个坏孩子都欺负我!”齐夏蹲在地上耍赖,低垂着头,左手手背蹭着眼睛,好像在伤心地哭泣。

  小乖良心不安,迈着小短腿走过来,“妈咪,你不要生气啦。”

  “小乖,你不要上当受骗,老妈肯定在耍诈!”小宝离小乖比较远,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

  “啊——”

  果然,被小宝言中了,在小乖脸上顶着一个雪球,纷嫩的小嘴儿撇着,手足无措,好可怜。

  小翼和小宝都朝着小乖跑去。

  “妈咪,你太狡诈了!”小翼替小乖擦拭脸上的碎雪,一脸无奈。

  “兵不厌诈嘛!”齐夏无耻地没有丝毫愧疚心理。

  “哼哼,让我们团结起来,一致对付妈咪。”小宝提起倡议,立刻得到其他两个小家伙的同意,三个孩子一起将手中的雪球对准了齐夏。

  “哇——你们太过分了啊!”齐夏抵挡得手忙脚乱,哇哇大叫。

  “嘿嘿,兵不厌诈嘛!”三个小鬼异口同声地拿她说过的话顶她。

  欢笑声久久回荡在冷冽的空气里。

  (今天还有一更,下午五六点更新,求支持,求虎摸)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