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 你要吃肉

   卧室,灯光柔和地洒下,在齐夏身上勾勒出温暖的弧度。

  她侧身坐在床头,微微低垂着头,手中捧着什么东西,缓缓翻动着,脸上带着恬淡的笑容,美好的宁静,让他不忍扰乱。

  齐夏感觉到身边的床垫陷了下去,赫连城颀长挺拔的身躯贴得她很近,淡淡的柠檬味沐浴**气袭入鼻端。

  “老婆,在看什么?”他从侧面将她抱住,她顺势靠在他的胸膛上。

  “小宝和小乖小时候的照片,你要不要看?”她调整了一下姿势,将相册放到了他的大腿上。

  赫连城视线落在相册上,相册做得很精美,里面的照片,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孩子们各个年龄阶段的照片都有,半岁时候的一张照片,两个粉嘟嘟的小宝宝被放在一个木盆里面,两双小手紧紧抓着盆沿,两双漂亮的大眼睛瞪着前方,露出惊奇的表情。

  齐夏指着照片笑了起来,“这是深哥帮他们照的,当时我拿了拨浪鼓在前面摇晃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一岁时,有一张照片,小乖穿着漂亮的小裙子,头上戴着可爱的猫耳朵,小宝穿着小短袖短裤,头上戴着憨憨的棕熊耳朵,两个宝宝面对面站着,小宝手里拿着一束野草花,递到小乖面前,小乖歪着头看着他,露出沉思的表情,似乎不明白为什么哥哥要送给她鲜花。

  齐夏靠在赫连城怀里笑,“老公,你看他们,是不是很萌很可爱?”

  赫连城揉了揉她的头发,眼中泛起浓浓的宠溺,“看起来,我好像错过了很多美好的时光。”

  她抬头看他,“没关系,我已经帮你将所有美好的时光都刻录下来了。”她在他刀削般的下巴上吻了吻,从他怀中跳了下去,“你等我一下,我拿一件东西给你。”

  她穿着拖鞋,蹦跶蹦跶跑到储物室里面,她的背影,充满了活力,就像欢快的小兔子。

  赫连城好笑地扬了扬眉,抱着相册继续欣赏,越到后面,他看到北堂深的出镜率越高,他和齐夏,还有孩子们的合影,几乎占了一半。

  他的眼神变得深邃,眼睛透过那些照片,看到了北堂深和齐夏母子过往的温馨。

  心中有种叫醋意的东西在酝酿。

  “老公——”齐夏突然跑到他身边,从背后抱住他的脖子,趴在他的后背上,将她手中的东西送到他眼前,一张光碟,“这是孩子们每年生日,深哥帮我们拍摄的录像。”

  “我播放给你看啊。”她笑意盈盈。

  他抿了抿唇,缓缓吐出一个字,“好。”

  齐夏拿着光碟跑到电视机前面,将光碟塞进了影碟机,很快,液晶挂壁电视里面就出现了画面。

  总共四个生日,总共拍摄剪辑了一个半小时,这就像一部浪漫的童话,里面有可爱的公主和王子,还有漂亮的王后,帅气的骑士,可惜没有英俊的国王。

  看到北堂深和齐夏三人那么亲密,赫连城眼中的笑意变淡,唇角绷了起来。

  齐夏跟着视频回顾了这几年的时光,情绪也低落起来,她不知道,小宝在知道真相之后,还是否愿意当她的儿子?

  赫连城醋意横生,一时没有留意到齐夏的异常情绪,他突然伸手拿过遥控器关掉电视,一把将她揽了过来,抬起她的下巴,对准她的嘴唇吻了上去。

  他的吻又猛又急,充满了侵略性,就想要将她吞噬一般,他很少对她这么粗暴,她呼吸都有些不畅了,双手紧紧抓着他胸前的浴袍,“老公……”

  她不安地呢喃着,低喘着。

  “我吃醋了……”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嘴唇流连在她的耳边,稍微用力咬住她敏感的耳垂,她忍不住呼痛。

  他双手抚着她的后背,低声道,“过去五年,你和北堂深关系好到让我嫉妒……”

  他直白地控诉着他的不满,他快速地褪去她身上的浴袍,突然将她压在身/下。

  他的双眼漆黑得可怕,她缩着肩膀,她没有料到他会突然提起北堂深,委屈地咬着唇,双眼朦胧着水雾,声音里面夹杂着一丝丝柔媚,“我只当他是哥哥,你说过你能理解的。”

  “我现在不能理解了。”赫连城强势地吻住她的唇,双手在她身上四处点火,如果说,在没有看到这些照片和录像之前,他对北堂深是百分之百的嫉妒,那么现在,他对他的嫉妒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两百。

  他痛恨自己失去记忆五年,让她得以离开自己五年,以至于让北堂深在她和孩子的生活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他痛恨自己在他们的生活中缺失了五年,当她最需要依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没能出现在她的身边。

  齐夏抱着这个像处于青春期般暴躁的男人,她试图用自己的温柔化解他突如其来的愤怒。

  她双臂勾下他的脖子,抬头,柔软的双唇亲了亲他的下巴,然后在他的脸上游移着,唇角、高蜓的鼻梁、饱满的额头,最后又滑向他冰凉的耳尖,伸出舌尖,轻轻舔了舔。

  他身体突然一颤,黑白分明的眸子亮晶晶地盯着她的眼睛,她眼角眉梢都是笑意,柔声道,“老公,无论过去发生了什么事,现在陪在我身边的是你,以后,也只是你。”

  他眼中瞬间流光溢彩,在柔和的灯光下,他的脸美得不似真人,眉头微微蹙着,额头青筋蹦了出来,面色潮红,似乎已经隐忍了许久,声音带着特有的磁性,“以后,也只有我。”

  语气笃定,充满霸气,不容置喙。

  她点了点头,“只有你。”

  “老婆,还记不记得我今天说过的话?”他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伏在她的耳畔,热气吹得她的耳朵发痒,手上轻轻用力揉捏着柔软的丰满。

  她双颊酡红,那灼热的呼吸包裹着她,让她几乎窒息,手脚都已经使不出力气来,随着他的动作,她娇声喘息,“不记得了……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话……”

  他突然扶着她的屁股,在她屁股上重重地拍了一下,声音里带着坏笑,“真不乖,居然忘了我说过的话。”

  “好疼……”她蹙着眉,咬着唇,泫然欲泣的模样,让他心跳慢了半拍,他将她翻过身来,声音里带了懊恼,“让我看看——”

  白嫩圆润的肌肤上,留下了五个清晰的手指印,她的皮肤本就娇嫩,就算用力握一下她的手臂都会留下印记,更何况他那重重的一巴掌。

  本想使坏,没料到力道控制不好,赫连城耳尖微微泛红,心中懊恼不已,俯身吻上了在那片清晰的手指印。

  齐夏感觉到什么柔软的东西落在自己的臀部,就像羽毛一样轻柔地游移在被他拍打的部位,紧接着,湿润的舌尖在那片肌肤上舔/舐着,她惊得后背微微拱了起来。

  “老公,不要……”她害羞地扭动着身体,但是他的手掌将她紧紧压制着,他的吻顺着她的背脊骨缓缓向上,酥麻的感觉顿时从脚底攀升至头顶,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内心就像要爆炸了一般。

  不知不觉,他已经伏在了她的后背上,滚烫的唇瓣抵着她的耳朵,声音透着难耐的谷欠望,“老婆,想起没有,我今天说过的话?”

  “呜呜……想起来了……”她有理由相信,如果她再不将投降,他将折磨她到跪地求饶。

  “我说过什么?”他朝着她的耳朵吹着热气。

  她浑身一颤,声音断断续续,“嗯……你要吃肉……”

  “这才乖……”他吻了吻她红透的耳尖。

  这一夜,隐忍将近半年的赫连城,终于得偿所愿,狠狠地吃了一回肉,吃完肉之后,他将已经昏睡过去的齐夏抱进浴室简单清理了一下,然后将她搂在怀中,脸上带着餍足之后的舒适,沉沉睡去。

  第二天,齐夏醒来之后,习惯性地摸了摸身边的位置,空空的,还有些冰冷,想必赫连城已经起床很久了,莫名的,她心里有些失落。

  拥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双/腿之/间酸疼得厉害,想起昨晚他们的疯狂行为,她忍不住脸红心跳,用被子将脑袋紧紧地捂了起来。

  “滴滴”手机响了,齐夏从床头柜上取过手机,原来是赫连城发来的短信,“小懒猫,醒了没有?今早看你睡得太香,不忍叫醒你,乖乖在家休息,我晚上会早点回来。”

  齐夏傻呵呵地笑,然后回复,“现在方便吗?”

  此时的赫连城,正坐在会议室里面,面对着董事会那群老头子的各种指责,无非就是怪他为了私事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转,让毫无经验的赫连静代管公司,对公司业绩造成影响等等。

  不要问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发短信,因为他觉得面对这群老古董很无聊,而且他家的老婆也应该睡醒了,如此而已。

  手机震动了一下,有了短信提醒,赫连城淡然地扫了一眼还在滔滔不绝的某老古董,坦然地回复短信,“方便。”

  回复完之后,他将手机往桌面一放,突然打断了老古董的话,神情凝肃,沉声道,“据我所知,在赫连静代管公司的这段时期,公司业绩上升了三个点,公司各方面的运作呈良性,如果你们肯翻一翻手中的资料就会明白我所言非虚。”

  会议室响起尴尬的咳嗽声,还有翻资料的声音,以及非常不和谐的手机铃声,“老婆来电话了,老婆来电话了……”

  一群人差点以头撞桌……

  赫连城在他们奇怪的眼神里,坦然地接听了电话,柔声道,“等我一下……”他抬头,目光扫向会议室在座的人,那温柔的声音瞬间变得沉冷,“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

  他霍然起身,推开椅子,迈步往门外走去,声音又变得柔和,“老婆,吃早餐了没有?”

  他并没有特意压低声音,所以整个会议室,所有人都听到了……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非常……精彩……

  陆子皓很淡定地帮自己老板收拾桌上的资料,在走出会议室的大门之前,很温和地好心地提醒已经石化的大家,“各位,已经散会了。”

  另一边,齐夏抓了抓头发,眼神疑惑,“我刚才,好像听到你说会议,我打扰到你们开会了吗?”

  “没有,我还要感谢你把我从那个无聊的会议里面解救出来。”赫连城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着,身形舒展,神情愉悦,唇角上扬。

  “其实,我也没什么事……”齐夏细长的手指扣着被角,支支吾吾道,“只是……”

  “只是什么?”赫连城追问了一句,英俊的脸上,笑意越发柔和。

  “额……”齐夏有种豁出去了感觉,咬了咬牙,僵硬地说道,“只是不太习惯,早上醒来看不到你……”

  他一本正经地“哦”了一声,再也没有回应。

  齐夏有些泄气,她好像天生不会说一些甜言蜜语……

  而且,他的反应好冷淡……

  她赌了气,刚想切断通话,他突然挑了挑眉,“仅此而已?我还以为,你会说很想我,舍不得我呢。”。

  她眼睛睁大,半晌,小小声道,“你就当我是那个意思好了。”

  “这怎么能随便当?既然想我,就说给我听,我想亲口听你说。”赫连城柔和的声音里带着蛊惑的味道。

  好吧,又不是没有说过,说给他听好了。

  幸好他看不到她现在红着脸的样子。她欣慰了。

  趴在床上打着滚,“老公,我想你。”

  “我也想你。”他眉角眼梢都是笑意,似是想起什么,唇角坏坏地勾了勾,“右边的抽屉里面,有一支软膏。”

  “做什么?”

  “屁股上的伤。”垫她坐扰。

  他言简意赅,她却闹了一个大红脸,脑子有些不受控制地想起一些脸红心跳的场面,她敲了敲自己的额头,阻止自己再胡思乱想,赶紧找借口挂断电话,“我饿了,先吃饭去了,拜拜。”

  他轻笑,“好。”

  齐夏洗漱出来,听到手机收到短信的声音,还以为又是赫连城发过来,赶紧拿了手机查看,没想到看到的却是一条陌生人发送的信息。

  信息内容让她面色惨白,“我是小宝的亲生母亲。”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