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

   叶如心眼中带了疑惑,“还有什么事?”

  齐夏捏了捏眉心,“小宝的身世。”

  叶如心神色凝滞,半晌,说道,“五年来,都没有什么问题,以后也应该没有问题吧……”她的语气充满了不肯定。

  齐夏望着屏风外的树林,“前几天,有一个神秘人给我发了一条短信,他说他知道小宝是我领养的孩子,我安慰自己,这只是别人跟我玩的恶作剧,但是……”

  她突然转头,望着叶如心,缓缓道,“这件事,除了孤儿院的院长,只有你和深哥知道,很显然,你们都不会跟我开这种玩笑。”

  叶如心修眉蹙了起来,声音干涩,“神秘人还说了什么?”

  齐夏摇了摇头,“后来我关机了,他就没有再骚扰我,我不知道他是谁,更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但是我心底总有些不安,我们已经拥有平静的生活,不想再被那件事扰乱了。”

  叶如心想了想,“你有没有想过,把真相告诉赫连城和他的家人?”

  “我想过,可是我有我的顾虑,一来,我担心伤害到小宝的感情,二来,我担心赫连家的人知道真相之后,不会再疼爱小宝。”齐夏用纤细的手指揉着太阳穴,“不管从哪个方面考虑,小宝都将是受到伤害最大的人,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那你打算怎么办?”

  “走一步看一步,先看看那个神秘人到底想做什么,那人突然发来这么几条短信,又突然消失,或许,他就是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想要把我逼入绝境,我有预感,他还会联系我的。”

  “你可以将真相告诉赫连城,和他一起面对这件事。”

  叶如心身体往下沉了沉,温暖的池水漫过她的脖颈,氤氲的雾气似乎弥漫到她的眼中,双眼湿漉漉的,“夏夏,以我的经验告诉你,夫妻之间,最好坦诚相见,不要藏着掖着,否则,当你们之间出现信任危机的时候,感情也会出现裂痕。”

  齐夏学着她的样子,将身体往下沉,“嗯,我会考虑,该怎么跟他开口。”

  突然告诉赫连城,小宝其实不是他的儿子,她还真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两人泡了许久,从浴池出来,都已经是下午了,她们换了衣服,吃了午饭,又到KTV包厢K歌,两人肩搂着肩疯狂地咆哮,又笑又闹酣畅淋漓,直唱到嗓子沙哑,她们才瘫在沙发上放声大笑,心底积蓄的压力和愁绪统统发泄了出来。

  两人勾肩搭背地从包厢出来,还止不住亢奋的情绪,手舞足蹈着,引来不少人侧目,其中还有一对和她们一样勾肩搭背的gay,距离她们十多米,迎面而来,两人用一种看到同类的视线看着他们,目光热烈。

  齐夏用手指捅了捅叶如心,嘿嘿歼笑,“叶子,你看那一对,用那么炽热的眼神看着我们,肯定以为我们也是一对。”

  叶如心转头瞥了一眼,煞有介事地点评,“小攻身材高大,小受柔弱娇媚,他们很相配啊。”

  齐夏冲那两人挥了挥手,“嗨,祝你们幸福!”

  那个小受感动得热泪盈眶,挥了挥手,“也祝你们幸福!”

  叶如心咧开嘴笑,“谢谢!”

  他们两对互相点头致意,然后擦肩而过。惹得旁观的人,纷纷摇头,可惜啊,这么漂亮的女人,这么帅气的男人,为什么就是同性恋呢……

  走出老远,两人躲在走廊里捧腹大笑,齐夏眼中泪光点点,“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突然想起,我们大学的时候,也这么逗过林子安——”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叶子,对不起——”

  “没关系,”叶如心拍了拍她的肩膀,咧嘴笑,“我又不是瓷娃娃,一碰就碎。你这么一提,我也记起来了,当时我和林子安还没有谈恋爱,他天天帮我买早餐,等我一起上课,宿舍里面其他女生说林子安暗恋我,你就想出这种鬼点子,说是刺激他向我表白,结果怎么样了?”

  叶如心一脸坏笑,盯着齐夏。

  齐夏灰溜溜地摸了摸鼻子,“结果林子安说,别闹了,我知道你们俩的性取向都没有问题……说起来,都怪你演技太生硬了!”

  齐夏无耻地将责任都推到她身上。

  “喂喂,我的演技哪里生硬了,明明是你看多了电视剧,整出一些酸不拉几的台词毁了整出戏好么?”

  “明明都怪你……”

  “责任全部都在你……”

  两人的背影消失在走廊里,留下肆无忌惮的争吵声和笑声。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应该有那么一个非常重要的朋友,这样当你受伤,彷徨的时候,才不至于寂寞。

  下午五点多。

  天空阴沉得厉害,似乎又要下雪了。

  齐夏和叶如心包裹得严严实实,从度假山庄出来,老陈已经将车停靠在大门口。

  齐夏先让老陈将叶如心送回家,两人拥抱告别,叶如心提着齐夏从罗马带回来的礼物,笑着挥了挥手,“路上小心,代我向赫连城和几个小家伙们问好,对了,下次把希希带出来,我还没有见过她呢。”

  齐夏降下半扇玻璃,笑道,“知道了,赶紧上楼吧,你家妞妞该等急了。”

  齐夏走进客厅,一眼就看到赫连城抱着小乖坐在壁炉边,小翼和小宝围坐在他们身边,三个孩子都聚精会神地听着赫连城讲故事。

  赫连城唇角微微勾着,低沉磁性的声音在空阔的客厅里面响起,齐夏走近他们,听出他讲的是《宝莲灯》的故事,他语气沉缓,特别有感染力,难怪孩子们听得这么入神。

  齐夏不想打扰他们温馨的氛围,悄然走到他们身边,就近坐在赫连城对面的沙发上,赫连城抬眼看了她一眼,唇边笑意更浓,揉了揉小乖的头发,“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啊——爹地,讲嘛,我还想听——”

  “老爹,你真吊人胃口诶!”

  “正讲到精彩部分——”

  三个小家伙都将小脸嘟成了包子脸,赫连城不顾他们的抗议,挑眉笑道,“已经快要到吃饭时间了,明天再讲。”

  “那好吧……”小家伙们都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

  齐夏忍不住笑了起来,打趣道,“老公,你知道我以前看武侠小说,最恨的一句话是什么吗?”

  柔和的光线下,赫连城俊美的脸庞更显迷人,他眉眼间笑意缱绻,“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没错,这句话总是在最精彩最激动人心的时候冒出来。”她耸了耸肩,一脸无可奈何,“简直太坑爹了。”

  小宝嚷了起来,“这回不是坑爹,是坑儿子……”怨念的小眼神刷刷地扫向他亲爱的老爹,其中意味不言自明。

  赫连璧薄唇微抿,挑了挑眉,一脸“我就是坑你们了,你们能奈我何”的表情。

  小翼默默转头,“爹地,我怀疑我们不是你亲生的。”

  小乖扑闪着一双大眼睛,“妈咪,我们不是爹地亲生的吗?”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齐夏心骤然一紧,手指也握了起来,大脑有了片刻的空白,等她反应过来,小宝已经凑到她面前,疑惑地盯着她,“老妈,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啊?”

  “啊?”齐夏扫了一眼,发现大家都用关心的眼神看着她,特别是赫连城,漆黑的眼眸里写满了关怀。

  她连忙挥了挥手,讪笑起来,“没事没事,可能温泉泡太久了,脑子不是很清楚,你们刚才说什么?”

  小宝摸了摸她的头,叹了口气,“老妈,我怀疑你有老年痴呆症的症状,明天还是去医院检查检查吧。”

  齐夏故意板起脸,双手捏住小宝纷嫩的脸颊,就像揉面团一样揉来揉去,“小鬼,竟敢嘲笑我……”。

  小宝粉嘟嘟的脸被揉得都变形了,眼泪汪汪地叫道,“啊啊,老爹救命啊,老妈家庭暴力了啊——”

  “儿子,老爹帮不了你了。”赫连城咳嗽了一下,坚定地站到了老婆那一边,抛给儿子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小翼伸手捂住了小乖瞪得圆溜溜的双眼,小小声道,“好暴力,未成年人不适合观看。”

  小乖惊奇地叫了一声,“咦,翼哥哥,你也是未成年诶,你也要捂住眼睛才对。”

  “喂喂,你们几个,还有没有人性,竟然眼睁睁地看我惨遭老妈的毒手。”

  小翼一本正经地说道,“你错了,我们怎么会眼睁睁地看着你被妈咪荼毒呢?我们已经闭上眼睛了哦。”

  小宝可怜兮兮地眨巴着湿漉漉的大眼,“呜呜……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离家出走……”

  “好了啦,逗你玩玩而已。”齐夏捧着他的小脸,笑米米地说道,“来,让妈咪亲一亲,很快就会好起来。”

  “不要——”小宝傲娇地扭开头,小下巴扬了起来。

  “别生气啦,乖儿子——”齐夏揉着他柔软的头发,眼中流露出温暖和怜爱,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这是她养了五年的孩子,虽然不是亲生,却如同亲生一般,如果不是那条短信,她几乎已经忘记,小宝是她从孤儿院收养来的孩子。

  天世色风。(明天更新一万字,亲们,多多支持笑笑啊~)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