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是否还愿意当我兄弟

   苏晋安对霍利拳打脚踢。

  霍利至始至终没有还手,就像木偶一般,任由苏晋安将他拖起来狠揍,又狠狠踢出去。

  他头发凌乱,满脸血污,衣服撕破,狼狈不堪。

  “够了!”苏柏林最终看不下去,抓住暴怒的苏晋安。

  “爸,你别拉着我,让我打死他!”苏晋安就像愤怒的雄狮一般,奋力挣扎着。

  “你打死他又能怎样?能换回希雅的命?将他打死了,你还得坐牢!”苏柏林力气毕竟不如苏晋安,额头汗水都冒了出来,拼尽全力吼道。

  “我要让他给希雅偿命!”苏晋安已经失去理智,将父亲的手挣开,又要上前。

  苏夫人赶来,从后边将苏晋安抱住,哭着说道,“晋安,你爸爸说得对,我们已经失去希雅了,不能再失去你了,别打了,妈求你了——”

  苏晋安浑身一震,动作渐渐停滞。

  苏柏林看了一眼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霍利,叫来仆人,将他送到医院。

  霍利的出现,就像一颗炸弹,将苏家深藏在心底的伤痛又炸了出来,久久难以平复。

  两天之后,霍利的伤势好得差不多了,他没有留下只字片语,离开了医院。

  他回到了罗马。

  没有联系任何人。

  霍利去警局自首,承认自己杀了自己的妻子,由于苏希雅的尸体已经火化,没有办法取证,而霍利也没有任何辩解的话,甚至拒绝请律师,法官很轻松地给他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其实,自霍利踏进警局的那一刻起,托马克已经知道了,只是他一直没有出手阻拦,也没有给警方施加任何压力,任由他们给他判处了十年刑期。

  古堡观景台上,托马克和北堂深坐在椅子上,遥望着远方。

  北堂深抿了抿唇,说道,“义父,你这样做,有没有后悔过?”

  托马克神色淡然,但是眼神很是苍凉,“后悔,自然是有的,我太过自信了,以为看透了人心,其实我错了。苏希雅怀孕,是我始料未及的事情。”

  “其实,您也不必自责,如果不是保罗隐瞒了苏希雅怀孕的事情——”

  托马克竖起手掌,“阿深,你不必说了,我本以为苏希雅对霍利,除了利用之外,没有别的感情,所以让保罗去故意接近她,打算将他们分开,可是我没有料到他们是真的深爱着对方……”

  托马克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如果保罗将苏希雅怀孕的事情如实禀告给他,或许,他会让保罗收手,并且看在孩子的面上,给予他们援助,成全他们。

  但是,没有料到保罗竟然起了私心,他贪图苏希雅的美色,想将她骗到手,苏希雅的死,保罗应当负一半的责任,所以当霍利痛扁他的时候,北堂深并没有出言阻止……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沉默了许久,托马克缓缓道,“希望霍利早点振作起来……”

  “您不打算帮他一把?”

  十年,是很漫长的一段时间。

  托马克叹了口气,“那要看他自己,如果他不愿意出来,打算消沉一辈子,谁也帮不了他。”

  霍利服刑前三天,不吃不喝,将自己与外界完全隔绝起来,拒绝所有人的探视。

  他不闻不问的态度,惹恼了监狱里面的狱霸,狱霸一打听,听说他曾经是黑手党家族的大少爷,心理顿时扭曲了,打算将霍利好好欺凌一通,让他俯首称臣。

  所以,在第四天,狱霸命令他收下的兄弟,将霍利狠狠揍了一顿,霍利既没有还手,也没有求饶,他躺在脏兮兮的地板上,奄奄一息,神情恍惚间,他似乎看到苏希雅在向他招手。

  那些人还要动手,狱警吹着口哨往这边跑来,狱霸狠狠一脚踹在霍利后背上,对着他的脸吐了一口唾沫,奚落道,“什么大少爷,现在还不是像死狗一样趴在老子面前,没有的废物,早该扔到垃圾堆里面了!”

  “你们几个,在干什么?”狱警跑了过来,用电棍指着狱霸等人。

  狱霸举起双手,其他人也纷纷举起双手,七嘴八舌地说道,“报告警官,我们什么也没有做。”

  “你们几个,要是再惹事,我不会放过你们!”狱警恶狠狠地将他们训斥了一顿,拿着对讲机叫同事过来,把霍利抬出了牢房。

  霍利双眼微微睁着,黑漆漆的天花板上,灯光好耀眼,他看到苏希雅离他越来越近,他不由自主地向她靠近,但是他刚前近一步,她就往后退一步,不管怎么,他都触碰不到她。

  他想告诉她,他爱她,他想她,他离不开她,可是他拼尽全力,都没有办法张开嘴巴。。

  她越退越远,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轻声道,“霍利,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好好活下去,连同我的那一份,一起……”

  连同我的那一份,一起……

  她单薄的身影渐渐消失,她说过的话,却清晰地留在他的脑海里面,他缓缓地,动了动手指。

  恍惚间,他看到穿白大褂的人在他眼前晃动,还听到他们的对话声。

  “好了,没事,还有心跳……”

  “狱霸那伙人也太嚣张,应该打压打压,否则下次就会闹出人命了……”

  之后,眼皮越来越沉重,他再也坚持不住,昏死了过去。

  霍利这一次伤得很重,足足在床上躺了一个礼拜,伤好之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虽然仍旧不言不语,却不再消沉,他更加冷漠了,眼睛就如寒潭一般,冷酷无情。

  他认真吃饭,认真锻炼身体,认真学习,在一个礼拜之后,他凭着一个人的力量,打败了狱霸一伙人,成为监狱里面新一任的狱霸。

  一个月之后,霍利写了三封信,分别邮寄到了托马克、北堂深和齐夏的手里。

  在给托马克的信件里面,他说在父母去世之后,他就将叔父当成亲生父亲一般尊敬,他说辜负了叔父对他的期望他深感抱歉,他说他会改过自新,好好做人。怒般由最。

  托马克看完信件,热泪盈眶,当天就联络监狱方面的人,希望能为霍利争取减刑。

  在给北堂深的信里面,只有很短的两句话,“阿深,我曾经将你当做兄弟,你是否还愿意当我是兄弟?”

  北堂深没有回复他。

  写给齐夏的那封信,是霍利费时最久的,他写了几句话,感觉不满意,撕掉重写,反复了几次,才写出来。

  “夏夏,希望经过这么多事情之后,你不会介意,我这么叫你。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天很冷,你穿着白色的羊绒大衣,戴着垂着两颗绒球的毛线帽,笑容灿烂,就像阳光一样照进了古堡里面,那时,我就在想,我喜欢这个笑容干净的女孩,我要保护她。

  后来,我想要的东西太多了,我感觉到了来自阿深的压力,他很优秀,与他相比,我就像废物一样,我觉得在他面前抬不起头,在叔父面前也越来越不受重视,我讨厌这种感觉。

  两年前,我偷听到叔父和阿深的谈话,知道叔父对我很不满意,打算将家族交给阿深打理,我愤怒了,我决定要将属于自己的东西夺回来。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做了许多伤害阿深的事情。

  我知道阿深在乎你,所以我不惜利用你来伤害他。

  我早已被愤怒和疯狂的**蒙蔽了双眼,甚至忘记了自己当初要保护你的诺言。

  夏夏,我不期望你原谅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真的很内疚。如果有重来一次的机会,我绝不会再伤害你。

  我答应过小乖,要去医院看望她,现在,我只有食言了,请你帮我转告她,我爱她,我其实一直都希望有一个像她这么可爱的女儿。

  另外,我还要代希雅向你道歉。

  对不起。

  兄霍利字。”

  齐夏看完之后,泣不成声,眼泪早已经将信纸湿透。

  赫连城将她紧紧抱在怀中,“如果你想见他,我们可以去探望他。”

  两天后,他们的探监请求得到了答复,霍利愿意见他们。

  他们隔着玻璃而坐,两人手里各拿着一只对话机。

  霍利消瘦了许多,他看着齐夏,唇边带着真诚的笑容,“夏夏,我没有想到,你会愿意来看我。”

  齐夏鼻子有点酸涩,她笑了笑,“霍利,小乖让我告诉你,深哥是她的一号干爹,你是她的二号干爹,她还说,你要是不愿意的话,她就不理你了。”

  霍利眼中闪烁着亮光,笑道,“愿意,虽然只是二号,我也愿意。”

  齐夏凝视着他的双眼,缓缓道,“霍利,你对我们一家人造成的伤害,已经成为定局,我不会原谅你。”

  霍利神色一黯,自嘲地笑了笑,“我知道,我真的很抱歉。”

  “所以,”齐夏继续道,“我要惩罚你,罚你后半生一直做我的兄长,保护我,爱我。”

  霍利微微一怔,眼中迅速涌起惊喜的光芒,他几乎要跳起来,连声道,“我认罚!”

  齐夏看他惊喜得就如孩子一般,唇角一翘,“霍利,深哥让我带给你一句话。”

  霍利紧张地看着她,“什么话?”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