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 白发人送黑发人

   A市,苏家。

  苏家人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他是一名外国人,穿着黑色的西装,头发和胡子已经很久没有修理过,看起来有些落魄,眼神空洞,面无表情,就像一具木偶。他,就是霍利。

  苏柏林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霍利,他怀中抱着一个黑匣子,就像宝贝一样,紧紧护着,看起来很奇怪。

  苏柏林目光带着探究,用英语说道,“这位先生,你说你是我女儿的丈夫,可是我女儿已经去世了。”

  霍利就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目光茫然,似乎已经陷入了回忆,缓缓道,“我和希雅,是在英国认识的,我帮她做过很多错事,她在A市声名狼藉之后,没有办法继续在这里生活下去,所以她请求我帮助她。我们制造了一场假死,她做出跳海假死的情形,我帮她制造了假身份,将她送到韩国进行整容手术。”

  苏柏林听到这里,激动地叫了起来,“等等,你说,我的女儿并没有死?告诉我,她现在在哪里?”

  霍利并没有回答他,就像机器人一样,机械地讲述着,“我们又做了许多错事,后来,事情败露了,我被叔父剥夺了继承权,赶出了家门,经济状况很差,她从来没有说过一句怨言,一直陪伴着我她怀孕了,她以为我不想要这个孩子,所以为了保护孩子,也为了给孩子创造好的环境,她打算与我分手,跟别的男人在一起……”

  他空洞的眼中渐渐涌起悲伤,语气也充满了哀伤,“我以为她背叛了我,我拿着手枪,想要威胁她回到我身边,我冲着那个男人开枪,她挡在了那个男人面前,是我,我害死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苏柏林好不容易才平复了失去女儿的痛苦,哪知道有个陌生男人上门说其实他们女儿没死,他心里燃起了希望,以为还可以再见女儿一面,但是,那个男人很快又粉碎了他的希望!

  苏柏林又愤怒又伤心,手指颤抖地指着霍利的鼻梁,嘴唇哆嗦着,半晌没有吐出一个字。

  霍利面无表情地将手中的黑匣子放在桌面上,身体缓缓前倾,跪在了苏柏林面前,双臂着地,头部伏在地板上。

  “岳父大人,我今天特地来向您道歉,第一句对不起,是我对您说的,对不起,是我害死了您的女儿和外孙!”

  他的额头重重磕在地板上,额头上已经红肿起来。

  “第二句对不起,是希雅托我向您说的,对不起,欺骗了您和母亲,伤了你们的心。”

  他的额头再度重重磕下,地板上已经染上了血丝。

  “第三句对不起,是我和希雅对您说的,对不起,我们让您和岳母大人失望了!”

  他的额头最后磕在地板上,紧挨着地板,久久不愿起来。

  苏柏林老泪纵横,他一手扶着胸口,一手遮着双眼,泪水从他脸上滑过,滚落在衣服上面。

  “老公,发生什么事了?你没事吧?”苏夫人从外面回来,一眼就看到客厅里面这不同寻常的一幕。

  霍利没有抬头,依旧保持着跪地磕头的姿势,就像雕塑一般。

  苏柏林双肩抽动着,右手仍旧遮着双眼。

  没有人回答苏夫人的问题。

  她有些不安,加紧步伐走到苏柏林面前,推了推他的肩膀,“老公,你怎么了?”

  苏柏林再也控制不住,终于放声恸哭起来。

  苏夫人还从来没有看到丈夫这么失态过,她连忙抽了纸巾,替他擦拭着眼泪,慌神地说道,“老公,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说话啊,你想急死我啊!”

  苏柏林摇着头,情绪异常激动,根本没有办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苏夫人又急又担心,也没有心思关心为何一个外国男人跪在自己老公面前,替苏柏林拍抚着后背,柔声安慰他,好不容易,他的情绪才稳定下来。

  苏柏林看了一眼仍旧跪在自己面前的霍利,伤心欲绝地挥了挥手,“你,你走吧,我暂时不想看到你。”

  霍利不声不响地转了一个方向,面向苏夫人,重重地磕头。

  苏夫人惊讶不已,连忙上前打算将他扶起来,“你这是做什么,快点起来。”

  苏柏林突然吼道,“别管他,让他磕!”

  苏夫人吓得缩回手,讷讷地站着,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霍利又磕了两个头,站起来之后,额头上已经满是鲜血,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小黑匣子,转身,向大门口走去。

  苏夫人对着他的背影叫道,“先生,你头上的伤要不要紧?”。

  霍利脚步不停,就像没有听到她的问话一般,一步步走出了他们的视线。

  “老公,这是怎么回事?”苏夫人一头雾水。

  苏柏林摇了摇头,声音沙哑,“没事,你先上楼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他缓缓闭上眼睛,不想再多说。

  苏夫人迟疑了片刻,见丈夫似乎很疲惫的样子,她也就不再多问,担忧地看了他一眼,向楼上走去。

  苏柏林听到脚步声消失之后,他缓缓睁开眼睛,目光锁定在霍利带来的那个黑匣子上面,他已经猜测出那里面是什么。

  他颤抖地伸出手,将苏希雅的骨灰盒拿了过来,紧紧抱在怀中,浑浊的泪水又涌了出来,他一手抚摸着骨灰盒,就像抚摸女儿的头发一般,哽咽着,泣不成声,“希雅,我的傻女儿……你为什么选了那么一条路啊!”

  苏柏林难以控制情绪,用拳头狠狠捶打着椅背。

  苏夫人其实并没有走远,她就在楼梯的拐角处偷听,他听到了丈夫压抑的哭声,她悄悄探出头,看到他抱着那个黑匣子,已经泪流满面,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丈夫抱着那个盒子叫着女儿的名字?

  “希雅,你怎么忍心,让白发人送黑发人?”苏柏林一手捂着脸,一手紧紧抱着骨灰盒。

  苏夫人心中的疑惑就像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并且,丈夫的悲伤情绪感染了她,她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她悄悄下了楼,走到他的身后,叫道,“老公——”

  苏柏林浑身一震,手中一抖,骨灰盒差点跌落,他慌忙双手捧住,抬起布满泪水的脸,看着自己的妻子。

  “老公,这里面是什么?”看到丈夫这么紧张那个黑子,苏夫人心生疑惑。

  苏柏林抹去脸上的泪水,语气很是不悦,“没什么,不是让你上楼去吗?怎么又下来了?”

  “老公,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苏夫人走到他面前,“让我看一看,这里面到底是什么?”

  “蕙兰,你今天是怎么回事,赶紧上楼!”苏柏林越是想掩饰,神情越慌乱,将骨灰盒抱得很紧。

  “你今天也很奇怪,我是老婆,有什么事情不能告诉我?”

  苏夫人倔脾气上来,双手紧紧抓住骨灰盒不放,两人争执之间,盒子砰然掉到地上,里面的骨灰洒了一地。

  苏夫人怔住,这地板上的,看起来像是……

  脑中刚刚跳出一个想法,还没来得及证实,怒火攻心的苏柏林,几乎是下意识地抬手,一巴掌甩到她的脸上。

  在西头偶。这一巴掌,将两个人都震住了。

  “你,你竟然打我——”苏夫人捂着脸痛哭起来。

  苏柏林很爱自己的妻子,从来没有动手打过她,他慌了神,想要上前查看她的伤势,被她推开了,怒气冲冲地指着地板吼道,“苏柏林,你必须跟我讲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否则,否则我就和你离婚!”

  苏柏林本来想瞒着妻子和儿子,不想他们再受一次痛苦的折磨,但是妻子一定要追根究底,他见隐瞒不住,只好将实情一一道出。

  苏夫人禁受不住打击,当场昏死过去。

  苏柏林慌忙叫来仆人,匆忙将她送到医院。

  苏晋安闻讯,从公司赶来,焦急地追问,“爸,出什么事了,为什么妈会高血压发作?”

  苏柏林已经疲惫不堪,将所有的事情说了出来。

  苏晋安踉跄了几步,颓然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脑中一片混乱,几乎要爆炸掉。

  父子俩沉默了许久。

  一个多小时之后,苏夫人醒了,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要看看女儿的骨灰。

  苏柏林早已命令仆人将洒落在客厅的骨灰全部清理到了骨灰盒里面,此时,他又让仆人将骨灰盒送来医院。

  苏夫人抱着骨灰盒,伤心欲绝地痛哭,几次差点昏死过去,最后苏晋安看不下去,请医生给她注射了镇定剂。

  “爸,怎么才能找到那个男人?”苏晋安脸色铁青,眼中充满恨色,双拳紧握着,恨不得立刻找到霍利将他撕碎。

  “我也不清楚。”霍利临走的时候,苏柏林还正处于伤心之中,没有来得及问他。

  苏家人还以为再也见不到霍利,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刚刚推开大门,就看到一个金发男人跪在门口,他深埋着头,动作卑微到泥土里。

  苏晋安不用问,也猜出他是谁,箭步冲到他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拖了起来,一拳向他的脸挥去,“你这个混蛋,居然还敢出现,我要打死你!”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