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 心动

   霍利有些心酸,抱过她,在她额头上亲了亲,“别担心,我今天已经拿到了薪水。”

  她抬头看他,关心地问,“是什么工作?”

  “普通的公司职员,因为是小公司,所以薪水日结。”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做什么。”他笑了笑,说道,“我先去洗澡,辛苦你了,宝贝儿。”

  “嗯,去吧。”

  苏希雅听到浴室门关门的声音,她抱着玫瑰走到客厅,将它插在花瓶里,看着那些娇艳欲滴的花朵,唇角缓缓勾了起来。

  他们就像普通的夫妻一般,吃完晚饭,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刚开始他们还边看边聊,最后,她说话的时候,没有听到他的回应,转头一看,他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苏希雅想要叫醒他,可是看到他蹙在一起的眉头,她又合上了嘴巴,她从卧室里面拿了毛毯盖在他的身上。

  现在才九点多,对于过惯了夜生活的他们来说,现在睡觉似乎有些早,电视节目很无趣,她不想再看下去。

  拿了衣服到浴室洗澡,她脱了衣服之后,背对着镜子,努力回头看自己的后背,上面有一片手掌心大小的烫伤,皮肤红通通的。

  热水浇在伤口上,很疼,她咬着牙,忍着痛。

  洗完澡之后,回到客厅,她坐在霍利的身边,一边擦拭头发,一边盯着他看。

  很英俊的一张脸,高蜓的鼻梁,深邃的眼窝,那双眼睛尤其迷人,他的眉头蹙在一起,似乎有很多心事。

  她轻轻叹了口气,就这样吧,至少他还爱她。

  她伸出手,揉着他眉间的褶皱,他突然睁开了眼睛,缓缓地坐了起来,“我怎么睡着了……电视剧已经结束了吗?”

  苏希雅笑了笑,“你太累了,回房间睡吧。”

  他坏笑,“好,我先过去,在床上等你。”

  她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她刻意磨蹭了很久,还以为他已经睡着了,才走进卧室,没想到她刚拉开被子,他就将她一把拽进了怀里,眼睛微微睁开,带着朦胧的睡意,“怎么这么久才来?”

  “我的头发现在才干。”她随口撒了个谎。

  他突然将她抱紧,双手抚摸着她的后背。

  他的手刚好摸在她的伤口上,好疼,她颤抖了一下。

  “怎么了?”霍利总算意识到不对劲,坐了起来,“把衣服脱了。”

  “不要,我已经很累了。”苏希雅紧紧抓着睡衣的领口。

  “让我看看,听话。”霍利意识到她似乎在隐藏什么,将她的衣服抓着,从下至上一点点拉了起来。

  她的后背上,有一片皮肤红通通的,甚至还有一些小水泡,他的眼眸倏然一紧,“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受伤了?”

  “是我不小心烫伤了,我怕你生气,所以,所以不敢告诉你……”她咬着唇,避开他愤怒的双眼。

  “笨蛋,受伤了怎么不治疗?”

  “没关系的,这只是小伤,我已经擦过药了!”

  他冷着脸吩咐着,“伤口已经起水泡了,不要弄破伤口,小心感染,药膏给我!”

  “好。”她从床头的抽屉里面取出一小管药膏,放在他的手掌上。

  他低着头,动作轻柔地替她擦拭药膏,即便他已经很小心,她还是疼得颤抖了一下。

  擦完药之后,他将她的睡衣脱了下来,“不要穿衣服了,不然布料摩擦后背,容易感染。”

  她“哦”了一声,双手捂着胸部,有些局促。

  “面对着我躺下来。”她面向着他躺下,他的右臂搭在她的腰间,用手臂撑着她背后的被子,避免被子摩擦到她的伤口。

  他赤/裸着上身,下面穿着一条平角短裤,而她,现在也赤/裸着上身,穿着一条蕾丝的内/裤,两人就这么赤/裸相对。

  他挪了挪身体,与她贴在一起,她的柔软紧靠着他的胸膛,虽然他们曾有过比这更亲密的时刻,但是苏希雅却是第一次,有了心跳加速的感觉。

  她紧张地闭上了双眼,她感觉到他灼热的视线在她身上交织,而后,他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声音黯哑,充满情谷欠的味道,“晚安,宝贝儿。”

  “晚安。”她睁开眼,在他的唇边吻了吻。。

  第二天早上,她在他的怀里醒来,他的手仍然搭在她的腰间,她感觉后背空空的,被子并没有摩擦到她的伤口。

  没想到,他维持这个动作,维持了一夜。

  苏希雅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很温暖,也很窝心。

  “早安,宝贝儿。”他睁开了双眼,淡蓝色的眼眸溢满了笑意。

  “早安,达令。”她甜甜地笑,“我去做早餐,你可以再睡一会儿。”

  “伤口还疼吗?”

  “不疼了。”

  “让我看一眼。”

  他掀开被子,她美好的身形完全展露在他面前,她有些尴尬,他却毫不在意,扶着她的腰背,仔仔细细观察了片刻,“看样子,已经好一点了,我再帮你擦点药。”

  他用酒精将伤口消了毒,然后擦了药。

  两人洗漱完毕之后,她煎鸡蛋,他帮忙切火腿,苏希雅看着他拿刀的样子,笑着摇头,“达令,我真担心你切到自己的手指。”

  “怎么会,我最擅长的就是用刀。”

  她噗嗤笑出声,“你确定你擅长的拿刀,不是指的是杀人么?”

  他耸了耸肩,“杀人和切菜差不多。”

  她恶寒,“你别说了,好恶心,一会儿,我不会吃火腿的!”

  先拿薪骗。他哈哈大笑起来。

  霍利西装革履,提着公文包上班去了,其实他在工地上工作,根本不需要穿西装,但是为了不让苏希雅起疑心,他不得不这样穿着。

  苏希雅收拾好厨房,打算将霍利换下的脏衣服洗掉,她发现他的西裤裤腿上沾染了不少泥沙,还以为他是走路不小心弄上去的,并没有在意。

  但是随着他每天下班越来越疲惫,而裤腿上的泥沙一直都没有消失过,她开始起了疑心。

  这天晚饭过后,她靠在他的怀里,问道,“达令,你的工作是不是很辛苦,你每天回家,都很疲倦的样子。”

  “嗯,是很辛苦,你知道的,我以前从来没有努力工作过,现在才发现,原来工作这么辛苦。”

  她若有所思,“你的公司在哪里?我们明天中午一起吃饭好不好?”

  他抚摸着她的头发,“我的公司很小,离家里也很远,我不想让你这么辛苦,跑到我这边。”

  “那好吧,我明天晚上给你做中国菜,记得早一点回来。”

  “好,我一定早点回来。”

  苏希雅很清楚,他一定有事情瞒着自己。

  霍利要上班去了。

  他前脚刚走,苏希雅后脚偷偷地跟了上去。

  她看到他开着车驶出街道,她连忙招手叫了一辆计程车,上车之后,立刻叮嘱司机跟上霍利的车。

  期间,计程车遇上红灯,等变成绿灯之后,霍利的车早就没有了踪影。

  “抱歉,我们跟丢了。”司机抱歉地说道。

  苏希雅有些气馁,“算了,靠边停下吧。”

  第一次跟踪失败,苏希雅又跟踪了第二次,这一次,由于计程车司机跟得太紧,霍利似乎发现有人在跟踪他,故意领着他们七拐八拐,将他们甩掉了。

  第三次,苏希雅索性在他的汽车上后备箱里面放了一个很小的追踪器,她让计程车司机跟着追踪器显示出来的路线,终于成功发现了霍利的目的地。

  可是,苏希雅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事实上,她现在的心情糟糕透了。

  她站在建筑工地门外,看到很多人穿着工作服在忙碌着,他们有很多人的裤腿上都沾染上了泥沙。

  她终于知道霍利在做什么工作了。

  苏希雅以为她不会再为哪个男人哭泣流泪,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就像打开的水龙头一样哗啦啦地流了下来。

  路上的行人发现她的异常,都好奇地看着她。

  她恍若未见,双手捂着嘴,痛哭起来。

  她的举动终于引来陌生人的关心,“小姐,你没事吧?”

  苏希雅摇着头,那人递给她一块手帕。

  “谢谢。”

  她接过手帕,擦拭脸上的泪水,她渐渐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看着远处那些忙碌的工人,她并没有看到霍利的身影,不过,她知道他是他们当中的一员。

  她咬了咬唇,转身打算离开,给她递手帕的男人突然开口道,“小姐,需要我送你一程吗?”

  苏希雅转头看他,她这才看清楚他的长相,四十多岁,西装革履,长相英俊,很有成熟男人的魅力,他脸上带着善意的笑容,“你别误会,我看你的心情不是很好……”

  “所以你担心我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苏希雅嘲讽地笑了笑,“原来,我看起来已经这么狼狈了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男人无奈地笑了笑,“我很抱歉,我似乎不太会安慰人。”

  苏希雅笑了笑,“没关系,是我自己太敏感了。”她扬起手中的手帕,“谢谢你的手帕,再见。”

  男人笑道,“如果你不介意,我送你一程吧,就当是我对你的赔礼道歉。”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