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 生死相随

   赫连城三人靠在快艇的船舷上,赫连城手臂和腿部有轻微的擦伤,北堂深耳朵进水,有点耳鸣,手臂也有轻微的擦伤,朱雀背部被爆炸时的气流所伤,烧伤了巴掌大的部位,还好,情况不是很严重。

  快艇上有随行的医生,已经替他们做了紧急处理。

  快艇在河里航行,距离那座大桥越来越远,桥头撞毁的法拉利还在熊熊燃烧着,后面,已经有警车赶来,正在灭火。

  赫连城冷凝的目光紧盯着那辆烧毁的汽车,沉声道,“汽车上面安装了炸弹。”

  北堂深看了一眼朱雀,“若不是朱雀提议跳水,我们都已经炸死了。”

  朱雀淡淡道,“我很奇怪,为何炸弹在撞向桥头的那一刻才爆炸。”

  赫连城拧了拧眉,沉声道,“有两种可能,一是炸弹的启动方式,如果炸弹是靠声音控制,分贝达到一定程度才会爆炸,而碰撞带来的震动导致声音达到了临界点,所以炸弹爆炸了。还有一种可能,这是定时炸弹,对方早已经设置好了时间,时间一到,自然爆炸。”

  “从我们离开车库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如果我们在爆炸之前就想办法逃离了汽车,那对方的阴谋不就落空了?我总觉得,我们忽略了什么。”北堂深眉头蹙了起来。

  赫连城双眸蒙上森森寒意,浑身杀气腾腾,“不管如何,我都要找出背后主使,让他付出代价!”

  北堂深沉默不语,但是眼中流露出的杀意并不比赫连城的少。

  另一边,霍利在听到朱雀喊“跳”之后,只听到巨大的爆炸声,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声响,他不清楚北堂深三人到底有没有死。

  他脸色沉冷,情绪有些暴躁。

  水如烟抿了抿唇,“达令,别着急,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直升飞机降落在古堡的私家停机坪上,闻讯赶来的托马克等候在飞机前面,阿虎抱着希希率先走了下来,齐夏在安德鲁的搀扶下缓缓走下飞机。

  “夏夏,你还好吧?”托马克满脸关切。

  齐夏走近他,开着玩笑,“义父,我没事,就是手臂酸疼得厉害,连抱希希的力气都没有了。”

  “没事就好,你这丫头,你们几个,把我这个老头子,吓得够呛!”托马克笑容满面,从阿虎怀中将希希抱了过来,“抱不动希希没关系,还有我这个干爷爷呢!”

  希希不知何时已经醒来了,她睁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好奇地盯着面前胡须花白的老人,小嘴巴动了动,可爱极了。

  托马克朗声大笑起来,摸了摸她纷嫩的小脸蛋,“希希宝贝,你是不是想跟爷爷问好啊?”

  他的笑容感染了希希,她张开小嘴,露出漂亮的笑容来。

  托马克激动得胡子一翘一翘的,“你们快看,希希对我笑了,哎呀,这小丫头真惹人喜爱……”

  不到一个小时,赫连城他们三人也被送回了古堡。

  他们在快艇上已经换了衣服,身上的伤也已经处理过,所以看起来并不狼狈,就如平时一般威严而从容。

  书房里,赫连城和北堂深齐声道,“义父——”

  托马克神色凝重,“你们辛苦了,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你们有什么看法?”

  北堂深说道,“对方不光弄坏了刹车,还在车上安装了炸弹,他一心置我们于死地,我怀疑是其他家族做的,不过并没有证据。”

  赫连城说道,“我已经让人去医院的地下停车场寻找线索,另外,炸弹的碎片已经收集起来了,或许能查出一些蛛丝马迹。”

  托马克眸色暗沉,手指敲打着椅子扶手,沉声道,“自从我接手巴里特的势力之后,还有一部分异己分子在暗中活动,阿深,你让人查查他们的动向。”

  北堂深应了一声,脑中突然有什么东西闪过,但是等他仔细思索的时候,却又怎么也抓不住。

  从书房出来,他一直沉默不语,和赫连城并肩走在走廊上,他猛然顿下脚步,深邃的眼眸迅速闪过一抹异样的光彩。

  赫连城停下脚步,转头看他,“有事?”

  北堂深本来不欲多语,但是见他脸上带着凝重之色,便缓缓道,“我前段时间在国内对付教父和苏希雅的事情,你知道吧。”

  标准的陈述句,他丝毫不怀疑赫连城灵通的消息来源。

  赫连城沉声道,“有所耳闻,难道他们与这件事有关?”

  北堂深眼神冷厉,淡淡道,“在我对付苏希雅的时候,我发现一件事,苏希雅背后还有靠山,而且她的靠山还跟意大利的黑手党有关。”

  赫连城眸色沉了沉,“你怀疑这次的事情,是苏希雅的靠山搞的鬼?”。

  北堂深冷笑,“在发现她有靠山这件事之后,我就一直在查那个人的身份,不过,一直到现在,我都还没有查出来,说明对方非常厉害,否则,不可能在暗夜家族的势力范围下,还隐藏得这么深。”生伤堂很。

  赫连城眉头一蹙,“我问你,你会在什么情况下,不惜冒着身份暴露的危险帮一个女人?”

  北堂深盯着他的双眼,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你很清楚,不是么?要么是因为我爱她,要么,是因为有利可图。”

  赫连城摸了摸下巴,面无表情地说道,“苏希雅已经死了,她背后的人还做得这么绝,难道真的是因为爱她,所以替她报仇?”

  北堂深淡淡道,“看来,你也觉得这件事是她的靠山做的。”

  赫连城并不否认,“这只是一种可能,还有义父所说的那些异己分子,也很可疑。”

  北堂深看着他,说道,“赫连城,我们合作,联手将那个人找出来!”

  赫连城淡淡道,“这也是我想跟你说的。”

  “好——”

  北堂深竖起手掌,赫连城也竖起了手掌,两人掌心相击,发出清脆的响声。

  传来门锁转动的声音,齐夏猛然站了起来。

  房门打开,赫连城脸上带着温煦的笑容,缓缓走了进来。

  “老公——”齐夏飞快地跑过去,用力将他抱住,眼泪盈满眼眶,“老公,太好了,你还活着——”

  “傻瓜,我还要陪你白头到老,怎么会轻易死去。”赫连城将她紧紧拥着,下巴轻轻蹭着她的头发。

  “我真的以为,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看到你们跳进河里的那一刻,我恨不得跟着你去,要不是有希希在,我可能,可能真的会放手……”

  齐夏哽咽了,再也说不下去,上一次,他为了保护她,头部中枪,她已经饱受折磨,这一次,看到汽车爆炸,他们跳入河中,她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如果他死了,她也不想再活下去了……

  “齐夏,你看着我,我不许你这么想!”赫连城突然捧着她的脸,逼迫她直视着他的双眼,他的脸上,布满了寒霜,自从结婚之后,这是他第一次连名带姓地叫她,这也是他第一次露出这么生气的表情。

  “就算我真的死了,我也不许你跟着我死,你要好好活下去,将咱们的孩子抚养成人,”他性感的薄唇紧紧抿着,一字一顿地说道,“而且,我也不会介意你再嫁,如果你过得不幸福,我就算死了,也不会心安!”

  他双手紧紧扶着她的肩膀,“当然,就算你再嫁,你也不能将我忘记,必须将我藏在你的心里,你听明白了吗?”

  齐夏泪流满面。

  “笨蛋,我怎么可能舍得让你陪我一起死?我的夏夏是坚强的女孩,就算没有我,她也可以好好活下去!”赫连城声音柔和下来,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眸中的怜惜和柔情几乎要将她淹没。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齐夏猛然投入他的怀抱,失声痛哭,双手握成拳头捶打着他的后背,“你这个混蛋,好好的,干什么说死,我们都不会死,我们还要白头到老!”

  赫连城紧紧抱着她,“对,我们一定可以白头到老,傻丫头,别哭了。”

  齐夏将方才所受的惊吓和恐慌都哭了出来,心里舒服多了,渐渐停止抽泣,在他的搀扶下坐到沙发上,他柔声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她不好意思地擦了擦眼睛,“除了手臂很酸疼之外,没有哪里不舒服。”

  “真的?腹部痛不痛?”他眼中浮现出担忧,手掌轻轻落在她的腹部,那里是做手术的位置。

  她犹豫了一下,说道,“刚开始有点疼,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

  “不行,一定要检查一下,如果是子宫里面的伤口牵扯到,就严重了。”他不由分说将她抱了起来,她猝不及防,赶紧抱住他的腰。

  “老公,你要做什么呀?”

  “带你去医院检查!”

  “我真的没事,倒是你,身上的伤严不严重?快点把我放下来啊!”

  “我只是皮外伤,一点问题都没有,你乖乖的,不要动!”赫连城在她屁股上轻拍了一下,“听话!”

  “喂喂,放我下来啦,好多人——”

  “别闹,听话,他们什么都没有看见。”

  以管家为首的仆人们都默默地垂下了头,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