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 有内鬼

   赫连城抱着齐夏箭步走到一辆汽车面前,有仆人上前,替他们打开车门,他将她放进后座,自己也坐了上去,吩咐前面的司机,“开车,去医院。”

  “是的,小姐,姑爷。”

  汽车一路驶往医院。

  检查过后,医院表示齐夏的伤口恢复还不错,没有什么问题。

  从办公室出来,齐夏好笑地捅了捅赫连城的手臂,“现在放心了吧?”

  他丝毫不以为忤,揉了揉她的头发,“嗯,暂时放心了。”

  她挑眉,“为什么是暂时?”

  他语气带着疼惜,“剖腹产至少需要半年的恢复时间,表面上看起来痊愈了,实际上子宫受到的伤害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

  她抱了抱他,“老公,别担心了,我以后会很小心的。”

  他亲了亲她的额头,“老婆,你受苦了。”

  她笑着摇头。

  他突然叹了口气,“我也要受苦了。”

  她不解。

  他凑到她耳边低语,“一百天之内,我们都没有办法同房了,你说,会不会很辛苦?”

  他呼出的热气让她耳朵感觉痒痒的,她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下,“别在这里谈论这种话题啊……”

  他看出她的不自在,低声笑了两声,没有再继续下去,揽着她的腰,“老婆,累不累,回家休息一会儿?”

  齐夏皱了皱眉,“老公,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赫连城忍住笑,“哪里不对劲?”

  齐夏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他,眼睛突然瞪大,失声叫了起来,“希希!希希呢?”

  赫连城再也忍不住,朗声笑了起来,抱着她,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两口,“老婆,你太可爱了!怎么到现在才想起希希?”

  “我的天啊,我这个当妈的简直太不称职了,竟然把希希都忘掉了,呜呜……”齐夏好内疚,眼泪汪汪。

  “老婆,不要自责了,都怪我不好,突然把你抱走……别担心,希希在义父那里,有很多人会照顾她的。”

  “老公,我还是觉得很难受,我怎么就忘记希希了呢?”难道她真的不是一名好母亲,呜呜……

  “你只是太累了,乖,不要再自责了,”他认真看着她的双眼,“在我的眼里,你是世界上最好的母亲。”

  “老公,你真会安慰我……”

  他揉了揉她的头发,“我们下午过去古堡,接希希回家,顺便和义父一起吃晚饭,怎样?”

  她笑,“嗯,好。”

  在赫连城他们平安回到古堡之后,霍利就得到消息了。

  他狠狠将窃听设备扔到大理石地板上,还有离他最近的那只古董花瓶,也没有逃脱粉身碎骨的命运。

  “该死的,他们的命真硬!”霍利恨得咬牙切齿,眼睛里透着嗜血的阴冷。

  水如烟说不出心里是失望多一些,还是高兴多一些,淡淡道,“这一次,没能要了他们的命,只怕以后会更加难办了。”

  霍利突然转头,阴冷的眼神紧盯着她,“赫连城没有死,你难道不应该感到高兴么?”

  水如烟指甲狠狠掐着掌心,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委屈神色,“我已经说过,我并不在意他的生死了,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如果不是你一时心软,想要放过齐夏母女,他们现在肯定——”

  “你这是在怪我?”霍利霍然伸出手臂,修长的手指紧紧捏住了她的下巴,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水如烟咬了咬牙,倔强地扬着脸颊,眼中却流露出淡淡的害怕,“我没有怪你,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他紧盯着她的双眼,手掌高高地扬了起来,她害怕地闭上了双眼,他猛然握紧手掌,将她推开,霍然起身。

  水如烟听到脚步声远去,她缓缓睁开双眼,长长的眼睫毛垂了垂,遮掩住眼中的复杂情绪。

  书房里,一片狼藉,书架被推到了,书本散落满地。

  水如烟轻轻推开房门,看到霍利背对着门口,站在窗户边。

  阳光透过白色的纱帘照射在他身上,为他清冷的背影增添了几分柔和。

  她悄然走到他背后,伸出双手,将他抱住。

  他没有动。

  沉默。

  良久,她柔声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

  他不语。

  她轻声道,“那个时候,我还是英国皇家芭蕾舞团的一名舞者,有一天深夜,我参加聚会回家,被一群流氓挡住了去路,是你,就如天神一般降临,解救了我。”

  他身体一僵,沉声道,“当时,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你抱着我叫赫连城的名字……”

  她双手轻抚着他的腰间,轻声笑,“你是不是早就看上我了,所以趁我醉酒,和我发生了关系,你可是我第一个男人。”

  他僵硬的身体缓缓放松下来,“是你抓着我的手不放。”

  她娇嗔,“那你可以拒绝,我本来就喝醉了嘛……”

  他突然转身,凝视着她漂亮的双眼,唇边已然勾起一抹坏笑,“谁让你长得这么漂亮,反正我也不吃亏。”

  “讨厌……”她轻轻推了他一下。

  他抓住她的手,低声道,“宝贝儿,对不起,我有时候,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知道,我从来没有责怪过你。”她将头靠在他的胸膛上,语气有些寂寥,“霍利,我已经只有你了,如果哪一天,你不再需要我了,一定要告诉我,让我走得有尊严一些。”

  他沉默了很久,久到她的心都冷了。

  她缓缓从他的怀抱中离开,转身。

  他却突然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扯回自己的怀抱,将她的头紧紧按在自己胸前,“不会的,不会有那一天。”

  她轻笑,“就算是谎话,我也很开心。”

  他修长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看到的是泪流满面的脸,可偏偏她的唇边还带着笑意,“谢谢。”

  该死的,他竟然心疼了。

  “不是谎话——”话音刚落,他猛然俯首吻上她的唇。

  就像天雷勾动地火,两人之间唇舌相依,就再也分不开了。

  她双手攀上了他的脖子。

  他将她抱了起来,放到了书桌上面。

  两人急切地热吻着,他隔着布料揉弄着她的柔软,她修长白希的手指悄然解开了他的皮带。

  裤子滑落。

  她微凉的手指握住了那处灼热,缓缓滑动着。

  他的手指亦攻入了她的神秘之境。

  液体从桌面流了下来,她媚眼如丝,将他拉近自己,魅声喘息,“达令,要我……”

  他如她所愿,扶着她纤细的腰,用力挺进。

  书桌晃动的声音,身体相撞的声音,还有淫/靡的喘息声交织在一起,在满目的书籍堆里面,他们上演着一幕原始的情谷欠画面。

  派往医院地下停车库调查的阿豹很快向赫连城反馈了信息,地下车库的监视器被人用手枪击破了,保安在报警器响了之后赶到地下车库,曾经看到一辆黑色的奥迪迅速离开,由于速度太快,保安并没有看清楚车牌号码。

  阿豹又跟劳斯莱斯4S店的维修工程师联络过,得知劳斯莱斯的故障是人为的,而且那人技术非常高明,如果不是遇到高手行家,基本上看不出这种人为破坏。

  根据这条线索,阿豹利用暗夜家族的信息系统,排查出二十几个名字,这些人都是这方面的高手,然后他将一一排查着二十几个人,以找出嫌疑犯。

  至于北堂深那边,他已经亲自和交通局的人沟通过,取走了炸弹碎片,让家族里面的炸弹专家研究,专家花费了三个多小时,将那些碎片重新组装了起来,通过系统库匹配炸弹还原后的图片,有了惊人发现。

  “深少爷,这是暗夜前几个月刚研制出来的炸弹,这个型号的炸弹一般都是走私到中东国家,意大利境内几乎没有。”

  北堂深眼眸骤然一紧,面色瞬间阴沉下来,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很有可能,这枚炸弹是从家族里面流落出去的,那个人到底是谁?难道真的是家族里面的人?

  北堂深冷声命令,“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属下明白!”

  为了以防万一,北堂深将炸弹全部带走了,并且清除了所有访问数据,如果家族里面真的出现了背叛者,必须更加警惕,以免被对方察觉到,而打草惊蛇。

  自从汽车出事故之后,北堂深用车格外小心,在上车之前,朱雀仔细查探,确定安全之后,他们才上车。

  朱雀打开后座车门,北堂深并没有上去,淡淡道,“今天我开车。”

  朱雀眼眸动了动,“为什么?”

  “你后背受伤了。”他看了她一眼,然后往驾驶座走。

  “那只是轻伤——”恢他打查。

  她想阻止,他已经坐上驾驶位,深邃的眼眸看着她,“上车。”

  她关了后座车门,坐到他身边,他是老板,她可不敢让老板替她开车,而自己坐在后面充大佬。

  北堂深并没有多言,启动汽车,驶出了古堡。。

  后背的烧伤对于朱雀来说,其实并不算什么,加上已经涂抹了药膏,现在随意动作都不会有太大的疼痛感,她靠在椅背上,转头,望着窗外的风景,心情暂时舒缓。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