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 拒绝继承

   深夜,暗夜古堡,书房。

  托马克摇了摇手中的红酒,眼眸瞟向坐在自己对面的北堂深,“阿深,我上次跟你提起的事情,你考虑得怎样了?”

  北堂深目光平静,“义父,您指的是?”

  托马克将酒杯放到桌上,“继承暗夜家族的事情。”

  北堂深一脸凝重,“义父,我不能这么做。”

  “为什么?”

  “两年以来,霍利已经改变了许多,成熟了许多,也已经可以独当一面,您应该将暗夜家族交到他的手里。”

  托马克缓缓道,“两年前,我确实说过,如果霍利能够改变,我就考虑将家族交到他的手里,但是他这两年的所作所为,并没有让我满意。”

  北堂深唇角绷紧,“我不明白,我以为他已经做得很好了。”

  托马克摇了摇头,站了起来,走到书桌前面,打开抽屉拿出一本黑色封皮的本子,他将那个本子递到了北堂深的面前,脸色有些难看,“你看看这本东西。”

  北堂深接过本子,打开第一页,上面用意大利语写着两个大字“账本”,往后翻,每一条都是交易信息,这里面记录的东西让他心惊,他面不改色地翻看完账本,缓缓抬头,“您怀疑霍利贪污?”

  托马克冷笑,“不是怀疑,这就是霍利贪污的证据,他在掌管那些企业之后,总共中饱私囊了一百二十亿。”

  北堂深沉声道,“义父,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托马克竖起手掌,神情凝重而决绝,“不可能存在误会,这个账本是我花了很多功夫才得到的,阿深,你知道他将这笔钱用到哪里了吗?赌博、赛马、玩女人……他若不是我的侄儿,我早就处置他了……总之,暗夜家族不能交到他的手里,他迟早会将家族败光的!”

  北堂深眉头蹙了起来,沉思了片刻,说道,“义父,我还是不能答应您的要求,我毕竟是外人,如果继承了家族,一来没有办法服众,二来我和霍利之间会产生误会。您现在身体还硬朗,不如再给霍利两年时间,彻底改掉他身上的陋习。”

  托马克摇了摇头,“阿深,中国有句古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霍利很难改掉那一身毛病,我还活着的时候,他尚且这么明目张胆地贪婪,等我死了,他说不定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家族交到他手上,我始终不放心。”

  北堂深凝眉沉思良久,说道,“义父,您看这样是否可行,霍利继承家族,由我辅助他三年,三年之后,他若是没有改掉毛病,我就继承家族,他如果肯重新做人,就由他继续继承。”

  托马克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阿深,家族和霍利就交给你了!”

  北堂深一脸凝重,“义父您放心,只要我北堂深活着一天,就不会让家族毁在霍利手里!”

  “好,好!”托马克很欣慰,“我打算在希希满月酒的那一天,就宣布这件事情。”

  “这,义父,是不是太着急了?霍利他还不知道这件事吧?”

  托马克笑道,“我老了,早就想将这副担子交给你们年轻人,阿深,你放心,霍利那边,我会跟他谈的。”

  北堂深从古堡出来,驱车回市区,朱雀开车,他坐在后座,脸色凝重,他了解霍利,表面上很好相处,实际上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而且对家族事业充满了野心,霍利是否会因为托马克的决定对他心生芥蒂呢?

  他头疼地揉了揉眉,突然觉得自己提出辅助霍利,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以后还不知会产生多少矛盾。

  第二天,托马克将霍利叫到古堡,叔侄二人关在书房里面密谈了两个多小时,当霍利从书房出来的时候,他脸色很难看,他急冲冲地走出古堡,上车之后一路狂飙,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手背上青筋跳动着,他双目通红,透着愤怒和冷厉的杀气。

  他一脚踩在油门上,汽车就像离弦的箭,承载着他蓬勃的怒气飞速而去。

  罗马最大的拍卖公司QXL首席鉴定师办公室,水如烟站在一幅山水画面前,双臂环抱着肩膀,如水的双眸凝视着画面。

  突然,房门打开,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形箭步而来,猛然将她拉入怀中,薄唇狠狠吻上了她的唇瓣。

  她惊愕地睁大双眼,看到的是霍利阴冷的双眼,她用力推着他,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

  他手臂猛地一掀,将她扔在了宽大的沙发上,她心脏剧烈地跳动着,从他那双危险的眼睛里,她非常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在这种时候拒绝她,受伤的只会是她自己。

  这个想法只是在脑中闪过,她的身体已经随之做出了决定,她顺从地躺在他身下,任由他粗暴地撕开她的裙子,她伸出舌尖轻轻舔弄着他的嘴唇,双手抚摸着他的胸膛,试图让他放松下来。

  他眼神冰冷没有一丝温度,他将撕碎的裙子扔到地毯上,一手将她的内/衣扣子打开,牙齿用力咬住她的胸,她疼得闷哼一声,柔声柔气地道,“达令,你轻一点……”

  他并没有放松力道,但是僵硬的肌肉在她双手的抚摸下,已经放松了许多,她柔软的双手落在了他的皮带上面,替他脱下了裤子,与此同时,他也将她唯一蔽体的蕾丝内/裤扯了下来。

  他分开她的腿,狠狠地刺入。

  她痛得咬住了他的肩膀。

  他用力地冲刺着,她丝毫没有感觉到快/感,痛得身体似乎都要被撕裂了,她闷哼着,漂亮的眼眸中泛起雾气,柔弱可怜地凝望着他,“达令,你轻一点……”

  在她的柔声呼唤下,他的理智渐渐回笼,他吻了吻她红肿的嘴唇,缓缓放慢了速度,渐渐的,有种酥麻的感觉自小腹升起,她双手攀着他的脖子,将他的头往下拉,吻上了他的耳垂,声音柔媚得几乎滴出水来,“达令,我爱你……”

  这三个字,就像有魔力一般,他将她抱得更紧,在她适应他之后,再度勇猛起来。

  他一边咬着她的耳垂,一边用沙哑的声音低语,“宝贝儿,对不起……”

  她手指抚摸着他俊美的脸庞,柔柔地笑,“没关系,谁让我爱你呢……”

  他心情激荡,深深地吻上她的唇,她热烈地回应着,两人激情缠绵。。

  两人共同攀上高峰之后,他抱着她躺在沙发上,她头紧紧靠在他的胸膛上,纤细的手指在他结实的胸膛画着圈,语气慵懒,带着一点委屈,“人家的裙子被你弄坏了。”

  霍利坏心眼地在她胸上捏了一把,坏笑道,“裙子弄坏了没事,你没有弄坏就好。”

  水如烟红着脸在他胸膛上捶了一拳,娇嗔道,“你坏死了。”

  他邪笑着吻了吻她的唇,“我这么坏……你喜不喜欢?”

  她故意撇开头,不回答他。

  他将她的头扳了过来,灼热的视线注视着她,“回答我,喜不喜欢?”

  她咬着唇,仍旧不语。

  他坏笑,“你若是不回答,我们就再来一次,直到你回答为止。”

  她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就像水晶般透明,撅着嘴撒娇,“你欺负我……”

  他修长的手指悄然滑到她的腿内侧,低声笑,“我就是喜欢欺负你,快回答我,否则我……”

  “喜欢……”她猛然夹/住双/腿,脸颊通红,睫毛就像蝴蝶般颤抖着。

  “这才乖。”他在她唇边吻了吻,抱着她坐了起来。

  水如烟苦恼地看着那团破布,“裙子坏了,怎么办?”

  族在己放。霍利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你在休息室休息一下,我让你的助理买了送过来。”

  他将西装外套披在她的肩膀上,站起来,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她突然抓住他的手腕,“你要走了吗?”

  他转头,笑,“怎么?舍不得我?”

  她点了点头。

  他揉了揉她的头发,“我只是去办公桌那边打电话。”

  她“哦”了一声。

  他笑,阳光灿烂的模样,让她也忍不住露出笑容来。

  他打了电话回来,盯着她看,“还能走吗?”

  “干什么?”

  “当然是去休息室,难道你想这个样子等助理过来?”他不等她回答,突然弯腰将她抱了起来。

  她抱着他的腰,将头靠在他的胸膛上,柔声道,“达令,你刚才好像不开心,说出来,让我帮你分担,好不好?”

  霍利脚步突然一顿,身体绷得紧紧的。

  水如烟紧紧抱住他的腰,柔声道,“如果你不想说,就算了,只要你记得,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站在你这边。”

  他突然低下头,眼神暗沉,涌动着许多她看不懂的东西,低声道,“你变了,以前的你,眼中只有利益。”

  她愣了愣,倏尔苦笑,“如果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我还不改变,我就太傻了。霍利,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是你让我得到重生,我很感激你。我们两个人,其实很像,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都会不择手段,甚至于众叛亲离。有时候,我会觉得很孤单……”

  她认真地看着他的双眼,缓缓道,“你有没有觉得孤单的时候?如果有,让我陪着你。”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