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心疼她

   齐夏惊讶,“妈妈,您怎么来了!”

  “妈,您过来,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赫连城小心翼翼地将齐夏抱到旁边,从床上站起来,整理着衬衫。

  白锦绣笑容满面,“我这不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么?”

  赫连城调侃,“惊喜没有,惊吓倒是真的。”

  白锦绣伸手捏了捏赫连城的脸,笑道,“夏夏,这还是我儿子么?居然懂得开玩笑了!”。

  “妈——”赫连城语气无奈。

  齐夏捂着嘴笑,“妈妈,您不要再调侃阿城了,阿城脸皮薄,你看,他脸都红了。”

  赫连城语气越发无奈,“我哪里脸红了——”

  “好了好了,不笑话你了。”白锦绣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低下头,“让妈看看你的伤口。”

  “已经全部好了,没什么好看的。”话虽如此,他还是低了低头,新头发长得很好,早已经遮蔽了伤痕。

  白锦绣用手指小心地拨弄着他的头发,一道很长的伤痕隐藏在发根下面,她轻轻地抚摸着那道疤痕,心里酸涩不已。

  “妈,早就不痛了,别看了。”赫连城感受到她的手指在颤抖,于是将她的手拿了下来,直起了身体。

  白锦绣抹了抹眼角,笑道,“夏夏,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齐夏笑道,“妈妈,我挺好的,就是伤口还有点疼,不过很快就会好起来。”

  白锦绣坐到她身边,拍了拍她的手背,感慨道,“那就好,我们昨晚听说你生了一个女儿,小乖的手术也很成功,全家人可高兴坏了!特别是你奶奶,嚷着要和我一起来罗马,你爸爸和小静也想过来,不过公司的事情太忙了,没办法脱身,所以就派了我这个代表过来,好好照顾你。”

  齐夏很感动,“妈妈,谢谢你们,让你们担心了。”

  在苏希雅的真面目曝光之后,白锦绣对齐夏的结缔就解开了,她握住齐夏的手,笑容真诚,“傻孩子,说什么傻话呢,你现在可是我们家的功臣,想吃什么,需要什么东西,都跟妈妈说,妈妈可是专门过来照顾你的。”

  一家人和和睦睦,感觉很好。

  赫连城笑,“妈,你大老远过来,也累了,先休息休息,有我照顾夏夏。”

  白锦绣嗔了他一眼,“你一个大男人,懂得怎么照顾人?”

  赫连城破天荒地露出委屈的表情,“妈,你问问夏夏,我照顾得好不好。”

  齐夏偷笑,“妈妈,阿城很会照顾人,他把我照顾得很好。”

  白锦绣惊奇地看着赫连城,她发现,儿子自从来罗马之后,性格变化很大,不再是以前那个板着脸的冷面人了,她自然而然地将他的改变归功于齐夏,心里对齐夏的喜爱又多了几分。

  白锦绣唇边笑意更深,感慨道,“看到你们感情这么好,妈也就放心了,夫妻之间就应该这样,相互关心,相互理解,相互扶持……”

  说到最后,她的眼眶有些泛红,赫连城薄唇紧紧绷着,沉默了许久,他缓缓问道,“妈,你和爸之间还好吗?”

  白锦绣抹了抹眼角,勉强笑了笑,“从罗马回来,他变了许多,很少去那个女人那里,对我也还不错,不过毕竟这么多年了,完全不联系,也是不可能的。”

  齐夏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毕竟公公和婆婆之间的问题,她作为儿媳妇,也不好插手,她悄悄捅了捅赫连城的手臂,他抿了抿唇,抽了纸巾递到白锦绣面前,沉声道,“妈,总有一天,爸会明白,到底什么对他才是最重要的,你给他一点时间。”

  白锦绣接过纸巾,擦了擦眼角,喃喃道,“反正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我也无所谓了。”

  她意识到在儿媳儿子面前谈论这个问题,有些不太好,她咳嗽了一下,笑了笑,“小乖住在哪间病房?我去看看她。”

  “妈,我陪你一起去吧。”赫连城抚了抚齐夏的头发,“老婆,你休息一下。”

  “嗯,好,妈妈,您别定酒店了,就住到我们家里吧,阿城,你待会儿把妈妈的行李送到家里。”

  他笑,“你就别操心了,我会安排的。”

  白锦绣的行李箱暂时放在齐夏的病房里面,赫连城陪她下楼看望小乖,三个孩子看到白锦绣,都很开心。

  白锦绣挨个拥抱他们,在小乖的小脸上亲了亲,从手袋里拿出赫连静送给她的礼物,那是一个很可爱的芭比娃娃,不过还不能直接让小乖玩耍,需要消过毒之后,才能给她,因为手术过后,她的身体非常虚弱,抵抗力也比较差,要严格控制与外界的接触。

  齐夏在白锦绣和赫连城的悉心照料下,身体恢复得很快,两天后,她的伤口就很少再疼痛,可以自如地在地上走动,在小乖的强烈要求下,她和赫连城还抱了小希希到她的病房。

  一家人总算是团聚了,虽然是在病房里。

  赫连城特意用相机将这一幕拍摄下来,以作留念。

  一周的时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

  比如齐夏伤口愈合,已经可以出院了。

  比如水如烟已经获得托马克的信任,经常和霍利一起去古堡做客,他们还到医院探望过小乖几次,每次水如烟进小乖病房,齐夏就会遵从北堂深的意思,留意她的举动,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渐渐的,她也就放下了戒备。

  再比如小乖手术后,身体恢复得很好,医生说她再观察两个月就可以出院,以后定期到医院复查。

  齐夏出院的时候,刚好北堂深有事情处理,没能过来看她,赫连城将她接回别墅,她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好好清洗自己,住院的这段时间,担心伤口感染,她都只能用毛巾擦拭身体,感觉自己浑身都脏兮兮的,难受得要命。

  白锦绣特意熬了一锅姜水,说是产妇用这个洗头发比较好,赫连城用姜水替她洗头,他的手指熟练地揉着她的头发,还用上了他的独家按摩手法,按摩着她的头皮,她舒服得都快睡着了。

  洗澡的时候,她想自己动手,但是赫连城坚持要帮她,说是不放心,担心她牵扯到伤口,他说这番话的时候,白锦绣就在旁边,齐夏红了脸,不太自在地咳嗽了一下。

  白锦绣就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微笑着说道,“我应该去医院陪小乖了,夏夏,你洗完澡,休息一会儿,记得把我煨在厨房的鸡汤喝了。”

  齐夏连忙道,“好的,妈妈,您路上小心。”

  白锦绣提着食盒出门,那里面是给小乖盛的鸡汤,走出客厅大门之后,她唇角悄悄勾起一抹笑意。

  “好了,老婆,我们进去洗澡了。”赫连城突然弯腰,将毫无防备的她抱了起来。

  她连忙抱住他的脖子,“我自己可以走啦。”

  “乖乖听话,不要乱动。”他就像哄孩子一般。

  浴室里,面对他深邃的目光,她脸颊通红,根本不好意思当着他的面脱掉自己的衣服,他勾唇轻笑,手指熟练地落在了她的后背上,低声道,“老婆,把眼睛闭上。”

  她小声嘀咕,“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

  他沉沉地笑,“现在害羞的可不是我。”

  “好吧……”她认命地闭上双眼。

  眼睛看不见,触感就特别灵敏,她清楚地感知到他的手指轻轻拉下了她的拉链,将长裙从她身上剥了下来。

  浴室里面早已被热气弥漫,她一点都不觉得冷,只是当肌肤完全暴露在外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并且下意识地捂住了小腹。

  “老婆,不要捂着,让我看一看。”他宽大的手掌包裹住了她的手指。

  她睫毛颤动着,紧张地说,“不,太丑了……”

  “不丑,一点都不丑。”赫连城在她面前蹲下,缓缓将她的手指移开,一道伤疤赫然闯入他的视线,伤疤呈淡淡的粉色,那是伤口愈合的表象。

  他凝视着那道疤痕,有些眼热。

  突然,他将唇贴了上去,她浑身一僵,猛然睁开双眼,“不,老公,太脏了……”

  他置若未闻,用舌尖轻轻舔舐着那道伤疤,一点一点,极为细致,她眼中悄然泛起泪光,视线一片模糊。

  不知何时,他已经站了起来,轻轻抹去她眼角的泪水,轻笑道,“傻丫头,哭什么……”

  他话还没有说完,她突然勾住他的脖子,用力吻上了他的唇瓣,灵巧的舌头滑入他的口中,两人紧紧拥吻在一起。

  她感觉有什么东西顶在了她的腰间,他突然松开她,粗喘着,眼神炽热,也有些可怕,密密匝匝的谷欠望几乎要将她淹没。

  她伸出手,想要握住他,“老公,我帮你。”

  她的手指已然碰到火热的那处,他猛然握住她的手腕,声音低沉沙哑,“没事,过一阵就好了。”

  他深深地呼吸,努力抑制住体内的悸动,当着她的面,用冷水冲刷了一番,最后将水温调剂到适当程度,“老婆,可以了,我帮你洗澡。”

  她害羞的“嗯”了一声,背对着他坐下。

  倒心地喜。赫连城眼神已经恢复清明,此刻,在他的眼中,没有丝毫杂质,就像对待珍宝一般,小心翼翼地帮她擦拭冲洗身体。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