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 手术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日子。

  泰伦斯要替齐夏做剖腹产手术了,在取出胎儿之后,立刻做肌瘤剔除术,而同一时间,小乖的主治医生将会提取新生儿的脐带血,就在同一医院,不同楼层的手术室里面替小乖做手术。

  手术室里面一切准备就绪,齐夏躺在手术推车上面,赫连城和北堂深分别站在推车两侧,赫连城紧紧握着她的手,柔声道,“老婆,不要害怕,我就在外面,一直陪着你。”

  他的手心里面湿漉漉的,满是汗水,将她的手指握得那般紧,其实他比她还忐忑,还害怕吧,只不过他将那些负面情绪全部都隐藏了起来,努力安慰着她,鼓励着她。

  齐夏握紧他的手指,缓缓展开笑容,“老公,别紧张,我和宝宝都会没事的,小乖也会好好的。”

  他重重地点头,“嗯,对,你们都会好好的。”

  齐夏咧嘴笑,然后缓缓地转头,望着北堂深。

  北堂深抚了抚她被汗水打湿的头发,沉声道,“夏夏,别担心,我们都在这里。”

  “嗯,深哥,谢谢你。”她对他展露出感激的笑容。

  时间差不多了,护士好意地提醒,“两位,病人应该推入手术室了,请两位让一让。”

  赫连城和北堂深依依不舍地放开齐夏,两人僵立在原地,目送护士将齐夏推入手术室,手术室的大门砰然紧闭,两人的心脏也猛然一跳。

  两人挺直着腰背坐在沙发上等待,一律的面无表情,手心里却都冒出了汗水。

  手术室旁边的产房,是一位顺产孕妇,从齐夏进入手术室之前,那位就已经在嚎叫了,叫到齐夏已经进去一个小时,那位的叫声还没有停止,听得赫连城两人额头冷汗直冒。

  赫连城额头青筋鼓了起来,北堂深双手紧紧按在大腿上,两人心急如焚地盯着手术室。

  “哇哇……”半个小时之后,空寂的走廊里,突然响起一阵婴儿的啼哭声,他们两人猛然跳了起来,往手术室那边跑了过去,还没有赶到,手术室旁边产房的门突然打开,护士小姐抱着一个婴儿,笑容满面地走了出来。

  “史密斯先生,恭喜您,您的妻子生了一个小公主。”

  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以火箭般的速度冲了过来,嘴里激动地呢喃着,“上帝保佑,上帝保佑,我亲爱的孩子……”

  赫连城和北堂深脚步僵住,狂喜之后的心就像被冷水浇了一般,冷冰冰的,他们对望了一眼,又不动声色地收回视线,索性不再回沙发那边,就站在手术室门口等待。

  赫连城第一次深刻地体会到,什么叫度秒如年,什么叫煎熬折磨。他侧头看北堂深,沙哑着嗓子问,“五年前,夏夏生小宝他们的时候,是你一直陪着她?”

  北堂深低声“嗯”了一声,“她是顺产,阵痛了十几个小时,她当时遭受的痛苦,和毒瘾发作时差不多,生产完,她已经痛得昏死过去。”回忆过去的事情,北堂深眼中流露出浓浓的疼惜。

  赫连城的心,也随着他说的每一句话而疼痛,他紧紧握着拳头,他几乎不敢想象她生产时痛得大汗淋漓失去控制时的模样,他好懊恼,好遗憾,在那个关键时刻,他没有陪伴在她身边。

  “呜哇呜哇……”终于,婴儿的啼哭声从手术室传来。

  赫连城浑身一颤。

  护士打开手术的门,将婴儿抱了出来,笑着说道,“是一位小公主,赫连先生,恭喜您。”

  赫连城并没有看孩子,急切地问,“我妻子怎样?”

  “手术很成功,肌瘤剔除掉了,现在我们要将孩子送到育婴房。孩子的脐带血也将送往十二楼的手术室。”十二楼,那是小乖所在的楼层,接下来,小乖就将接受脐带血移植手术。

  赫连城提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护士小姐,让我抱抱孩子。”。

  护士微笑着将孩子递给他。

  他颤抖着双手,接过孩子,动作极其僵硬,甚至不知道双手应该放在那里,宝宝那么小,小脸皱巴巴的,皮肤红通通的,小眼睛紧紧闭着,看起来丑丑的。

  整颗心都被这个小家伙填满了,赫连城想笑,但是却控制不住眼中的湿意,有洁癖的他,丝毫不嫌弃孩子刚从子宫里面取出来,低头亲了亲她小小的额头,沙哑着声音,“宝宝,我是爹地。”

  北堂深也抱了抱孩子,心情极度复杂。

  护士抱着孩子去育婴房,赫连城依依不舍目送她远去。

  医生在手术室里面缝合伤口,缝合了半个多小时,才让赫连城等人进去,他一眼看到护士手中收拾的带血的床单,猛然打了个冷战。

  因为麻醉药的缘故,齐夏还在昏睡中,她脸色苍白如纸,赫连城弯腰吻了吻她被汗水打湿的额头,嘶哑道,“老婆,你受罪了。”

  他突然转过头,捂着脸,双肩剧烈地颤抖着,北堂深看了他一眼,又深深地看了一眼齐夏,沉默地退出手术室。

  泪水顺着手指缝流淌出来,赫连城极力控制着情绪,缓了几秒钟,他急剧起伏的胸膛才平复下来,他抹去泪水,转过身,紧紧握住了齐夏的双手。

  过了十多分钟,护士将齐夏推到了病房,赫连城拒绝护工的帮助,打了温水,亲手替她擦拭脸庞,盖好被子之后,他吻了吻她的额头,让护工进来看护,他则到十二楼去探望小乖。面术在院。

  小乖已经躺在了手术推车上面,静等着手术室准备妥当。

  北堂深眼眸含笑,柔声与她说着什么,她清澈的眼眸带着惊奇的神色,细声细气地问,“后来呢,后来呢?”

  原来,北堂深在给她讲神话故事。

  赫连城笑了笑,较快步伐走到他们身边。

  “爹地,”小乖看到他眼眸一亮,“深叔叔说妈咪生了一个小妹妹,是真的吗?”

  赫连城温和地笑,“是真的,以后乖乖就要当姐姐了。”

  “太好了,我当姐姐了,我一定会对小妹妹很好的!”小乖虽然身体虚弱,但是精神很好,咧开小嘴儿,笑得极其开心。

  赫连城摸了摸她的头,柔声道,“乖乖,一会儿就要进手术了,别怕,爹地和深叔叔都在这里。”

  “恩恩,我不怕。深叔叔说,只是在里面睡一觉,等我醒来,病魔就被消灭掉了。”

  他握了握她柔软的小手,“等你醒来,爹地带你去看小妹妹。”

  “恩恩,太好了!”

  在护士推小乖进入手术室的时候,她还笑米米地对赫连城和北堂深挥手,“爹地,深叔叔,一会儿见。”

  “一会儿见。”两个大男人异口同声,同时勾唇露出笑容。

  手术已经进行了八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赫连城跑上楼三次探望齐夏,第三次的时候,齐夏苏醒过来,并且给小宝宝喂了第一口母乳。她心里很挂念小乖,赫连城安抚她许久,将她哄睡了,他又下楼等待手术结束。

  期间,霍利过来了一趟,叫他们去吃饭,他在这里等待,赫连城和北堂深谢绝了,他们都没有胃口,霍利皱了皱眉,直接叫了外卖,“你们两个,不吃东西怎么有力气等待小乖出来?别等她出来,你们又倒下了。快,吃点东西。”

  霍利不由分说,将两个便当盒子塞到他们手中,指了指不远处的大厅,“那里有桌椅,去那边吃完了再回来,我在这里守着。”

  他们勉强吃了一点东西,又等了两个多小时,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

  “医生,我的女儿怎么样?”赫连城紧张地迎了上去,北堂深和霍利也紧跟了上去。

  医生摘下口罩,笑了笑,“你们放心,病人手术很成功!”

  “谢谢!”三人不住地道谢,困扰他们许久的心病,终于可以解除了。

  护士将小乖从手术里面推了出来,赫连城等人跟在旁边进了病房,直到确定小乖没事,他们才叫来护工照顾小乖,然后起身离开。

  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

  北堂深回酒店,霍利回自己别墅,而赫连城一边上楼,一边打电话到国内,向家人报平安。

  齐夏睡得很浅,赫连城刚刚走到她的床前,她就睁开了双眼,“手术结束了吗?”

  赫连城眉头舒展,温和地笑,“结束了,手术很成功,老婆,你现在就放心的休息吧。”

  齐夏抬起手,抚摸着他的脸,心疼地说道,“老公,今天辛苦你了。”

  两场手术,他一直在焦急地等待,现在一定也很疲倦了。

  他握着她的手,用脸颊蹭了蹭,低声道,“这点辛苦和你所受的苦比起来,还差远了。老婆,现在麻醉药效过去了,伤口是不是很疼?”

  她摇了摇头,“其实也不是很疼……”

  那么长的伤口,哪里会不疼,她只是不想让他担心罢了,他又怎么会不明白?他满心疼惜地将她抱着,很小心地没有触碰到她的伤口,声音沙哑,“傻瓜,疼就说出来,不要硬撑着。”

  “没事,我真的没事……”齐夏轻轻拍抚着他的后背。

  “现在时间还早,你再休息一会儿。”

  她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柔声笑,“床很宽,你跟我一起睡。”

  “好。”他吻了吻她的额头。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