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 勇敢的女孩

   两天后,赫连城从美国请来的医生路易斯赶赴罗马,他带来了特效药,小乖在他的指导下服用这种药,仪器二十四小时记录着她的病情变化,医生护士等都高度警惕,路易斯已经提前布置好了几种突发状况的应对方案。

  所有人都在忐忑地等待着。

  小乖服药第一天,并没有特别的效果,不过也没有出现副作用。

  第二天,她牙龈出血的症状减轻。

  第三天,她的牙龈已经停止出血,身上的血点和瘀斑颜色也变淡了。

  全家人非常高兴,路易斯决定给她继续用药。

  一周过去了,她变得越来越嗜睡。

  她一天大半时间都在睡觉,早饭过后要早睡,午饭过后要午睡,晚饭过后会一觉睡到第二天。可是睡了这么久,她在清醒的时候,还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摸样。有时候和哥哥们玩着玩着,就趴在赫连城的怀里睡着了。

  赫连城担心是特效药带来的副作用,路易斯仔细替她检查过后,表示除了嗜睡之外,并没有给她带来其他的负面作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赫连城还是决定让小乖继续服用特效药。

  又过了两天,小乖的病情没有再继续恶化,不过也非常脆弱,每天除了躺在无菌病房里面,不能出去外面走动,偶尔精神好的时候,她会下床走动几步,和两个哥哥玩一会儿。

  齐夏已经准备好了接受手术。

  泰伦斯检查过后,说道,“赫连太太,依你现在的病情,不用再切除子宫,只需要在破腹产的同时,剔除子宫肌瘤就可以了。”

  齐夏激动地说道,“真的?那太好了,泰伦斯,非常感谢您!”

  赫连城伸手,紧紧握住泰伦斯的双手,“谢谢您!”此刻,他的眼中涌动着泪光,终于,他们战胜了一个难关,还有其他难关也一定可以战胜的!

  从办公室出来,赫连城迫不及待地抱住齐夏,激情地吻住了她,直到她呼吸紊乱,他才将她放开,下巴紧紧抵在她的脖颈上,深深呼吸着属于她的特别的香味,澎湃的心绪久久不能平静。

  医生订好了做手术的时间,就在两天后。

  在与家人视频通话的时候,赫连城将这个消息告知了家人,家人都很紧张,却没有一个人表露出来,大家都安慰他们,替他们祈祷着。

  当晚,北堂深电话打了过来,“夏夏,我听霍利说,你和小乖要做手术了。”

  齐夏“嗯”了一声,故作轻松地说道,“前两天,小乖还念叨着你呢,你有空了,可要过来看她。”

  手机里面传来机场播报的声音,北堂深低声笑,“我现在就在机场,明天一早,小乖就可以看到我了。”

  齐夏愣了一下,心中感动,“深哥,其实你没有必要现在赶过来。”

  他声音柔和,“夏夏,不要害怕。”

  她鼻子一酸,“我,我才没有害怕呢!”

  他突然停下脚步,朱雀走在北堂深的身后,见他突然停下,她也跟着停下脚步,她听到他柔和的声音,“嗯,夏夏是勇敢的女孩,自然不会害怕。”

  朱雀突然就愣住了。

  许多年前,她还是一个害怕打雷的小女孩,有一天雷雨大作,她将自己藏在衣柜里面,大家找她都快找疯了,最后,一个小男孩打开衣柜发现了她,她害怕被他嘲笑,先声夺人,“我在这里捉迷藏,我才不是害怕呢。”

  小男孩最初诧异,紧接着笑了起来,说道,“我知道你是勇敢的女孩,不会害怕的。”

  “朱雀——”北堂深沉冷的声音传来。

  朱雀猛然回过神来,发现北堂深已经结束了通话,站在离她四五米远的地方,回头看着她。

  她连忙箭步跟上,说了一声“抱歉。”

  他眼神深邃,淡淡道,“有心事?”

  她就像是被人抓住把柄的小孩,不自在地抿了抿唇,“没有。”

  他看着她,目光清凌,“如果有困难,可以告诉我。”

  在他的眼里,她一直都是沉稳冷静的,他很少看到她失神的样子,可就在刚才,人流来来往往,她就像木偶一样,神情恍惚地站在那里,让他觉得很异常。

  她微怔,唇角勾了勾,“没有,谢谢。”

  他低沉地“嗯”了一声,“走吧。”

  齐夏挂断电话,有些失神,赫连城从身后将她抱住,低声道,“在想他?”

  她身体往后,靠在他怀中,轻声道,“我只是觉得,深哥对我太好了,好得让我有负罪感。”

  他揉了揉她的头发,“这些都是他心甘情愿的,在他眼里,让你幸福,他才会幸福。”虽然心里很不爽,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他很敬佩北堂深。

  “嗯,我知道。”正因为知道,所以更难受,她也希望他能得到幸福。

  “别想了,再想他,我就要吃醋了。”他捧着她的脸,啄了啄她的唇。

  她舔了舔嘴唇,坏笑,“我已经尝到了,酸酸的。”

  他挑眉,“既然知道,你打算怎么安慰我?”

  她装傻,“安慰你什么?”

  他长长的睫毛扇了扇,极为认真的表情,“你心里想着别的男人,我吃醋了,难道你不该安慰一下我受伤的心?”

  “好啦,安慰你。”她眼睛笑得弯了起来,嘟着嘴,响亮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唔,这还不够,先记在账上,我会收利息的。”他好看的眼睛眯了眯,唇边勾起一抹坏笑。

  北堂深和朱雀到达罗马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他们先去预定好的酒店整理了一番,然后北堂深给朱雀放了假,他独自一人去医院探望齐夏母女。

  将车停在地下停车场,他快步往电梯口走去,电梯/门打开,一名漂亮的东方女子走了出来,她身材玲珑苗条,五官精致,她看到他,漂亮的瞳孔猛然一缩,倏尔露出娴雅的笑容。

  “北堂先生,你好。”

  北堂深眼神犀利地盯着她,“你是谁?”

  她唇边的笑容越发明显,“我叫水如烟。”

  “你就是水如烟。”北堂深不动声色地打量她,眸色深沉,隐藏着难以看懂的情绪。

  水如烟轻声笑了起来,“是我,一定是霍利跟你提起过我,我也是从他那里看到过你的照片。”

  北堂深面无表情地说道,“你接近霍利,有何目的?”

  提带特高。水如烟脸上浮现惊诧之色,“北堂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和霍利是恋人关系,我喜欢他!”

  北堂深薄唇一哂,不置可否,“是么?在我看来,女人接近霍利,要么是为了他的钱,要么是为了权力。”霍利爱玩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他以前那些女人除了纯肉/体关系之外,其他的都是有目的地接近他,北堂深很自然地将水如烟划分到了那个行列里面。

  水如烟哭笑不得,“北堂先生,你关心霍利,这很好,不过你妄加猜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对霍利是真心的。”

  北堂深淡淡道,“这是你和霍利之间的事情,我不会多加过问,不过,你若是伤害霍利,或者是他身边的人,我不会放过你。”

  之前,霍利在电话里向他介绍水如烟的时候,他就看出霍利很爱她,他不想让这个如亲手足一般的男人受到伤害。

  水如烟眼眸里迅速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笑道,“你担心的事情,永远不会发生。”

  “如此便好。”北堂深径直从她身边走过,进入电梯,冷漠地按下关门键。

  北堂深来医院之前,就跟齐夏通过电话,所以当他到达的时候,赫连城和齐夏还有孩子们都在,看到他,大家都很高兴,当然,不包括赫连城,他虽然佩服北堂深,但是危机感十足,表面上他和北堂深相处融洽,其实暗中仍旧较着劲。

  北堂深哄着小乖入睡,众人从病房里出来,北堂深问齐夏,“刚才水如烟是不是来过?”

  齐夏猜测是霍利跟他提起过水如烟,并没有惊讶,说道,“嗯,在你来之前她来过。”

  北堂深眸色一沉,“以后别让她进小乖的病房了。”。

  “额,为什么?”

  他沉声道,“我不信任她。”

  小宝插嘴,“我也不喜欢她。”

  齐夏没有搭理小宝,好奇地问北堂深,“深哥,这话从何说起?难道你们有过节?”

  北堂深摇头,“没有,这只是我的直觉。”

  齐夏挑了挑眉,想起赫连城不喜欢水如烟的理由,不由抬头看了看他,他唇角勾了勾,那副神情明显在说“看吧看吧,不喜欢水如烟的人可不止我一个”。

  齐夏嘴角抽了抽,“好吧,以后我会多加小心的。”

  “嗯,这就对了。”北堂深很自然地摸了摸齐夏的头。

  赫连城浑身立刻迸发出冰寒之气,周身的温度骤然降到零度以下,他犀利的眼神就如刀刃一般,狠狠地盯着北堂深。

  北堂深视若无睹,齐夏满头冷汗,连忙干笑两声,将脑袋偏了偏,避开北堂深的手。

  小宝和小翼对望一眼,抿着小嘴儿偷笑,老爹吃醋的样子还真可爱啊,就像炸毛的猫一样,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o(╯□╰)o

  从医院出来,北堂深给朱雀打电话,“朱雀,你查一个人,她的名字叫水如烟。”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