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 小乖病重

   天朗气清,阳光温暖。

  赫连城陪齐夏去做产检,他开车,她坐在副驾位置,一路上,她时不时抬眼偷瞄他,红唇咬了又松开,眉宇间的小纠结都被他悄悄留意到了。

  他唇角勾了勾,“老婆,你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

  齐夏纠结地绞着手指,自从他来意大利之后,她一直没有跟他提起她生病的事情,她要不要现在告诉他呢?

  算了,还是不要现在告诉他吧,他正在开车,要是情绪激动,可是很危险的……

  齐夏嘿嘿笑了笑,“其实也没什么……”

  赫连城挑了挑眉,没有再问下去,如果她不愿意说,他不会逼迫她。

  负责替齐夏检查的是妇产科最有名望的医生泰伦斯,四十多岁,金发碧眼,性格温和,他也将是她的接生医生。

  泰伦斯翻阅了她的病例,又将病例上的检查结果与今天的检查结果进行比较,温和地笑了笑,“太太,好消息,你子宫里面的肌瘤在慢慢变小,如果情况发展良好,肌瘤有可能自动消除。”

  赫连城眼眸猛然一缩,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不过碍于场合,他并没有说什么,双手却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真的?”齐夏惊喜不已,“那我需要做些什么?”

  “保持愉悦的心情,适当运动,配合治疗,其他的,就要看上帝的安排了。”泰伦斯耸了耸肩,子宫肌瘤不治而愈的案例有不少,但是像齐夏这种恶性肿瘤还不治而变小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从泰伦斯办公室出来,赫连城浑身都释放出低气压,沉着脸扶着齐夏的腰,她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握住他的手臂,说道,“老公,我们谈一谈吧。”。

  赫连城停下脚步,深邃的眼眸凝视着她,心中各种复杂的情绪交织,翻腾着,最终他还是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嗯”了一声,扶着她坐到大厅里面的沙发上。

  齐夏咬了咬唇,低声道,“我……两个多月前做产检,发现患了子宫肌瘤……”

  他声音低沉,隐忍着,“为什么瞒着我?”

  她抬头看着他,“你当时大脑受异物的影响,记忆不稳定,我根本不敢拿这些事情刺激你。”

  他深深地凝望着她,脑中闪过很多画面,其中就有他暂时失忆,伤害她的片段,他甚至混蛋地对她说出“打掉孩子”“离婚”的话,他将她紧紧抱住,“老婆,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不,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自责,你看,我现在已经有了好转,只要坚持下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他又心疼又愧疚,温柔地抚摸着她的长发,低声道,“因为生病,你又不想刺激到我,所以你才离开的,是不是?”

  她轻声“嗯”了一声,轻声笑道,“老公,不管我的病情怎样,你都会陪在我的身边,对吗?”

  “当然!”他斩钉截铁地答。

  “那就够了,不是么?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我们一起克服所有的困难,不要在意以前的事情了。”她抬头,眼眸含笑地看着他。

  他扶着她肩膀的双手紧了紧,喉结动了动,眼中涌动着浓浓的深情。

  她看懂了,对着他粲然一笑,“老公,我的病情好转,其实都是你的功劳,因为你这段时间让我感觉好幸福,谢谢你让我这么幸福。”

  赫连城知道她想用这种方式打消他心头的内疚,他唇角缓缓勾了起来,摸了摸她的头,“老婆,谢谢。”

  “不客气。”齐夏俏皮地笑,同样伸出手轻轻摸着他的头,他头上的头发已经冒出了青色的发根,有点扎手,即使他顶着这么特别的发型,在她眼里,他还是最帅的。

  “调皮。”赫连城眉眼俱是笑意,在她挺翘的鼻子上刮了刮。

  齐夏也捏捏他高蜓的鼻子,偏着头问,“帅哥,我们可以回家了吗?”

  是坐副到。“遵命,夫人。”赫连城绅士地握着她的右手,在手背上亲了亲。

  两人相视浅笑,他扶着她的腰,往医院外面住走去。

  走到医院门口,赫连城突然停下脚步,齐夏不解,“怎么了?”

  他没有回答,而是蹲下了身体,她想看看他在做什么,但是隆起的肚子挡住了她的视线,感觉他的双手在她的脚背上鼓捣了一阵,她还一头雾水,他已经站了起来,轻笑,“鞋带开了。”

  她怔了怔,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直到他握了握她的手,“老婆,走吧。”

  “哦,好。”

  他扶着她,一步步走得极其认真,她则仰头看着他的侧脸,从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他刀削般的下巴和挺直的鼻梁,原本硬朗的线条因唇边的微笑显得温柔无比,她心里霎时涌起一股暖流,愣愣的望着他出神。

  他忽地转过头来,无奈地笑,“老婆,走路专心一点,如果你想看,回家我让你看个够。”

  她脸上一红,哼哼唧唧,“我才没有看你呢。”

  他睫毛愉悦地扇了扇,从善如流,“嗯,你没有看我,是我自作多情了,不过,走路还是专心一点为好。”真不敢想象她怀三胞胎的时候,是怎么度过的,连走路都分神的小女人,他怎么可能放心?

  她撇了撇嘴,“知道啦。”

  他轻笑出声。

  随着时间的推移,齐夏的身体状况慢慢好转,但是小乖的情况却不容乐观,因为化疗的作用,她那头漂亮的头发全部都掉光了,以前粉嘟嘟的小脸变得苍白如纸,皮肤和粘膜不时出血,身体和四肢经常会出现大片瘀斑或者血点,牙龈出血也比较严重,有时候护工给她喂食物,她甚至还会吐出一两口鲜血来。

  无菌病房里面,小乖小小的身躯躺在一堆的管子中间,手腕上打着吊针,药瓶里面的药水顺着管子缓缓流入她的身体,齐夏和赫连城穿着防护服坐在她的病床边。

  齐夏握住了她冰冷的小手,眼中泛起了泪光。

  “妈咪……”她微微睁开了双眼,苍白的小脸上浮现出一抹恍惚的笑容,“爹地……”

  “爹地在这里……”赫连城箭步上前,蹲在她的病床边,温暖的大掌将齐夏和小乖的手包裹着,“乖乖,我们就在这里,不要害怕。”

  小乖已经被病痛折磨了许久,却懂事地没有在家长们面前哭泣,听护工说,曾经在夜里听到过她躲在被窝里小声抽泣。

  可是此时,她的眼中却蒙上了一层水雾,小巧的鼻翼抽动着,声音沙哑,“妈咪,爹地,我想哥哥和翼哥哥……我会不会再也看不到他们了……”

  齐夏热泪盈眶,咬着嘴唇,硬生生地克制着,赫连城紧紧握着她们俩娘的手,柔声道,“乖乖,你不会有事的,爹地明天就把哥哥们接来看望你,好不好?”

  小乖带着浓浓的鼻音“嗯”了一声,断断续续地说道,“昨天,隔壁病房的苏珊被推走了,护士姐姐说,她去了天堂,苏珊说过要陪我一起过生日的,呜呜……”

  她的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不停地往下掉。

  苏珊是一个八岁的小姑娘,非常可爱,患的是白血病,由于找不到配对的骨髓,没有办法进行手术,昨天去世了。

  难怪小乖情绪会突然失控。

  她害怕自己也像苏珊一样,突然失去了呼吸。

  齐夏用力咬着自己的拳头,眼泪滚滚而下,她的胸膛急剧起伏着,双肩剧烈地抽动着,想要安慰小乖,却没有办法平复自己的情绪。

  “妈咪,你不要哭……肚子里的宝宝也会哭的……”小乖虚弱地伸出小手,小心地替她擦拭着眼睛旁边的泪水。

  赫连城揽着齐夏的肩膀,眼中也涌动着闪亮的水光,轻声安慰着这对伤心的母女。

  从小乖的病房里面出来,齐夏的双眼还是红通通的,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平缓了情绪,他们才走进主治医生办公室,主治医生说小乖的病情已经难以控制,需要尽快做手术,最好是在一个月内。

  齐夏粗略地算了一下时间,她现在已经怀孕七个半月,再加上三周的时间,刚好可以进行破腹产。

  她望着医生的眼睛,祈求着,“医生,无论如何,请您帮我的女儿再坚持三周,三周之后,我们就可以进行手术了。”

  赫连城沉声道,“医生,拜托你了!”

  医生认真地点头,“两位放心,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

  赫连城说道,“我已经联络了美国的朋友,他们介绍了一种特效药,这是美国那边刚研制出来的新药,据说药效很好,我想让你给我的女儿试一试。”

  他翻出美国那边传来的照片,递给医生,医生看过图片之后,说道,“我也听说过,只是罗马暂时没有这种药,而且,医院没有使用过这种药,不知道是否会引起副作用。”

  赫连城说道,“这个风险我也考虑过,所以我特地请了美国那边使用过这种药的医生,他在三天后抵达罗马,如果在他的指导下用药,想必会安全许多。”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