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 铲除教父

   “小屁孩,真麻烦!”老沙嘴里嘀咕着,弯下腰打算扒他们俩的裤子,“脱了裤子,就在这里尿。”

  小翼叫嚷起来,“不要,我是男生,不能在这里尿,我要去厕所!”

  小宝紧接着大叫,“我也要去厕所!”

  老沙被他们俩吵得头疼,挥了挥手,“木子,带他们去厕所。”他就不信了,两个小屁孩还能搞出什么花招来。

  木子将他们从椅子上解开,又解开了脚踝上的绳子,一手拧着一个小孩,往远处的厕所走去。

  教父对这一切视若无睹,在他心里,小翼和小宝就是两个普通的小孩,会吓得哇哇大哭,根本不足以多加关注,他迈腿往工厂外停着的汽车走去。

  “砰”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以极快的速度飞向教父,他反应极其灵敏,一把扯过身边的老沙,挡在了自己身前。

  “噗嗤”一声轻响,子弹穿进老沙的胸膛,留在了他的身体里面,他双眼不敢置信地瞪大,震惊地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北堂深和朱雀等人,鲜血从他的胸膛流出,他的身体缓缓往下倒去。

  “砰砰——”枪响不断,老沙一直被教父拖在手里做人肉挡箭牌,胸膛被射成了筛子,不甘地瞪着双眼,抽搐着咽了气。

  教父一手拿着手枪回击,一手拽着老沙的尸体挡在自己身前,另有两名穿黑色西装的杀手掩护他,一行人迅速往工厂里面撤退,进入工厂之后,他们火速将大铁门降下来,暂时挡住了强劲的火力攻击。

  “快,赶紧把孩子们带过来!”教父急声下令。

  一名杀手迅速朝厕所那边跑去,教父和另外一名杀手坚守在门口。

  木子带着孩子们刚走进厕所,就听到激烈的枪声,暗忖大事不妙,也不让两个孩子尿尿了,拖着他们的手臂,就往外面拽,小翼冷冷地说道,“死木头,我已经忍你很久了!”

  木子下意识回头,只听到“砰”的一声枪响,胸膛传来剧烈的痛感,身体往地上倒去的瞬间,他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持枪从窗口跳了进来。

  “江岛,快解开我们的双手!”小宝看到来人,将双手往前伸出。

  江岛一边将木子身边的手枪踢开,一边在他的脑袋上补了一枪,然后迅速解开两个孩子手腕上的绳子,一手一个将他们抱了起来,从厕所的窗户将他们递了出去。

  原来,外面早有人接应。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当教父的杀手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只是一具尸体,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脑袋上已经被冰冷的枪口抵住了,江岛缓缓从门后走了出来,沉声道,“工厂里,总共有多少人?”

  “六个。”

  江岛眼眸一动,心里已经有了底,这么说来,工厂里面,现在只剩下三个活口。

  他狠狠一掌劈在这名杀手的后颈上,杀手软绵绵地晕倒在地上。

  江岛通过通话器,将工厂里面的情况报告给北堂深,然后悄然挪动脚步,往大厅那边走去,与此同时,又有两名保镖从厕所窗户跳了进来,跟在江岛身后,从后面包抄教父等人。

  当教父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江岛三人已经站在离他不到五十米的地方,将枪口对准了他们的胸膛,江岛冷冷道,“放下枪!”

  教父脸色骤变,还想负隅顽抗,突然听到“轰”的一声巨响,铁门被汽车撞开了,他身边的杀手避之不及,被汽车狠狠甩向了坚硬的墙壁,身体撞向墙壁之后,又被反弹到水泥地板上,鲜血淌了一地,哼都没有哼一声,抽搐着断了气。

  流星推开摇摇欲坠的车门,手持手枪从车里面钻了出来。

  大门口,北堂深和朱雀并肩而行,高大挺拔的身躯透着强烈的杀伐之气,他深邃的眼眸冰冷至极,涌动着嗜血之意。

  他浑身带着压迫的气息,缓缓走到距离教父两米远的地方,站定,冷冷道,“上官敖,我们又见面了。”

  教父此时已经被人包围住,他背脊挺直,好似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此时的处境,他微微一笑,“北堂深,你狠好,我想知道,我输在哪里。”。

  北堂深挥了挥手,大门口响起踢踢踏踏的脚步声,随后,小翼和小宝慢悠悠地走了进来,他们脸上哪里还有半点害怕的神情,小宝臭屁地扬着下巴,唇边带着得意洋洋的笑容。而小翼,挺直着小身板,俊美的小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

  两的子疼。小宝不屑地扫了教父一眼,说道,“老爷爷,你好像很看不起小孩子嘛!”

  小翼轻笑一声,说道,“深叔叔早就料到你会对我们不利,所以在我们的鞋子里面安装了追踪器,你竟然大意到没有检查我们的东西,你还真是轻视小孩子到极致了。”

  教父眼中迅速闪过一抹悔意,确实是他太大意了!

  小宝嘿嘿笑道,“老谋深算的狐狸,竟然栽在两个小孩子的手上,那种滋味不好受吧!”

  小翼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本正经地说道,“小宝,老狐狸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你就别再刺激他了。”

  教父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笑了几声之后,笑声戛然而止,阴狠的视线紧盯着两个小孩子,“你们自以为聪明,不也一样被北堂深利用了!”

  小翼冷冷地盯着他,“你如果指的是给你设圈套的事情的话,这是我们自愿的,根本与深叔叔无关,你想离间我们的感情,打错如意算盘了!”

  小宝哼哼道,“老狐狸,你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你很快就要倒霉了,小翼,我们走吧,之后的场面会比较血腥,不适合十八岁以下的小孩子观看。”

  “嗯,没错,我们走吧。”

  两个小家伙勾肩搭背,一副哥们儿好的模样,转身离开了。

  教父看着北堂深,笑了笑,“北堂深,你打算如何处置我?”

  北堂深面无表情,淡淡道,“我可以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条件?”

  “苏希雅背后的靠山是谁?”

  教父笑,“连你都没有查出来,我又如何知道,北堂深,要杀便杀,我已经见过我最心爱的女人,死也值得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请求?”

  “你想让我放过苏星辰?”

  “没错,星辰是无辜的,那些伤害齐夏的事情,都是我做的,你针对我一个人便可,放过她。”

  北堂深唇角一哂,“如果我没有猜错,她是你的亲生女儿。”

  教父顿了顿,“你怎么知道?”这件事,除了他和苏慕容之外,绝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包括星辰自己!

  北堂深冷笑,“你狡猾多端,冷血无情,从不将人命放在心里,却独独在乎苏星辰,甚至为了她甘愿冒险,除了这一个理由,我再也猜不出其他原因。”

  教父嗤笑,“狡猾多端,冷血无情,这两个词,也是对你的写照,北堂深,你确实很厉害,却跟我一样,也有软肋,我的软肋是星辰,你的软肋,就是齐夏和她的孩子们。等你什么时候没有了软肋,那你就真的是战无不胜的战神了。可惜了……”

  北堂深淡淡道,“我本就没想过成神,毫无感情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因为一些人,他的生命才变得多彩,因为一些人,他心中有了牵挂,他享受这种感觉。

  教父眼中涌起复杂的神色,叹了口气,“你看得很透彻,只可惜,我早年却没有领悟到这个道理,以为断了情爱,将全部心思都放在事业上,就能成就一番霸业,我确实做到了,可是年纪越大,心中的遗憾越重……我很想尽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北堂深,请你放过星辰。”

  北堂深目光平静地注视着他,“我可以放过她,不过,你必须拿东西来交换。”

  教父毫不犹豫地说道,“我在A市的势力已经被你摧毁得差不多了,不过消息网络还在,我将它全部转交给你。另外,我手中还有几处房产,银行账户上还有一笔钱,都可以给你。”

  北堂深挥了挥手,“口说无凭,我已经准备好了合约,你签字吧。”

  教父没有料到他早就算计好了,唯有苦笑,粗略地看了一眼合约,并没有急着签字,“医院传来星辰平安的消息,我才能签字。”

  北堂深扬了扬眉,并没有反对。

  几分钟之后,教父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连忙按了视频通话,“星辰——”

  手机上显现出苏星辰包裹着纱布的脸,“干爹,我已经没事了。”

  教父眼中涌起泪光,连连点头,“没事了就好,没事了就好,星辰,让干爹好好看看你。”

  “干爹,你别哭,我现在很好。”

  教父抹了抹眼睛,“干爹这是高兴的,星辰,干爹要去国外一段时间,你好好伤病,听你妈咪的话,告诉你妈咪,我爱你们。”

  苏星辰愣了愣,“干爹,你认识我妈咪。”

  “认识,我们以前是老朋友。”

  苏星辰咬了咬唇,问道,“干爹,你什么时候回来?”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