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五 上门质问

   北堂深回国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教父的下落,之前在罗马时他已经派人追查教父的那几处别墅,不过都没有找到他的下落,估计他还有其他住所,连他最信任的野狼都不知情。

  北堂深用野狼的号码拨打了教父的私人电话,江岛坐在一堆仪器后面,打算追踪信号,电话响了很久,终于接通了,耳畔传来教父低沉的声音,“野狼,事情办得怎样?”

  “是我,北堂深。”

  教父顿了顿,“野狼死了?”

  北堂深淡淡道,“都死了。”

  “你想怎么做?”

  “报复你。”

  “嘟嘟……”电话挂断了。

  北堂深抬头看江岛,“怎样?有没有追踪到地址?”

  “追踪到了,在三环外的一家酒吧。”江岛将笔记本电脑翻转过来,地图上有一个小红点在跳动着。

  “立刻追踪!”北堂深一声令下。

  几队人马朝着教父所在的地方赶去,不过等他们各路包抄,赶到酒吧的时候,并没有找到教父的踪迹,在酒吧某间包厢的垃圾桶里面,翻出了教父的手机,那是他刚才与北堂深通话的手机。

  江岛叫来酒吧的负责人,询问这间包厢的客人,负责人说道,“这名客人很陌生,穿着黑色风衣,带着黑色墨镜,好像在这里等什么人。”

  江岛说道,“走廊里的监控录像调出来。”

  “好的,稍等。”

  负责人叫人调出监控录像,江岛看到视频里面那个穿黑色风衣的男人,虽然看不清楚脸部,但是身材身形和教父一致。

  江岛看了一眼他离开的时间,正是挂断电话之后,他问,“这个男人离开酒吧之后,去了哪个方向?”

  “不清楚。我问问员工,说不定他们有人看到。”

  过了几分钟,负责人回来了,说是有一个服务生看到教父离开酒吧之后,开着一辆红色的保时捷卡宴往滨江南路那边驶去。

  “车牌号是多少?”

  “他没有看清楚。”

  江岛派人从滨江南路追去,沿路安装的监控器都记录了下来,反馈给了北堂深那边,三口组的顶尖黑客花了一下午时间入侵了A市交通局的内部系统,拷贝了滨江南路沿途的监控录像。

  最后查看录像的时候发现,并没有服务生所说的红色保时捷卡宴。

  北堂深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面,“教父有可能在途中换了车,或许,保时捷卡宴是一个突破口,江岛,你调查一下保时捷4S店,以及他们售出汽车的客户资料。”

  江岛在调查的时候发现,教父是以上官敖的名义在半年前购置了这辆车,没有留下住址和电话,不过有两次维修记录,一次是刮花了车门,一次是撞坏了后视镜。

  据接待的客服人员回忆,撞坏后视镜的那一次,是一个小姑娘将汽车开过来的,长相甜美,笑起来非常可爱,所以他印象很深刻。

  江岛略一沉思,拿了苏星辰的照片问客服,“开车的是不是这个女孩?”

  客服是一名英俊的小伙,他认真看了看,点头道,“是她,当时她还很亲切地叫我哥哥。”

  江岛嘴角抽了抽,这还真是苏星辰能干出来的事情。

  江岛将调查的结果汇报给北堂深,问道,“老大,现在怎么办?”

  北堂深眸色动了动,教父是苏星辰的干爹,两人关系很亲近,亲近到苏星辰随意地将教父的爱车开出去,撞坏之后又开到4S店里面维修,如果苏星辰出事,教父会不会出现呢,他有点好奇了。

  北堂深挥了挥手,江岛俯首到他身边,他低声说了几句话,江岛点了点头。

  在对付教父的同时,北堂深没有忘记迫/害齐夏的另外一个人——苏希雅。

  他要让苏希雅名誉扫地,身败名裂,这将是对她最好的惩罚。

  在赫连城出国寻找齐夏之后,苏希雅的“病情”还是反反复复,时而清醒,时而痴迷,精神状态不好的时候就大吵大闹,嚷着要见赫连城。

  苏父苏母已经有些心力交瘁,实在劝服不了苏希雅的时候,只好向老夫人求助,现在,老夫人已经是唯一能够劝服苏希雅的人了。

  就在北堂深回国的第二天,赫连家首先收到一盘光碟,当时只有老夫人和白锦绣在家,两人看完视频里面的内容,震惊得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老夫人嘴唇颤抖着,半晌,指着光碟里面的苏希雅,狠狠地吐出几个字,“畜生不如!”

  白锦绣颓然地靠在沙发上,不敢置信地摇着头,“这,这不是真的,希雅怎么会干出这种事?”

  老夫人缓了好久,才勉强压制住胸膛里四处乱窜的怒气,用拐杖狠狠地跺了跺地板,“我现在就要去问问她,我们赫连家到底哪一点对不起她,她要做出这么恶毒的事情!”

  老太太说风就是雨,站起来,拄着拐杖就往外走,“管家,备车!”

  “妈,妈,你不要激动——”白锦绣连忙追上去,扶住她的手臂,“我们现在还不知道这个视频是不是真的,就大张旗鼓地去找苏家的麻烦,是不是太草率了!”

  老太太犟脾气上来了,硬着脖子,怒气冲冲道,“锦绣,那个被他们算计陷害的,一个是你的亲生儿子,还有一个是已经给你生了三个孙子的儿媳妇,你再怎么向着外人,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外人伤害他们!”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先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找到证据之后,再去找他们算账!”

  “我告诉你,我相信这个视频里面的事情是真的!”老夫人冷哼了一声,“你以为苏希雅是什么简单的人物,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她当初在阿城的酒里下药,假称两人已经发生关系,还假装怀孕以威胁阿城娶她,甚至亲手将小翼推下楼,我本来念旧情,都不想与她计较,没想到她越来越过分了!”。

  白锦绣瞪大了双眼,结结巴巴道,“什么,下药?怀孕?我,这些事,我怎么不知道?”

  “这些事,我都瞒着你们,本来想给苏希雅留几分面子,没料到她居然这么狠毒!走,废话少说,我现在就要到医院找她算账,当面揭穿她的把戏!”

  老夫人拖着白锦绣的手臂往外走,白锦绣处于震惊状态,几乎失去了考虑的能力,老实跟着她坐上了车。

  司机载着她们到了苏希雅所在的医院。

  苏夫人正在病房里面照顾她,看到老夫人两人,连忙站了起来,笑道,“阿姨,锦绣,你们来了。”

  苏希雅今天精神状态似乎不错,气色很好,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随着起身招呼,“奶奶,阿姨。”

  老夫人脸色沉冷,“砰”地一声关上病房的门,将手中的光碟扔到桌上,冷声道,“蕙兰,你看看你养出来的好女儿!我们赫连家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们苏家,你那个好女儿要这么害我们!”

  苏希雅就如被吓到了一般,双手抓住苏夫人的手臂,小心翼翼地躲在她身侧。拨前罗狼。

  苏夫人握住女儿的手,忙道,“阿姨,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哼,你先看看这盘光碟吧!”老夫人怒气冲冲地坐在沙发上,用拐杖指了指那盘光碟。

  苏夫人一头雾水,想说两句话让老夫人消气,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好将光碟放入碟机里面,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画面里,出现一男一女,女的正对镜头,是苏希雅,而男的,背对着镜头,看不清楚容貌。

  苏希雅说道,“在所有人面前上演一场好戏,我要利用舆/论的压力逼迫他们。”

  男的问道,“具体怎么操作?”

  她脸上带着笑容,说出的话却让人毛骨悚然,“你是绑匪,你提出条件,就说让赫连城和齐夏在三天之内离婚,并且让齐夏来替换我,如果不然,你就当着全国人的面将我强/暴,怎样,够不够劲爆?”

  男人道,“果然够劲爆,不过,赫连城不会同意让齐夏来替换你。”

  她撇嘴,“我当然不会傻到直说,让齐夏来代替我,就说让齐夏来接我回家,至于后面的事情该怎么操作,不都控制在你的手里么?”

  “万一他们不肯离婚,怎么办?”

  她冷笑,“那我们就真的演出一场强/暴的戏码,让所有记者亲眼目睹,让它在网络上大肆传播,再在网络上请一批枪手,引导舆/论,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齐夏和赫连城身上。面对这么强大的压力,他们难道不会感觉到内疚?”

  男人肯定地点头,“会。”

  她得意地挑眉,“这就对了。我被强/暴,发生这么凄惨的事情,我的精神肯定会遭受到巨大打击,说不定会人格分裂,变成精神病患者,你说,那个时候,赫连城会不会因为内疚,所以对我悉心照料?”

  “会。”

  “齐夏会因此吃醋,两人因为这件事发生争执,严重一点,他们甚至会分居、离婚,一旦齐夏离开赫连家,你就可以实施你的计划了。”

  谈话截止到这里结束,应该是拍摄的人故意掐断的,所以她们也不知道那个黑衣的男人到底会实施什么计划,但是可以推测,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