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四 帮她脱裤子

   邵瑾寒强硬地将名片塞到她的手中,挑了挑眉,“看来,你真的不记得我了。我是赫连城的朋友,你是齐夏的朋友,我们算是间接的朋友,你就当我一时善心大发,想做好事积德。”

  叶如心眉头皱了起来,认真打量他,突然觉得他有些面熟,再仔细一想,自己果然见过他。

  她的神色稍微缓和了一些,抬手看了看他的名片,这张名片做得也太别致了一些,上面没有头衔和称谓,只有一个人名和一个电话号码。

  邵瑾寒。他的名字。

  邵瑾寒轻笑,“一般的人,我可不会将名片给他,你应该为自己的好运感到庆幸。”

  叶如心嘴角抽了抽,“我感谢您。”

  她拿了手袋,将名片放了进去,说道,“我走了。”

  邵瑾寒指了指背后,“你不想再看看他们还会做点什么?”

  叶如心身体一僵,指甲狠狠地掐着掌心,“不用了。”

  “也好,有问题打电话给我,我可以免费做你的婚姻专家。”邵瑾寒脸上露出陈恳的笑容,这对他来说,可真是太不容易了,难得有他肯认真的时候。。

  “嗯,我知道了。”叶如心随意地挥了挥手,她不觉得自己会找这个看起来不怎么靠谱的男人咨询什么婚姻问题。

  她不敢再看后面的包厢,拿着手袋匆匆离开魅色。

  邵瑾寒看着她远去的背影,轻笑了一声。

  叶如心坐在汽车上,看着灯红酒绿的街头,心里的苦楚无人可诉,以前,碰到什么问题,她还可以找齐夏,可是现在齐夏出了国,她发现竟然没有人可以倾听她的辛酸苦涩。

  叶如心颓然地靠在椅背上,望着窗外川流不息的汽车,她有种冲动,想要一醉方休。可是她太过理智了,思考的事情太多了,诸如喝醉了之后,她该怎么回家?她要怎么向林子安解释?

  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抹去眼角伤心的泪水,她一脚踩在了油门上,往回家的方向行驶。

  在小区的超市里面,她买了一提啤酒,她和林子安都不怎么喝酒,家里连一滴酒都没有。

  叶如心坐在沙发上,开了一罐啤酒,咕嘟咕嘟地往嘴巴里面灌,刚喝完两罐,她就昏昏沉沉地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林子安打开客厅的门,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只见老婆缩在沙发上呼呼大睡,脚边扔了两个空酒罐,旁边还放着一提啤酒。

  他眉头深锁,弯腰将她从沙发上抱了起来,她就像八爪鱼一样,紧紧攀附在他身上,低声呢喃着,“老公……你不要扔下我……”

  林子安身体一僵,收紧手臂,将她紧紧抱住,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他的声音低沉沙哑,“老婆,我不会扔下你,永远都不会。”

  她就像听到他的承诺一般,安心地趴在他怀里,呼呼入睡。

  林子安想将她放到床上,但是她双手抓得太紧,为了不吵醒她,他外套都没有脱,直接跟着她躺了下去,他踹了脚上的鞋子,扯过棉被盖在两人身上,将她紧紧搂在怀里。

  叶如心半夜想上厕所,迷迷糊糊地挣扎着爬起来,林子安惊醒了,打开床头灯,“老婆,怎么了?”

  叶如心酒还没醒,醉眼朦胧地看着他,嘟着嘴道,“老公,我想上厕所。”

  “我扶你过去。”林子安下床,将她从床上搀扶下来,她走路踉跄,好几次都差点跌倒。

  林子安叹了口气,索性将她抱了起来,抱进洗手间之后,他将她放在马桶上,她裤子也不脱,看那样子就想立刻解决,他连忙道,“老婆,等一下。”

  “为什么?”她困惑地抬头,“我已经憋不住了。”

  “傻瓜,先把裤子脱掉。”林子安将她从马桶上扶了起来,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将她穿的睡裤脱了下来,又脱掉她的内/裤,然后扶着她重新坐上马桶。

  哗啦哗啦的水声响了起来,终于解决掉生理问题,她脸上露出了舒服的表情。

  林子安就站在旁边守着她,看她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连忙扶着她的手臂,单手将裤子给她穿上,然后按了抽水马桶,弯腰将她抱了起来。

  她很自然地伸出手勾住他的脖子,将脑袋靠在他的胸膛上,回到卧房的时候,她又睡着了。

  林子安看着躺在自己怀中,睡容安详的小女人,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白美薇怀孕的事情,他犹豫了很久,还是不敢开口告诉她。

  他知道她是有感情洁癖的人,他的身体已经背叛过她一次,如果再让她知道白美薇怀孕了,他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

  “老婆,对不起,我瞒着你,是想让我们重新开始……”他将头埋在她的脖子上面,低声呢喃着,“老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有晶莹的东西从他眼中滑落,掉在了她的脖子上,顺着脖颈滚入了她的睡衣里面,她无意识地“嗯”了两声,双手将他抱得更紧了。

  阳光透过窗帘一脚照射了进来,叶如心皱着眉,不耐地翻了个身,双臂刚好撑在林子安的胸膛上。

  她浑浑噩噩的大脑,渐渐清醒过来。

  她缓缓睁开眼,看到的是那张英俊熟悉的脸庞,他闭着眼熟睡着,下巴上冒出了青色的胡渣,他的右手被她枕在了脑袋下面,左手还搭在她的腰间。

  他们很久没有以这么亲密的姿势睡在同一张床上了。

  叶如心凝望着他英俊的脸,心中五味陈杂,最后,她缓缓地伸出手,抚摸着他的脸颊,低声道,“老公,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她轻轻将他环在自己腰间的手放到一边,悄然从他怀中爬了起来。

  在浴室上厕所的时候,听着哗啦啦的声音,她突然激灵了一下,猛地想起自己昨晚半夜迷迷糊糊爬起来要上厕所,连裤子好像都是林子安帮她脱的。

  她脸颊一下子变得滚烫。

  虽然两人已经是老夫老妻,这么尴尬的事情,还是头一次发生。

  洗漱完,从浴室里面出来,她的脸还有点烫。

  林子安也已经醒了,甩了甩酸疼的右臂,问道,“老婆,你昨晚喝醉了,现在好一点没有?”

  “嗯,已经没事了。”她眼神飘忽不定。

  “怎么了?脸红红的,是不是发烧了?”林子安扶着她的肩膀,抬起右手想摸摸她的额头。

  “我没事……”她避开他的手,尴尬地笑,“昨晚……是你抱我去上厕所的,哦?”

  林子安失笑,揉了揉她的头发,“你醉得太厉害,走路跌跌撞撞的,我要是不抱你进去,我担心你一头栽进马桶里面。”

  她咳嗽了两声,“昨晚的事情,你要赶紧忘掉。”

  “为什么?”他不解地挑眉。

  “因为……因为,你帮我脱裤子……”最重要的是,他还听到她嘘嘘的声音。叶如心窘得想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突不得皱。他唇边勾起一抹坏笑,“我帮你脱过很多次裤子……”

  “不要再说了!”叶如心伸手捂住他的嘴巴,脸色绯红,结结巴巴道,“反,反正你要赶紧忘掉。”

  他眉眼都是笑意,明明两人已经结婚这么多年,她还是很容易害羞。

  他握住她的手,从自己嘴巴边上拿下来,柔声道,“我不会忘,有关你的一切,我都要珍藏在脑海里,等到年老的时候,再一一讲给你听。”

  他眼中满是柔情,神情认真,一点都不像开玩笑,她鼻子一酸,眼中泛起水雾,缓缓地,缓缓地将他抱住。

  他也伸出手臂,将她紧紧抱住,“执子之手,与之偕老,老婆,还记得我们洞房夜,我对你说过的话么?”

  “记得,我都记得……”啪嗒,叶如心的眼泪掉了下来,她咬了咬唇,哽咽着问,“老公,我们真的可以吗?”

  “可以的,一定可以,相信我。”林子安捧着她的脸颊,认真地注视着她的双眼,一字一顿道,“这一辈子,我只爱你一个人。”

  如果有那么一个人,可以包容你的缺点,可以提醒你牙齿上沾了菜叶,却不尴尬,可以看着你做出不雅的举动,却一笑了之,那么,他就是真的爱你。

  叶如心抱着这个真正爱她的男人,眼泪抑制不住地往下流。

  “不哭了,乖。”林子安细心地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柔声道,“老婆,你再休息一会儿,早餐我来做。”

  叶如心噙着眼泪笑,“我要吃煎鸡蛋,妞妞爱吃三明治。”

  “我知道。”他笑着吻了吻她的脸颊,“乖了,再休息一会儿,做好了叫你。”

  她乖巧地点了点头。

  叶如心并没有如他所言,再休息一会儿,而是换了居家服,站在离厨房不远的地方看他做早餐,他腰间系着围裙,在厨房忙碌,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很随和,很温柔。

  妞妞穿着小兔子的睡衣,揉着惺忪的睡眼走了过来,惊奇地说道,“咦,今天是爹地做早餐啊!”

  叶如心含笑将女儿抱住,林子安听到声音转头望来,两人相视而笑,她多想时间一直停留在这一刻,他们一家三口,幸福欢乐的一刻。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