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六 绑票赎人

   废弃的工厂,空旷的大厅,里面散落着一些油桶和木料,齐夏被绑在粗壮的柱子上面,大厅里面有两名杀手监视着,楼上还有两个抱着冲锋枪的男人巡视。

  沉重的脚步声在空旷的工厂里面尤其清晰,就像一阵阵闷鼓敲在人的耳膜上。

  天色越来越暗,齐夏身体都变得僵硬起来,她摇着头“唔唔”地叫,一个男人走近她,犀利的眼眸沉沉地盯着她。

  “唔唔……”齐夏用眼神示意他撕掉自己嘴巴上的胶布。

  男人叫维克多,他一把撕掉她嘴巴上的脚步,她嘴唇生疼,眉头皱了起来,活动了一下将近麻木的嘴唇,说道,“我想上厕所。”

  维克多冷冷道,“你不要耍花招!”

  齐夏急了,“我没有耍花招,我真的想上厕所!”

  维克多看了她一眼,挥手叫来同伴,“乔尼,带她去厕所。”

  叫乔尼的男人身材魁梧,他将手中的冲锋枪递给同伴,解开了齐夏身上的绳子,她的双腿都快麻木了,松绑之后,她活动了一下双腿,说道,“还有手上的绳子。”

  “手上的还不能解。”乔尼冷冷地抛下一句话,从腰间抽出一把手枪,指了指她,“往前走。”

  齐夏抿了抿唇角,在他的命令下,跟着他往厕所那边走。

  厕所落满了灰尘,地板上满是污垢,有的隔间门板都已经掉落了,洗手池里面黑漆漆的,脏乱不堪。齐夏嫌恶地皱了皱眉,抬了抬手腕,说道,“现在可以给我解开了吧。”

  乔尼狠狠地盯着她,“不许耍花招!”

  齐夏苦笑,“像我这样身怀六甲的孕妇,还能耍什么花招?”

  乔尼想想也是,这一路上都蒙着她的眼睛,她连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就算逃出厕所,也逃不出这座工厂,因为他们已经在这座工厂里面布下了天罗地网。

  他解开她的双手,她走进了一间隔间,见他没有离开的意思,咳嗽了一下,说道,“麻烦你,先出去。”

  乔尼将隔间的门关上,冷冷道,“我就守在这里。”他拔出手枪,对准了隔间的门板,如果她稍有不对劲,他就会毫不犹豫地射击,反正只要留她一条性命即可,断手断脚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齐夏无奈,按了一下水箱的按钮,幸好水箱里面还有水,哗啦啦的水声能够掩盖住她方便发出的声音,不至于太过尴尬。

  方便完之后,她提上裤子,摸了摸隆起的腹部,轻扯了一下唇角。

  “我好了,要出来了。”齐夏知道乔尼肯定是高度警惕,所以在推门之前先提醒他一句,免得他误以为她耍花招而误伤了她。

  乔尼后退了一步,隔间的门打开了,齐夏缓缓走了出来,她扶着肚子,往洗手池走去,这里废弃太久了,水管里面流出来的水都是带有铁锈的黄色,水流了一分钟左右,变得清澈起来,齐夏这才将双手放到水龙头下面。

  “好了,我们回去吧。”齐夏收回手,转过身。

  乔尼用手枪指了指她,“你走前面,原路返回。”

  回到工厂大厅,里面的点灯已经打开,刺眼的灯光从屋顶射下,齐夏不适应地闭了闭眼。

  乔尼拿了绳子,要将她重新绑上,她恳求道,“我有点不舒服,能不能不绑了?我保证不会逃跑!”

  “不可以!”乔尼一口回绝,将她拖到柱子旁边。

  “这样吧,给我一把椅子,我累了,想坐下歇息一下。”鼓夏绑清。

  乔尼对她的要求毫不理睬,将她绑到了柱子上。

  这一次,他没有在她嘴上贴胶布。

  齐夏可怜巴巴地说道,“我饿了,能不能给我拿点吃的。我是孕妇,你们不能虐待我。”

  乔尼眉头拧在一起,太阳穴鼓鼓跳动,很想甩给她一巴掌,没见过这么麻烦的肉票!

  维克多手里抱着冲锋枪,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面,冷冷发话,“乔尼,松开她的手,给她食物和水。”

  她现在还有利用价值,不能死。

  乔尼愤愤不平地瞪了齐夏一眼,从旁边的木桌上拿了面包和矿泉水过来,齐夏虽然一点都不想吃那些食物,可是为了维持体力,她不得不强迫自己吃下去。

  她小口小口地吃着面包,尽量将进食的时间拖长,好让自己的双手得到更多的休息时间。

  另一边,整个古堡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托马克派出很多人寻找齐夏的下落,北堂深也亲自带人寻找,但是一直没有获得线索。

  他们没有将齐夏失踪的事情告诉赫连城,而是骗他,说齐夏在古堡里面陪小乖,今晚不会回去。

  赫连城并没有多想,相信了他们的话。

  夜莺一直藏在密林里面,远远地监视着古堡的情况,他看到汽车频繁地进出古堡,所有人脸上都带着凝重焦灼的神色,看来,他们真的很重视齐夏,这一局赌对了。

  夜莺将监视到的情况报告给野狼,野狼又与巴里特商量,第二天上午再联络托马克,并且提出条件。

  夜里,那四个看守的人,两人一组,轮流看守和休息,齐夏很羡慕他们能睡在沙发上,而她只能坐在硬邦邦的水泥地板上,双手和双脚还被捆绑着,很难受,特别是肚子。

  “喂,乔尼,麻烦你给我一条毯子。”齐夏冲着巡逻的乔尼叫道。

  “真是麻烦的女人!”乔尼不满的嘟囔,不过还是扔了一条毯子在她身上。

  “谢谢。”齐夏艰难地拱着身体,将毯子遮盖到自己身上。

  她将脑袋靠在石柱上,闭上双眼休息,不管条件多艰苦,她都必须休息,保持充足的体力,才能应对明天那场恶战。

  第二天早晨,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破烂的窗户照射到大厅里面的时候,齐夏猛然睁开了双眼,她眼中迅速闪过一抹精光,在她身前十米远的地方,乔尼和维克多都坐在椅子上,低垂着头,打着盹,另外一边,两张大沙发上,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缩在上面,睡得正酣。

  她双脚往后曲起,脚后跟贴近到双手的位置,在毯子的遮掩下,她的右手手指伸进了鞋子里面,从鞋垫下面摸出一枚两厘米长的刀片,刀片非常薄,但是削铁如泥,锋利无比。

  左右两只脚都藏了一枚刀片,她将两枚刀片藏进衣袖里面,以备不时之需。

  做好这一切,她又悄然闭上了眼睛,几秒钟之后,她听到有人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带动椅子发出咣当的声音。

  “喂,乔尼,醒一醒!”维克多推了推乔尼的肩膀。

  乔尼一惊,“怎么了?”

  “没什么,天亮了,打起精神来,过一会儿,费奇就要过来了。”

  “好,我知道了,伙计,你在这里看着,我去一趟厕所。”乔尼将冲锋枪扔到维克多怀里。

  齐夏假装被两人的谈话声吵醒,缓缓睁开了双眼。

  维克多看了她一眼,没有理睬她,径直走到沙发那边叫醒了另外两名同伴。

  等乔尼回来,齐夏也提出要上厕所,照旧是乔尼带她过去,她在洗手的时候,顺便洗了一把脸,又漱了口,跟着乔尼回到大厅,那几个人正在吃早餐。

  维克多递给她一个汉堡和一瓶矿泉水,她说了一声“谢谢”,将毯子铺在地板上,她坐在毯子上面,任由乔尼又将她双脚绑住,手里捧着汉堡,小口小口地吞咽。

  吃完食物,她冷静地抬头,看着维克多,“你们绑架我,到底想要什么?”

  维克多淡淡道,“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过了一个多小时,一辆大卡车和一辆悍马停在了工厂外面,卡车的车厢打开,一群黑衣男人从里面跳了下来,至少有三四十个。

  他们全副武装,并没有从正门进入,而是从其他入口进入工厂,齐夏只能听到大批凌乱的脚步声,她垂下眼眸,认真倾听,脚步声消失之后,她低声用中文说道,“三十四。”

  由于她说话的声音太小,又是中文,维克多他们并没有听到。

  “轰轰——”大卡车驶向了工厂后面,停在了车库里面。

  悍马车门打开,首先从里面走出来的是一名金色头发的男人,他就是费奇。

  费奇踏着稳健的步伐走到后座,动作优雅地拉开车门,英俊的脸上带着恭敬,“老板。”

  巴里特从车里走出来,他深邃的眼眸带着危险的信息,高蜓的鹰钩鼻为他那张略显肥胖的脸更添几分阴狠。

  他们也没有走正门,而是从后门而入,缓缓上楼,站在高高的二楼栏杆旁,巴里特看着大厅里面的人,冷冷道,“通知托马克。”

  “是。”费奇恭敬地弯腰。

  费奇挂上耳机通话器,低声说了几句。

  维克多应了几声,将耳机摘掉,拿出一只手机,递到齐夏面前,沉声道,“给托马克打电话。”

  齐夏抬头看他,他眼神凶狠,“快点打电话!”

  她抿了抿唇,接过手机,按了一串数字。

  嘟嘟,电话响了两声之后,传来托马克低沉威严的声音,“哪位?”

  齐夏张了张嘴,“义父,是我。”

  托马克紧张地问,“夏夏,你在哪里?”

  齐夏刚要说话,维克多从她手中夺过手机,沉声道,“托马克,你的义女现在在我的手里。”

  托马克冷静问道,“你要怎么才肯放过她?”

  维克多笑了一声,“五十亿,给我五十亿英镑,我就放过她。”

  托马克毫不犹豫,“没问题,时间,地点?”

  维克多眼眸中闪过一抹算计的色彩,冷笑道,“交易过程,只能由你和北堂深完成,中午十二点,你们两人在中央广场喷泉边等待,记住,一个人都不许带,否则,你见到的就是齐夏的尸体了!”

  “好!”托马克挂掉电话之后,立刻吩咐手下准备赎金,又通知北堂深和他一起去赎人。

  中午十二点,中央广场。

  宽阔的广场,游人如织,喷泉边,两个高大挺拔的身躯矗立着,每人手中都提着一只黑色的密码箱。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喷泉边照相旅游的人换了好几拨,还是没有看到与他们接头的人。

  北堂深面色沉冷,抬手腕看看表,“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他们还没有到,会不会情况有变?”

  “再等一等。”托马克迅速扫了一眼四周,并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

  突然,一个七八岁的金发小女孩跑到他们面前,扬着小脑袋,甜美地笑道,“你们跟我来。”

  托马克和北堂深迅速对望一眼,提着密码箱跟着小女孩走出广场,转过一条街,站在拐角的地方。

  小女孩停下脚步,仰头对他们笑了笑,然后快速跑开了。

  北堂深眼眸一紧,刚想追上去,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停在了他们面前,两名黑色西装的男子迈下车,冷冷道,“两位,请上车。”

  托马克和北堂深坐进后座,汽车立刻启动,那两个男人用探测器在他们身上扫描了一番,从托马克的腰间取出一把手枪,又从北堂深的小腿边摸出两把匕首。

  其中一名男子将搜索出来的武器塞到了汽车储物盒里面。

  另外一名男子拿出两条黑色的丝带,绑在了托马克和北堂深的眼睛上,然后用手枪指着他们的太阳穴,“不许耍花招,否则,现在就要你们的命!”

  两个多小时之后,凯迪拉克驶到了荒废的工厂外面。

  “下车!”那两个杀手分别用手枪指着托马克和北堂深的脑袋,命令他们下车。。

  托马克和北堂深,提着密码箱,步履稳健地走进了工厂大厅,优雅从容,丝毫没有被胁迫的那种怯意。

  齐夏一眼看到从外面走来的两人,大声叫道,“义父,深哥——”

  北堂深向前迈了一步,神色关切,“夏夏,你怎样?”

  齐夏摇头,“我没事,你们不应该来的——”

  “你闭嘴!”维克多一巴掌甩到齐夏的脸上,她头部猛地一偏,嘴角流出血丝。

  北堂深暴怒,“你做什么?我们已经将赎金拿过来了!你们赶快放掉她!”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