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五 拦路截杀

   “老公,快醒醒!”

  齐夏的声音很沙哑,似乎很远,又似乎很近。

  赫连城胸口闷闷的,他吃力地撑开眼皮,刺眼的光线让他禁受不住,又猛地闭上了眼睛。

  “老公,你终于醒了,老公——”齐夏又哭又笑,将他紧紧抱住,不肯松手。

  赫连城再次睁开双眼,看到趴在自己胸膛上的女人,明明笑着,却满脸泪水,他心疼得攒在一起,脑中几乎没有任何想法,身体本能地将她紧紧抱住。

  “老公,呜呜,你终于醒了——”齐夏眼泪就像断线的珠子,怎么也止不住。

  他抬了抬手,抚摸着她的头发,张了张嘴,发出的声音粗哑难听,“老婆……”

  齐夏连忙抬起头,抹去脸上的泪水,关切地问,“老公,你要不要喝水?”他的嘴唇已经干裂了。

  赫连城恋恋不舍地看着她的脸,紧紧握着她的手,艰难地说道,“让我先看看你。”

  齐夏流着泪笑,“我就在这里,又不会跑掉,我先给你倒点水吧。”

  他固执地抓着她的手,不肯放开。

  她低头在他脸上亲了亲,柔声道,“老公,乖乖听话,我待会儿让你看个够。”

  他深邃的眼眸渐渐涌起笑意,手指缓缓松开。

  齐夏连忙将他扶起来,靠在床头,又给他倒了一杯水,喂到他的唇边,柔声道,“慢一点。”

  赫连城慢慢喝了两口,停了一瞬,直到喝完整杯水,他才抬起头来。

  “还喝吗?”齐夏用手指擦去他唇边的水珠。

  他摇了摇头,握住她的手,将她拉到他身边坐下,伸出手臂,将她环抱在自己的怀中,他有很多话想要对她说,不过身体还很虚弱,头上的伤口也疼得厉害,他已经没有力气说更多的话。

  齐夏任由他抱着,说道,“老公,爸爸从中国过来了,他就在病房外面,我出去叫他,很快就回来。”

  赫连城缓缓松开手,齐夏在他脸颊上吻了吻,然后起身出门,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赫连雄。

  赫连雄激动得几乎掉下泪来,赶紧拨打电话通知老夫人他们,等结束通话之后,眼睛已经湿润了。

  他推开病房的门,当他看到儿子靠在床头,安静地看着自己的时候,他忍不住老泪纵横,快步向他走去。

  赫连城唇角勾了勾,叫道,“爸爸。”

  赫连雄拍了拍他的肩膀,哽咽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赫连城微微地笑。

  “阿城,爸爸对不起你,我——”赫连雄双肩大弧度颤抖着,再也说不下去。

  赫连城握住他的手臂,缓缓道,“爸爸,你永远是我的父亲。”父亲在他昏迷时所说的话,他的忏悔,他的愧疚,赫连城其实都听到了,只不过那个时候,他手脚丝毫不能动弹,只有意识还是清醒的。

  赫连雄猛地将他抱住。

  赫连城眼中也闪动着泪光。

  他毕竟刚苏醒过来,身体还很虚弱,只是稍微说了几句话,就有些疲惫了,赫连雄扶着他重新躺下休息。

  医生过来检查之后,说是病人状况良好,各项指标都很正常,众人都放下心来。

  在赫连城休息的那段时间,齐夏从医院里面出来,坐上了一辆迈巴/赫,司机问道,“夫人,现在是去古堡吗?”

  齐夏“嗯”了一声。

  迈巴/赫驶出医院,半个小时之后,出了市区,朝郊区外的古堡驶去。

  汽车在山路上盘桓,有许多弯道,司机放缓了速度,很快就到了连环撞车的地方,这里的马路早就清理干净,丝毫看不出曾经出过车祸。

  距离这里一公里左右的密林里,有两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人,站在高地上,手里拿着望远镜远远地观望。。

  野狼问道,“夜莺,你确定齐夏在那辆车里面?”

  夜莺说道,“火狐亲眼看到她上车。”

  “我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以前齐夏去古堡探望女儿,身后总会跟着一辆车,今天后面怎么没有车跟着她?”

  “有,你看,在后面!”夜莺说道,“距离她的车五百米左右,跟得比较远。”

  野狼“嗯”了一声,“总共有多少人?”

  “火狐说,齐夏的车里面,有一名司机,三名保镖,后面的汽车,加上司机,总共六名保镖。”

  野狼点了点头,“你把情况跟巴里特那边的人说一下。”

  “好,知道了。”夜莺将耳机通话器打开,用意大利语将车里面的情况报告给尤里斯家族的杀手,然后仔细听那边反馈的消息,不时点点头,应答一两声。

  “野狼,那边的人说,他们已经准备好了,等齐夏他们的车一到,立刻就动手。”

  “很好。”

  此时,迈巴/赫已经驶向了半山腰,这里的弯道特别险,司机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前方,突然一个烟雾弹从树林里面抛了出来,滚到汽车前面,滚滚浓烟立刻弥漫在空气里。

  司机顾忌着车内的孕妇,不敢踩急刹车,将车速放缓,打算慢慢停下来,结果“嘎吱嘎吱”几声,汽车轮胎似乎扎到了什么东西,车胎迅速瘪了下去。

  “夫人,车胎爆了。”坐在副驾的保镖扬声道,“我下去看看情况,您就在车内。”

  保镖从腰间拔出手枪,外面的烟雾还没有散去,他一手捂着嘴巴,一手拿着手枪跳下车,他猫着腰查看车胎,突然“砰”的一声枪响,保镖扑通倒在了地上。

  他血流满面的趴在马路上,带血的手颤抖地按下了一串电话号码,只说了“救援”两个字,就脑袋一歪,再也不动弹了。

  车内的保镖叫道,“大家注意,保护好夫人!”

  齐夏俯下身体趴在座位上,双手护住了肚子。

  跟在迈巴/赫后面的汽车老远看到前面情况不对,赶紧加速紧跟上去,可是当他们距离迈巴/赫仅二三十米的时候,同样的事情发生了,一颗烟雾弹从树林里面扔了出来,整辆汽车都被烟雾笼罩了。

  十几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从树林里面冲了出来,他们手中都拿着手枪,脸上带着特殊的眼镜,可以透过烟雾看清楚里面的状况。

  “快,抓紧时间,抓住那个女人!”有头目模样的男人大声说道。

  趴闷吃再。一群人冲向那两辆汽车,车里面的保镖再顾不得其他,一手掩着口鼻,一手拿着手枪,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射击。

  “保护好夫人!”

  杂乱的脚步声,尖叫声,枪击声,所有声音交织在一起,回荡在寂静的山腰。

  十分钟不到,所有声音都消失了,厌恶也散去了,整个山林重归寂静。

  两辆汽车胡乱停在马路上,汽车前面都有两道长长的用铁刺做成的围网,车胎就是被铁刺扎中,爆了车胎。

  车里车外都躺着几具尸体,有的是尤里斯家族的杀手,有的是暗夜家族的人,鲜血流淌了一地,空气里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

  所有的尸体里面,都没有齐夏的,她此刻已经被杀手捆绑了双手,嘴上封了胶布,眼睛上蒙了黑布,押送到了一辆悍马上面。

  齐夏坐在后排,她的两侧都坐了一名杀手,他们紧紧抓着她的手臂,防止她逃跑。

  “唔……唔……”她使劲挣了挣手臂,扬了扬头。

  坐在副驾位置的金发男人回头,用意大利语说道,“别挣扎了,你根本不可能逃出去!”

  齐夏双眼燃烧着怒火,狠狠地瞪着他。

  金发男人嗤笑一声,“暗夜家族的人,也就这样嘛,你看,我们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等援兵赶来,我们早就消失踪影了。”

  正如金发男人所说,悍马的速度非常快,很快就消失在这种山林里面,而当暗夜古堡里面的人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只有满地的鲜血和尸体。

  北堂深英俊的面孔都已经扭曲了,他狠狠一拳砸在汽车上,对着属下咆哮着,“无论如何,一定要把齐夏找出来!”

  悍马车开了一个多小时,开到荒芜的郊外,又开过一片树林,最后停在一处荒废的厂房外面。

  “下车!”两名杀手粗鲁地拽着齐夏的胳膊,将她拉出汽车,她似乎已经认命了,安静地跟着他们往前走,只是眼中饱含的愤怒,泄露出她此刻的情绪,让金发男子非常有成就感。

  他叫费奇,是巴里特的得力助手。

  费奇挥了挥手,扬声道,“你们,将她捆好,留下四个人看守,其余的,跟我走。”

  “是。”两名杀手将齐夏拖到一根特别粗壮的柱子前面,用很粗的绳子将她捆绑在柱子上面,然后拿出手枪,守在她的周围。

  费奇坐上悍马之后,用耳机通话器联络野狼,“事情已经搞定了,你那边监视情况如何?”

  野狼沉声道,“北堂深赶到了出事地点,很愤怒,我建议明天再提出条件。”

  费奇不解,“为什么?你们中国人不是讲究趁热打铁吗?”

  “先让他绝望,再给予他希望,他会不顾一切地抓住那一点希望。”

  费奇笑道,“我明白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嗯,意思一样。”

  “好,我要向老板汇报一声。”费奇结束了通话。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