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三 焦急等待

   林子安沉声道,“病人不想要这个宝宝?”

  白美薇摇头,“不是,病人很想留下这个宝宝,但是孩子的父亲不同意,想要让她流产,她很犹豫,她想听从孩子的父亲的话,但是她又不想放弃做母亲的机会。”

  林子安手指一僵,将目光落在了检查报告姓名那一栏。

  白美薇三个大字,将他的眼睛狠狠刺伤了。

  白美薇惨然一笑,“学长,你愿意给那个病人一次做母亲的机会吗?”

  林子安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不敢置信地翻看白美薇的检查报告,事实证明她说得不错,她的子宫确实有点特殊,很难怀孕,怀孕之后如果流产,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怀上小孩了。

  “我不知道该说我运气好,还是运气差,学长,请你给我一次做母亲的机会,我真的很喜欢小孩。”白美薇眼中涌起泪光,抓住他的手腕,低声祈求着,“学长,就算生下孩子,我也不会打扰你和你的家庭,算我求你了,让我留下孩子吧。”

  林子安将她的手推开,薄唇紧紧绷着,半晌,声音嘶哑地说道,“美薇,现在医学很发达,你的病可以治好。”

  言外之意,他还是希望她放弃这个孩子。

  白美薇眼泪滚落下来,咬着唇,可怜地说道,“无论如何,我不会放弃这个孩子。”

  林子安还想说什么,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了,“白医生,你在吗?”

  白美薇赶紧擦干净眼泪,说道,“稍等。”

  林子安看了她一眼,起身道,“我先走了。”

  他打开门,一名护士站在门口,笑着说道,“林医生,我找白医生有点事情。”

  林子安点了点头,“进去吧,她在里面。”

  林子安走在医院的走廊上,身体就像被浸泡在冰水里面,冷得难受,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翻出叶如心的电话号码,手指在确定键上方迟疑了很久,最后还是没有勇气按下去。

  突然一个身影冲了过来,他猝不及防,被撞得一个趔趄,手指下意识地握紧了电话。

  “对不起,对不起,我老婆要生孩子了——”那人抹着额头的汗水,一边道歉,一边继续往前跑,嘴里不停地叫着,“让一让,麻烦让一让——”

  林子安低头看自己的手机,没想到刚才那阴差阳错的一按,居然拨打了叶如心的电话,而且此时,屏幕显示正在通话中。

  “老公,老公——”叶如心叫了两声,没有听到回答。

  “老婆。”林子安声音低沉。

  叶如心连忙问道,“老公,怎么了?”他很少上班的时间给她打电话,除非有重要的事情。

  林子安迟疑了很久,还是没有将白美薇怀孕的事情说出口,张了张嘴,说道,“我已经跟人事科确认好了休假日期。”

  “挺好啊,是在什么时候?”

  “下个周末,还有下下周的周一和周二。”

  “总共四天,时间充足了,”叶如心开心地笑了起来,“那我今天就订好机票还有酒店。”

  “先别着急,等休假报告批准了再定也不迟。”

  “嗯,也对,万一临时有变。老公,还是你聪明。”

  林子安嗓子里面就像堵了棉花,难受得紧。

  “老公?”

  林子安勉强扯了扯唇角,“嗯,没事,你高兴就好,我先挂了,有病人来了。”

  “嗯,好,你忙吧。”

  挂断电话之后,叶如心始终觉得林子安情绪有点不对劲,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难道……与白美薇有关?

  原本的好心情,被这个猜测破坏了,叶如心坐在电脑面前,再也没有兴致浏览机票和酒店。

  第二天,赫连城还是没有苏醒。

  齐夏开始着急了,问医生,医生说是正常的,他脑部受伤,所有机能都需要一定的恢复时间。

  她拒绝了护工的帮忙,执意亲手替赫连城擦洗身体,她将毛巾用温水打湿,小心翼翼地替他擦拭脸颊,替他擦拭身体,擦完之后,她已经累得满头大汗。

  齐夏抚摸着他苍白的脸,轻声道,“老公,你快点醒过来,我和孩子们都很担心你。”

  “小夏。”病房门突然被推开了,一道急切的声音传来,“阿城怎样了?”

  齐夏猛然回头,连忙站了起来,“爸爸,您怎么来了?”

  赫连雄箭步往病床边走来,一脸急色,“家里人都很担心你们两人,所以我来看看,阿城现在情况怎样?”

  “医生说手术很成功,但是他暂时还没有苏醒。”

  赫连雄皱眉,“两天了,怎么还没有苏醒?”

  齐夏倒了一杯茶给他,“爸爸,您别着急,医生说这是正常状况,阿城身体各项机能恢复很好。”

  赫连雄叹了口气,“希望他早点好起来。”

  “阿城会好起来的,爸爸,您先坐下吧,吃过饭了吗?”

  赫连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在飞机上吃过了,你现在身体怎样?”

  齐夏拿了苹果,一边削皮一边说道,“还好,病情比较稳定。爸爸,您打算在这边待几天?”

  “等到阿城苏醒过来我再走,我已经订好了酒店。”

  “义父给我安排了一处住所,就在这家医院周围,爸爸,您要是不嫌弃,就搬过来,这边有佣人可以照顾我们的起居,也比较方便。”齐夏主要是考虑到赫连雄的安全问题,两人住在同一个公寓里面,保镖也好保护他们。

  赫连雄想了想,说道,“也好,住在医院周围,也方便照顾你跟阿城,我让助理把行李送过来。”

  齐夏笑着说了一声“好”,然后将削好皮的苹果递给他,“爸爸,您吃水果。”

  当天,赫连雄将行李搬进了齐夏的公寓,正如她所说,公寓离医院很近,很宽敞,简直可以用豪宅来形容,这座公寓里里外外还有十多个保镖保护他们的安全。

  北堂深为了就近保护齐夏,也住在这所公寓里面,赫连雄看到他的时候,神情有些不太自然,齐夏是自己的儿媳妇,却跟其他男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虽然齐夏解释过她跟北堂深是义兄妹,赫连雄心里还是有些别扭。

  两个男人矗立在客厅里,面向而立,气氛有点尴尬。

  齐夏连忙说道,“爸爸,深哥是专门来保护我们的,深哥,我爸爸在罗马这段时间,也会住在这里。”

  北堂深神情坦然,叫了赫连雄一声“伯父”。

  赫连雄僵硬地笑了笑,“好,好,阿深,小夏这段时间麻烦你了。”

  北堂深看了齐夏一眼,淡淡道,“不麻烦,夏夏就像我的妹妹一般。”

  他这句话也算是解释了两人之间的关系,齐夏感激地看了他一眼,赫连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说道,“我听小夏说你跟托马克在追查杀手的身份,有线索吗?”

  北堂深神情凝重,“那伙杀手,很有可能是尤里斯家族的人,不过我们还没有确切的证据。”

  齐夏皱眉,“尤里斯家族不是曾和义父签订协议,和平共处,互不干涉么?”

  北堂深眸色深沉,沉声道,“那只是表面现象,实际上两大家族之间暗地里的较量并没有减少,如果这次的事情真的是尤里斯家族做的,我们不会放过他们!”

  暗夜家族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旦掌握了确切的证据,托马克就会向尤里斯家族宣战。

  下午,赫连雄去古堡拜访了托马克,表示了感激之情,托马克待他也很周到有礼。

  小乖暂时也住在古堡里面,赫连雄去房间里面探望她的时候,看到她虚弱的摸样,心疼不已,眼眶都红了。

  小乖很懂事地安慰他,用小手替他擦拭眼泪,“爷爷,我没事,你不要伤心。”

  赫连雄将她紧紧抱住,“乖乖,爷爷来罗马的时候,你两个哥哥都让我给你带了礼物过来,想不想看看?”

  “恩恩,想看!”

  赫连雄从袋子里面拿出小翼和小宝的礼物,小翼送给小乖的是一个陶瓷小娃娃,小娃娃纷嫩可爱,穿着花裙子,戴着小帽子,笑容灿烂,栩栩如生。

  小乖惊喜地叫,“这个小娃娃长得好像我!”

  赫连雄笑着刮了刮她的小鼻子,“这就是你,这可是你翼哥哥亲手做的。”

  “哇,好可爱,我好喜欢!”小乖抱着小娃娃,兴奋地不撒手。

  “还有这个,是你哥哥送给你的。”赫连雄把一个包装精美的纸盒子打开,里面的东西赫然闯入眼帘。

  “咿,这是一只……小兔子吗?”小乖好奇地指着趴在纸盒子里面的那个东东。

  赫连雄大笑,“这其实是一只小狗。”名下孩了。

  小乖咯咯地笑,“哥哥动手能力还是不好,小狗狗做得像小兔子一样。”

  赫连雄笑米米地说,“你说得对,小宝动手能力太差了,不过,这个小狗狗虽然不好看,但是很好吃哟。”。

  “诶,这是吃的哦~”小乖将那只形状古怪的小狗狗拿到手中,捏了捏,软软的,闻了闻,好香,有桂花的香味。

  赫连雄柔声道,“这是五仁月饼,虽然形状奇怪了一点,不过味道很好哦,小宝说中秋节的时候,你们在罗马,没有吃到月饼,所以他亲手做了月饼拜托我带过来。”

  小乖将月饼放回盒子里面,扑闪着一双黑亮的大眼睛,“那我要留着,和爹地妈咪一起吃,爷爷,为什么爹地妈咪今天没有来看我?”

  赫连城受伤的事情,所有人都瞒着小乖,她就像生活在城堡里面的小公主,对外面的事情一点都不知情。

  赫连雄将她抱到自己的腿上,“因为你爹地陪你妈咪去医院检查了,所以他们没能过来看你。”

  她点了点头,“哦,我知道了,爹地和妈咪去医院看小妹妹乖不乖,对不对?”

  赫连雄笑,“乖乖想要一个妹妹?”

  她小脸上满是认真,“嗯哪,如果妈咪生一个小妹妹,那我的漂亮衣服和玩具都可以给小妹妹。”

  赫连雄笑着夸奖,“我们家乖乖真大方!”

  “我会对小妹妹很好,教她唱歌跳舞,还要教她画画写字。”小乖很想当姐姐,她也要学两个哥哥一样,保护自己的小地弟或者小妹妹。

  “乖乖真懂事,小妹妹以后肯定会很喜欢你的。”

  爷孙俩你一言我一语,聊得很开心,直到小乖累了,趴在赫连雄的怀里睡着,他将她放到床上,悄然从房间里面退了出来。

  他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缩成小小一团的小孙女,眉宇间染上了一抹怜惜,孩子才这么小,就遭了这么多罪,希望儿媳妇平平安安生下孩子,早点治好小乖的病。

  第三天,赫连城还是没有苏醒,全靠输营养液维持身体机能。

  齐夏等人都很着急,不过医生检查之后,却说各方面都很正常,除了等待,已经无计可施,医生建议家属多跟赫连城说说话,刺激刺激他的大脑。

  齐夏这几天在照顾赫连城的时候,已经跟他讲了许多他们共同经历的事情,连嗓子都有些沙哑了。

  赫连雄说道,“小夏,你先休息休息,我来照顾阿城。”

  他坐在赫连城的床边,回忆起过去的事情,用平缓的语调,轻声讲述赫连城小时候的趣事。

  在回忆的时候,赫连雄猛然发觉,自己并不是一名称职的父亲,他和阿城相处的时间少得可怜,阿城的童年,他在里面扮演的角色微不足道,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大儿子从小就很孤独,造就了他现在沉冷的性格。

  赫连雄心中充满愧疚,低语道,“阿城,爸爸对不起你,我不是一名称职的父亲,我也对不起你的妈妈,你不要再睡了,起来跟我对吼,把我痛骂一通,我都不会生气……”

  说到最后,他眼眶已经湿润了,声音也哽咽了。

  齐夏悄悄退出病房,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两名保镖不近不远地跟在她身后。

  她在外面坐了将近半个多小时,赫连雄还没有出来,北堂深从电梯那边过来,看到她,眉头皱了皱,“怎么坐在外面?”

  齐夏笑了笑,“爸爸在里面照顾阿城,我出来休息一会儿,深哥,找到证据了吗?”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