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一 脑颅手术

   齐夏已经镇定了许多,她咬了咬唇,说道,“义父,深哥,当时我们被袭击的时候,我听到杀手说过一句话,他们说‘除了那个女人留活口,其他人全部杀掉!’”

  北堂深眼眸一紧,托马克脸色也变得难看。

  这一次,暗夜家族损失惨重,总共牺牲了十二名成员,三人重伤,而赫连城带来的六个龙帮精英,有三人在医院里面保护小乖,另外的三人都受了重伤,阿虎被子弹穿透了胸膛,阿豹肋骨被撞断,而阿鹰失去了左臂。

  那伙人行事狠辣,斩草除根才是他们的风格,既然提出留下齐夏作为活口,肯定是打算以她为把柄,要挟托马克或者北堂深。

  托马克将北堂深叫到一旁,将小宝监听到的内容简单讲诉了一遍,说道,“教父与黑手党有勾结,我怀疑这伙杀手就是黑手党,他们的目的就是铲除我跟你。”

  北堂深眉头一蹙,沉声道,“对方用定时炸弹将赫连城等人逼出别墅,再制造车祸拦截他们,主要目的应该是绑架夏夏,现在行动失败,或许还有后招。”

  托马克蓝色的眼眸里迸射出杀气,脸上带着狠辣之色,“我们要赶在对方出手之前,摸清他们的老底,然后一网打尽!”

  北堂深点了点头,“义父,夏夏这边我会负责照顾她,小乖就交给你了。”

  齐夏的别墅遭到袭击之后,赫连城紧急将小乖从医院转移到托马克另外一处别墅里面。

  托马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小乖在我那里,你们放心就是。夏夏这边,我也会加派人手,再也不能让对方有机可趁。”

  三个小时过去了,手术室的灯还没有灭,手术还在继续。

  齐夏已经不吃不喝地在手术室外守了三个多小时,就算她受得了,肚子里的宝宝也受不了。

  北堂深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命人买了海鲜粥送来,他亲手搅动,待粥凉了一些,舀了一勺喂到她的嘴边。

  “深哥,我不饿。”齐夏全部心思都用来担忧赫连城的伤势了,根本没有心情吃东西。

  北堂深固执地将勺子放在她的唇边,沉声道,“夏夏,就算不为你自己,你也应该为宝宝考虑,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不要再任性了。”

  就像是回应北堂深的话,齐夏的肚子突然动了一下,是宝宝轻轻地踢了她一脚。

  宝宝感受到了她的担心和难过,所以也在担心和难过吧?

  齐夏右手抚上自己的肚子,温柔地抚摸,不由张开嘴,将勺子里面的粥吞了下去。

  北堂深唇角轻扯了一下,又舀了一勺粥。

  齐夏将勺子接了过来,“深哥,我自己来吧。”

  北堂深没有坚持,将粥碗和勺子都送到了她的手中。

  齐夏一边喝粥,一边说道,“深哥,你打算在罗马待多久?”

  北堂深抽出纸巾替她擦拭嘴角,“等处理完这件事再走。”

  她抬头看他,“你是为了我过来的吗?”

  他揉了揉她的头发,“傻瓜。”

  齐夏心里满是感动,咬着勺子笑,眼泪却掉了下来。

  “别哭,宝宝知道妈咪在哭,他也会跟着哭,等出生之后,就是一个爱哭鬼。”北堂深唇角弯了弯,揽过她的肩膀,轻轻拍了拍。

  齐夏带着浓浓的鼻音,“好,我不哭了,免得宝宝变成爱哭鬼。”

  北堂深替她擦去眼泪,低声道,“先吃饭,待会儿凉了。”

  “嗯。”齐夏一勺一勺,吃光了碗里的粥,又喝了小半碗鸡汤。

  胃里有了食物,身体也变得暖和起来。

  “深哥,小乖现在安全吗?”

  “很安全,放心,有义父照顾她。”

  齐夏心里稍安,抬头端详他英俊的脸,“深哥,你刚下飞机就赶来医院,一定很累了,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北堂深唇角勾了勾,“我从上飞机就在睡觉,一直睡到下飞机,现在精神好得很,不需要休息。”

  他揉了揉她的头发,“倒是你,累不累,需不需要休息一会儿?”

  她摇头,“我没事,我要等手术结束。”

  他沉默了片刻,说道,“需要通知赫连城的家人么?”

  齐夏手指紧张地握了起来,半晌,说道,“还是等手术结束吧。”

  手术整整进行了七个小时,当医生从手术室里面出来,齐夏整个身体都快僵掉了,她在北堂深的搀扶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紧张得声音发颤,“医生,手术怎样?我丈夫情况如何?”

  医生将口罩摘了下来,神情有些疲惫,缓缓道,“伤者脑部的子弹已经取出来了,手术还算成功。”

  “谢谢,医生,谢谢你!”齐夏眼中盈满泪水。

  医生笑了笑,说道,“夫人,还有一件事,伤者颅脑中有异物,是一块很小的铁片,我们也一并将它取了出来。”

  齐夏焦急地问道,“异物取出,会对我丈夫产生什么影响吗?我们曾经在中国检查过,医生说异物的位置很特殊,如果进行手术,很可能触碰到旁边的神经——”

  “夫人,”医生打断她的话,“夫人,请不要担心,子弹的碎片撞击到异物上面,使得异物位置震动,所以我们才能成功将子弹的碎片和异物同时取出,这在颅脑手术上来讲,完全是一个奇迹,我们都非常震惊,觉得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谢谢,谢谢!”巨大的狂喜涌来,将齐夏紧紧包围,她双手捂着嘴,用力呼吸,胸膛剧烈地起伏着,脸上已经被泪水溺湿。

  医生和护士同样如释重负。

  北堂深揽着齐夏的肩膀,她再也忍不住,趴在他的胸膛上,放声大哭。

  紧张、担忧、恐慌、无措,所有的情绪全部消退之后,她整个身体就像是被抽空了一样,瘫软在北堂深的怀中。

  突然,肚子狠狠地抽痛了一下。

  就像是被人掐着一块肉,狠狠地拧了一下。

  她痛得连呼吸都顾不上了。

  北堂深见她突然捂着肚子,脸色苍白,心里猛然一跳,将她紧紧抱住,“夏夏,你怎么了?”。

  “我——肚子痛——”齐夏刚说完这句话,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医生,医生——”北堂深焦急的吼叫声回响在空荡荡的走廊上。

  难被击克。齐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

  她睁开眼之后,首先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她愣了几秒,挣扎着想要从床上爬起来,房门突然打开了,北堂深高大挺拔的身躯箭步走来。

  “深哥——”她的声音沙哑难听,“阿城呢?怎么样?”

  “你先别动。”北堂深扶着她坐起来,将靠枕塞到她的背后,“赫连城在加护病房,还没有苏醒。”

  齐夏紧张地握住他的手腕,“他会不会有事?”

  北堂深脸色阴沉,冷冷道,“他没事,我看有事的是你!”

  她手指僵住。

  他唇角紧绷着,深邃的眼中燃烧着怒火,怒气沉沉道,“为什么瞒着我生病的事情?”

  她下意识地低头,嗫嚅道,“我不是瞒着你,我只是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你打算等到什么时候告诉我?破腹产之后?还是小乖做完手术之后?”北堂深眼中怒火熊熊燃烧,真想将她脑袋撬开看看里面装了什么!

  齐夏抓住他的手臂摇了摇,“深哥,对不起嘛,别生气了,你看,我现在好好的。”

  他咬着牙怒瞪她,“不好,一点都不好,医生说你一直没有配合治疗,不肯吃药,情况已经在恶化了,你知道吗?”

  齐夏干笑,“我只是不想吃太多药,免得对宝宝产生影响。”

  北堂深怒吼,“那你就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我没有,我在努力调整情绪,还在适量运动,就是为了维持现在的状况,”她小声辩解,“我这次晕倒,只是因为情绪波动太大了,问题不是很严重。”

  北堂深简直被她气疯了!

  瞪着她许久,连话都说不出来!

  “深哥,别气了,我真的没事。”齐夏拉了拉他的衣袖。

  北堂深无奈,揉了揉她的头发,“夏夏,到底什么时候,你才能学会珍视自己的生命?”

  齐夏笑,她很珍视自己的生命,不过,因为有更重要的人需要珍视,所以她总是选择忽略自己。

  “深哥,答应我一件事,不要将我生病的事情,告诉阿城。”

  “为什么?”北堂深盯着她的双眼。

  “以前是因为不想刺激到他的神经,现在是因为他刚做完手术,身体还很虚弱,我不想让他担忧。”她祈求着,“深哥,答应我。”

  “好,我答应你。”北堂深眸色深沉,藏着一抹伤痛。

  她灿烂地笑,“谢谢你,深哥,我想去看看阿城。”

  北堂深黑着脸,“不行,你现在还很虚弱,需要休息。”

  她耍赖,“我已经没事了,如果你不让我去看他,我心里牵挂,对身体不好。”

  北堂深敏锐地感知到她变了,她不再因为怕他受伤所以扭扭捏捏,她像以前那样,会耍赖,会撒娇,有什么就说什么,当他如兄长一般。

  对于她的变化,他既欢喜,又伤心。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