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八 风雨欲来

   赫连城道,“老婆,不用再劝我,我不会再改变主意。你如果休息好了,我们去医院探望小乖。”

  医院离齐夏所住的别墅,只隔了一条街道,托马克派遣了不少手下暗中潜伏在医院周围,保护小乖。

  赫连城他们很快就来到病房门外。

  小乖坐在沙发上,护工陪她一起玩游戏,两人都笑得很开心。

  房门打开,两个熟悉的身影走进来,小乖愣了一下,突然从沙发上跳了下来,快速地朝门口跑去。

  “爹地,爹地——”

  赫连城张开双臂,将飞奔而来的女儿紧紧抱住,“乖乖,爹地来了。”

  小乖“哇”地一声哭了起来,“爹地,你怎么才来啊,人家好想你。”

  “乖乖,别哭,爹地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赫连城轻吻着她的脸颊。

  小乖哭泣了好半晌,苍白的小脸满是泪水,赫连城心疼不已,抱着她坐到沙发上,用纸巾轻柔地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轻声哄道,“乖乖,别哭了,你再哭,你妈咪也要跟着哭了。”

  小乖一边用手背抹泪,一边抬头看旁边的齐夏,见她果然眼眶红红的,连忙说道,“我不哭了,妈咪,你也不哭。”

  齐夏靠近他们父女,展开双臂,将他们紧紧抱住。

  “乖乖,爹地不回去了,就在这里陪你和妈咪,好不好?”赫连城看到女儿现在的模样就心疼,因为化疗,她的头发几乎快要掉光了,戴着一顶粉色的小帽子,显得脸颊越发苍白瘦小。

  “可是哥哥他们怎么办?还有曾奶奶和奶奶。”小乖仰着头,黑亮的眼睛因为泪水的润泽,显得更加的莹润。

  “爹地每半个月都会回家探望他们,寒假的时候,爹地就把哥哥们带过来,好不好?”

  “恩恩。”小乖重重地点头。

  赫连城抬头看齐夏,笑道,“老婆,你看女儿已经同意我留下了,难道你还忍心将我赶回国?”

  齐夏咬了咬唇,没有说话。

  小乖小手拽着齐夏的衣服,轻轻摇晃,撒着娇,“妈咪,就让爹地留下吧,我会听话乖乖吃药打针,以后再也不哭不闹了,妈咪,就让爹地留下吧~~”

  软软糯糯的声音,撞入了齐夏的心间,让她再也狠不下心,可是她的病情总有一天会曝光,她不敢想象到时候会面临的境况。

  赫连城揽过她的肩膀,低声道,“老婆,以后不管有什么困难,都让我们一起面对,不要再抛下我一个人。”

  齐夏垂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

  他的声音压得更低,低到她几乎听不清楚他所说的话,“老婆,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在你离开的时候,我很害怕。”

  害怕她好不容易为他而开启的心门再次关闭,害怕她再也不要他,害怕他再也寻不到她的踪迹。

  齐夏挣扎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回应他。

  赫连城眸色复杂地凝视着她,以为自己伤透了她的心,她虽然嘴上说没事,但心里还是不愿意原谅她。

  他们一家三口一起吃了午饭,又陪小乖玩了一会儿,小姑娘累了,趴在赫连城怀中呼呼睡去,他将她放到床上,叮嘱护工好好照顾她。

  赫连城揽着齐夏的腰,从病房里出来,笑道,“老婆,我们现在去探望义父。”

  齐夏怀疑地看他,“你知道我义父住在哪里?”

  他大笑,“在来罗马的路上,我已经和义父通过电话,不然,你以为没有他的允许,我能走进你的别墅和这所医院?”

  她哼了一声,“我当然知道义父同意了,只是我没有想到,义父居然会帮着你。”明明她已经跟义父说过,让他瞒着赫连城的,义父居然欺骗她,太可气了。

  赫连城洋洋得意,“谁让我是你的老公呢。”

  齐夏凉凉地道,“或许,过两天就不是了。”

  他磨牙,“怎么,你还想抛夫弃子?”

  她挑了挑眉,“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他好脾气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好,我一定好好表现。”

  出了住院部大楼,赫连城带着齐夏到了一辆新车面前,扶着她上车之后,阿虎启动汽车,驶出了车库。

  “这不是我们来时的那辆车,为什么要换车?”齐夏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赫连城从国内过来,总共带了六个人,每个人看起来都拥有非凡的身手,如果只是为了接她们回家,根本不用搞得这么紧张。

  赫连城勾了勾唇,“刚才那辆车,坐起来不舒服,换一辆舒服的。”

  齐夏眉头微微蹙了起来,说道,“义父最近加强了对别墅的守备,你又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是不是教父和苏希雅还有什么阴谋?”

  他摸了摸她的头发,“你不要瞎想,我和义父只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她怀疑地看他,“真的只是这样?”

  “当然。”换车的目的是为了掩人耳目,告诉她,只会让她跟着担忧,所以,他选择撒谎。

  汽车缓缓驶入古堡,托马克通过监视器,看到赫连城扶着齐夏走过宽阔的大厅,一路上对她呵护备至,蓝色的眼眸里面,流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满意之色。

  “你就是赫连城。”托马克深邃的眼神锁定矗立在面前的男人,英俊,挺拔,举手投足之间透着王者风范,确实是人中之龙。

  赫连城薄唇勾了勾,沉声道,“是,义父。”

  “我可不是你的义父。”托马克懒懒地靠在沙发上,一双鹰眸沉静地注视着他,声音平静,却透着几分压迫之意。

  赫连城淡淡道,“你是夏夏的义父,也就是我的义父。”

  托马克手指轻轻敲着沙发椅背,那双寒冷的眼眸盯着赫连城,赫连城好似并没有感受到压抑到窒息的低气压,神情依旧坦然自若,甚至于唇边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托马克沉声道,“我给你一个机会,向我证明,你有能力保护夏夏,否则,你就算是她的老公,我也不会将她交给你。”

  “好。”赫连城毫不犹豫应答。

  “教父的事情,交给你处理,我的人也会在暗中帮你,你要保证夏夏和小乖的安全。”

  “没问题。”赫连城深邃的眼中,带着坚定之意。

  托马克和赫连城在书房里面谈了半个多小时,齐夏等到赫连城出来,紧张地问,“怎样,义父有没有为难你?”

  赫连城唇角弯了弯,还没有回答,一道低沉苍老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我看起来像那种人吗?”

  他了去伏。“义父……”齐夏讪笑,撇开赫连城,走到托马克面前,抱住他的手臂,讨好地笑,“我这不是担心他惹你生气么!”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丫头心里在想什么。”托马克故意板起脸。

  齐夏撒娇,“义父,我错了,还不成吗?”

  “算了算了,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你现在一心向着他,如果他也能一心想着你,你们小俩口能相互扶持,我也就心满意足了。”托马克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赫连城。

  赫连城凝视着齐夏,唇角一勾,认真地说道,“义父,你的话,我已经记在心里。”

  “很好。”托马克满意地点头。

  转眼到了夜晚,表面上看,一切都很平静。

  距离别墅两百多米远的一栋大楼内,一双阴鸷的眼眸通过望远镜监控着别墅,他站在客厅的窗户旁边,身后不远处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面无表情的中年男人。

  “夜莺,监控的情况如何?”中年男人问道。。

  叫夜莺的是监控的男人,他双眸紧盯着望远镜,回答道,“上午十点多,一辆迈巴/赫驶出了别墅,停在了中心医院停车场,直到下午三点,迈巴/赫才回到别墅。一直到现在,别墅都很安静,没有人再进出。”

  “火狐那边怎么说?”中年男人又道。

  “她在别墅周围观察了一天,据说埋伏了很多保镖,光周边的街区,就有十多个人,别墅里面至少也有十个人。”夜莺突然叫道,“等一等,有汽车驶入别墅了。”

  中年男人走上前,从望远镜看到一辆劳斯莱斯驶入了别墅,很快,从里面走出三个人,一个从身形来看,是怀孕的齐夏,她走在左手边,一名男子挡在她的右手边,另外一名男子挡在她的背后,两个男人遮挡的位置,正好是枪击的最佳部位。

  他们三人速度很快,只用了十几秒钟时间便走进了别墅,如果真的有人躲在暗处射击,也会由于目标对象速度太快而失去准确性。

  中年男人眼眸一缩,如果他没有看错,望远镜里面,那个护在齐夏右手边的男人,正是赫连城。没料到,他竟然也来了罗马。

  夜莺皱眉道,“野狼,对方警惕性很高,我们想要将齐夏从别墅里面引出来,似乎比较困难。”

  中年男人名叫野狼,也是教父最信任的杀手,A市排名第一,他这一次出国执行任务,只有两名搭档,夜莺和火狐,他们都是收集情报特别厉害的人,连美国情报局里面的档案资料他们都有本事窃取出来。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