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五 监听

   赫连城整个人都变得阴郁沉冷,就像从冰窖里面捞出来,浑身透着森森寒气,公司员工全都如履薄冰,过着胆战心惊的日子。就算在家里,他也吝惜地不肯露出丝毫笑容,唯有面对小宝和小翼的时候,眼中才会流露出几分温情。

  他的变化,家人都看在眼里,不光担忧齐夏和小乖,还要担心他的状况,整个老宅一片愁云密布。

  博鳌集团,总裁办公室,赫连城气势汹汹地闯入。

  北堂深冷冷地看着他,“你来做什么?”

  赫连城紧盯着他的眼睛,“告诉我齐夏的下落!”

  “我还没有来找你,你居然还有脸来问我!你说,夏夏为什么会离家出走,是不是你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

  北堂深突然冲了过来,一把抓住赫连城的衣领,眼中迸发着怒火。

  赫连城对他的问题充耳不闻,执着地问,“告诉我,齐夏在意大利哪个地方?”

  “你这个混蛋!”北堂深挥舞着拳头,狠狠砸向他的面部。

  赫连城迅捷地躲开,快速抓住他再次挥来的拳头,眼中也燃烧着怒火,“北堂深,我问你,齐夏到底在哪里?”

  “想要知道答案,先问问我的拳头!”

  两人的手臂架在一处,抵着彼此的脖颈,杀气凛然的视线交织在一起,恨不得杀死对方。

  他们厮杀了将近半个小时,办公室里面满地狼藉,两人身上也不同程度地挂了彩,衣服凌乱,唇角带血,但是两人浑身散发的气势却依旧强悍冷酷,嗜血的双眸暴怒地瞪着对方。

  赫连城薄唇紧绷,“齐夏到底在哪里?”

  北堂深额上青筋跳动,忍不住爆粗口,“我他妈也不知道,你给我滚出去!”

  赫连城死死地盯着他的双眼,就像要深入他的内心一般,北堂深阴狠的视线也怒视着赫连城,两人互不想让。

  僵持了两三分钟,最后,赫连城猛然推开他的手臂,冷冷道,“我一定会找到她!”

  北堂深冷笑,“你既然有本事将她伤害,逼她远走他乡,又找她做什么?”

  “你给我闭嘴!你根本什么都不明白!”赫连城眼眶都被怒气染红了。

  “哼,我只知道,如果是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将她伤害至此。”

  赫连城反唇相讥,“只可惜,夏夏并没有选择你!”

  北堂深浑身怒气陡然暴涨,就像暴怒的雄狮,恨不得扑上去将他撕碎,但是他并没有行动,而是拨通了内线电话,冷声道,“江岛,请客人出去。”

  下一秒,办公室的门打开了,江岛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赫连先生,请。”

  赫连城面无表情地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像霸道而傲然的王者,以睥睨天下的气势走出了办公室。

  北堂深并没有说谎,齐夏并没有告诉他,她现在的住所,不过对于他来说,想要查出她的住址,并不是难事,他只需要打电话问托马克,就能知道她的下落,只是他并没有这么做。

  暴怒发疯的不止赫连城,还有苏希雅。

  她本来以为逼走了齐夏,赫连城就会全心全意地待她,没想到他竟然那么绝情,全然不顾她的感受,将她彻底地扔在了医院里面,不闻不问。

  整整一周,他都没有来看过她一眼,连她给他打电话,他也是敷衍的态度,就算她闹绝食,闹自杀,他也不再管她,让她心寒至极,愤怒至极。

  她恨得咬牙切齿,抓起桌上那只插了鲜花的彩陶花瓶就要摔,可是转念一想,又放了下来,这是小翼送给她的,她还指着这个破花瓶替她在赫连城面前挣点印象分呢。

  当病房里面,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她仔细检查了走廊外面,又锁上了房门,换了一张电话卡,播出了一串空号。

  一分钟后,她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被屏蔽的号码,电话那端传来男人低沉的笑声,“怎么,是不是想我了?”

  苏希雅忍住恶心的谷欠望,冷声道,“教父,我要谈的是正事。”

  “哦,什么正事?终于骗到了赫连城那小子?”

  “还没有——”苏希雅眉头皱了起来,“本来事情进展得很顺利,我已经取得了所有人的信任,但是自从齐夏离家出走之后,事情就开始脱离正轨了,赫连城突然改变了对我的态度。”

  “你不是说,如果让他亲眼看着你被强/暴,他会产生内疚心理,你再加以利用,能够成功唤起他对你的爱么?怎么现在他突然变了,他不再内疚了?”

  苏希雅听他提起强/暴的事情,漂亮的眼中瞬间迸发出刻骨的恨意,手指气得发抖,阴冷地说道,“你不要再跟我提强/暴的事,你这个混蛋,不是讲好做戏么,你竟然敢真的对我用强!”

  教父眼神阴冷,唇边勾起一抹冷笑,“我这还不是为了让演戏更加真实,我们面对的可是千千万万的观众,稍有不慎,就会被他们看出破绽!”

  “我看你是伺机报复!”苏希雅气得快要吐血,“你刚开始说,伤痕可以作假,强/暴也是作假,后来呢?你竟然让人真的打我!”那满身的伤痕,全部都是教父的手下打出来的,当时那个可恶的男人,还安慰她,说是为了演戏逼真。

  教父得意洋洋地扬眉,说出口的话,却很平和,“你别激动,我已经解释过,是为了演戏逼真,毕竟赫连城他们可不是吃素的,如果伤口作假,他们很可能通过技术分析出来。你若不是真的吃苦,遭受巨大的刺激,又怎么会将精神病患者演得这么逼真呢?对不对?”

  苏希雅胸膛急剧起伏着,心里明白他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是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那个混蛋公报私仇!

  从来都只有她对男人施虐的份,什么时候,臭男人敢对她施虐了,该死的教父,总有一天她要让他付出代价!

  不过,现在,她还有用得着他的地方,她还不能与他彻底决裂。

  她深呼吸,然后缓缓吐出一口气,冷静地说道,“好了,不说那件事了,回到正题。我听说齐夏去了意大利,我知道她要去找谁,也能查出她的住所,不过,我的人不方便出手,我要你去意大利解决她。”

  教父冷笑,“你的人既然能查出她的下落,为何不顺便动手?我记得我们当时的约定是,将齐夏逼出赫连家,然后再由我动手,现在你把她逼出了国,可是超出了我的预期范围呢。”

  苏希雅冷哼一声,“不管如何,她是走出赫连家了,你不是想要利用她对付北堂深吗?现在可是一个好机会。”

  教父老歼巨猾,“我看没那么容易吧,北堂深是托马克的义子,托马克的老窝就在意大利,你这是把我往枪口上送呐。”

  苏希雅冷笑,“为你卖命的人,还少么?我知道你和意大利的黑手党也有瓜葛,托马克的暗夜家族与其他黑手党家族之间也存在矛盾,你何不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还用得着你亲自动手?”

  教父眼眸骤然一缩,“没想到你知道的事情,还不少。”

  苏希雅轻笑,“知道得再多也没有用,我毕竟是一个女人,很多事情都没有办法出面,作为合作者,你就不愿意帮我一把?”

  “这件事,我还需要考虑考虑。”

  “好,我只能给你一天时间考虑,否则,等赫连城找到齐夏,将她接回国,我们所做的一切,全都前功尽弃了。”

  教父淡淡地应了一声,“等我消息。”

  结束通话之后,苏希雅整个身体都靠在沙发上面,眼中恨意丛生,她刚打算再拨打一个电话,房门突然响了,“希雅,我是妈咪,你怎么把自己锁在里面了?”

  “没事,妈咪。”苏希雅揉了揉眼睛,让自己看起来显得很憔悴,然后打开了房门。

  苏夫人看到的就是女儿眼眶红红的模样,忍不住心疼。

  唯来身肯。“妈咪,城还是不愿意来看望我吗?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苏希雅抱住苏夫人嘤嘤抽泣。

  “希雅,乖,不要伤心了,阿城是因为太忙,所以没办法来看你。”苏夫人轻轻拍抚着女儿的后背,善意地撒谎。

  “呜呜,妈咪,可是我好想见他。”

  听到这里,小宝和小翼已经忍不住愤怒了,两个小家伙一起怒吼道,“坏女人坏女人,讨厌死了!”。

  藏在花瓶里面的窃听器将苏希雅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原原本本传递到他们的耳中,得知这个苏希雅布下陷阱伤害他们的妈咪,他们真想立刻冲过去将她一通胖揍!

  小翼黑着脸道,“这个该死的女人,太可恶了!幸好妈咪去了意大利,否则肯定会被她跟教父再设计陷害!”

  “这一次,我们要让所有人知道她的真面目,可恶的老巫婆!”小宝咬牙切齿地说道,“虽然干外公在意大利,肯定会保护老妈,不过,我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再继续偷听看看,对了,还要把这边的情况,汇报给干外公!”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