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八 光一句抱歉就没事了?

   叶如心觉得他的表情有点奇怪,还以为他是因为头痛的缘故,也没有多想,回房之后,发现他的钱包放在床头柜上,赶紧打电话给他。

  电话响了好几声,他才接听,“老婆,怎么了?”

  叶如心说道,“老公,你的钱包忘在家里了,你在楼下等我,我给你送下去吧。”

  “不用了,我口袋里面还有一些钱。”

  “哦,那好吧,你快去快回。”就在他们小区门外,就有一家药店,来去半个小时绰绰有余。

  林子安将汽车从地下车库里面开了出来,利用导航查出魅色所在的位置,朝着目的地一路狂飙。

  当他赶到酒吧的时候,白美薇正坐在大厅角落里面喝闷酒。

  她穿着一件鹅黄色的长裙,偏着头,眼神迷醉,痴痴地看着他,“学长,你来啦。”

  林子安一把夺过她手中的酒杯,“美薇,你说清楚,怀孕是怎么回事?”

  白美薇傻傻地笑,“我怀孕了,已经有六周了,学长,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

  林子安简直快要疯掉了,如果当时他不是那么惊慌,让她吃下紧急避孕药,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他深深吸了口气,沉声道,“美薇,这个孩子,你把他打掉吧。”他在来的路上,已经决出了决定。

  “你让我把孩子打掉?”白美薇不敢置信地瞪大了双眼,“学长,你是医生,难道你还不知道女人流产会对身体造成多大的伤害吗?而且,这是我们两个人的宝宝,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我知道,流产会对你造成伤害,可是美薇,我们两人没有未来,我给不了你幸福,孩子生下来只会对我们造成困扰,就算是我对不起你,这个孩子,我们不能要。”林子安鼓起很大的勇气,才说出这番话,他心里对白美薇也是充满了愧疚的。

  “我不管,我要生下这个孩子!”白美薇眼泪刷刷往下流,“学长,你不能这么残忍,我爱这个孩子,你不能逼我放弃他!”

  林子安深邃的眼眸,满是痛苦,“美薇,你还年轻,有大好的前途,不能因为这个孩子毁了自己,算我求你,放弃孩子吧。”

  “不要不要,我不要听!”白美薇疯狂地摇着头,歇斯底里地哭泣,“学长,求求你,让我把这个孩子留下来,只要留下孩子,我以后再也不会烦你了!”

  “美薇,你喝醉了,先冷静冷静。”林子安见她情绪这么激动,再继续谈下去也起不到任何作用,于是,缓和了一下语气,说道,“等我们都冷静一下,再来谈论这个问题。”

  白美薇脸上满是泪水,林子安叹了口气,抽了纸巾递给她。

  她不接,咬着唇,默默流眼泪。

  林子安犹豫了一下,还是替她擦了擦眼泪。

  她突然握住他的手,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学长,我到底哪一点不如叶如心?”

  林子安凝视着她的双眼,缓缓道,“美薇,你很好,漂亮,年轻,有才干,但是我爱的是如心。”

  就算白美薇完美到极致,他并不爱她。

  白美薇眼中再次溢满泪水。

  “走吧,我先送你回家,你喝醉了。”林子安站起身,伸出右手。

  白美薇将伸出手放在他的手心里面,在他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她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但是并没有醉意,她清楚地听明白这个男人不爱她,也不想要她怀中的宝宝。

  可是,她却想给宝宝一个完整的家。

  林子安将她搀扶到汽车上,他目不斜视地专注开车,她靠在椅背上,转头望向车窗外。

  城市的夜景很迷人,灯火璀璨,但是对于她来说,却充满了悲伤情绪。

  白美薇咬着唇,忍下眼中的泪水,右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在心里暗暗地下决心,她一定要给宝宝一个完整的家,她不能再冒然行事了,她要采取理性的战略。

  林子安将她送到别墅门外,她转头看着他,灯光下,露出苍白的笑容,“学长,谢谢你送我回来,我刚才喝醉了,说过的话,你也不要放在心上,我会好好考虑到底要不要放弃孩子。”

  林子安沉声道,“你累了,回去早点休息吧。孩子的事情,过两天再谈。”

  “好。”她听话地打开车门下车,站在路边,冲他挥了挥手。

  林子安点了点头,然后驱车远去。

  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小区,走进电梯后,他对着电梯里面的镜子仔细整理了一下衣服,又深呼吸了几次,才以平静的神情,走出了电梯。

  林子安用钥匙打开门,走进去之后,发现叶如心坐在沙发上等他,可能等得太久,她都睡着了,她的身体靠在椅背上,睡得很辛苦。他连外套也来不及脱,直接弯腰将她抱了起来,向卧房走去。

  忘也多怎。叶如心本来睡得就不沉,他走了两步,她就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问道,“老公,你怎么去了那么久,药买了?头还痛不痛?”

  林子安将她紧紧抱住,“小区的药店没有那种药,所以我跑去更远的地方买药了。头已经不痛了。”

  “嗯,那就好,你啊,一定是平时太辛苦了,所以才会头痛,明天我买点补脑的营养品炖给你吃。”叶如心伸出手臂抱住他的脖子。

  林子安心里既愧疚又感动,柔声道,“老婆,以后不用等我,困了就先睡觉。”看到她刚才在沙发上睡得那么辛苦,他心里很难受。

  “嗯,我知道了。”她在他胸前舒服地蹭了蹭,那亲昵的小动作,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林子安在她额头上亲了亲,将她放到床上,“老婆,你先睡觉,我去洗澡。”

  “嗯,好。”她懒懒地答应,钻进被子里面,很快就闭上了眼睛。

  浴室里,水声哗啦啦的响,林子安看着雾气弥漫的镜子,自己的脸模糊一片,双拳痛苦地握了起来,白美薇哀伤的哭声,还有如心信任的眼神都在他的脑海里面交织着,让他痛不欲生。

  生活仍在继续。。

  有人很痛苦,有人很幸福。

  齐夏已经开始感受到肿瘤带来的病痛,她肚子隐隐作痛,腰酸背痛,还有下坠感,其实在她检查确诊之前,也有同样的感受,只是她一直以为是怀孕的正常情况,并没有放在心上。

  早上起床的时候,她肚子又开始痛了,她捂着肚子,坐在床头,久久不想动弹。

  赫连城洗漱完毕,从浴室出来,看她脸色不太好,箭步走来,急切地问,“老婆,是不是肚子痛?”

  齐夏抬头看他,笑了笑,“不是啦,刚才宝宝踢了我一下。”

  赫连城脸色转晴,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肚子,笑道,“宝宝,不许再折腾你妈咪了,否则等你出来,爹地会打你的屁股。”

  齐夏“哎呀”叫了一声,“宝宝动了,一定是不满你说的话。”

  宝宝动了那么一下之后,她的肚子竟然又不痛了。

  赫连城故意板起脸来,“臭小子,现在就敢跟爹地抗议了,等你长大了还不得翻天了。”

  齐夏连忙捂住他的嘴,“讨厌,别吓唬小孩子,医生说了,宝宝现在已经有了听觉和记忆能力,他会记住你说的话。”

  赫连城握住她手,低低地笑,“知道了,老婆,那以后我们做亲密的事情,也要担心被宝宝偷窥了。”

  “色狼。”齐夏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脸颊悄悄地红了起来。

  赫连城好心情地在她唇边亲了亲,低声道,“宝宝可是有听觉的,你以后不能再骂我,不然被宝宝听到了,一定会误会他的爹地是坏人。”

  “吼,你本来就不是好人。”齐夏用手指戳着他的手臂,故意板起脸来,“你押着我,用强权逼我跟你结婚,这件事说起来就是一桩血泪斑斑的伤心史。”

  赫连城苦着脸,“老婆,那件事,咱们能不能不再提起了?”

  她得意地扬眉,“不可以,那件事,够我说一辈子了。”

  “好吧,如果你高兴,我愿意让你说一辈子。”赫连城看到她露出笑脸,心里美得冒泡,抱住她亲了又亲。

  齐夏红着脸推他,“快去上班啦,不然,就要迟到了。”

  赫连城又逗了她一会儿,才笑着下楼。

  等齐夏收拾好下楼,小翼和小宝乖乖坐在餐桌前吃饭,而赫连城刚好吃完,优雅地站起身,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脑袋,叮嘱他们今天在学校乖乖听话,然后走到齐夏面前,揽了揽她的腰,柔声道,“老婆,我去公司了。”

  “好,路上小心。”齐夏笑着送他到门口。

  随着病情的加重,齐夏将接送孩子们上下学的任务交给了司机,她担心自己驾车的时候刚好犯病,那就太危险了。

  林子安给她开了一些药,有抑制病情的作用,但是她担心对宝宝产生不良影响,所以并没有服用,拿回家之后,偷偷倒进抽水马桶,全部冲进了下水道里面。

  齐夏很少再外出,留在家里养胎,陪乖乖,只是定期和赫连城一起,带乖乖到医院做化疗。

  这天,天气很好,老夫人决定去医院探望苏希雅,赫连静邀齐夏一起。

  齐夏本来不想去的,老夫人说道,“孙媳妇,你天天呆在家里,对宝宝也不好,孕妇也应该适量的运动,跟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吧。”

  齐夏只好跟着她们一起去。

  苏希雅的病情,似乎又开始好转了,现在她的主导人格变成了天真开朗的那一个,一天中,大多数时候,她都是以天真开朗的一面面对所有人。

  苏希雅看到齐夏,很开心,“漂亮姐姐,你又来看我了。”

  齐夏笑着点了点头。

  老夫人眉眼带笑,“孙媳妇,你看,希雅还惦记着你呢,以后你也多来看看她。”

  齐夏笑着“嗯”了一声。

  苏希雅惊奇地看着齐夏的肚子,“漂亮姐姐,你的肚子为什么这么大?”

  齐夏将右手护在肚子上,笑道,“因为肚子里面有一个小宝宝。”

  “小宝宝?好神奇啊,我可以摸一摸吗?”

  齐夏犹豫了一下,最终在她纯洁期待的眼神下,点了点头。

  苏希雅高兴地伸出右手,小心翼翼地摸着齐夏的肚子,“圆滚滚的,好可爱。”

  她摸了将近一分钟,才意犹未尽地将手收了回去。

  看到她情绪稳定,病情好转,大家都很开心,老夫人和苏夫人聊了一个多小时,等老夫人一行人告辞的时候,苏希雅突然说道,“漂亮姐姐,我可以和你单独说说话吗?”

  齐夏有些犹豫。

  苏夫人笑道,“齐夏,看来希雅很喜欢你,就麻烦你多陪她一会儿。”

  老夫人也说道,“孙媳妇,你就陪希雅再说说话。”

  齐夏只好点头。

  病房里面,只剩下齐夏和苏希雅两个人。

  苏希雅笑嘻嘻地看着她,指了指身边的沙发,“漂亮姐姐,你坐过来嘛。”

  齐夏笑了笑,坐到她身边。

  “漂亮姐姐,你的名字,是齐夏对不对?”苏希雅双手捧着头,笑意盈盈地看着她。

  齐夏“嗯”了一声。

  苏希雅脸上的笑容突然敛去,神情变得冷漠,冷冷道,“城就是因为你,抛弃了我。”

  她神情变化太过迅速,那双漂亮的眼眸里,满满都是仇恨,齐夏不敢置信地盯着她,“苏小姐,你没事吧?”

  苏希雅浑身散发着黑暗诡异的气息,她就像来自地狱的恶毒女巫,精致的脸庞都已经被仇恨扭曲,寒意森森地说道,“有事,我当然有事,我被你的BT爱慕者绑架,我还以为你会存有一丝良心,会来救我,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竟然眼睁睁地看着我被那个BT强/暴!”

  苏希雅那诡异的气息,还有森冷的语气,都让齐夏不寒而栗,她警惕地往后退,冷静地说道,“苏小姐,对于你遭遇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

  “光一句抱歉就没事了吗?”苏希雅突然咧嘴一笑,浑身诡异的气势全部消散,露出天真的笑容,“那你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呢,漂亮姐姐。”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