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六 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

   苏希雅不相信他的话,质问道,“那万一你是在骗我怎么办?”

  赫连城语气低沉,“如果我骗你,你再把房门关上,不要任何人进去。”

  她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说道,“那好吧,我要开门了,你站远一点。”

  赫连城当真后退了几步,苏柏林夫妇也跟着后退了几步。

  咔嚓,房门打开了。

  苏希雅披散着头发,形容狼狈地站在门口,病房里面已经一地狼藉,饭菜洒了一地,椅子也倒了,床上的被子扔到了地上。

  她认真地打量赫连城,突然咧开嘴笑了起来,“你真的是阿城。”

  赫连城点头,“你看,我没有欺骗你。”

  她委屈地撅着嘴,“你早上为什么不来看我?”

  赫连城抿了抿唇,说道,“我生病了。”

  苏希雅靠近他,将手放在了他的额头上,担忧地问,“是不是发烧了?现在好了吗?”

  他将她的手从拉了下来,顺势牵着她往外房间里面走,“现在已经好了,房间里面很乱,让人收拾一下。”

  “嗯。”她乖乖跟在他身后,坐到一旁的沙发上。

  护工赶紧进去收拾。

  苏希雅之前打翻了一份饭菜,苏柏林让人又重新买了一份,刚好送了过来,他将饭菜放到茶几上,“希雅,你还没吃饭,先吃点东西吧。”

  “城,我要你喂我。”苏希雅将筷子塞到赫连城的手里面,笑得就像天真的小孩。

  赫连城僵硬地握着筷子。

  苏夫人连忙道,“希雅,你已经是大人了,要自己吃饭,不能再让别人喂给你了。”

  苏希雅哇地一声哭了起来,“可是人家就是想让城喂给我!不然我就不吃了!”

  苏夫人头疼无比。

  苏柏林叹了口气,“阿城,现在希雅就像小孩子一样,你就把她当做小静一样看待吧。”

  苏父说得没错,他就把她当成小孩子好了。赫连城抽了纸巾,替苏希雅擦拭脸上的泪水,柔声道,“别哭了,来,吃饭。”

  他夹了她爱吃的菜,一口一口喂给她,她吃得津津有味,笑米米地说道,“我以后也要你喂给我吃。”

  赫连城唇角勾了勾,“如果你以后乖乖的,不再发脾气,我就喂你吃饭。”

  她重重地点头,“我以后再也不发脾气了。”

  “我保证每天都来看你,但是不一定是早上,所以,以后早上没有看到我,也不许发脾气,明白了吗?”

  “好,我记住了!”

  “真乖。”赫连城拿出哄孩子的方式哄着她,苏柏林夫妇看着一阵阵心酸。

  下午三点多,赫连璧又带着他那只小小的行李箱,踏上了去纽约的征途,这一次离开,又要过许久才会回来了。

  这一次,给他送行的只有赫连雄。

  赫连雄看着这个比他还要高大的小儿子,眼眶不由湿润了,拍着他的肩膀叮嘱,“阿璧,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记住,我们永远是你的亲人。”

  “我知道了,爸爸。”赫连璧抱了抱自己的父亲,“爸爸,我妈妈跟了你一辈子,希望你好好待她。”

  “我会的。”对于柳潇潇,赫连雄心里充满了愧疚,他不断地用物质和金钱满足着她。

  机场大厅里面,响起了提醒乘客登机的通知,赫连璧提着行李箱,冲赫连雄挥了挥手,笑着转身。

  别了,A市。

  别了,我的爱。

  赫连璧在头等舱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之后,他拿了耳机塞到自己的耳朵里面,The Day I lost My Love,伤感得让人绝望,深深的无助潮水般包裹住他,将他拉入绝望的深渊,几乎就要窒息……

  突然,一只手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就像将他从深渊中拉出来了一样,他缓缓睁开眼睛,抬头望向那只手的主人。

  一张可爱的圆脸,笑容灿烂,眼睛弯成漂亮的月牙,她声音甜美可人,“赫连璧,我们又见面了。”

  赫连璧一怔,摘下耳机,“是你,李……李宝宝……”

  她笑得更加灿烂,“错了,是李多宝啦。”她指了指身边的餐车,“你喜欢什么饮料?”

  “苹果汁。”看到她圆圆的脸,可爱的笑容,他想到的就是红红的大苹果。

  “好的,请稍等。”李多宝动作娴熟地倒了一杯苹果汁,放到他面前,“请慢用。”

  李多宝推着餐车要离开的时候,赫连璧叫住了她,“李多宝,你腿上的伤好了没有?”

  她笑,“早就好了。”

  “你们什么时候返航?”

  “后天,因为是长线航班,所以可以休息一天。”

  赫连璧拿了一张名片,递给她,“这是我的名片,你要是无聊,可以打给我,我带你逛纽约。”

  她漂亮的脸上露出惊诧之色。

  赫连璧迷人的狐狸眼挑了挑,“你不要想多了,我只是为了弥补上次的失误。”

  李多宝夸张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我就放心了。”。

  赫连璧又好气又好笑,“我就这么没有魅力?”

  她调皮地笑,“正是因为你有魅力极了,所以我才担心,怕自己被你迷上。”

  赫连璧眼中泛起笑意,刚想说点什么,前面有客人呼叫空姐,李多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要工作了。”

  “你忙吧。”

  当办连好。在之后的飞行中,李多宝又到头等舱来了几次,不过因为繁忙,他们再也没有进行交谈。

  飞机达到目的地,仍旧是李多宝站在出口处,向各位旅客弯腰道别。

  赫连璧特意走在最后面,经过她身边的时候,说道,“李多宝,我一直想问你,你有没有恨过那个欺骗你的学长?”

  李多宝愣了愣,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笑了起来,“我当时很恨他,但是后来就不恨了,我甚至感谢他,如果他当时没有跟我说实话,而是在和我交往很久,等我爱他不能自拔的时候,他才告诉我,那我只会更加伤心。”

  赫连璧眼眸动了动,若有所思。

  李多宝继续道,“我们要感谢那些让我们痛苦,让我们绝望的人,正是因为我们痛苦了,绝望了,才会开始新生。”

  赫连璧轻笑,“没想到你还会说出这么哲学的话。”齐夏对他绝情,就是想让他开始新生吗?

  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其实这句话是优优说的,被我盗用了。”

  赫连璧唇边的笑容更加灿烂,“不管怎样,我要谢谢你。”

  她眨眼,“不客气。”

  “我走了,什么时候想逛纽约,记得叫我。”他随意地拨了拨额前的碎发,戴上墨镜,酷酷的挥了挥手,“再见。”

  李多宝弯腰鞠躬,“请慢走。”

  *

  齐夏在姨妈家里待到了下午五点,赫连城驱车接她回家。

  回家之后,孩子们也已经从幼稚园回来了,看到齐夏,一拥而上,抱着她的大腿欢呼着,那副欣喜的摸样,就像分别了好几年一样。

  晚上的时候,三个小家伙还赖在他们房间里不肯走,赫连城虎着脸在小宝和小翼头上呼噜了一把,“你们两个小家伙,快点回去休息,不要赖在这里跟我抢老婆。”

  小乖趴在齐夏怀里咯咯大笑。

  小宝哼哼两声,“老爹,你这是跟我们抢老妈的节奏吗?”

  小翼无语扶额,“小宝,我们认输吧,谁让我们没有老婆呢。”

  小宝眨巴眨巴大眼,“说到这个问题,小翼,不如我们回房讨论一下,将来该娶什么样的老婆吧!”

  小翼一本正经地点头,“这个问题值得探讨,我们回房吧。”

  两个小家伙一副“哥俩好”的表情,勾肩搭背地滚回他们卧房了。

  赫连城当真有些哭笑不得,从齐夏怀中抱起可爱的小女儿,“乖乖,跟妈咪说晚安,爹地带你回房休息。”

  小乖摇了摇软绵绵的小手,笑米米地道晚安。

  总算把三个小家伙哄回自己的房间了。

  赫连城心满意足地抱着自己的亲亲老婆,咬着她的耳垂,低声道,“老婆,我想你了。”

  齐夏故意装作不明白他的暗示,笑得一脸阳光,“老公,不用想我,你看,我现在就在你的怀里。”

  赫连城用力咬了咬她的小耳朵,“小坏蛋,故意曲解我的意思,我要惩罚你。”

  她缩了缩脖子,趴在他怀里笑,“你打算怎么惩罚我?”

  “做睡前运动。”他蹭着她的脖子,双手不规矩地从她的衣服下摆钻了进来,抚上了她因为怀孕,变得更加丰满的胸/部。

  齐夏躲着他作怪的手,脸颊因为羞涩染上了绯色,“可是我已经很累了。”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赫连城悄然将她背后的内衣扣子解开,手掌落在了那两处软绵之上,轻轻地捏了捏。

  她忍不住“啊”地轻吟了一声,头部向后扬了起来,显露出优美的曲线。

  她颤抖了好一会儿,才问道,“什么话?”

  他收下动作不停,熟练地揉捏着,头部埋在她脖颈间,低沉地笑,“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

  齐夏脸颊滚烫,忍不住推了推他,“你坏死了。”

  “如果我不坏,怎么能让你更爱我?”他嘴里蹦出一句一句让她脸红心跳的话。

  “可是,孩子……”齐夏担忧地将手放在了肚子上。

  他轻轻咬着她的锁/骨,低声道,“我会保护好孩子,老婆,放心将你交给我。”

  她看到他灼热的视线,充满了怜惜和爱意,他的额头已经被汗水打湿,赤/裸的上身,精壮结实的胸/膛上,还有汗水滑过,她知道他已经忍耐了许久,她也知道他拥有强大的自制力,不会伤害到她和宝宝。

  满心的信任,让她最终放弃了羞涩,伸出手臂,环抱住他的脖子。

  赫连城亲吻着齐夏的脸颊,舌尖向她的耳垂滑去,酥麻的感觉,让她禁不住战栗起来。

  “老公……老公……”齐夏不安地呢喃着,身体不耐地扭动着,就像在期待着什么。

  她的声音已经与平时不一样,柔媚入骨,她媚眼如丝的模样,让赫连城心中的谷欠望陡然暴涨,几乎粉碎他的理智,他直接将她抱上床,双手撑在她的身体两侧,尽量与她隆起的肚子保持距离。

  他俯下头来,薄唇霸道地封住她柔软的唇瓣,强势地侵入她的檀口,与她的唇舌缠绵在一起。

  “唔……啊……”齐夏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一滩水一样,完全融化在这他迷人的男性气息里,强烈的攻势让她几乎快喘不过气来了……

  怀孕之后的身体,本来就比平常要敏/感,此时因为他的亲吻,她身体里面也已经燃起了火焰,灼烧着她的理智。

  “唔……老公……我好难受……”齐夏额前的发丝已经被汗水打湿,一头青丝披散在大红色的床单上,美艳无比。她

  眼中弥漫着雾气,双颊绯红,嘴唇已被吻得红肿起来,像要滴出水来,既美丽又音靡。

  赫连城眸色幽深,里面交织着深沉的谷欠望,俊美的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他趴伏在她脖颈上,享受著那柔若无骨的媚/惑,一边吻她一边轻声道,“老婆,不要着急,我会让你舒服。”

  齐夏羞涩地闭上眼睛,身体紧张地绷紧,白玉般的双足微微颤抖着,浑身都被染上了淡淡的粉色。

  赫连城滚烫的大手继续在她身上游移,忽然将她身上最后一件蔽体的小内内扯了下来。

  他顾忌着宝宝,每一次的动作都很缓慢,那种折磨人的感觉,简直让人疯狂。他的动作慢慢加快,灼热的火焰在她的身体里面燃烧,快要把她燃烧殆尽。

  最后脑中似乎有烟花绽放,眼前一片白茫茫,她气喘吁吁地趴在了他的胸膛上。

  赫连城温柔地抱着她,将她放平躺在他的身侧,待她歇息片刻,他才将她抱进浴室,用热水仔仔细细地替她清洗,又用干毛巾替她细细地擦拭。

  在整个过程当中,齐夏一直闭着双眼,依靠在他的怀中,累得连手指都动弹不得,等他替她穿了浴袍,将她抱回床上之后,她很快就呼呼地沉睡过去。

  (亲们,为防止屏蔽,本章肉肉是清水版的,免费赠送大家一千三百字的高H。喜欢的可以进群找管理员。群:【314500783】)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