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一 噩梦

   赫连城唇角勾了起来,缓缓地讲起他曾经经历过的事情,考虑到他们年纪小,凡是涉及到血腥场面,他都三言两语带过,主要讲述自己在荒岛上怎么利用周遭的环境生存下来,又怎么躲过了一次次危险。

  这还是他第一次将那段经历详细地讲给别人听,没想到听众会是三个小孩子,他好笑地勾了勾唇,小宝和小翼都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

  小翼说道,“爹地,你好厉害,我也要跟你一样,做一个了不起的男子汉!”

  小宝鼓了鼓腮帮,“老爹,你等着,我会变得跟你一样强悍的!”

  小乖则心疼地说道,“爹地,你会不会害怕?”

  “爹地不怕,因为爹地有你们三个可爱的守护小天使。”赫连城在她柔嫩的小脸上亲了亲,又摸了摸小宝和小翼的头,笑道,“你们赶紧回房休息,不要再打扰妹妹了。”

  “知道啦。”

  将女儿哄睡着之后,夫妻两人洗漱之后,也上床睡觉。

  赫连城满足地将老婆柔软的身子抱在怀里,很快就睡熟了。

  赫连城做梦了。

  梦里,他站在一间四面墙壁黑漆漆的地下室里面,苏希雅被捆绑在椅子上,她伤心地哭泣,痛苦地求救。他走上前,想要将她身上的绳子解开,可是当他的手指伸过去的时候,手指竟然直直地从她的身体里面穿了过去,不管他试了多少次,都没有办法将绳子解开。

  赫连城看到一名戴着面具的高大男人箭步走来,从他的身体里面穿过,走到苏希雅面前,粗鲁地将绑在她身上的绳子解开,然后将她推到在地上,禽兽般地压在了她的身上。

  赫连城扑上去打那个男人,但是拳头全部从他身上穿过去,根本触碰不到实体,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男人将苏希雅侮辱了,她绝望地眼神,深深地刻进了他的心里,他心痛得不能呼吸,他痛苦地咆哮。

  突然,画面一转,他突然站在了医院的浴室里面,苏希雅躺在雪白的浴缸里面,浴缸里全是鲜血,她手腕上的伤口还在汩汩冒着鲜血,她瞪着一双大眼睛,怨恨地盯着他,“都是你,都是你……是你害死了我!”

  “不——”赫连城猛地坐了起来,额头上全是汗水,胸膛里面的心脏扑通扑通猛跳,就像要冲出来一般。

  头部突然痛了起来,他抱着头痛苦地呼吸,疼痛维持了几分钟,渐渐消散,他原本深邃的双眼变得空洞无神,他面无表情的掀了被子,下了床,双眼看也没有看身边的人。

  他就像平常一样,进了浴室洗漱,换衣服,然后拿了车钥匙出门。

  “砰”的关门声,惊醒了齐夏。

  她睁开双眼,觉得似乎有点不对劲,摸了摸身边的位置,猛然坐了起来,赫连城不见了,刚才那一声巨响,是他关门离开发出的声音吗?

  她看了一眼床头的钟表,现在才四点多,他这么早起床做什么?而且,他以往起床之后,动作都会放得很轻,根本不会吵醒自己,他今天这么反常,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齐夏心里充满了疑问,也不再继续睡了,匆匆换了衣服,拿了自己的手机和车钥匙,急忙追下楼。

  等她跑出大门的时候,赫连城的车已经从车库里面缓缓开了出来,汽车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她喊他的名字,他就像没有听到一般,明明他的车窗开着,这么近的距离,他不可能没有听到。

  齐夏心里隐隐不安,匆忙跑进车库,开着自己的汽车,追随在赫连城的后面。。

  两辆车之间,大概有几百米的距离,好在清晨路上汽车比较少,她稍稍提速,两辆车之间的距离不断地缩减。

  齐夏停靠在路边,眼看着他的车停在医院的停车场上,等他下车之后,她也将车停了进去。

  她还没来得及追上去问他,他就已经大步流星地走进了医院的大厅,很快走了电梯间。

  她知道苏希雅住在这家医院里面,可是她并不知道苏希雅具体住在哪一间病房。当她从值班护士那里查询到病房号,找到病房的时候,房门并没有上锁,打开了一条缝隙,微弱的灯光从房间里面倾泻了出来。

  齐夏动作僵硬地推了推门,缝隙变得更大,她清楚地看到苏希雅依靠在赫连城的怀里,然后,她听到赫连城的声音,“海边凉,再带一件厚外套。”

  “嗯,好,我都听你的。”苏希雅声音温柔。

  齐夏心里一紧,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

  清晰的脚步声传来,她赶紧闪身躲到另外一间病房的门口。

  赫连城揽着苏希雅的腰,两人缓缓地往电梯口走。

  他们的背影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电梯里面。

  齐夏突然觉得双腿就像灌了铅一样,每挪动一步都很吃力。

  但是,不管多么吃力,她还是忍不住想要跟上去,看看他们会做什么。

  马路上的汽车已经渐渐多了起来,齐夏不紧不慢地跟在赫连城的汽车后面。

  赫连城将车停在海边,苏希雅挽着他的手臂,两人走上观赏海景的栈道,倚靠在栏杆上。

  齐夏从车窗望去,看到他们相互依偎的背影,眼泪缓缓溢出眼眶。

  苏希雅靠在赫连城的怀中,伸手指着海天相接的地方,天真地笑,“城,你快看,太阳正在往海面上爬升,好美啊。”

  又到年遭。赫连城紧紧搂着她的肩膀,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嗯,很美。”

  在天水相接的地方,一轮红日慢慢往上爬,红霞慢慢布满深蓝色的天空,渐渐焕发出光彩,璀璨的霞光映在海面上,交相辉映,壮观极了。

  面对如此美景,齐夏心里毫无喜悦,全是哀伤,眼泪溺湿了她的脸庞。

  太阳已经完全跳出了海面,灿烂的金色,染红了半边天。

  “城,你以后还来陪我看日出,好不好?”苏希雅仰头看着他英俊的侧脸。

  赫连城垂眸,看着她美丽的脸庞,唇边洋溢着笑意,“好,你什么时候想看,我都陪你。”

  “你对我真好!”苏希雅抬头在他下巴上亲了亲,笑得就像孩子一般开朗。

  他搂着她肩膀的手紧了紧,柔声道,“饿不饿,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好啊!”她抱住他欢呼,“我好开心。”

  “走吧。”他揉了揉她的头发,揽着她往回走。

  他们并没有回汽车,而是走向了海边的一家店面,店面不大,布置得很雅致,专门卖早餐,很多到海边看日出的人都在这里享用美味的早餐,靠窗的位置还能欣赏到美丽的海景。

  赫连城他们运气不错,刚好还剩下一张靠近窗户的桌子。

  他将菜单递给她,“想吃什么?”

  她欢快地指着菜单,“这个,我要吃海鲜砂锅粥,还要吃香香的灌汤包和烧卖。”

  “好。”赫连城将菜单还给服务生,报了菜名。

  过了十分钟左右,服务生将他们点的东西送了上来。

  海鲜粥是刚熬好的,滚烫滚烫,香味四溢。

  她鼓着脸颊,皱着眉,“好烫!”

  “别着急,等粥凉了再次,先吃烧卖。”赫连城用筷子夹了一个烧卖放到她的碟子里面,然后将砂锅里面的粥盛了一小碗出来,用勺子轻轻搅动着。

  苏希雅吹了吹烧卖,然后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两眼立刻直了,“好好吃。”

  赫连城轻笑,“吃慢一点,别烫到。”他收下不停,一直搅动着碗中的粥。

  等她消灭了一个烧卖,一个灌汤包,他才将小碗放到她面前,“不烫了,可以吃了。”

  她灿烂地笑,“谢谢。”

  她吃得不顾形象,跟以往淑女的她大相径庭,或许现在占主导地位的人格,是那个纯真开朗的人格。

  她脸颊上沾染上了油迹,赫连城不由轻笑,抽了纸巾,伸手替她擦拭。

  她不好意思地笑,脸颊上染上了淡淡的粉色。

  这亲昵的一幕,一丝不漏地落在齐夏眼里。

  她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牙齿紧咬着下唇,就怕自己忍不住冲上去。

  不,齐夏猛摇头,她应该相信,看到的这一幕都是假的,阿城一定是有苦衷的,他不会背叛自己的。

  她一路跟踪,看着他送她回医院,看着他从医院的大楼出来,看着他开车去公司,她将车停在公司楼下的停车场,犹豫了许久,还是没有勇气上去找他问清楚。

  齐夏拿出手机拨打他的电话。

  赫连城听到手机响,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亲爱的老婆”,他眉头一蹙,这是谁的号码?怎么会备注这种昵称?

  他按了接听键,淡淡道,“哪位?”

  齐夏心骤然一紧,呼吸都快停止了,一个可怕的想法在脑海里面冒了出来。

  等了两秒钟,没有回答,他加重了语气,“我是赫连城,你哪位?”

  齐夏握紧了手机,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我是齐夏。”

  “我不认识你。”他回答得很干脆,“找我有什么事?”

  她声音干涩地说道,“没事,我打错了,抱歉。”

  不等他再说话,她慌张地挂断了电话。

  双手捂着脸,嚎啕大哭。

  她担心的事情,终于再次发生了,他又变成了那个不认识她的赫连城。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