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七 有你在,才有幸福

   回家之后,白锦绣把这件事转告给赫连城和齐夏二人,想听听他们的意见。

  齐夏微微一笑,“阿城,苏小姐回来这么久,你一直没有去探望过她,不如明天就去探望她吧。”

  赫连城没有反对。

  第二天,赫连城提前跟苏夫人打了招呼,说是要去看望苏希雅。

  他希望齐夏跟他一起去,齐夏替他整理外套,轻声道,“我还是不要去了,万一刺激到她。”

  他握住她的手,“我不想你误会。”

  她回握住他的手,微微笑道,“我不会误会,我相信你。”

  他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亲,低声道,“我不会辜负你对我的信任。”

  当赫连城走进苏希雅病房的时候,她穿着白色的病号服,背对着窗户而立,清晨的阳光倾泻在她身上,淡泊而宁静。

  她就像没有听到脚步声一般,就算赫连城已经走到她身侧,她也没有转头看他,双眼专注地看着窗外的世界。

  他亦没有出声,陪着她站在窗前。

  过了许久,她缓缓转过身,精致美丽的脸庞清瘦了许多,神情茫然,偏着头打量他。

  赫连城深邃的眼眸动了动,她的表情令他惊愕,她就像看陌生人一般。

  苏希雅突然眨了眨眼,轻声问,“你是谁?”

  赫连城心里一紧,喉咙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闷得难受。他凝视着她的双眼,缓缓道,“我叫赫连城。”

  “赫连城?”她温柔的声线,重复着他的话,忽然露齿一笑,“你的名字,跟我男朋友的名字一样诶。”

  赫连城身体一僵,莫名的悲伤在心底蔓延。

  “可是……他不要我了……”她突然掩面,难过地抽泣起来。

  她越哭越伤心,缓缓地蹲下/身,就像被遗弃的孩子,可怜地抱着膝盖,将自己缩在角落里,哭得生气不接下气。

  “他不要我了……他再也不会爱我了……”

  赫连城眼中融满歉疚,他伸出手,想要安抚她,刚伸到半空,就僵住了,又缓缓地收了回来,抽了纸巾递到她面前。

  她接过纸巾,擦拭脸上的眼泪,擦干眼泪之后,她突然又像换了一个人,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轻声道,“赫连城,你是来探望我的吗?”

  若不是她的双眼还红着,赫连城几乎要以为自己刚才出现了幻觉。

  她偏着头问,笑容天真,“你怎么不说话?”

  他抿了抿唇,“是,我是来探望你的。”

  苏希雅笑容越发灿烂,“你明天还会来看我吗?”

  他沉默。

  她苦着脸,“我每天在这里,好无聊。”

  他最终点了点头,“我明天还会来。”打想他对。

  “谢谢你!”她就像孩子一般,欢呼雀跃地拍掌,但下一秒,她就像忘记了这件事,又转身望着窗外的世界,安静得就像一尊雕塑。

  看着她变成这样,赫连城心里除了内疚,还是内疚。

  他声音低沉,“希雅,对不起。”

  她充耳不闻,留给她的仍旧是一尊背影。

  他又站了一会儿,深深地看了她的背影一眼,最后离开了病房。

  赫连城的身影出现在医院大楼下面,苏希雅站在窗户前,看着他的背影越去越远,美丽的脸庞上,没有丝毫表情。

  赫连城从医院出来,直接驱车去公司。

  齐夏算了算时间,猜测他大概到了公司,才打电话给他,“老公,苏希雅的病情怎么样了?”

  赫连城坐在办公桌后面,揉了揉眉头,“不是太好。”

  他将两人见面时的情况简单讲了一下,齐夏眉头皱了起来,如果她没有猜错,苏希雅已经有了人格分裂的倾向。

  赫连城顿了顿,说道,“我答应她,明天再去看望她。”

  她愣了愣,笑,“好啊。”

  “你不要多想。”。

  他只是内疚,不忍拒绝她的要求,而且,他希望她早点好起来。

  齐夏笑,“我都明白,不用担心我。你工作吧,我不耽误你了。”

  赫连城唇角勾了勾,“你亲我一下。”

  “我才不要呢,挂了,拜拜。”齐夏好笑地摇头。

  苏希雅的绑架案可谓是轰动一时,媒体一直关注着她的下落,所以她回来之后,媒体也很快得到了消息,也很快挖出她精神状况出了问题,正在接受治疗这件事,引起大家一片同情,也没有人再在她被强/暴这件事上做文章。

  因为苏希雅的回归,舆/论对赫连家的指责声也减弱,再加上晟昊集团和赫连集团善于做危机公关,很快就把这件事对集团的影响减到最低。

  生活渐渐回归正轨,齐夏又开始接送小家伙们上下学。

  只是,她没有料到今天接小家伙们回家的时候,会遇到北堂深。

  北堂深因为挂念小宝,又没有机会见他,所以特意在学校门口等他。

  北堂深抱着小宝,两人笑得旁若无人的时候,齐夏的车停在了马路边,她一眼就看到北堂深挺拔俊逸的身影。

  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只好坐在车里面,犹豫着要不要下去见他。

  不料,小翼已经看到她的车,迈着沉稳的步伐走了过来,敲了敲车窗。

  “妈咪,你怎么不下来?”

  齐夏打开车门走下来,蹲到他面前,小声道,“小翼,你就假装没有看到我。”

  小翼嘴角抽了抽,“你是在躲着北堂深吗?”

  齐夏连忙捂住他的嘴,低声道,“你不要那么大声啦!”

  小翼瞪着一双大眼睛,发出“唔唔”的声音,她将手掌放松了一些,低声道,“我不是躲着他,我只是还没做好准备见他。”唉,她这个当妈的真可怜,还要跟儿子解释这些事情!

  小翼眨了眨眼,示意她自己已经明了,她才放开他的嘴巴,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可是,妈咪,你躲得人,已经发现你了。”

  齐夏霍然抬头,果真,一双长腿正迈步往她这个方向走来,她僵硬地抬头,看到的就是北堂深那张冰冷的俊脸,他怀里还抱着小宝,小宝抛给她一个“我很同情你”的表情。

  她捂脸,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既然躲不掉,她就勇敢面对吧,她猛然站了起来,对着北堂深僵硬地笑,“深哥,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看看小宝。”北堂深将小宝放下来,摸了摸他的头,“小宝,你跟小翼先上车。”

  “哦,好。”小宝拍了拍小翼的肩膀,“小翼,我们先上车。”

  两个小家伙扭着小屁股爬上汽车,还很贴心地将玻璃降了下来,做出一副“我们什么也不会偷听”的模样,实际上,他们两个小脑袋紧紧贴在车门上,竖起了小耳朵。

  北堂深双眸深邃地盯着齐夏,他高大的身躯站在她面前,浑身透着压抑的气息,她紧张地握了握拳头,不自然地笑,“深哥,你肯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我很开心。”

  北堂深突然向前一步,离她只有几公分的距离,她紧张得手足无措,他忽地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单手扶着她的背部,让她的头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上。

  他的声音就像是从胸膛里面发出来的,低沉沙哑,“夏夏,如果你受伤了,我会永远站在这里。”

  齐夏鼻子一酸,眼泪涌了出来,她哽咽着,“深哥,我不值得。”

  他握着她的手,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上,沉声道,“这里,只有你一个人来过,以后,也只有你一个人。”

  她几乎泣不成声,摇着头,“不,深哥,不要这样,你如果不幸福,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他抬起头,像过去五年所做的那样,温柔地擦拭着她的眼泪,他唇角上扬着,眼中带着柔柔的暖意,一字一顿地说,“有你在,才有幸福。”

  她眼中的泪水滚滚滑落,牙齿紧紧咬着嘴唇,双肩微微颤抖着。

  他突然放开她,后退一步。

  因为眼中噙满泪水,她看他的身影,都变得模糊,连他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恍然。

  他就站在一步之遥,微微地笑,“不管你遇到什么困难,受到怎样的伤害,都要记得,还有我。”

  他转身离开,夕阳将在他的后背上染上金黄的颜色,愈走愈远的他,背影显得落寞而孤寂。

  齐夏捂着嘴,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将眼泪擦干之后,她才坐进车里,两个小家伙坐在后座上,每个人手上都抱着一个小笔记本,一副专注认真的表情。

  齐夏咳嗽了一下,说道,“小翼,小宝,把安全带扣好,我要开车咯。”

  “已经扣好了。”小宝眨了眨眼,说道,“妈咪,小乖也想见深叔叔,你明天来接我们的时候,能不能把小乖也带出来?”

  齐夏愣了愣,“明天?难道深叔叔明天还会来么?”

  “对哇,我们已经约好了!”小宝扬了扬下巴,得意洋洋,“小乖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

  齐夏头疼地揉了揉眉,无奈道,“好吧,我今晚回去,问问小乖的意见。”

  小宝欢呼。

  小翼抿着唇,虎着脸,没有说话,漆黑的眼睛里带着不满,他刚才看到北堂深将妈咪抱在怀里,他已经担心北堂深将妈咪从爹地那里抢走了,小宝还唯恐天下不乱地制造机会,让他们两个人见面,真是太讨厌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