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六 神智不清

   “对,是我,我就是你的妈咪,希雅,快过来,让妈咪抱抱!”听到女儿叫她,即使是疑问句,她也欣喜不已,张开了双臂。

  苏希雅咬着唇,似乎在犹豫,她就像受惊的小白兔,悄悄将头伸出来一点,但是一看到外面那么多陌生人,又惊得立刻缩了回去。

  苏夫人连忙挥手,“老公,晋安,你们都退远一点。”

  她耐心地张开手臂,柔声道,“希雅,我是你的妈咪,我不会伤害你,快过来,我们回家……”

  苏希雅小心翼翼地往前蹭了几步,又偷偷看了一眼外面的人,苏柏林等人都离得远远的。

  苏夫人又柔声唤了几声,苏希雅终于大着胆子,小心翼翼地从车里面下来,投入了她的怀抱。

  苏夫人忍着眼泪,轻轻拍抚着她的后背,“乖,妈咪带你回家,再也不会有人伤害你了。”

  直到苏希雅下了车,大家才看清楚,她的腿上也布满了伤痕,有一些是被人打的,有一些是树枝刮破的,大家都很心痛,苏柏林忍不住低声询问女刑警,“警官,你们是怎么找到我女儿的?”

  女刑警说道,“有人在郊区发现了苏小姐,然后报了警,当我们赶到的时候,苏小姐就在河堤边徘徊,神志还有些不清楚,我想,她应该是自己逃出来的。”

  “还是没有绑匪的下落吗?”苏柏林眼中充满了恨意,如果让他知道是谁在迫/害他的女儿,他一定会让那个人死得很难看!

  “很抱歉,暂时还没有任何线索,如果有消息,我们会在第一时间通知您的。”

  苏柏林又道了谢,女刑警坐上车回警局。

  由于苏希雅怕生,苏晋安早已让仆人退散,他自己和苏柏林也离得远远的,不敢靠近,担心刺激到她的情绪。

  苏夫人扶着苏希雅上楼,回到她的房间,她双手抱着肩膀,缩在沙发上瑟瑟发抖,眼神涣散,里面只有茫然。

  苏夫人心疼不已,紧紧抱住她,柔声道,“希雅,不怕了,现在你已经回家了,爹地妈咪会保护你的。”

  苏希雅一句话都不说,傻傻地盯着自己光/裸的双脚,双肩微微抖动着。

  “希雅,妈咪帮你洗澡,然后你再好好睡一觉,好不好?”苏夫人温柔地替她整理着凌乱的长发。

  她还是没有做声,苏夫人就当她默认了,牵着她的手,将她送到浴室里面,先放了热水,然后让她乖乖等在里面,自己则出去拿了干净的毛巾和浴袍。

  热水缓缓地流淌,浴缸里面的水渐渐漫了上来。

  “希雅,来,先把衣服脱了。”苏夫人双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打算将她身上的外套脱掉。

  她就像发疯了一样,突然尖叫起来,“走开,不要碰我!”她惊恐地抱着胸口,瑟瑟发抖地往后面躲闪。

  苏夫人鼻子一酸,差点落下泪来,轻声安抚着,“好,好,我不碰你,乖女儿,你自己脱掉,自己洗,好不好?”

  被人强/暴的事情,一定在她心里留下了阴影,所以她不准许别人脱她的衣服。

  她瑟缩着,小心翼翼地往浴缸旁边靠,眼神时不时瞄向苏夫人这边,里面充满了警惕。

  苏夫人无奈,只好退出浴室,然后轻轻地关上房门。

  担心女儿出什么意外,苏夫人一直守在门口,不敢离开,直到听到稀里哗啦的水声,她提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她在外面等了将近一个多小时,水声才停止,又过了十分钟,还没有见苏希雅出来,苏夫人着急了,敲了敲门,轻声叫着女儿的名字,没有听到任何回应。

  苏夫人心里一紧,急忙将浴室门打开,冲了进去,发现女儿胡乱裹着浴袍,双手抱着肩膀,赤着脚,缩成一团,躲在角落里。

  “希雅,乖,跟妈咪出去。”

  苏夫人试探性地握住她的手腕,见她没有再反抗,才牵着她从地上站了起来。

  回到卧室之后,她的头发还在滴水,苏夫人拿了毛巾替她擦拭,又用电吹风吹干。

  苏夫人想替她身上的伤痕擦药,她沉默地抗议,不愿意让苏夫人碰她,苏夫人只好将药放到她面前,让她自己擦。

  当着母亲的面,苏希雅不愿意擦药,径直走到床头,钻进了被子里面,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看起来没有一点安全感。

  从女儿房间出来,苏夫人身心俱疲,她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客厅,苏柏林和苏晋安都在。

  苏柏林问道,“希雅怎么样了?”

  苏夫人单手扶着额头,“看起来受惊比较严重,连我碰她,她都排斥尖叫。”

  苏晋安眉头紧蹙,“爸,妈,我看还是请医生替希雅检查一下比较好。”

  苏柏林沉默了片刻,说道,“晋安,你找一位信得过的专家,请他替希雅看看。”。

  苏夫人想了想,说道,“希雅回来的事情,要不要通知一声,赫连家那边?”

  苏晋安脸色一沉,冷冷道,“他们还会关心希雅的死活吗?”

  苏柏林脸色也不太好看,淡淡道,“话不能这么说,该有的礼节还是不能少,蕙兰,你给老夫人打电话说一声。”

  “好。”苏夫人当即取过座机,拨通了赫连家的电话,请管家转接到老夫人房间,老夫人听说苏希雅回来了,连叫了几声“阿弥陀佛”,又关切地问她现在的情况。

  苏夫人叹了口气,说道,“阿姨,希雅虽然回来了,但是因为惊吓过度,神智不是很清楚,连她爸爸和哥哥都认不出来了。”

  老夫人柔声劝道,“蕙兰,人回来了就好,希雅只是暂时性的受惊,很快就会恢复过来的,你看什么时候方便,我想过来看看她?”

  “阿姨,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希雅现在还排斥外人,不让人靠近,我看还是等她好一点,您再过来吧。”

  “这样也好,蕙兰啊,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就直说,千万不要客气。”老夫人在心底,对苏希雅被绑架的事情,也是怀有歉疚的,希望能通过什么事情,弥补一番。

  老夫人结束通话之后,立刻将这个好消息通知了全家人,大家都松了口气。

  但是,当老夫人提到苏希雅神志不清的时候,大家又都担忧起来,只能等待医生的诊断结果。

  苏晋安联系了一名精神心理科专家,在诊断过程中,苏希雅排斥任何人靠近,对着专家尖叫,拳打脚踢,最后没有办法,只好给她注射了镇定剂。

  专家在诊断后表示,苏希雅因为惊吓过度,患上了急性心因性精神病,典型表现为精神恍惚,有意识障碍,还会流露出抑郁,焦虑,惊恐等情绪。甚至还有可能产生幻觉、梦游等症状。专家还说,她的症状比较严重,建议住院治疗。

  苏家人别无他法,只好将苏希雅送进了医院。

  经过几天的心理治疗和药物治疗,苏希雅的精神状态好了一些,苏柏林和苏晋安去看望她,她虽然不会与他们交流,但也不再尖叫排斥。

  老夫人听说苏希雅有了好转,决定跟白锦绣一起,去看望她。

  高级病房内,苏希雅安静地躺在床上,脸上的伤已经痊愈,又恢复了以前的美貌,但是脸颊却清瘦了许多,而且面色也不太好,苍白,有些病态。

  众人进门,她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安静地看着屋顶的天花板。

  面使问出。老夫人坐在她的床头,柔声道,“希雅,我是奶奶,还记得我吗?”

  苏希雅眼眸动了动,转头看着她,没有说话。

  “希雅,我是赫连奶奶,你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老夫人试探性地握了握她的手。

  她没有挣扎,唇角微微动了动,缓缓地,缓缓地勾了起来。

  苏夫人很激动,“阿姨,希雅笑了!”

  “好孩子!”老夫人眼泪盈眶,拍了拍苏希雅的手背。

  老夫人又讲了几件她小时候的趣事,她安静地听着,唇角一直扬着。

  “希雅,好好休息,奶奶过两天又来看你。”临走前,老夫人将她的手放进被子里,柔声说道。

  苏希雅嘴唇动了动,“城。”

  自从苏希雅刚回家时叫了苏夫人一声“妈咪”,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过话,听到她再次开口,苏夫人激动不已,说道,“希雅,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苏希雅嘴唇微启,清晰地发出一个声音,“城。”

  老夫人和苏夫人还没听明白什么意思,白锦绣突然道,“希雅说的,会不会是阿城?”

  什么意思,难道希雅想见赫连城?苏夫人脸色变了变,赫连城现在跟齐夏结了婚,见到他,岂不是更加刺激希雅的病情么!

  老夫人在心里叹了口气,脸上却带着微笑,柔声道,“希雅,你是不是想见阿城?”

  苏希雅轻轻点了点头,唇角还微微上扬着,就像是很期待他的到来一样。

  苏夫人和白锦绣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担忧,最后,苏夫人叹了口气,说道,“要不,请阿城过来看看希雅吧?”

  白锦绣虽然有些担心,但是苏夫人既然已经提出,她也不好拒绝。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