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五 苏希雅回归

   工作人员当然不肯放手,要是出了什么事,酒店可是要负责的!

  齐夏知道赫连城因为内疚,所以才没有还手,但是作为妻子,她不能让别人伤害她的丈夫。

  她挺身而出,挡到赫连城的面前,展开双臂将他护到身后,沉默地对抗着苏晋安。

  赫连城一惊,抓着她的手,把她往身后拉,“老婆,你快让开!”

  齐夏脚下就像生了根一样,咬着牙,“我不让。”

  老夫人和白锦绣惊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齐夏肚子里可是怀着宝宝,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如何是好?

  苏柏林霍然起身,怒道,“晋安,你给我冷静一点!”

  苏晋安在看到齐夏的瞬间,眼中怒意更胜,但是他毕竟还有理智,知道不能打女人,况且齐夏还怀了孕,在父亲一声怒吼之后,他愤然地停止了挣扎,收回了手臂。

  老夫人等人吓出了一身冷汗。

  发布会结束,所有人都疲惫不堪,老夫人撑着年迈的身体,跟众记者说了几句软话,暗示他们不要报道的时候不要太过火。

  苏柏林和苏晋安父子扶着几乎瘫软的苏夫人,率先离开会场,赫连家的走在最末,回家的路上,没有一个人说话,赫连静眼眶通红,抱着白锦绣的手臂,缩在角落里。

  赫连城面色沉冷地站在落地窗前,深邃的双眸紧盯着外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齐夏从小宝那里取来快速治疗外伤的药膏,悄然走到赫连城身前,在手指上涂抹了一点药膏,踮起脚尖,往他脸颊上的伤痕上面擦拭。

  他就像木偶一样,任由她动作,没有丝毫反应。

  她一点点擦拭,心里很痛。

  待她擦完药,他突然伸手将她紧紧抱住,低沉的声音有些沙哑,“五年前,我出车祸,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她,在我知道双腿受伤,不能站立的时候,是她安慰我,陪着我做复健……”

  有冰凉的东西滑落到她的脖子里面,她闭上双眼,掩住里面的悲伤和愧疚,用手轻轻抚摸着他的后背。

  齐夏觉得,自己真的做错了,她应该主张离婚的,这样,就不用让阿城愧疚 一辈子了。

  苏希雅被强/歼的视频再度在网上疯传,舆/论的矛头更加指向了赫连城和齐夏,甚至连晟昊集团和赫连集团的股价也开始下滑。

  赫连家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齐夏根本不敢出门,家人也不敢让她出门,免得被那些激愤的人中伤。

  警方并没有放弃追踪,他们那晚好不容易在包工头所说的那座山上,找到一所僻静的房子,确定是绑匪所在的地方,只可惜已经人去屋空。

  房间里除了一把椅子和几截麻绳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东西,屋外的垃圾桶里面翻出了快餐盒和方便面盒子,通过鉴定,那些物品上面,都只有苏希雅的指纹,绑匪极其同伙,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绑匪到底将苏希雅转移到了哪里?

  没有人能解答这个问题。

  两家人,简直度日如年。

  赫连城已经有很多天,没有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了。

  齐夏看着他僵硬勾唇的样子,自己都替他难受,有一次,她实在忍不住,抱着他,低声道,“如果不想笑,就不要笑了。”

  “对不起。”赫连城抚摸着她的长发。

  她眼睛酸涩,摇着头,他没有对不起她,她只是不想让他再折磨自己了。

  五天过去了,还是没有苏希雅的下落。绑匪也没有再传递任何讯息,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苏夫人已经濒临崩溃,在某个早晨,齐夏正推着老太爷在院子里面散步的,她发疯般地冲了进来,抓住齐夏的手臂,怒气冲冲地吼,“都怪你,你这个扫把星,你把我女儿还给我,你把我的女儿还给我!”

  苏夫人不光是摇晃齐夏的手臂,甚至伸出手要打她,好在齐夏早有准备,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苏夫人,你冷静一下!”

  “你让我怎么冷静,要不是你,我的女儿怎么会被阿城抛弃?要不是你,她怎么会被人绑架,被人侮辱,这都是你的错,我打死你!”苏夫人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丝毫不顾形象,右手被齐夏抓着,动弹不得,便用左手抓着齐夏的头发用力拉扯。

  “少奶奶,您没事吧?苏夫人,您快放手!”有仆人听到声响,跑了过来,从后面抓住苏夫人的手臂,想要将她抓头发的手掰开。

  但是苏夫人的力气很大,她见有人来拉架,突然抬起腿,对准齐夏的肚子踢去,齐夏头发被拉扯着,右手又抓着她的右手,根本没办法闪避,下意识伸出左手去挡她的脚。

  好在齐夏力气也不小,死死地抓住她的脚踝,让她没能踢上自己的肚子。

  臂的夏到。“快来人啊——”仆人急忙呼救。

  “蕙兰,你这是做什么,赶紧放手!”老夫人听到声音,拄着拐杖,急匆匆赶来,看到眼前狼狈的两人,差点气得吐血。

  苏夫人吃了秤砣铁了心要收拾齐夏,根本听不进老夫人的话,死命地与齐夏对抗。

  又有两名仆人冲了上来,三个人一起,才将苏夫人和齐夏两人分开。

  等赫连城闻讯赶来到时候,看到的就是狼狈不堪的妻子和愤怒扭曲的苏夫人被仆人拉开的情形。

  他看到齐夏头发凌乱,而苏夫人扔掉了拽在手中的一缕头发,一股怒火蹿上了心头,双手紧紧握成拳头,可是最终,他还是忍了下来,冷眼看着苏夫人,说道,“阿姨,这件事,根本就不是齐夏的错,你要算账,算到我的头上来!”

  “你以为我不敢,我现在就找你算账,你这个没良心的混账小子!要不是你,希雅也不会跑出教堂,被人绑架!”苏夫人心里只有仇恨,冲上去对着他的脸颊就是一巴掌。

  赫连城并没有闪避,这一巴掌,他受了!

  她还要伸手再打,赫连城轻轻松松抓住了她的手腕,冷冷道,“阿姨,你冷静一下,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就跟泼妇没什么两样!”

  苏夫人手腕一阵刺痛,似乎刺激到了她的神经,她怔怔地松了手,颓然地坐在椅子上,嚎啕大哭。

  “希雅,我的女儿啊……你到底在哪里?”

  苏夫人哭得肝肠寸断,老夫人也忍不住红了眼眶,走上前,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蕙兰,别伤心了,希雅一定会回来的!”

  “阿姨,怎么办啊?这都过去八天了,希雅还是下落不明,万一绑匪撕票怎么办?”苏夫人抱住老夫人的腰,哇地一声哭得更伤心,“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啊,杀千刀的绑匪,他会被天打雷劈的啊!”

  老夫人由她抱着,轻轻拍抚着她的后背安慰她,向赫连城和齐夏使了个眼神,示意他们先走。

  回到自己房间,赫连城拉着齐夏,让她坐在沙发上,他站在她身边,双手扶着她的头部,仔细查看,发现她挨着右耳的地方,有一小块地方头发都被扯掉了。他心疼地揉着那块头皮,柔声道,“疼不疼?”

  “不疼,我没事,你别担心了。”齐夏将他的手从头上拉了下来,让他坐在她身边,“让我看看你的脸。”

  他英俊的脸上,留下了清晰的手指印,她咬着唇,小心翼翼地替他擦药。

  苏夫人大闹一场之后,又渐渐恢复了一些理智,在老夫人面前表达了歉意,却不愿意再见到赫连城和齐夏,她洗了脸,整理了一下妆容,然后在管家的护送下离开了老宅。

  苏家的人,虽然没有再来找麻烦,但是捆绑在赫连城和齐夏两人心头上的枷锁,却没有消除。

  又过了五天,当所有人都以为苏希雅已经遭遇不测,再也不会回来的时候,警方却突然找到了她。

  当警方将她送回家的时候,她身上穿着一件宽大的警用外套,头发凌乱,脸上脏兮兮的,看到别人靠近,眼神就流露出惶恐害怕的神情,惊声尖叫着,挥舞着手臂,踢打着双脚,防止别人靠近。

  苏家人听说警方找到她,本来很开心,可是看到她这副摸样,全都落下伤心的眼泪。

  苏夫人身子晃了晃,要不是苏柏林扶着,她就跌倒在地了。

  一名女刑警看了一眼躲在车座后面的苏希雅,解释道,“当我们在郊区找到苏小姐的时候,她已经是这样了,可能是惊吓过度引起的。”

  “警官,谢谢你们,太感谢了!”苏柏林说了几句感谢的话,然后让女仆上前,将苏希雅从车里面拉出来。

  苏希雅尖叫着,踢打着,就是不肯出来,苏夫人流着泪上前,“希雅,乖女儿,我是妈咪,快出来,妈咪带你回家。”。

  苏希雅就像不认识她一般,双眼里面除了恐惧,已经没有其他神情,她害怕地躲靠在座椅后面,尖叫着,“走开,走开,不要过来!”

  “乖女儿,是我啊,我是妈咪!”苏夫人没想到女儿连自己都不认识了,心痛得直掉泪。

  苏夫人并没有放弃,柔声叫着她的名字,不停地安抚她,她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没有刚才那么激动,眼中带着迷茫,“妈咪?”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