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一 绑匪的要求

   深夜。

  苏家已经乱作一团。

  苏希雅自从跑出教堂之后,就再也没有音讯,苏夫人打她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当时虽然有点担心,但也没有多想,还以为她想静一静,遂关了机。可是到了晚上十二点,她还没有回家,苏夫人就急了。

  以前她夜不归宿,总会打电话跟家里人说一声,今天一整天都没有任何音讯,家人都怀疑她是不是发生了意外。

  大哥苏晋安托关系,找朋友,在A市四处搜索苏希雅的下落。

  苏夫人也顾不得其他,将电话打到了赫连城那边,把他从睡梦中吵醒,告诉他苏希雅下落不明,问他以前和苏希雅经常去的地方,以便他们搜寻。

  赫连城眉头蹙了起来,认真思索了一番,报出了几个地名。

  苏夫人在电话那端低声抽泣,“阿城,麻烦你了,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阿姨,有了希雅的消息,麻烦你跟我说一声。”

  结束通话之后,赫连城从阳台外走进卧房,心里隐隐有些担忧,希雅会去哪里?会不会因为自己在教堂没有给她留丝毫情面,所以她想不开,做出傻事?

  他的眉头深深蹙了起来,坐在床头,久久没有睡意。他看了一眼睡得酣畅的齐夏,咬了咬牙,霍然起身,换上外出的衣服,他弯腰在齐夏脸颊上亲了亲,低声道,“老婆,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

  午夜的马路上,车流很少,偶尔碰到一两个醉酒的人,或者是流浪汉。

  赫连城驱车找了许多地方,几乎将他们以前约会的地方寻了个遍,始终没有找到她的踪影。

  心中的不安越发浓烈,还泛起了内疚感,如果她真的出事,那与自己肯定脱不开干系。

  晨光熹微,赫连城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五点,他调转车头,踏上回程的路,他一定要赶在齐夏醒来之前回去。

  赫连城在外面奔波了半夜,外套上都沾染上了寒气,进门之后,他立刻换下衣服挂到落地衣架上,放轻脚步走到床前,还好,齐夏还没有醒来。

  他悄声躺在她的身侧,用被子将自己盖暖和了之后,他才伸出手,轻轻搂着她的腰。

  睡梦中的齐夏,自然而然地贴到了他的胸膛上,甚至还舒适地蹭了蹭,他眼中泛起笑意,但很快又消散,心里的担忧仍在。

  奔波了半夜,他也累了,温香暖玉在怀,他很快也熟睡了过去,直到一缕刺眼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他才缓缓睁开双眼。

  怀中已经变得空荡荡,身旁的位置也已经冰冷,心里不由有些失落。

  他下床,打开玻璃门,站在阳台上往花园下面望去,正好看到齐夏推着老太爷在花园里面呼吸新鲜空气。

  齐夏将老太爷推到葡萄架下面,坐在他身边,展开当天的报纸,轻声替他读着报纸,虽然他可能已经听不懂,但她还是读得很认真,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时不时还发表两句读后感。

  赫连城走到他们身边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一幕,心里柔软一片,他从背后,轻轻揽着她的肩膀,柔声道,“老婆,怎么起这么早?”

  她回头看他,眉眼间俱是笑意,“我也只是今天早上比你起得早。”因为怀孕的关系,她很嗜睡,以往每天都是她晚起床。

  他笑着在她头发上蹭了蹭。

  她在他的手背上拍了拍,“老公,你昨晚是不是外出了?”

  他眼眸动了动,“怎么这么说?”

  她笑,“我半夜惊醒,发现你不见了,等了一个多小时,你都没有回来,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他将她抱住,心疼地问,“这一次有没有哭?”

  她羞涩地垂了垂眼眸,“没有,我知道你肯定不会丢下我。”不过她还是很担心,担心他会不会发生意外。

  他忍不住在她脸上亲了亲,轻声道,“老婆,在我解释之前,你要相信我,我没有别的心思。”

  “嗯,我相信你,你一定事出有因。”

  她的信任让他既感动又窝心,他语气平缓地解释,“昨晚,苏夫人给我打来电话,说是苏希雅失踪了,我担心是我昨天的举动伤害到她,所以,开车出去找了一圈。”

  她好看的眉毛微微一蹙,“苏希雅失踪了?找到了吗?”

  他沉声道,“还没有。”

  她试着安慰他,“老公,你不要担心了,说不定她只是去朋友家里了,或者去哪里散散心。”

  他看着她的双眼,“你不生我的气?”

  她好笑,“这有什么好生气的,我像那种小鸡肚肠的人吗?”她相信他是因为内疚,而不是因为其他。

  他唇角弯了弯,眼中满是宠溺和爱意,戏谑道,“当然不像,我老婆心胸宽阔,都能当跑马场了。”

  她笑,“只听过肚子里能撑船的,没听说过心胸还能跑马的。”

  “现在听说了,古今第一人。”要不是爷爷就在身边,他肯定要将她拥入怀中,好好亲昵一番。

  按照计划,他们今天会在家里休息一天,次日飞往希腊度蜜月,但是由于苏希雅失踪,而且苏夫人又打来电话,特意向老夫人求助,老夫人便同他们夫妻商量了一番,暂时推迟度蜜月的时间,直到找到苏希雅的下落为止。

  赫连城秘密调动了龙帮的人,帮忙寻找苏希雅。

  下午时分,苏夫人突然登门,眼眶红肿得就像桃子一般,见到老夫人眼泪就刷刷往下掉,身子也颤抖不已,连路都走不稳,白锦绣连忙扶住她,“蕙兰,你不要担心,希雅会没事的。”

  苏夫人眼泪掉得更厉害,嘴唇颤抖着,半天没有吐出一个字,在白锦绣的搀扶下坐到沙发上,抹了抹眼泪,艰难地说道,“阿姨,锦绣,希雅被绑架了!”

  赫连城和齐夏也在场,听到这话,心里都一紧,老夫人和白锦绣震惊不已,“怎么会这样?报警了吗?”

  苏夫人抽泣着说道,“绑匪说,不许报警,如果报警,他就立刻撕票。他还给我们寄来了一个光盘,我今天,就是为了这个光盘而来的。”

  她从手袋里掏出一张光盘,老管家上前,将光盘放进碟机里面。

  挂壁电视频幕上很快显现出一副画面,看起来是一个密闭的空间,三面都是白色的墙壁,前面放着一张椅子,苏希雅的身体就被绑在椅子上面,她头发凌乱,头部被打破了,有鲜血顺着额头流到了脸颊上面,另外一边的脸颊上还有清晰的手指印。

  光看她的模样,就知道她被绑匪狠狠地打过一顿。

  她双眼噙着泪水,神情充满了恐惧,她手中拿着一张纸,用颤抖的声音朗读道,“爹地,妈咪,我现在很好,可是,如果你们不按照绑匪说的话去做,我很快就会受到伤害了。绑匪说,不能报警,如果报警,他就立刻杀了我。他还说,如果你们不达成他的条件,他就会,他就会……”

  她眼泪滚落下来,抬头望着前方,哀求道,“我求求你,放我回家吧,不管你要多少钱,我爹地都会付给你的!”

  光碟里面传来清晰的“咔嚓”,赫连城听得出来,那是子弹上膛的声音。应该是那个拍摄光碟的人,在威胁苏希雅!

  苏希雅大哭着摇头,“不要开枪,不要开枪,我读,我读……他还说,如果你们不达成他的条件,他就会,就会强/歼我。”

  读完这句话,她已经泣不成声,过了将近一分钟,她才继续读到,“绑匪的条件是,让赫连城和齐夏在三天之内离婚,然后当着所有媒体的面,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他们的离婚消息,还要让媒体将离婚证书拍摄进去,因为他要检验真伪……然后,然后让齐夏来接我回去……绑匪说,他已经喜欢齐夏很久了,只可惜,她嫁给了赫连城……”

  上也有遂。苏希雅读完这一段话,已经泪流满面了,她疯狂地对着前方吼道,“你这个疯子,你喜欢的是齐夏,你为什么要针对我,为什么?”

  “咔嚓”整个画面突然消失了,苏希雅的哭喊声也戛然而止。

  众人都惊呆了。

  绑匪绑架苏希雅不为钱,居然为的是逼迫赫连城和齐夏离婚!绑匪还说,已经喜欢齐夏很久了,这又算什么事!难道最终目的,绑匪是为了得到齐夏?。

  苏夫人哭得不能自抑,“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办?我可怜的希雅!”

  白锦绣心中五味陈杂,柔声安慰道,“蕙兰,你先别激动,总会想到办法的……”

  齐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时的心情,简直复杂到极致,怎么会有这种绑匪?她什么时候有这么疯狂的追求者?这么说起来,是她害苏希雅沦落到今天这种境地吗?

  齐夏再也禁不住心中的担忧和焦虑,浑身都冷透了,双肩忍不住颤抖了起来,赫连城伸出右手,紧紧握住她冰冷的手,滚烫的温度传递了过来,她才稍微心安了一点。

  苏夫人哭着道,“还能有什么办法?我们已经查过光盘的来源,没有一点线索,三天,短短三天时间,我们要怎么把希雅救回来啊?”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