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章 幼稚的男人(感谢蒋必素大红包)

   赫连城和齐夏的新婚之夜,有人欢喜有人伤心。

  赫连璧换了一身性/感紧身的衣服,驾着他那辆骚包的兰博基尼,狂飙到灯红酒绿的夜店里面,醉生梦死。

  巨大的舞台上,一群穿着暴露的美女上演着艳舞,他却视而不见,烈酒不要钱似地猛往嘴里灌。

  “帅哥,一个人多无聊,我陪你呀。”一位穿着低胸露背露大腿短裙的美女蹭到了他身上。

  他眯着眼笑,将美女一把揽到自己腿上,暧昧地将唇凑到她的耳边,“好啊。”

  美女伸出双手抱住他的脖子,丰满的双锋在他胸膛上有技巧地摩擦着,声音柔媚噬骨,“帅哥,我们去酒店。”

  他邪恶地笑,突然将她抱了起来,箭步往外走,将她扔到了汽车的后座,自己也钻了进去。

  “去酒店多没劲,不如就在这里。”自从爱上齐夏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女人乱来了,既然她不稀罕他,他又何必为了她守身如玉。

  “好呀,人家还从来没有在这么名贵的车里面试过那种事呢。”

  女人就如灵蛇一般,爬上了他的身躯,双手灵活地在他身体上面移动摩擦,她伸出舌头,从他的锁骨缓缓往下舔/弄,当她的头靠在他的腹部时,他突然抓住了她的头发。

  “唔……痛……”女人痛苦地叫着。

  他猛地一把将她推开,提起了裤子,冷冷道,“滚!”

  女人愤怒地爬了起来,“你疯了吗?神经病!”

  “马上滚!”赫连璧拉开车门,拽着她的手臂,将她扔了出去。

  女人气得要死,还以为钓上了金龟婿,没想到碰到的是神经病,明明已经有了反应,还突然叫停,艹!

  她对着兰博基尼骂骂咧咧半天,最后还不解气,从路边捡起一个空易拉罐,朝着汽车猛掷过去。

  车窗紧闭,隔音效果非常好,赫连璧又烦躁地靠在座椅上,根本没有留意到她报复性的小动作。

  美性紧台。“靠——”他一定是疯了,为什么在关键时刻,他满脑子都是那个该死的女人的脸!他根本没有办法把那个粗俗的女人当成她!

  他愤怒又暴躁地狠狠一拳砸在座位上。

  *

  清冷的月色下,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站在楼顶上。

  夜风吹来,后面那道身影的长发,在风中飘散,她丝毫不在意,双目冷冷地注视着前方。

  “咔嚓”开易拉罐啤酒的声音爆响。

  朱雀急速迈步,几乎没看清楚她是怎么移动的,她已经站在北堂深的面前,冷声道,“你受了伤,不能喝酒。”

  “闪开。”北堂深冷俊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她冷笑,“北堂深,你别忘记,答应过我的条件,三天之内,好好养伤,不能做傻事。”

  他沉声道,“你的条件,不包括不能喝酒。”

  “你这是耍赖!你到底还是不是男人!”朱雀怒了,她到底是招谁惹谁,好好的杀手,居然像保姆一样,天天跟着一个大男人,免得他不理智,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情!

  他眸光骤然一缩,似针尖一样狠狠扎入她的肌肤,他突然长臂一伸,揽住了她纤腰,“你不如亲自试试,看我是不是男人!”

  “放开,不要逼我动手!”她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要不是见他受伤,她早已一个过肩摔将他狠狠甩出去!

  他冷哼一声,倏然扔掉左手拿着的易拉罐,再度将左手往她腰间伸来,“不是要动手么,还等什么?!”

  她想要爆粗口,冷艳的脸颊抽搐了一下,“这算什么,想要逼我出手?我不会让你得逞!”

  她冷哼一声,身形突然急速一转,就像陀螺一般,眼看她就要转出自己的包围圈,北堂深厉眸一闪,长腿一扫,竟然向着她的腰部袭去,若是以往,朱雀必然会反身后退,再横扫回去,但是对象是受伤的北堂深,而且知道他故意激怒自己,就是为了逼迫自己与他过招,她才不会傻呆呆地出招。

  她节节后退,他步步逼近,其实不知不觉已经过了数招,她眉头一蹙,再这么下去,根本就是无休无止了。

  朱雀突然顿下身形,北堂深狠辣的拳头朝着她的胸口打来,他没有料到她会突然停止动作,想要撤回招式,已经来不及,他猛地将拳头往旁边一偏离三公分,拳头擦着她的左肩膀滑了过去。

  即便如此,他那一记重击,还是有七分力道砸在了她的左肩膀上,她几乎听到手臂骨折的声音。

  她面容冷清,淡淡道,“回去吧,别让半藏大叔担心。”

  朱雀转身就走,她的左臂不受控制地晃了晃,真的骨折了。

  北堂深眸光一紧,箭步上前,拉住她的右臂,“别动,你的手臂骨折了。”

  她回头看他,眼神平静,就像是根本不知道疼痛似的,“你受伤那么重都没事,我这点小伤算什么。”。

  他被她的话噎住,沉默了两秒钟,冷冷道,“你是女人,怎么能跟我比。”

  “我是杀手,杀手不分男女。”她突然弯了弯唇角,露出了笑容。

  月光下,那张冷艳的脸上,带着浅淡的笑意,性/感的红唇就如玫瑰一般迷人,连声音听起来也有了温度,“北堂深,你不要那么任性了,回去吧。”

  他怔了怔,倏尔一脸黑线,咬着牙道,“你这是在教训我吗?”

  她笑着扬眉,“你是我的老大,我怎么敢教训你,我只是说出我对你的看法而已。”

  她竟然还直言不讳,北堂深额头青筋暴跳,差点忍不住再次暴怒,但是,当他看到她直勾勾垂在身侧的左臂,心里的怒火又强制性地压了下去,冷冷道,“回去。”

  她挑了挑眉,一言不发地跟在他身后。

  回到别墅,北堂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宫本半藏叫了过来,替她处理骨折的左臂,期间,他接到日本那边打来的电话,他出门接听,通话结束之后,刚要推门而进,听到宫本半藏的声音,“小雀,你这伤是怎么回事,该不会是阿深打的吧?”

  哎,阿深真的做得出来这种事啊!

  “是我自己弄的。”朱雀清冷的声音。

  “可是你的手臂上面还有红肿的痕迹,这明明就是拳头留下来的痕迹。”宫本半藏声音透着不满,小雀这是质疑他的专业吗?

  “我故意站着不动,所以受伤了。”她声音仍旧淡淡的。

  “为什么,难道你有受虐倾向?”

  朱雀嘴角抽了抽,“我可没有那种爱好。”

  她说不出口,她只是不想看到他继续发疯下去,或者只有她放弃抵抗,才能让他恢复理智。

  “那是因为什么?难道你舍不得让他受伤?”宫本半藏可真够八卦的。

  朱雀眸光一闪,冷冷地盯着宫本半藏,“半藏大叔,你的话似乎多了一点。”

  “嘿嘿,原来被我猜中了啊,小雀,不要害羞嘛,大叔能够理解你这种不想让爱人受伤的心情,想想我当年……”

  宫本半藏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发挥的话题,叽里咕噜讲个不停,朱雀额角的青筋都暴了起来,这个老头子,要不要这么自以为是!她怎么可能舍不得让北堂深受伤,她只不过遵守承诺而已!没错,就是这样!

  站在门口无意之间听到他们谈话的北堂深,额角的青筋同样跳动了起来,他当然不相信宫本半藏推测的那番话,只是不爽他拿自己打趣,很不爽。

  北堂深故意开门的时候弄出很大的动静,沉声打断宫本半藏滔滔不绝的回忆,“半藏叔,朱雀的伤势怎样?”

  “欸?哦,伤势啊,没什么问题,过两周就会痊愈!”大叔拍了拍额头,差点忘记自己的主要目的了。他又开始唠叨注意事项,“左臂我给你上了夹板固定,不能用力,更不能跟人家打架。”

  “知道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朱雀很无奈。

  大叔嘿嘿笑,“谁知道你是不是跟阿深一样,那么任性,所以我要交待清楚。”

  北堂深脸色倏然一黑,需要每句话都把他扯进来么?他作为老大的尊严去了哪里?!

  宫本半藏笑米米地说道,“阿深,既然是你害得小雀受伤,就要负起责任来,要好好照顾她,知道吗?我先走了,你们聊聊。”

  小老头动作迅速地收拾好东西,乐颠乐颠儿地关了房门,在他们两人看不见的地方,得意洋洋地摸着下巴,嘴里嘀嘀咕咕,“我真是太聪明了,鹤一兄啊,要是阿深的终身大事解决了,你可得好好感谢我。”

  北堂深看了一眼朱雀被绑得结结实实的左臂,神情有点僵硬,语气硬邦邦的,“你今晚住在别墅,有什么需要,让流星帮你。”他突然想起什么,神情更加僵硬,咳嗽了一下,说道,“还是叫一名女仆好了,如果你要洗澡,她可以帮你。”

  朱雀嘴角抽了抽,淡淡道,“我只是骨折,不是残废,而且我受伤的是左手,右手还是好好的,这些事情,我都可以自己做。”

  她从椅子上取下自己的外套,随手披在自己的肩膀上,“我回自己家里,我会叫流星开车送我,你早点休息。”

  北堂深眉头一竖,眉眼间寒意肆虐,这个女人,听不懂他的话是不是?

  “我以堂主的身份命令你,今晚就住在这里!”

  她无语,“好吧,你赢了!”

  幼稚的男人!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