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九 不平新婚夜(感谢月票)

   一家人正围着餐桌吃晚饭,沉重的脚步声传来,赫连璧穿着睡衣,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睡意朦胧的双眼,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他就像没有看到众人异样的视线,径直走到洗手间洗了手,坐到餐桌边上,懒懒地靠在椅背上,“管家,帮我盛一碗粥。”

  白锦绣脸色很难看,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淡淡道,“阿璧,你先洗漱整理一下再吃饭。”

  赫连璧狭长的眼睛半眯着,就像还没有睡醒,打了个哈欠,懒懒道,“可是我饿了。”

  白锦绣怒气蹭地一下冒了起来,将筷子往桌面上重重一拍,“你看看你这副样子,像什么话?”

  “不好意思,我喜欢这样。”赫连璧懒洋洋地回话,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

  白锦绣正要发飙,赫连静拉住了她,柔声道,“妈咪,二哥喝醉了,你就不要计较这么多了嘛。”

  赫连雄皱了皱眉,缓缓道,“阿璧刚从美国回来,你就不能有点好脸色。”

  白锦绣怒火中烧,少爷没有个少爷样子,就像没有教养的人一样,她不过是提醒了几句,怎么就变成她的错了?

  她气得手都颤抖了,要不是赫连静紧紧握着她的手,低声劝慰着,她真想与赫连雄大吵起来。

  “妈咪,别生气了,我帮你盛饭,好不好?”

  懒穿衣直。白锦绣深呼吸,将那口气忍了下去,硬邦邦地说道,“算了,气都气饱了,我不吃了。”

  她把椅子往后一挪,冷着脸上了楼。

  赫连静想要上楼看她,老夫人淡淡道,“孙媳妇,你上去看看你婆婆。”

  齐夏“嗯”了一声,特意盛了一碗粥,把留给赫连璧的那份菜也端上,径直上了楼。

  闹了这么一出,大家的胃口都不怎么好了,只有赫连璧吃得津津有味。三个小家伙很快吃完饭,赫连城也放下了筷子,老夫人说道,“阿城,你带三个小宝贝去楼上。”

  等他们走了之后,饭厅里只有老夫人、赫连璧、赫连静还有赫连雄他们四个人了,老夫人又看向赫连静,“小静,你也上楼看看你妈咪。”

  “嗯。”直到现在,赫连静才看出来,奶奶是故意将他们大家都支开,估计是有话要跟二哥说。

  饭厅里很安静,赫连璧放下筷子,擦了擦嘴,淡淡道,“奶奶,您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老夫人脸色一变,声色俱厉地说道,“赫连璧,你今天大闹教堂,搞得大家都来看我们赫连家的笑话,还有没有将这个家放在眼里?”

  赫连璧嘲讽地勾了勾唇,“你们不也一样,没有把我这个私生子放在眼里么?”

  “你,你这是说的什么话?!”老夫人气得胸脯剧烈地起伏,“你说说看,我们这些年缺你的吃穿用度了吗?阿城有的,你哪样没有?”

  赫连璧冷笑,“大哥是长子嫡孙,拥有家族的继承权,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怎么能跟他相比?而且,我也不稀罕那些东西,就算是满足了我的物质需求又怎样,你们从来没有给过我像家人一样的关怀!”

  赫连雄脸色一变,厉声呵斥道,“阿璧,你在胡说些什么,还不赶紧向你奶奶道歉!”

  老夫人气得浑身发抖,“孽障,你这些年做的糊涂事还少么?哪一件不是我们在背后帮你擦屁股?”

  赫连璧嘲讽地笑,“那只是因为你们怕丢人,怕我这个私生子丢整个家族的脸面,才不得不帮我处理那些麻烦。”

  如果真的关心他,不会在他小时候生病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在床前关心,连唯一疼爱他的爹地,都因为老夫人和白锦绣的脸色而不得不对他收起关怀。

  如果真的关心他,不会将刚刚成人的他送到美国,不闻不问。

  如果真的关心他,就不会在他堕落吸毒的时候,全是指责和恶骂,没有一丝一毫的安抚。

  老夫人气得快吐血。

  赫连雄重重一掌拍在桌上,“阿璧,你给我闭嘴!这就是你对待长辈的态度?”他本想让宠爱的儿子说两句软话,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哪知道他竟然强硬地与老夫人对抗,简直不像话!

  赫连璧垂着眼眸,凉薄地笑,笑声带着无尽的苍凉,“既不爱我,为何要生我,养我?”

  赫连雄浑身一颤,所有责备的话都卡在喉咙,再也吐不出半个字。

  老夫人手指颤抖着,嘴唇动了动,最终没有吐出一个字。

  她缓了片刻,才平复过来,神色严厉地说道,“从今日开始,齐夏就是你的大嫂,我不管你以前有什么心思,以后都给我规规矩矩收起来!”

  赫连璧薄唇紧抿着,没有吐出一个字,额前的碎发遮住了他的眼睛,也遮住了他冰冷的眼神。

  这场谈话,不欢而散。

  赫连璧走到二楼楼梯口,刚巧遇到齐夏从三楼下来。

  从回家之后,齐夏就一直在逃避他的眼神,她不敢注视他愤怒、痛苦交织的眼神,现在与他狭路相逢,已是避无可避,她挤出一丝笑,“你回来了。”

  赫连璧紧紧握着双拳,声音冷入骨髓,“你和大哥的婚礼,我怎么可能不回来。”

  她咬了咬唇,低声道,“对不起。”

  她迈步欲走,在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猛然抓住了她的手腕,“你说过和赫连城不可能,为什么要嫁给他?”

  “你先放开我!”齐夏已经听到有人上楼的脚步声,急得用力挣扎,低声道,“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先放开我!”

  “你怕他们看到我们现在这副样子?哈哈哈——”他放声大笑,笑声疯狂。

  她听到脚步声更加急促了,他却紧抓着她的手腕不放,急得眼眶发红,压低声音道,“狐狸,我求求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他冷冷地盯着她的眼眸,她眼中渐渐蒙上水雾。

  一道人影出现在了拐角处,还差两级台阶,就会看到站在楼梯口的他们,在他登上最后一级台阶的时候,赫连璧松开了齐夏的手腕。。

  “阿璧,你在这里做什么?”赫连雄面色不善地盯着赫连璧和齐夏。

  齐夏眼中充满了祈求。

  赫连璧淡淡道,“还能做什么,恭喜大嫂和大哥新婚之喜呗。”

  “谢谢。”齐夏勾了勾唇,诚挚地道谢。

  他自然明白,她谢的是什么。他眼神一冷,再也不看她,径直上楼。

  见赫连雄眼神带着怀疑,齐夏微微一笑,“爸爸,妈妈已经消了气,现在小静在陪她。”

  赫连雄点了点头,“你也辛苦了,回房休息吧。”

  总算是回到自己房间,齐夏身心俱疲。

  她后背紧紧靠在房门上,叹了口气,她这次狠狠地伤了狐狸的心,他一定不会原谅她了。还有深哥,看到他身体恢复,看到他肯出席婚礼,她真的很开心,希望他早点忘记自己,找到属于他的幸福。

  浴室里面的水声停了,赫连城推门而出,看到齐夏靠在房门上发呆,唇角弯了弯,轻笑道,“老婆,你站在这里,是想偷窥我洗澡么?”

  “呃……”齐夏震惊,“才不是,你,你快点把衣服穿上啦!”

  可恶的男人,他怎么光溜溜地就出来了!她真的没有看错,是完完全全的赤果果!

  赫连城咳嗽了一下,“我口渴,出来倒水喝。”他本来以为自己的老婆暂时还不会回来,所以就这么裸着出来了……

  他头发湿漉漉的,水珠顺着他精壮的胸膛缓缓下滑,滑过奥凸有致的腰部曲线,然后是挺直修长的腿部……

  虽然只是匆匆几眼,齐夏脸颊已经红透,心脏不争气地扑通扑通跳,她猛然闭上双眼,急巴巴地叫,“你赶紧把衣服穿上啦!”

  看到她这么青涩害羞的反应,赫连城本来还有些尴尬的心情立刻纾解了,上前一步,将双手撑到她的背后,倾身几乎贴到她的身上,语气带着委屈,“老婆,我的便宜都让你占尽了。”

  她紧闭着双眼,手足无措地护着自己的胸口,“你你,我什么都没有看到,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

  真是可爱的小女人。

  他低低地笑,捉弄她真的很有趣,他直接贴到她的身上,手臂缓缓绕过她的腰部,自己身上的水珠立刻侵染到她身上,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她的脸红得更厉害了。

  他眼中满是笑意,在她脸颊上亲了亲,然后一路吻到她的耳边,暧昧的低语,“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么?我们同床共枕那么久,你也没有看清楚?”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她闭着眼,慌乱地摇头,她真的没有看到他双/腿中间那团黑红的……东西……

  “那我岂不是太失败了,今晚就让你看清楚好了。”他的语气一本正经,就像谈论着今天的天气一般。

  “呜呜,放过我吧,我今天好累……”她泪流满面。

  他堵住她的唇,温柔缱绻地亲吻着,等到她已经气喘吁吁,他那处已经有了反应,快要忍耐不住的时候,他才松开她的唇,声音沙哑地说道,“我知道你很累,所以今晚放过你。”

  他突然弯腰,将她抱了起来,她吓了一跳,猛地睁开双眼,用力抓住他的手臂,“你不是说放过我吗?”怎么说话不算话啊,呜呜。

  他好看的眉头微微一挑,戏谑地笑,“老婆,你误会了,我现在是要服侍你沐浴。”

  她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他将她抱进浴室,放进浴缸里面,温度适中的水流缓缓流了下来,他修长的手指落在了她连衣裙背后的拉链上,缓缓一拉,她后背完美的曲线,渐渐闯入他的视线。

  他眼眸暗了暗,双手慢慢往前,她连忙按住他的手,“老公,我可以自己脱,你先出去吧。”

  “老婆,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由我来服侍你。”

  这句话听起来暧/昧至极,她的脸更加滚烫了。

  他固执地替她脱着衣服,她没有办法,只好配合地将手臂从裙子里面退了出来。

  他的手指在她背后的内衣上轻轻一动,扣子松开,她害羞地往前弓着身体,双手也捂住了前胸。

  赫连城的手指慢慢沿着她背部的曲线滑动,伸到前面,缓缓张开,盖在她的双手上面,声音带着蛊惑,“夏夏,让我看看。”

  “不要。”齐夏红着脸摇头,双肩微颤。她不敢抬头,生怕一抬头就会撞入他那双灼热的双眸。

  他没有坚持,将大掌收了回去,这个时候,热水已经遮住了她的腿,缓缓向她的腰部蔓延。

  他拿了干净的毛巾,打湿之后,轻轻地在她的后背上擦拭,他知道她累了,特意放轻柔了动作,生怕会弄伤她,将后背擦拭完毕之后,他还捏住她的双肩,替她按摩了一刻钟。

  她一直闭着眼,感受到毛巾在身上擦拭时,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白玉一般的脚趾紧张地卷曲着。当他替她按摩的时候,很舒适,她不禁放松了身体,但还是没有放松警惕,双手牢牢捂着。

  毛巾已经从后面转移到前面,他声音沙哑,“放开手。”

  “我,我自己洗。”她双手抱得更紧了。

  “听话。”

  她双手根本就挡不住那处旖旎的风光,半遮半掩的模样,反而更加魅惑人心,他口干舌燥,心里燃烧了熊熊火焰,却又只能努力克制着。

  她还要负隅顽抗,他已不给她机会,再度将自己的双手覆盖在她的手背上,重重的揉了一下,她忍不住闷哼。娇俏的脸颊,红得都快滴出血来。

  他的声音越加沙哑,“如果再不听话,我会惩罚你的。”

  他坏心眼地又揉了一下,引发了阵阵酥麻,她再也禁不住,双肩微微抽/搐,手上阻拦的力道也不由松懈了。

  其结果就是,她被他上下其手了,水花溅得到处都是。

  虽然他遵守了他的承诺,在最后关头放过了她,但她还是被累得半死,以后她再也不敢和他一起洗澡了,那简直就是暗无天日的折磨……

  他将她抱回床上,她翻了个身,立刻在他怀中沉沉睡了过去。

  他在她额头落下爱怜的一吻,英俊的脸因笑容,显得越发迷人,现在,不管是从法律上,还是形式上,她都是他的妻子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

  • 锦衣夜行

    最新章节:《后记》
    靖难削藩,迁都修典,五征蒙古,七下南洋,我无处不在,却无人知道我在。 乾坤入袖,锦衣夜行,低调!低调才是王道。

    月关03-22 已完结

  • 最强神医混都市

    最新章节:第5522章 祭品
    搂着女总裁未婚妻,不料闺蜜又爱上自己。本以为低调去了社区医院,岂料护士双眼又泛桃心!当过兵王,又是神医,兼职修真,一路混迹都市,一路美女狂收。我的桃花运,运不断,做个帅哥太累了!

    九歌03-22 连载中

  • 嫡女医策权倾天下

    最新章节:新书推荐——你们的九哥回来啦~
    陆锦棠是位现代军医,在中弹身亡后意外穿越。单身二三十年,睁眼就看见一俊男。只是这见面的方式,实在尴尬……他说,你嫁给我,本王让你做这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她说,王..

    九歌03-22 连载中

  • 冒牌大英雄

    最新章节:第九十九章 英雄(大结局)
    一个机械修理兵能做什么,一个特种侦察兵能做什么,一个军事参谋能做什么,能把三种职业合而为一,甚至还精通心理学,骗术,刺客伪装术的天才.却是一个胆小怕事,猥琐卑劣的胖子。

    七十二编03-22 已完结